第两百四十八 缘来是你(感谢红包)

   他飞奔到她面前,“小姐,你的腿怎样?”

  李多宝抬头,看到一张英俊的面容,她愣了愣,咧嘴笑了起来,“原来是你啊。”

  赫连璧皱眉,“现在不是搭讪的时候,我问你,你的腿要不要紧?”

  “还好,伤口不是很深,我朋友已经叫酒店的工作人员帮我拿医疗箱了。”她秀气的眉头也蹙了起来,“我才不是搭讪,我叫李多宝,是中南航空的空乘人员,几个月前,你送给我一条手链,我想还给你,找你很久了,记起来了吗?”

  赫连璧松了一口气,要是他无心之失,害得别人弄残了腿,那就麻烦了,幸好伤口不深。

  他认真打量她,圆圆的脸颊,一双水晶一样明亮的大眼睛,秀气挺翘的小鼻子,纷嫩的红唇,称不上绝色,却有种活泼向上的青春靓丽,他又认真地思索了一番,猛然想起,他坐飞机去美国的时候,有一名空姐安慰他,于是他随手就将手链送给她了。

  他坐到她身边,淡淡道,“既然我送给你了,就是你的东西了,不必再还给我。”

  “可是无功不受禄啊,我不能收这么珍贵的礼物。”她鼓着腮帮,认真地说道,“而且,那是你打算送给心爱之人的礼物,我更加不能收了!”

  心爱之人……这几个字,就像一把利剑,狠狠地刺入他的胸膛。

  他自嘲地咧了咧嘴,“已经不需要了……我本来打算在告白的时候送给她,但是她拒绝了我……就在现在,她嫁给了我的大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李多宝连声道歉,早知道,她就不提这件事了。

  看着他黯然的脸色,她小心翼翼伸出手,捅了捅他的胳膊,“我查了乘客名单,知道你叫赫连璧,我能叫你的名字吗?”

  他随口应了一声。

  “赫连璧,我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学长,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他告白,他答应了,我好开心,可是第二天他突然告诉我,他说他只不过和别人打赌,赌我敢不敢向他告白,他赌我不敢,他还说,我害他输掉了一顿饭……”

  李多宝用柔柔的声音讲述着这一切,语气平静,没有痛苦,更没有愤怒,赫连璧暂时遗忘了自己的痛苦,抬头注视着她,“后来呢?”

  李多宝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后来,我难过死了,还差点想不开跳楼,是我的好朋友拦住了我,她说,李多宝,你敢从这里跳下去,我就跟着跳下去找你算账!”

  赫连璧怔住。

  她笑,“是不是觉得我朋友特别讲义气,她就是这样,每次我做错事,她都会拍着我的脑袋大吼大叫,可好玩了。那次,她将我从楼顶拉了下来,拍着我的脑袋骂了半天,然后自己哇哇大哭起来。”

  “傻瓜。”他漆黑的眼眸盯着她,淡淡吐出两个字。

  “诶?”

  “我说,你是傻瓜,”他突然有种冲动,就像她的朋友那样,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那种烂男人,根本不值得你为他跳楼,如果我是你的朋友,我也会拍你的脑袋,骂死你!”

  李多宝摸着额头,眼泪汪汪,“疼,你下手比我朋友还重。”

  他嘴巴动了动,还想说什么,突然有个女孩子急切的声音传了过来,“多宝,多宝,我让人拿来医疗箱了,你怎么样?”

  李多宝连忙说道,“优优,你跑慢一点,不要担心,我的伤口没事啦!”

  赫连璧抬头望去,一个头发短短的,看起来很帅气的女生拽着酒店的工作人员,一路狂飙了过来。

  “呼呼,累死我了,快,麻烦你帮多宝处理一下伤口。”任优优弯腰扶着膝盖喘息。

  那名工作人员一路被任优优狂拽过来,也累得直喘气,摸了一把额上的汗水,蹲在李多宝面前,打开医疗箱,戴了一次性医用手套,“小姐,我要替你的伤口消毒,会有点刺痛,你忍着一点。”

  任优优从包里面找出干净的手帕,塞到李多宝嘴里,“多宝,忍着一点!”

  赫连璧看到那道长达三四厘米的伤口,又有点眼晕了,心里有些内疚。

  工作人员将酒精沾染到李多宝的伤口上,她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疼得汗水都冒了出来,牙齿紧紧咬着手帕,哼都没有哼一声。

  伤口上的血迹都被清洗干净了,又上了药,然后用纱布包裹了起来。

  “好了,小姐,记住伤口千万不要沾水。”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了。”李多宝甜甜地笑,脸色还有些苍白。

  “不客气,酒店突然有酒瓶落下,是我们工作的疏忽,还请两位谅解。”工作人员抱歉地弯腰。

  “没关系,这也不能怪你们。”李多宝觉得要怪就怪自己倒霉,好好的走路,都能被酒瓶碎片溅到腿上。

  工作人员离开了。

  任优优好奇地看着赫连璧,“多宝,他是谁?”

  李多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差点忘记介绍了,赫连璧,这就是我刚才跟你提起的,我最好最好的朋友,任优优。优优,这是赫连璧。”

  “赫连璧,额,这个名字好熟悉……我一定在哪里听说过……”任优优皱着英气的眉头,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突然眼前一亮,“我知道了——”

  “咳咳——”李多宝连忙用手臂捅了捅她,示意她不要说。

  哪知她已经脱口而出,“你就是那个神经兮兮将手链送给多宝的纨绔子弟?”

  神经兮兮?纨绔子弟?赫连璧没想到李多宝会用这么多形容词形容自己的举动。

  他饶有兴趣地盯着她,她摸了摸挺翘的小鼻子,讪笑道,“那个,纨绔子弟,这个词语不是我说的,我的原话是,富家子弟……”

  任优优挑了挑眉,显然很不习惯李多宝在赫连璧面前可怜兮兮的摸样,“赫连璧,你怎么这么巧,刚好在这座酒店?”

  “优优——”李多宝连忙拉了拉任优优的手臂,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赫连璧淡淡道,“朋友婚礼。”他垂眸看了一眼李多宝受伤的小腿,继续道,“其实,我是来自首的,刚才那只酒瓶,是我扔下楼的,害得你受伤,我很抱歉。”

  任优优一听,怒火立刻窜了起来,“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这么危险的东西,是能随便乱扔的吗?”

  “我很抱歉。”

  “如果说抱歉有用的话,那这个世界还要警察做什么!”任优优怒火不打一处来,“你知不知道,多宝明天还要飞纽约,现在这个样子,你让她怎么上班?”

  赫连璧还是头一回被女人骂得像孙子一样,俊美的脸上,已经隐隐泛起了黑气,薄唇紧抿着,似乎在忍耐着。

  “优优,别说了,赫连璧他也不是有意的,我真的没事啦,不要为我担心了。”李多宝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瘸着一条腿,蹦到任优优身边,抱住她的胳膊,“优优,明天我请假就好了,反正我还没有修过年假,刚好休假在家里休息一下。安啦,别生气啦。”

  任优优没好气地在她额头上拍了一下,“算了,你这个受害者都不计较了,我还计较这么多做什么。”她漂亮的双眸扫到赫连璧身上,哼了一声,“赫连璧,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就应该有成年人的样子,以后不要再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赫连璧咬了咬牙,将她骂自己的话忍了下去。

  李多宝抱歉的笑了笑,“赫连璧,你如果没事的话,能不能等一下,我家就在附近,我回去把手链取来还给你。”

  赫连璧修长的狐狸眼微微一挑,“我说过,不用了,就当是我弄伤你的腿的赔礼。”

  “那怎么能行——”

  他竖起手掌,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淡淡道,“我有点醉了,先回去。”

  他没有回二楼的酒宴,直接往酒店大门走,李多宝一瘸一拐地想要追上他,被任优优拉住了,“多宝,算了。”

  赫连璧头也没回,径直走到酒店门口,对门童交待了几句,然后付了小费给他。

  任优优扶着李多宝走到酒店门口,打算叫一辆出租车回家,门童礼貌地弯了弯腰,说道,“两位小姐,刚才有一位先生,已经替你们叫了一辆出租车。”

  她们两人对望了一眼,都想到了赫连璧。

  李多宝笑,“麻烦你了。”

  “不客气,请两位往这边走。”

  门童将她们送上出租车。。

  任优优拨了拨额前的碎发,皱了皱眉,“赫连璧好像也不算坏人,多宝,我刚刚是不是骂得太狠了?”

  李多宝狠狠地点头,“真的有点狠,人家脸色都变了,我真怕他当时发飙和你闹起来。”

  任优优翻白眼,“我难道还怕他跟我闹?他就算跟我打架,我都不怕!”

  李多宝一脸黑线,“优优,我知道你是跆拳道高手,可是不要动不动就跟人家打架啦,万一你碰上更厉害的人,吃亏了怎么办?”

  任优优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笨,我是那种没有脑袋的人吗?我只是说说而已,我什么时候真正跟人家干过架?”

  叫英容很。李多宝可怜兮兮地摸了摸额头,“我就是被你打笨的好吗?”

  任优优嘿嘿歼笑,“等哪一天,你不再这么没脑子的时候,我就不打你了。”

  “……”李多宝眼泪汪汪,她很有脑子的好吗!

  在两人吵吵闹闹的时候,出租车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李多宝被任优优搀扶着下车,皱着秀气的眉头,苦恼地问,“优优,那条手链怎么办?”

  任优优无所谓地说道,“留着呗,反正赫连璧也不想要了。”

  “可是,我总觉得不太好……”她还从来没有收过陌生男人这么值钱的礼物。

  “你不是说那是他打算表白送给别人的礼物么,既然表白失败,留着它反而伤心,”任优优挑了挑眉,说道,“你就当自己好心,替他处理了一件遗弃物品。千万不要觉得那是一件礼物!”

  “这是什么歪理,我反倒变成好心人了……”

  “这叫善有善报,如果不是你在飞机上安慰他,他可能随手就把手链扔到垃圾桶了。”

  李多宝蹙着眉头想了半天,咬了咬牙,“那好吧,我先替他保管着,等他什么时候需要了,我再还给他。”

  赫连璧回到老宅,宅子里面很安静,家人都还在酒店,没有回来,连仆人都因为主人家的喜事获得一天的假期,整个宅子里面只有老管家一个人,尽忠职守地守在门口。

  红酒后劲大,下车的时候,他已经脚步踉跄,好在老管家扶了他一把,他才没有跌倒。

  “二少爷,您现在客厅里坐一坐,我去厨房给您取一碗醒酒汤过来。”老管家料到喜宴上会有人喝醉,所以提前就熬好了醒酒汤。

  赫连璧躺在沙发上,醉意朦胧地挥了挥手。

  老管家连忙取了醒酒汤喂他喝下。

  “二少爷,我扶着您上楼休息吧。”

  赫连璧懒懒地闭着双眼,低声着,“不用,我就在这里等他们回来。”

  最后他还是扛不住醉意,在家人还没有回来之前,沉沉地睡了过去。

  老管家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年轻的时候,可是跟老太爷上过战场的,还有武功底子,将一米八几的赫连璧扛上楼,并不是什么难事。

  老夫人等人一直在应酬客人,直到喜宴结束,才发现赫连璧不见了人影,赫连静打他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又打电话到老宅,管家接听之后,才知道他已经回了家。

  他们一大家子人浩浩荡荡地回到老宅,已经是下午时分。

  赫连城和齐夏两人劳累一天,老夫人让他们都回房休息一会儿,三个小孩也被哄回房间休息。

  厨师也放了假,白锦绣只好自己下厨准备晚餐,她熬了香气腾腾的米粥,炒了几个家常菜。

  老管家一一敲了大家的房门,请大家下楼吃饭,到了赫连璧门口的时候,敲了好半晌,一直没有人回应,老管家猜测他是喝醉了,睡得太沉。

  白锦绣虽然不喜欢赫连璧,但是当着丈夫的面,还是留有几分面子,淡淡地吩咐管家替赫连璧留点菜,等他睡醒起来再吃。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