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 婚礼的祝福

   教父眼神变得森冷阴鸷,“我的目标是,北堂深。”

  “那也太迂回了些。”

  “不妨,放长线,钓大鱼。”而且他现在受了伤,势力也有了一定损失,需要一定时间休养生息。

  她眼眸流转,红唇微勾,“好,我同意与你合作。”

  教父端起茶碗,举在半空,笑容森冷,“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苏希雅也端起茶碗,与他的茶碗轻轻碰了碰,“合作愉快。”

  *

  有关婚礼的预备工作都已经做好,想起第二天就是他们准备婚礼的日子了,齐夏心里竟然开始紧张起来。

  赫连城拉着她出门,说是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他载着她,驱车到了城郊的墓园里,她下车之后,不解地侧头看他,他握住她的手,微笑,“老婆,我们去看望妈妈,希望她不要生气,责备我们来的太晚。”

  原来如此。

  齐夏鼻子一酸,心里溢满了感动。

  他从后座抱出一束百合花,牵着她的手,来到夏玲的墓碑前面。

  他把百合花放在墓碑前面,挺直脊背,诚恳地说道,“妈妈,我叫赫连城,娶了您的女儿,从此以后我会替她遮风挡雨,明天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了,虽然您不能到场,但是我希望您在天国可以看到夏夏幸福的笑容。”

  齐夏眼泪夺眶而出,蹲在墓碑面前,抚摸着那张小小的照片,哽咽着说道,“妈妈,我现在很幸福,请您保佑我们,平平安安,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妈妈,如果您有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阿城,让他不要再遭受痛苦的折磨,一定要保佑小乖,让她早日康复。

  从墓园里出来,走在林荫小道上,齐夏脚步突然顿住了,双眸紧紧盯着对面由远及近的那个男人。

  她激动地握紧了赫连城的手。

  赫连城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陪她站在原地,看着齐振声拿着一束黄/桔花,慢慢走近。

  齐振声也看到了他们二人,脸上表情有瞬间的尴尬,不过,他还是迈着沉重的步伐,顶着齐夏沉冷的视线,向他们走近。

  齐夏冷冷地看着,“是谁告诉你我妈妈的墓碑在这里?”

  齐振声表情僵硬,“我,我问了你姨父。”

  “我妈妈不想看到你!”她就像一只小猫,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随时准备攻击。。

  “夏夏,明天你就要举行婚礼了,不管怎样,我是你的父亲,我想让你的妈妈也知道这个消息。”齐振声局促地看着她,神情可怜。

  “这些事,都不需要你操心,我自己会跟妈妈说。”齐夏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死死地盯着他,“你走啊,不要出现在妈妈面前!”

  “夏夏——”齐振声眼中涌起了浑浊的泪水,此时的他,毫无年轻时英俊潇洒的风范,也没有富贵人家的优雅贵气,有的只是风烛残年老人的悲哀。

  “老婆,别激动,小心伤到宝宝。”赫连城揽住齐夏的肩膀,柔声安慰,“不要生气了,让我跟齐先生谈两句,你先回车里,好不好?”

  齐夏深呼吸,努力冷静,她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那个男人,心里就忍不住悲愤,怨恨,她自己也知道不值得,可是就是忍不住。

  她在心里一遍遍地默念“不值得,不值得”,目光再也不看齐振声,眼中只有赫连城,“好,你快点回来。”

  林荫道上,只剩下赫连城和齐振声两个人。

  齐振声虽然在女儿面前,没有丝毫自尊,但是在女婿面前,却拿出了气势,他挺胸抬头,神情严肃,“赫连城,我知道我不配做父亲,没有资格对夏夏的事情指指点点,但是我毕竟是她的父亲,我将她交到你手上,希望你能好好待她。”

  赫连城并没有流露出丝毫嘲讽或者不屑的情绪,认真地说道,“这一点,不用你费心,我会好好待她。无论如何,你都是夏夏的父亲,我会尊敬你,不过,明天的婚礼,夏夏打算让姨父牵着她的手进教堂。”

  齐振声苦笑,“我明白,我也没有脸去参加婚礼,明远一直待她如同亲生女儿,由他将夏夏托付到你的手中,我也没有遗憾了。”

  赫连城不欲多说,点了点头告别,往前走了几步,突然顿住脚步,也没有回头,平静地问道,“如果,让你重新再选择一次,你还有抛弃夏夏和她的妈妈么?”

  齐振声心里骤然一痛,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当初做出这种选择,是因为迫不得已,可是结果并不是如他预料的那般。但如果不这么选择,结果会更加糟糕吧……

  他的沉默,表明了他的态度,赫连城眼眸里泛起冷意,竟然还不知悔改么?如果他不是夏夏的父亲,他真想把他痛揍一顿。

  回到汽车,夏夏坐在副驾,降下玻璃,专注地看着远方,直到他打开车门,她才回过神来,回头看着他,露出浅浅的笑容,“怎么这么久?”

  他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发,“我想揍他,但是又犹豫不决,所以花费了一点时间。”

  她笑,“不要揍他,免得天打雷劈,他毕竟是长辈。”她像是想起什么,脸上的笑容凝滞了。

  他关切地问,“怎么了?”

  她僵硬地笑了笑,“你说,我会不会天打雷劈,我对他的态度那么差,更称不上孝顺。”

  “不会,雷神会了解你的苦衷的。”他将她搂进怀中,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以后我们对他好一点,他毕竟是长辈。”

  她将头埋在他的怀中,过了许久,才吐出一个“好”字。

  在他没有回来的时候,她想了许多,她现在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不应该再心怀怨愤,或许,是应该试着放下心中的仇恨了。

  赫连大少爷赫连城和齐夏的婚礼在教堂如期举行,伴随着优美的《婚礼进行曲》,齐夏挽着高明远的手臂,款款走进教堂。

  两个可爱的小花童牵着齐夏的婚纱,走在他们身后,粉雕玉琢的小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眼尖的人一眼就认出,他们是赫连城和齐夏的一双宝贝儿子,小翼和小宝。

  齐夏穿着一件纯白色的婚纱,黑色发髻高高挽着,露出她雪白优美的脖子,脖子上带着一串红玛瑙珍宝项链,熠熠闪闪迷人光泽。胸腹设计流畅,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层层叠叠的裙摆上点缀着繁星一般的碎钻,晨光中,她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而来,仿若凌波而来的仙子。

  此时的她,是最完美的新娘,美得让人忍不住屏息凝神,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身上,她眼中却只有一个人,那个站在红地毯尽头,等待她的男人。

  赫连城穿着白色的西服,挺拔而立,俊美如神的脸上带着优雅而迷人的微笑,黑曜石一般灿烂的眼眸中,深怀爱意,注视着她朝自己走近。

  高明远郑重地将齐夏的手交给赫连城,这是交付一生的重托,也是一生的责任,他眼眶不由泛红。

  赫连城亦郑重地将齐夏的手挽着,严肃而认真地承诺,“我将爱齐夏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神父开始主持婚礼,“在场的各位当中,有谁能提供正当的理由,指出两位新人的婚姻不合法吗?”

  朱雀忍不住瞄了瞄身边的北堂深,他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前方,就像是没有听到神父的话一般。她真的不理解,为什么他要拖着受伤的身体,特意来参加齐夏的婚礼,这不是自己找虐么?

  苏希雅咬了咬牙,心一横,突然站了起来。

  刷刷刷,所有的视线都转到了她这边,在坐的,除了赫连家整个家族的人,还有苏家的人,以及A市所有有头有脸的人,大家都知道苏希雅曾经和赫连城有过一段恋情,纷纷用看好戏的视线盯着她。

  赫连家的人脸色都变了,担心她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苏夫人连忙拽了拽她的手臂,压低声音道,“希雅,你这是做什么?赶紧坐下来!”

  微回些她。神父目光也转向她这边,问道,“这位女士,您认为两位新人的婚姻不合法么?”

  苏希雅将自己的手臂从苏夫人手中抽了出来,优雅地微微一笑,“不是,我同意他们结婚,不过,我和新郎是好朋友,我想送给他一首歌,作为礼物。”

  “希雅!”苏夫人脸色变得很难看,拉住她的手臂,试图让她改变主意。她却微笑着说道,“妈咪,相信我,真的只是礼物而已。”

  教父点头同意,赫连家的人,现在根本没有办法阻拦她。

  她优雅地笑,“一首《婚礼的祝福》送给新郎和新娘。”

  寂静的教堂里面,她的歌声优美地响起,只是歌词的内容却让所有人神色大变,“……我的请贴是你的喜贴,你要的一切,如今都变成我的心碎,你总是太清醒,我始终喝不醉,连祝福你还逼我给,你的喜贴是我的请贴,你邀我举杯,我只能回敬我的崩溃,在场的都知道,你我曾那么好,如今整颗心都碎了,你还要我微笑……”

  苏希雅唱到最后,眼中噙满了泪水,哀伤凄婉的神情,引来不少不明真相的群众的同情。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