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四 血洗教父

   朱雀将教父的手部图片放大,通过投影仪投射到幕布上,鬼手仔细辨认之后,说道,“我确定,这个人就是教父。”

  上官敖就是教父!

  几经周折,终于将教父的真实身份挖掘了出来,北堂深却毫无喜悦之情,冷漠地挥了挥手,“放掉他。”

  两名手下将鬼手脚腕和手腕上的铁扣打开,把他从墙壁上放了下来。

  “蒙上他的双眼,将他送出去。”

  等手下将鬼手弄出别墅,朱雀挑了挑眉,“我以为你不会放过他。”

  北堂深瞥了她一眼,“有一句话,叫做引蛇出洞。”

  鬼手出卖了上官敖,上官敖当然不会放过他,就让他们两个鹬蚌相争好了。

  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提示,是赫连城。

  北堂深按了接听键,冷冷道,“有事?”

  赫连城淡淡道,“我的人,发现了教父的住处。”

  老谢刚子他们跟踪了好几天,总算是发现了教父的老窝。

  北堂深记下他说的地址,沉默了一瞬,说道,“我查出,教父的真实身份,他叫上官敖,是恒隆集团老总上官博的弟弟。”

  “我会保护好夏夏。”赫连城知道,他将这件事告诉自己,是为了提高自己的警惕,免得让上官敖伤害到夏夏。

  北堂深沉默不语地结束了通话,身体猛然靠在椅子上,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大山,浑身透着压抑到极致的气息。

  朱雀悄然退出地下室,将整个空间留给他,她双手抱肩,懒懒地依靠在门口的墙壁上,等待他随时的召唤。

  等她反应过来,自己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她这么具有奴性了……

  傍晚。

  北堂深和朱雀两人身着夜行衣,站在了教父的别墅门外,早已经有黑客将他别墅里面的监控器黑掉了,全部换成了虚假的监控信息。

  朱雀侧头,看向身边高大挺拔的男人,皱了皱眉,欲做最后的阻拦,“你受伤了,确定要自己亲自动手?”

  “这点伤,死不了。”其实在他动作的时候,伤口还会牵扯发痛,可是,他和教父之间的恩怨,必须由他自己亲手来解决,他才会甘心。

  朱雀无奈地耸了耸肩,“既然你自己都没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我也没有必要再拦着你。”

  北堂深冷眼看她,“你太过小瞧我,不如,我们来打赌,看谁杀的人多。”

  “就我们两个人?”据消息称,教父的别墅里面,至少有二十多名保镖,还没有算上他手下的杀手和保安。

  “怎么?你怕了?”北堂深唇边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原来,第一女杀手,也不过如此。”

  “该死的大男子主义,我会害怕?笑话!”朱雀咬牙切齿,反唇相讥,“我是担心你伤口撕裂,到时候抵挡不住敌人,我可没有多余的力气将你扛出来,你确定不要叫一名小弟,好让他将你扛出来?”

  北堂深脸部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浑身呼呼冒着寒气,“打赌输的一方,要答应赢的一方一个条件。”

  “好,成交!”

  朱雀豪气地与他击掌。

  两人就像猎豹一样,身手敏捷地翻过四米多高的围墙,轻脚落地之后,两人迅速隐藏身形,非常有默契地一前一后,在夜色下,悄悄向别墅那边潜伏而去。

  北堂深走在前面,他眼神迅速滑过四周的监视器,然后将目光投射到花园对面的小阁楼上,那里设有监视点,站着一个站岗放哨的人。

  朱雀也已经留意到了,她迅速观察,发现阁楼上只有那个男人一个人,不等北堂深出手,率先从腰间掏出一把消音枪,对准那人的额头,猛然射击,男人扑通一声倒在了小阁楼上。

  朱雀侧头看北堂深,只见他在她杀人的瞬间,已经移动到了别墅前面,单手掐住了一个巡逻保镖的喉咙,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脸上毫无表情,眼神却寒光四射。

  “老四,发生什么事了?”有人听到了阁楼上响起的噗通声,扯着嗓子喊。

  朱雀在那人往阁楼上走的瞬间,快速扑了上去,左手捂住他的嘴巴,右手对准他的额头,扣动了扳机,鲜血喷洒下来,她身体灵敏躲开血迹,单脚勾着他的身体,将他缓缓放到地上,避免发出巨大的声响。

  北堂深回头看她,她扬了扬眉,伸出两根手指,示意她已经杀了两个人。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突然闪电般掏出消音枪,瞄准了朱雀的方向。

  朱雀动作僵了一僵,因为她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噗通倒地声。。

  原来,她一时得意地向他炫耀成果,却没有留意到有人向她靠近。

  灯光下,她明明白白地看到他唇边嘲讽的弧度,她气得咬牙,却又发作不得,确实是她太大意了,差点丢了性命。

  无鬼细来。北堂深救了朱雀一命,但是噗通倒地的声音,同时也引起了另外的保镖的注意,有人发现了地上的尸体,高声叫道,“有人入侵,大家警惕!”

  别墅外面的灯光突然一下全部亮了起来,整个花园也亮如白昼,北堂深和朱雀登时暴露在灯光下面,他们冷静以对,手持双枪,直接闯入了别墅里面。

  两人就像来自地狱的修罗,浑身带着血腥之气,面若冰霜,双眸嗜血无情,所过之地留下一具具僵硬的尸体。

  血腥味弥散在空气里,整个别墅大厅已经变得死气沉沉,血流成河,毫无人气,他们跨过一具具尸体,往楼上走去。

  教父没有想到自己的老窝已经暴露,还在那张大得吓人的床上,跟两名美女翻云覆雨,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老大,有刺客闯入,我们抵挡不住了。”

  教父眼中的情谷欠倏然冷却,一把推开身/下的美女,一手抓过地上的浴袍,匆忙往身上裹,一手探向床头柜,拿出里面的手枪。

  “敖哥,不要丢下我,我好怕……”一名美女看到教父拿了枪要逃跑,连忙抱住他的腿。

  “滚开!”教父毫不留情,一脚将她踢开。“砰砰”几声,教父率先打碎了花园里面的电灯泡,花园一下子又恢复了黑暗。

  在他跳窗的瞬间,房间的门被北堂深一脚踢开了,他对床上玉/体/横陈的美女们视而不见,快速奔向窗户那边,只见一道黑影窜入了花园里面。

  他举起枪,对着那道黑影猛烈射击,可惜只击中了一枪,之后他就逃进了黑暗的阴影里面,再也看不清楚方位。

  这时候,在楼下留守的朱雀,已经从大厅门口追了出去,从她这个位置,刚好看见教父跳入了假山下面的水池里面,她追了过去,对着水池激烈射击,直到子弹用光,再也扣动不了扳机。

  “怎样?”北堂深从窗户跳了下来,跑到她身边。

  一股股血水从水池里面冒了出来,但是半天都没有看到教父的尸体翻上来。

  “他跑了,这水池里面一定有机关。”朱雀皱了皱眉,“我打中了他的腿,他跑不了多远。”

  北堂深冷冷道,“通知流星,追捕上官敖。”

  “明白。”

  朱雀对着耳机通话器,将他的命令转告给流星。

  整个别墅里面,现在一片死气,除了教父房间里那两个光溜溜的女人,再也没有活物。

  朱雀抬头看了看教父的房间,淡淡提醒他,“那两个女人看到了你的脸。”

  北堂深箭步往外走,不想在此地多留,冷漠的声音从前面飘散过来,“她们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朱雀最初还以为他将她们灭口了,后来从流星嘴里得知,他强行给她们喂下了毒药,这种毒药会损害她们的脑神经,十二个小时之后,就会变得疯疯癫癫,俗称精神病患者。

  两人大摇大摆走出别墅,一辆迈巴/赫停靠在百米远的距离,北堂深挺拔的身躯站立在汽车后门前,“你来开车。”

  朱雀扬了扬眉,没有反对,她迅速替他拉开车门,他弯腰坐进后座,她关上车门,跳上驾驶座,一脚踩在油门上,以极快的速度狂飙出去。

  她通过车内后视镜看了看他,他闭着眼靠在椅子上,眉头微微蹙着,似乎在忍受极大的痛苦。她的眼神往下,落在他的胸膛处,黑色的夜行衣颜色似乎更深了,就像是被水打湿了一样,她眉头一皱,怀疑他胸膛上的伤口撕裂,渗出了鲜血。

  她不由将速度加到最快,黑色的迈巴/赫就像猎豹一样疾驰在马路上。

  回到别墅,北堂深下车的时候,身体晃了一下,他单手扶住胸膛,朱雀伸手扶他,他冷冷吐出两个字,“不必。”

  这个男人,就算受伤,也不会忘记维持他的尊严。

  朱雀盯着他傲然挺立的后背,长长的睫毛微微垂了垂。

  医生替北堂深检查,他脱下夜行衣,露出宽阔精壮的胸膛,上面包裹的纱布果然已经被鲜血侵染,医生叹了口气,“阿深,伤口又崩裂了,照这种情况,伤势什么时候才会好转?你可不能再这么任性下去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