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 步入陷阱

   她心虚地瞄了一眼四周,见别人都在专心看电影,于是也偷偷在他唇边亲了一口,低声道,“老公,我也爱你。”

  他咬着她的耳朵,低低地笑,“我们现在,就好像背着家长谈恋爱的学生。”

  “这么说起来,我们好像都没有恋爱过,就直接结婚了,这都要怪你!”齐夏在他手臂上掐了一把,表达自己的不满。

  “恋爱、结婚、生子,我们不过是把常人的顺序调转了一下而已。”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洋洋得意地挑眉,“我们先结婚,后恋爱,你想要怎么的恋爱方式,我都可以给你。”

  “嚯,说得这么好听!”齐夏的注意力也完全没有放在电影上了,很不厚道的跟他在电影院里面窃窃私语起来,“那我今晚回家,就写一份《恋爱全策划》,上面的恋爱方式,你要带我一一体会。”

  “好,都听你的。”

  “咳咳!”前排的人忍不住咳嗽,后面那对夫妻很甜蜜没错,可是跑到电影院这种公众场合秀甜蜜就是他们的不对了好吗!

  齐夏脸颊滚烫,低声说了一句“抱歉”,然后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赫连城,那家伙,居然一脸平静,好像在电影院里说悄悄话这种没素质的事情不是他做的一样!

  随着婚礼的临近,赫连城和齐夏关系日益亲密,虽然齐夏没有写什么《恋爱全策划》,他还是调动全身的浪漫细胞,时不时给她新的恋爱体验。

  比如,他会在她早晨睁开双眼的一刹那,送上一支还沾有露水的红玫瑰;他会在有风的傍晚,用脚踏车载着她在林荫道上看夕阳;他还会在工作的时候,突然打电话告诉她,他很想她,虽然他们早上才分开……

  她很好奇,问他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浪漫。

  他说,“老婆,因为我在学着,更好地爱你。”

  那些书都不是白看的,爱她,也不是说说而已,他想给她幸福。

  齐夏觉得自己很幸福,不过,她并没有忘记他脑中的异物,随时会打碎他们的幸福,心里总有那么一个角落,储满了担忧。

  齐夏就这么快乐并担忧着。。

  *

  北堂深所在的高级病房,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敲了敲房门,走了进来,医生说道,“例行检查。”

  守在病房里面的流星,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病床上的人头上裹了纱布,双眸紧闭着,他的鼻子里插了氧气管,躺在一堆的仪器里面。

  医生仔细检查病人的伤情,护士手里拿着一支钢笔,认真记录情况,突然,病房的门又被敲响了,流星上前开门,不妨,后颈突然一痛,头部眩晕,他强撑着转身,只见那名漂亮的女护士,将手中的钢笔对准了他这个方向,他心里一惊,那根本不是什么钢笔,而是能够射出极细的银针的暗器……

  他们是杀手!

  他咬着牙,箭步上前,想要与他们抗衡,又一根银针射了出来,身体完全酸软了,根本没有力气躲避,银针硬生生地扎进了他的胸膛,强烈的眩晕感让他再也支撑不住,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男杀手沉声道,“你去开门。”

  “好。”女杀手转身去开门,门外是接应他们的人。

  男杀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支注射器,里面是高浓度氯化钾,注射到人体内,不到一分钟对方就会停止心跳。他弯腰,注射器离北堂深的手臂越来越近。

  房门打开了,女杀手还没看清楚门外的人,一记迅猛的重拳带着呼啸的风声,闪电般地向她袭来,她条件反射地往后躲避,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男杀手没时间管同伴那边,心一横,将注射器往北堂深的手臂上扎去。

  电光火之间,北堂深猛地睁开双眼,伸出手,一把抓住了男杀手的手臂,冷厉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男杀手另一只手猛然出招,北堂深轻易躲开,一把扯掉鼻子上的氧气管,两人打斗一处。

  与此同时,女杀手也和门外进来的人斗在一处,趁她不备,那人竟然对着她的心脏刺来一把匕首。

  女杀手砰一声倒在地上,正好砸在流星身上,鲜血从她的胸膛涌了出来,她不甘心地瞪大了双眼,死死地盯着站在面前的女人,颤抖着挤出几个字,“朱雀……是你……”

  “既然知道是我,就安息吧。”朱雀将她一把从流星身上拽了起来,推到一边,鲜血流淌得到处都是。

  “你……”女杀手愤怒地瞪着她,身体急速抽搐,停止了呼吸。

  北堂深这边,也已经制服了那名男杀手。

  很快,两名手下赶来,将狼藉的病房整理干净,血迹全部清理,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

  北堂深早已换下病号服,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头上绑着的纱布也拆了下来,扔到了垃圾桶里面,英俊的脸上一片冷清,视线扫过被他劈晕的男杀手,冷酷道,“把他带回去。”

  “是!”两名手下不知从哪里弄来一辆轮椅,将杀手扔到上面,又用毛毯盖了他的头脸,堂而皇之地推出了医院。

  朱雀扫了一眼被安放在病床上的流星,“他怎么办?”

  过偷唇么。北堂深淡淡道,“病房里,总不能没有病人,你把他弄成我的样子。”

  朱雀嘴角抽了抽,“流星就算是绑了纱布,易了容,也没办法弄出你身上那么多伤口。”

  北堂深面无表情,“医生不会介意这么多。”

  “当我什么都没有说。”朱雀老老实实将流星易容成北堂深的模样,又在他的头上裹了纱布,还将氧气管插到了他的鼻子上,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可怜的流星,不但牺牲自己的柔体当诱饵,被两根麻醉针弄晕了,还要假扮病人,愿上帝保佑他。朱雀跟北堂深离开之前,在内心深处,表达了一下对流星的同情。

  走廊里很安静。

  只有他们的脚步声。

  北堂深高大挺拔的身躯走在前面,黑色的西装将他的身材完美勾勒,浑身散发出狂傲霸道的气势。

  朱雀跟着他走进电梯,空空的电梯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她目不斜视,淡淡地说,“对方会不会再出手?”

  流星那倒霉的家伙,会不会再被教父的人抓个正着?

  北堂深亦双目平视前方,淡淡道,“医院里还有人暗中监视,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活口。”

  被他们绑走的男杀手,将会是他查出幕后主使的重要突破口。

  朱雀跟随北堂深走进他家别墅的地下室,有种故地重游的感慨,曾经,她也像那名杀手一样,被北堂深绑在墙上,她扛不住他的手段,说出了幕后主使,不知道这名倒霉的杀手,会不会招认。

  杀手已经被冷水泼醒了,四肢分开,被墙上的铁环扣住,成大字型贴在墙壁上,冷冷地盯着北堂深。

  北堂深在他恨之入骨的视线下,淡然坐在椅子上,翻动着桌上的资料,“你叫鬼手,A市排名第二名的杀手。”

  鬼手没有任何回应。

  北堂深唇角勾了勾,深邃的眼神淡淡地落在他身上,身体舒适地往后一靠,声音听起来非常平静,“鬼手,你是聪明人,如果合作,我不会计较你这次的冒犯。”

  能够预知教父要杀他,并且设下陷阱将自己捕获,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出自己的身份,鬼手相信北堂深确实非同寻常。

  身为杀手的信用很重要,但是生命更重要,鬼手眼眸动了动,缓缓道,“你想知道什么?”

  北堂深从资料下面,翻出两张照片,递给朱雀,示意她拿给鬼手看。

  朱雀将照片拿到站到鬼手面前,两只手分别举起一张照片。

  这两张照片,一张是上官敖十七岁时候的高中毕业照,另外一张,是赫连城传送过来的,苏星辰的干爹的照片。

  北堂深淡淡道,“我已经对这两张照片做过生物对照,结果显示这两张照片上的人,是同一个人。你只要告诉我,雇你来杀我的人,是不是他就可以了。”

  鬼手仔细辨认了一番,平静地说道,“雇我来杀你的,朱雀也认识,就是教父。但是教父的真面目,我们没有人见过。”

  北堂深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唇边勾起一抹残忍冷酷的弧度,“这么说,你对我是毫无用处了。”

  他眼中带着嗜血的光芒,鬼手自然一眼就捕捉到,不动声色地说道,“虽然我也没有见过教父的真面目,但是我认识他的双手。”

  鬼手,之所以获得这个称号,就是因为他有一双灵巧的双手,世界上再难打开的锁都难不住他,他至今还没有遇到他打不开的保险柜。他自己双手灵巧,也就很容易关注到别人的双手,例如,和他做过很多次交易的教父。

  “教父的右手背上有一道一厘米左右的伤疤,左手大拇指的指甲曾经被重物压过,所以较其他指甲扁平。”

  北堂深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朱雀,“将照片里面,教父的双手部位放大。”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