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七 吃肉吃肉

   赫连城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长发,“你看起来有点闷闷不乐,是不是有心事?”

  齐夏的身体僵了僵,倏尔,轻笑道,“我是开心过头了,我没想到你会举行婚礼。”

  “傻瓜。”赫连城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柔声道,“我要在孩子出生前,娶你,让宝宝知道,我是他的爹地。我还要向全世界宣布,你是我的妻子,让他们再也不敢打你的主意。”

  齐夏将他紧紧抱住,她承认,在这一刻,她被他的话感动得一塌糊涂。

  赫连城双手将她收紧,低下头,细密的吻在她的脖颈上流连,渐渐往上,到了她的耳畔,沙哑地低语,“老婆,我想要你。”

  她的耳垂被他含着,温柔地舔/弄着,齐夏的脸滚烫起来,心脏都快从胸膛里跳出来了,她的声音带着抑制不住的颤抖,“我,我怀孕了。”

  “我知道……”他温柔地吻着她,滚烫的大掌不安分地从她的腰间伸了进去,“怀孕三个月,我们就可以同房,还有,我会很小心的。”

  他将她的头抬了起来,她羞红的脸,在他灼热眼神的注视下,更红了。。

  他在她的唇边吻了吻,固执地低语,“老婆,我要你。”

  从领证到现在,他们就算睡在同一张床上,也没有发生过什么,每晚搂着她柔软馨香的身躯睡觉,他所受的折磨,可想而知,他已经忍耐了许久。

  她已经没有理由拒绝她,害羞地垂下眼眸,双手攀上了他的脖子,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的意思。

  赫连城唇角弯了弯,将她从地上抱到床上,有点冰凉的唇瓣吻上了她的唇,细细的吻,无限的温柔,将她禁锢在他的怀中。

  不知何时,他的手已经脱掉了她身上的睡衣,半/裸的肩膀圆润而莹白,在灯光下泛着迷人的光泽,她娇喘吁吁的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双手无意识地抓住了他的睡袍。

  他的声音低沉黯哑,带着蛊惑的xing感,“老婆,替我脱衣服。”

  她颤抖地伸出手指,拉住了他浴袍的带子,轻轻一拉,他结实的胸膛便闯入了她的视线,他的身材很好,肌理分明,没有一块赘肉。

  他的双手在她的柔软上揉捏,他的唇舌在她的脖/颈、耳/垂和锁/骨上面游移,动作轻柔,她体内渐渐燃起了火焰,双手不由勾住了他的脖子,他的动作越轻柔,她体内的火焰燃烧得越旺盛,有种空虚的急切的感觉缠绕着她,口中慢慢溢出魅惑的呻/吟。

  他抱着她,魅惑的声音,沉沉地笑,“老婆,今晚让你在上面,主动权都交给你,你想怎样就怎样。”

  她的脑袋晕乎乎的,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他已经放开她,躺在了床上,四肢张开,那处直直地挺立起来向齐夏行礼致敬。

  齐夏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婆,快上来。”为了不压到孩子,大少爷已经做出巨大牺牲,忍得很难受了。

  齐夏想哭,现在她可以临阵脱逃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赫连城见她磨磨蹭蹭不肯“上”他o(╯□╰)o,直接翻身坐起,将她抱了起来,放到自己腰部,托着她的小屁屁慢慢往下放,她紧张地叫,“我还没有准备好……”

  他迷人的眼中,视线灼热,几乎要将她烤熟了,“你已经准备好了。”他刚才做足了前/戏,将两人的谷欠望都撩/拨到了顶点。

  他抱着她的腰,强迫她与他做着最亲密的接触,她想躲也躲不开,他还坏心眼地用那处摩擦着她的柔/嫩,滚烫而坚/硬,她难受地嘤咛。

  齐夏终于克服心内的羞耻,身体缓缓下沉,紧致舒适的感觉立刻冲上了赫连城的大脑,但是她动作极慢,一点一点,简直是一种变相的折磨,他咬着牙忍耐着,由着她的节奏。

  她气喘吁吁地坐在他精壮的腰身上,好不容易探到底,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他忍耐着,用黯哑的声音提醒她,“老婆,动一动。”

  她羞涩地不敢看他,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开始了律/动,不过这始终是个体力活,她动了才五六下,身体就开始瘫软,被她压着的某人,好不容易吃到肉,才刚喝了几口肉汤,肉就要逃跑,他当然不肯,双手扶着她的腰,帮着她运动。

  半个小时之后。

  “老公,我不行了……”

  “还没好,再等一会儿……”

  十分钟之后。

  “老公,我好累……”

  “你不用动,我动你享受。”他抱着她,换了个姿势,保证不压到肚子。

  又半个小时之后。

  “呼呼……呼呼……”累得睡着了。

  赫连城一脸黑线,怀中的小女人,居然睡着了,敢情他本事厉害,还招人烦了。

  好有挫败感。

  梦中的某人,手臂无意识地打了过来,啪的一声落在他赤/裸的胸膛上,他眼中渐渐溢出笑意,将她紧搂在怀中,这个可爱的小女人,是他的妻子,是他要守护一辈子的人。

  *

  前是事声。林子安又晚归了。

  刚做完一场历时三个小时的手术,一脸疲惫地打开房门,发现叶如心垂着头抱着膝盖缩在沙发上,小小的一团,看起来竟有些孤独寂寞的感觉。

  他快步走来,坐到她身边,搂住她的肩膀,“老婆,怎么了?”

  叶如心抬起头,眼睛有点红红的,她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老公,你回来了。”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林子安摸了摸她的额头。

  “我没事,”她拉下他的手,低声道,“老公,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傍晚和齐夏分开之后,回来的路上,她想了很多很多,最后还是决定问清楚,她不想再不清不楚地怀疑,担忧,痛苦了。

  他握紧她的手,心里有些紧张,脸上却带着温柔的笑容,“你想问什么?”

  她的双眼,没有焦距地盯着茶几上的某处,淡淡地问,“你那晚和白美薇参加研讨会,是不是发生过什么?”

  他心里咯噔一下,笑容僵住了,半晌,问道,“老婆,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脸上的神情,仍旧淡淡的,“我问过 白院长家里的仆人,她说,你那晚并没有留宿在院长家里,白美薇也没有回去。如果真的发生过什么,我想知道真相。”

  他的喉咙就像是被棉花堵了一样,说不出一个字。

  她的声音那么平静,缓缓叙述,“我在你的衣服上,发现了一根长头发,还在你的衬衣上,发现了一个口红印,你难道不想解释一下吗?”

  “老婆,你听我说——”面对生死毫不变色的林子安,一下子慌神了,他的双手紧紧扶着叶如心的肩膀,激动而愧疚地说道,“老婆,那晚我喝醉了,我把白美薇当成了你,老婆,求你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的心,就像是停止了跳动,在那一瞬间,甚至感受不到任何痛苦了,她就像木偶一样,被他的双手摇动着。

  她的眼神涣散,痴痴地盯着他的脸,却怎么也看不清楚他脸上的神情。

  “老婆,你,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我!”她在他的手掌下,瞬间失去了生机,他害怕地摇晃着她的肩膀,“老婆,你回回神,你不要吓我!”

  她的眼神终于有了焦距,恢复了一丝清明,她咧了咧嘴,露出惨淡的笑容,“老公,你想怎么办?要对她负责吗?”

  “不会的,如心,我跟美薇说过,那只是一场误会,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林子安将她紧紧抱住,手指颤抖着,她刚刚真的吓坏他了。

  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说得简单,只是,所有的伤害都造成了,就算他喝醉了酒,就算他不是故意的,他出轨的实际行为也在她心里留下了一道很深很深的伤口,有可能,这一辈子都填不平了。

  “老婆,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他捧着她的脸,眼神忐忑不安,语气充满了祈求。

  这不是她认识的林子安,她认识的林子安,是骄傲的,是志得意满的,她已经伤痕累累的心,忍不住为他心疼。

  “老婆,就当是为了妞妞,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他握着她的手,很紧很紧,就像是怕她突然抽手走掉。

  心疼更烈,她伸出左手,抚上他英俊的面容,半晌才吐出一个字,“好。”

  “老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我以后会早点回家,好好爱你。”他猛地将她拥入怀中,声音低沉沙哑,眼中有破碎的泪光落下。

  她靠在他的胸膛上,眼泪滚滚而下。

  虽然决定原谅他,重新开始,可是叶如心内心毕竟有了疙瘩,晚上睡觉的时候,林子安想将她拥入怀,就像过去七年所做的一样,她却下意识地伸出手挡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眼中已经浮现了受伤的神色。

  她僵硬地笑了笑,主动靠向他,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腰,依靠在他怀中。

  她试图掩盖她下意识的反抗情绪,只可惜她僵硬的姿势和身体,却诉说了一切。

  林子安又心疼又愧疚,只能将她紧紧抱着,试图用时间来治疗一切伤痕。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