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 发现异常

   齐夏没好气地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啊,当真是把你的老公当成菩萨一样供着。”

  叶如心讨好地替她捏肩膀,“别生气了,宝贝儿!老林也挺辛苦的,昨晚参加一个研讨会,喝得醉醺醺的,到现在头还疼呢。”

  “好了好了,收起你那副狗腿的尊荣,你吓到我宝宝了知道么?”齐夏拉着她的手臂,让她坐到自己身边,掏出纸巾递给她,“快擦擦汗吧,脸都晒红了。”

  就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叶如心笑着接过纸巾,擦拭脸上的汗水。

  齐夏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你们老林昨天参加研讨会,是不是又跟白美薇一起去的?”

  “嗯,他昨晚喝醉了,还住在院长家里,院长对老林还是挺不错的。”叶如心擦完汗,将纸巾扔到了垃圾桶里。

  齐夏想起林子安和白美薇在海滩上散步的事情,半真半假调侃道,“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还敢喝酒?也不怕别人对他做点什么!”

  叶如心敲了敲她的额头,“你胡说什么呢?白美薇可不是那种人。”

  “你又知道了?”齐夏抬眼看她,“你很了解白美薇?”

  “也说不上了解,我见过她两次,我看她知书达理,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不像是能做出那种事的女人。”

  齐夏挑眉,“外表不能说明一切,你看苏星辰,是不是很天真很可爱?你能想象到她其实心狠手辣,毫无人性吗?”

  叶如心被她这句话噎住,齐夏说得有道理,不过,叶如心始终觉得她的老公是值得信任的,她相信他不会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她笑了笑,“不说我了,你今天怎么有闲情逸致,出来闲逛?”

  齐夏眼中的笑容渐渐敛去,将她抱住,“叶子,其实我今天是来求安慰的。”

  “额,发生什么事了?”叶如心拍了拍她的后背。

  齐夏将昨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她,她好半晌才有反应,叹了口气,说道,“北堂深他爱了你五年,现在你结婚,他伤心难过也是在所难免的,或许过一段时间,会慢慢好起来。”

  “至于你们家赫连城,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只是倾诉一下,现在已经好了,没事了!”齐夏将她放开,咧开嘴笑,说出来之后,她感觉好多了,而且又充满了勇气,面对未来的勇气。

  叶如心调侃,“那就好,你可是打不死的小强!”

  她们在公园里逛了逛,一起吃了午饭,又去看了一场电影,喜剧片,两个人在黑暗中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从电影院出来,道别之后,各回各家,叶如心接到林子安的电话,说是医院临时有个手术,他要赶去医院,并且会晚一点回来。

  吃过晚餐,林子安还没有回来,叶如心拿了他早上换下来的衣服,打算放到洗衣机里面清洗,结果在他的外套上面,发现了一根长头发!

  这根头发绝对不是她的,她的头发没有那么长。

  她心里一紧,手指颤抖着,查看其它衣物。

  在他的白衬衣背部,她看到了一个鲜艳的口红印。

  她的心跳都快停止跳动了,骤然想起齐夏说过的话,林子安昨晚和白美薇在一起,他们两人都喝醉了,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

  不,不可能的,老林不会骗她的!

  但是,又怎么解释他衣服上的头发和口红印?

  叶如心手脚冰凉,双腿一软,呆呆地坐在冰凉的地板上,连女儿跑过来叫她,她似乎都没有听到。

  妞妞害怕地推着她的手臂,“妈咪,妈咪,你怎么了?你是不是不舒服?”

  叶如心脑子里一片空白,双目失去了神采,涣散地盯着手中的衬衫,鲜艳的口红印,就像血迹一眼,深深地流到了她的心里。。

  “妈咪,妈咪,你怎么了?”妞妞叫了半天,自己妈咪都没有反应,她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一阵阵哭声像针一样刺入叶如心的耳膜,她的猛地回过神来,抱住痛哭的女儿,“妞妞,怎么了?”

  “妈咪,你刚刚,好可怕,一动不动,我怎么叫,你都不答应,呜呜。”

  “没事了没事了,妈咪没事,妞妞别怕。”叶如心紧紧抱住女儿小小的身体。呢萨样醺。

  她强忍着不安,将女儿哄睡了,然后换了衣服,拿了手袋匆匆出门。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医院,可是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双腿,想去医院看看。

  啪啪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医院走廊,显得格外清晰,她一路狂奔到妇产科的门外,弯着腰,双手扶着膝盖,重重地喘息。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手术还没有结束。

  叶如心打算去洗手间整理一下,她现在这副汗水涔涔的样子,实在有些狼狈。

  当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手术室的灯已经灭了,护士已经将病人推入病房,而林子安也不见了踪影。

  她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口,做贼一样,偷偷地将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透过缝隙,叶如心看到林子安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站在一起,女人背对着门口,看不清楚是谁,但是从她说话的声音,叶如心可以断定,她是白美薇。

  白美薇柔声道,“学长,嫂子没有怀疑吧?”

  林子安沉默了一瞬,说道,“没有。美薇,我该回去了。”

  白美薇抓住了他的手腕,“学长,你能不能送我回家,我的身体,还,还有点不舒服。”

  林子安脸上一红,将她的手从自己手腕上拉开,“好,我送你回去。”他走向落地衣架那边,应该是要换衣服。

  门外的叶如心,心乱如麻,怀疑,白美薇说的怀疑是什么意思?难道指的是那根头发和口红印?他们真的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吗?

  脚步声离门口越来越近,她连忙躲到了垃圾桶后面。

  林子安和白美薇一前一后走出了办公室,他们都没有回头,也就没有看到躲在垃圾桶后面的叶如心。

  叶如心远远地跟在他们身后,她躲在石柱后面,眼睁睁看着他们坐上了同一辆汽车,白美薇还笑着说着什么。

  她颤抖着摸出手机,拨打林子安的电话。她看到他接听了电话。

  “老公,你快回来了吗?”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林子安顿了顿,说道,“手术刚结束,我还要检查一下病人的情况,会晚一点回来,你和妞妞先睡吧。”

  “好,我知道了。”她连再见也没说,匆匆挂断了电话,眼泪刷地一下流了下来。

  以前,林子安不管跟谁在一起,就算是女人,他都会跟她说实话,从来不会骗她,现在,他明明和白美薇在一起,却骗她说还在工作,说明他心虚了!

  很有可能,他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

  汽车绝尘而去。

  叶如心泪流满面地靠在石柱上,心都要碎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当她打开房门的时候,房间里一片漆黑,林子安还没有回来。

  她把自己关在浴室里面,开了水龙头,狠狠地痛哭了一场。

  等她从浴室出来,她的双眼红肿,眼泪都已经流干了,她抱着双腿,坐在床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应该问清楚吧,到底有没有发生?可是,如果真的发生了,彻底曝光之后,她又该如何,和他离婚吗?从恋爱到结婚,她爱了这个男人整整八年,说离婚,何其艰难!而且,妞妞怎么办?

  脑子里乱成一团。

  或许,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吧。

  林子安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

  叶如心听到了他的开门声,假装已经睡着,转身背向门口。

  他洗完澡之后,悄然爬上床,若是以往,他会将她搂进怀里,抱着她就睡觉,可是这一次,他没有。

  叶如心觉得后背空荡荡的,明明才九月,却冷得刺骨。

  第二天早上,叶如心特意穿了一条前几天刚买的新裙子,还化了淡妆,送林子安和妞妞出门的时候,她笑容灿烂,挥着手让他路上开车小心。

  林子安对她充满了愧疚,眼神闪烁,匆匆道别,抱着妞妞坐上了汽车。

  “哎呀,妞妞妈妈,你又下楼送妞妞他爸上班啦,你们夫妻还真是恩爱啊。”楼上邻居看到叶如心,笑着调侃。

  叶如心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哪有,吴姐,你就别笑话我了。”

  吴姐笑眯了眼,“今天穿新裙子了,还化了妆,如心,你打扮起来可真漂亮。你应该多打扮打扮,现在这个样子多好,走出去迷死一片人。”

  叶如心心下凄凉,原来,不知不觉,她已经变成了黄脸婆……

  她的笑容更加牵强,连吴姐都看出她今天特意打扮了,可是老林却没有一点反应,以前的他,不是这样的。

  他已经不爱她了吗?

  上楼之后,想了半天,她还是忍不住想问问齐夏的意见。

  齐夏此刻,正坐在车上,送小翼和小宝去幼稚园,接到叶如心的电话,她笑道,“叶子,有什么事吗?”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