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三 老公,我爱你(求月票啊!)

   他一夜未归,如心一定担心死了!

  他就像疯了一样,脑袋里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要回家,要赶紧回家!

  林子安抓起自己的东西,匆匆往外跑,白美薇从床上扑了下来,将他紧紧抱住,哭成了泪人儿,“学长,你不能就这样离开,我怎么办啊?”

  林子安狂躁的心,一下子冷却了。

  他僵硬地转头,看着白美薇,她红肿得像桃子一样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她柔弱的身躯布满了痕迹,不断地提醒着他,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他就像石雕一样,瞬间失去了生机。

  “学长,学长——”白美薇扑在他怀里,痛哭流涕。

  他就像行尸走肉一样,任由她抱着,摇晃着,过了许久许久,意识才渐渐回笼,他的目光涣散了,扫过那张凌乱的床,被单上还有鲜红的印记。他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再缓缓地睁开,艰难地说道,“美薇,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

  白美薇紧紧抱着他,嘤嘤地哭泣,哭得他的心又痛又乱。

  他无助地拍抚着她的后背,“美薇,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学……学长……”白美薇哭了好久,终于抬起头,哽咽着说道,“我,我不怪你……我们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吧。”

  林子安内疚到极致,“美薇,谢谢你。”

  她流着眼泪,摇头,“学长,我不想破坏你和嫂子的感情,你过得幸福,我就满足了。让我在你身边,默默地守候你吧。”

  林子安既感动又愧疚,将她紧紧抱住。

  白美薇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学长,如果嫂子问起,你就说你昨晚喝醉了,在我家里休息了一晚上,你放心,如果嫂子问起,我会帮你。”

  “谢谢你,美薇。”林子安喉咙动了动,声音低沉而沙哑。

  林子安和白美薇整理好之后,一前一后走出酒店,他坐到汽车上,拿出自己的手机,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关机了,打开一看,有很多如心打来的未接电话,还有她发来的短信。每一条短信,都透着她对他的关心和担忧。

  他心里骤然一痛,狠狠一拳砸在了方向盘上,一米八几的男人,硬是掉下了两滴泪水。

  林子安的钥匙刚插进锁孔,叶如心就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在他转动门锁的瞬间,将门猛地从里面打开了。

  长事是哭。“老公,你去了哪里?打你的电话也没人接,我都快急死了!”叶如心猛地扑到林子安怀里,眼眶红红的,显然一夜未睡。

  林子安心疼地抱紧她,一遍遍地说着,“对不起,老婆,对不起……”

  “老公,你去了哪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叶如心从他怀里退出来,仔细地查看,见他没有受伤,提着的心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林子安勉强笑了笑,犹豫了很久,才将编好的谎话说出口,“对不起,老婆,我昨晚喝醉了,在白院长家里休息了一晚上。”

  叶如心略带埋怨地说道,“你也不给我打电话说一声,我都快报警了,知道吗?”

  “对不起,老婆,对不起,我昨晚上车之后就睡着了,连自己怎么住在院长家里的都不清楚……”他紧紧抱着她,心里充满了负罪感。

  两人就这么拥抱了许久,他低声说道,“老婆,我很累,想洗澡。”

  叶如心拍了拍他的后背,柔声道,“好,我去帮你放热水。”

  林子安颓然地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头,听着浴室热水哗啦啦流动的声音,他心乱如麻,愧疚将他紧紧包裹,就快透不过气来。

  “老公,好了,我把衣服放在架子上了,你快进去吧。”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抬头,温和地笑,“好。”

  *

  齐夏猛然惊醒。

  漆黑的眼眸里满是惊恐,额头上布满了汗水。

  她匆忙穿上拖鞋,慌乱地在走廊上跑过,朝着赫连城的房间跑去。

  她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一场盛世婚礼,她穿着漂亮的婚纱,手中捧着鲜花,等待着新郎来牵她的手,但是,她等了许久许久,等来的却是赫连城挽着苏希雅的手臂,缓缓走到神父面前,他们深情对望,就像她根本不存在一般。她不甘心,扑上前叫着赫连城的名字,赫连城回头看她,突然抱着头,痛苦地嚎叫着,很快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不,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不会的!

  齐夏猛然打开了房门,赫连城英俊挺拔的身躯矗立在落地窗前,他背对着窗户,听到声音,猛然转过头来。

  她愣愣地看着他,想要叫他,却拼命忍住了,不,她要假装不认识他!

  赫连城英俊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他一步步走到她的面前,深邃如海的双眸紧紧盯着她。

  齐夏咬着唇,挤出一丝笑容,讷讷地叫,“大,大少爷……您醒了……”

  赫连城脸色倏然一黑。

  她慌乱无措地解释,“大少爷,您别生气,是老夫人让我来看看您有没有苏醒,您苏醒过来就好了,我这就走……”

  她转身就要走,免得他看到她在这里不高兴。

  可是手腕突然一紧,她被他一把拉进了怀里,她僵硬地靠在他怀中,不敢说话,不敢动弹,生怕刺激到他。

  赫连城低头看着怀中僵硬的小女人,脸色黑得更加厉害,眉头蹙了起来,声音沉冷,透着怒气,“你就这么害怕我?”

  齐夏眼睛低垂,盯着他的脚尖,低声道,“没有。”

  “既然没有,为什么看到我就要跑?”

  她嗓子一紧,“是你不想看见我。”

  他眉头一竖,眉眼间寒意肆虐,“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想看见你?”

  她倍感委屈,“昨天。”一天之内,他让她滚开了两次。

  赫连城眉头蹙得更紧了,视线对着她的头顶很难受,直接伸手,将她的下巴抬了起来,逼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

  “你还没有解释,为什么北堂深会吻你,我怎么可能不想见你?”

  他醒来,她不在身边,他第一个想法就是,她和北堂深离开了。但是他不肯死心,所以站在窗前,想看看外面是否有她的身影,就在这时,她突然推门而入,狂喜涌上心头,还没等他要求她解释,她就急不可耐地说出一大堆奇怪的话。

  齐夏震惊地看着他,“你,你是认识我的赫连城?”

  赫连城简直快要被她气笑了,什么叫认识她的赫连城,等等,他瞳孔骤然一缩,“老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齐夏已经确定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记忆正常的赫连城,连忙摇头,“没有,我没有什么意思,老公,我现在就解释,昨天深哥叫我出去,我怕引起大家的误会,所以没有告诉任何人,独自出去见他……”

  齐夏生怕两人之间因为昨天的事情有了罅隙,毫不隐瞒地将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包括北堂深强吻她的事情。

  知道她并不是自愿被吻,赫连城心里舒服了一些,可是眉头还是皱着,手指摩挲着她的红唇,霸道地说道,“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吻。”

  她犹豫了一下,踮起了脚尖,轻轻地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

  他的怒气倏然消散,脸颊还泛起了一抹不自然的颜色,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吻他。

  他将她抱紧,在她撤离的瞬间,吻上了她的唇,就像惩罚一般,轻轻地咬着,吸吮着。

  齐夏安静地靠在他怀中,突然觉得,这就是她追求的幸福,可是这幸福又很脆弱,就像肥皂泡一样,只需要用手指轻轻一戳,就砰地一声破碎掉。

  可是就算脆弱,她也不想放手,她紧紧环抱住他的腰,大胆地说出自己的心意。

  “老公,我爱你。”

  狂喜就如喷泉洒在赫连城心间,一向坦然自若,沉着冷静的他,手指竟然颤抖了,他将她紧紧抱着,声音黯哑,“老婆,我也爱你。”

  齐夏眼睛酸涩,有透明的液体流了下来,只是赫连城并没有看见。

  赫连城苏醒了,全家人都做好了准备要像对待瓷娃娃一般对待他,没想到他的记忆又突然恢复了正常,在老夫人严令禁止下,没有一个人提起昨天的事情,赫连城也并不知道自己的记忆曾经回到过五年前。。

  表面上,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只有少数几个知道内情的人,心情非常沉重。

  事实证明,赫连城的记忆已经不稳,催眠术也撑不了多久了。

  齐夏替他打好领带,站在大门口,目送他开车去公司,直到汽车驶出庄园,再也看不见,她才收回视线。

  赫连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身边,“齐夏,我想和你谈一谈。”

  齐夏转身,微笑,“好,不过我要先送孩子们去幼稚园。”

  赫连静也笑,“我跟你们一起出去,刚好我也有点事。”

  小宝穿着小西装,背着小书包,从楼上跑了下来,他的身后,小翼挺胸抬头,悠闲地迈步。

  “老妈,我们准备好了,出发吧!”小宝跑到她们身边,只跟齐夏打招呼,对赫连静不理不睬,显然还在因为昨天赫连静对他老妈出言不逊的事情而生气。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