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一 能撑多久,是多久(求月票!)

   “傻瓜,我不是在你身边么?”赫连城将她抱得更紧。

  苏希雅莞尔一笑,“城,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想要见我?”

  赫连城扶着她的双肩,注视着她的双眼,认真地说道,“希雅,嫁给我,好吗?”

  小宝房间,齐夏母子三人正在偷听,齐夏怒气冲冲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言不发地往外冲,那副架势就像要出去找人干架,小宝和小翼连忙跑过去,一左一右抱住她的大腿。

  “妈咪,不要冲动!”

  “老妈,别激动,你现在冲过去也没有用,老爹已经不记得你了!”

  齐夏肺都要气炸了,该死的混蛋,上午还跟她卿卿我我,晚上就抱着别的女人向人家求婚,虽然他记忆混乱了,也很让人火大!

  “你们放开我,我现在就要冲进去告诉他真相!”

  小翼纷嫩的小耳朵动了动,“嘘,你们听,他们又在说话了。”

  齐夏耳朵也竖了起来。

  苏希雅撒娇,“城,你求婚,都没有戒指的吗?”

  “当然有……”赫连城顿了顿,说道,“我今天本来订好了戒指,可是睡了一觉起来,戒指就不见了……”

  苏希雅笑,“好啦,戒指不见了没关系,至少我知道你的心意了。”

  “你同意我的求婚了?”

  “当然,没有理由不同意啊。”

  “你们放开我!”齐夏再也忍不住了,再忍下去,她老公就要背负重婚罪了!

  小宝和小翼齐刷刷放手,整齐地后退了一步,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控制范围了。最可怕的是,窃听器里面,传来了可疑的声音!貌似是少儿不宜的声音!

  齐夏一把拉开房门,风风火火地往赫连城房门口冲去,她整个身体都被怒火蒸腾着,以极其彪悍的姿势闯入了他的房间。

  下一刻,呼吸猛然一窒。

  眼前,赫连城和苏希雅抱在一起,两人的面部相贴。

  她眼中燃烧着两簇火焰,双手握拳,忍住痛扁他们一顿的冲动,怒吼道,“赫连城,你给我住手!”

  赫连城手中的动作一滞,抬起头,短暂的愣怔之后,怒火勃然而生,“你怎么进来了,滚出去!”

  “这是你对我说的第三个滚字了,看在你记忆混乱的份上,我忍你!”齐夏怒瞪着他,箭步上前,猝不及防地抓住他的手腕。

  她怔了怔,原来他手中拿着一条项梁,所以,他刚才其实是在帮苏希雅戴项梁?因为角度的原因,看起来很像在KISS!。

  “你这个疯女人,到底有什么企图?”赫连城一把抽回手腕,怒不可遏。

  苏希雅冷眼看着齐夏,该死的,她再一次坏了自己的好事!

  齐夏指着他的左手,冷冷道,“赫连城,看你的左手手指,上面戴着的戒指,你以为是几个意思?你已经结婚了,知不知道?”

  赫连城震惊地松开了苏希雅,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左手手指上,他之前还觉得奇怪,手指上什么时候戴了戒指……

  齐夏将自己的左手伸到他面前,愤然道,“你给我看清楚,这是什么!有没有觉得和你手指上戴的是一模一样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赫连城又惊又怒,他什么时候结婚了,为什么自己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又是谁?

  脑内似乎有什么东西,猛地弹了一下,再狠狠一绷,好痛!

  他痛苦地抱住了头,想要努力思索,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不,越来越痛了,眼前一阵阵发黑,眩晕……

  他的身体一歪,倒在了沙发上。

  “阿城,阿城——”

  “城——”

  齐夏和苏希雅同时扑到了他身上,急切地叫着他。

  齐夏心急如焚,慌乱无助,怎么办,对,对,应该打电话叫医生,她突然窜了起来,要去拿电话。

  苏希雅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怨毒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她,“都怪你,齐夏,要是城出了什么事情,我不会放过你的!”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齐夏一把推开她的手臂,努力镇定,拨通了许晔的电话。

  老夫人等人闻讯赶来。

  所有人都焦急地等待着许晔到来,小翼趁众人不注意,偷偷将古董花瓶里面的窃听器摸了出来,藏到了口袋里。

  许晔仔细检查了赫连城的身体,又听老夫人讲述了他的情况,凝眉思索了片刻,说道,“老夫人,我想单独和您谈一谈。”

  书房里,老夫人说道,“许医生,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许晔一脸严肃,“老夫人,从阿城现在的情况看来,他的记忆已经开始产生混乱,我怀疑五年前对他所做的催眠很快就会失去效果,到时候,他不但会恢复记忆,还会再次遭受头痛症的折磨。”

  老夫人激动道,“那该怎么办?”

  许晔皱了皱眉,“我现在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不过,想要彻底根治,还得做手术,取出他颅脑内的异物。”

  老夫人面如土色,“五年前,国内顶尖脑内科大夫检查说,他脑内的异物与神经距离太近,如果做手术取出,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一,一旦手术失败,阿城就会变成植物人,我们不能冒这个风险!”

  许晔想了想,说道,“或许,这件事应该告诉阿城,让他自己做出选择。”选择到底是受头痛症的折磨,还是冒着风险做手术。

  老夫人扶着额头,叹了口气,“让我好好想一想。”

  齐夏注意到,老夫人和许晔谈完之后,就像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她一脸疲惫,神色凝重,就像是有很多心事。

  对于赫连城现在的状况,许晔也帮不上忙,只留下了一些常规药,就离开了。

  老夫人扫了一眼满屋子的人,疲惫地摇了摇手,“你们都回去休息吧,小翼、小宝,你们明天还要上学,赶紧回房睡觉。”

  小翼和小宝对视了一眼,又同时望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赫连城,向长辈们道了晚安,乖乖回房了。

  “希雅,今天麻烦你了,你也先回去吧。”老夫人拍了拍苏希雅的手背。

  苏希雅脸上带着勉强的笑容,哀愁的神情,惹人怜惜,“奶奶,那我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您随时叫我。”

  子莞一宝。“好,好孩子。”老夫人唤来仆人,送苏希雅出门。

  房中,只剩下老夫人和齐夏,老夫人指了指身边的位置,“齐夏,你坐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齐夏依言坐下。

  老夫人说道,“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和阿城,今天,我想告诉你。五年前,阿城出车祸,不光是腿部受了伤,脑部也受了伤,当时,有很小很小的一块铁片飞进了他的大脑里……”

  齐夏震惊地睁大了双眼,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停止了流动……

  “经过检查,铁片几乎压迫到了神经,而且周围的神经非常复杂,医生说做手术取出铁片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一,我们不敢冒险,所以放弃了手术。”

  老夫人叹了口气,接着道,“没想到灾难也就此降临了,阿城只要想起那场车祸,想起与你有关的事情,就会开始头痛,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他遭受头痛症的折磨,整晚整晚地失眠,呻/吟,半个月不到,他就消瘦得不成人样。我和他爸爸商量,做出了一个决定。”

  老夫人顿了顿,望着齐夏惊愕的双眼,缓缓道,“我们决定,消除他的记忆。我们请了国外最好的心理医生,对他进行催眠,消除了他和你的那段往事,篡改了他的记忆,将他的记忆调整到他向希雅求婚之前的那一天。然后,我们骗他,说他就在那一天,出了车祸。我们还为小翼的出生编造了一段故事,总之,就是将你的存在,彻底地从他的记忆里面抹除掉了。”

  齐夏僵硬地靠在沙发上,胸腔里涌满了复杂的情绪,心里冒出可怕的想法,她艰难地开口,“奶奶,阿城现在的记忆突然又回到五年前,这不是一种好现象,对不对?”

  老夫人点了点头,“许晔说,他的记忆已经开始混乱,催眠术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齐夏的声音颤抖着,“是不是恢复记忆,他又会头疼?”他现在已经开始头疼了……

  “很有可能。”

  “奶奶,您想让我怎么做?”

  “阿城他现在,不能经受一点刺激,齐夏,如果阿城醒来之后,记忆还是停留在五年前,我希望你不要告诉他真相,更不要告诉他过去的事情……”老夫人伸出手,抓住齐夏的手腕,“让他顺其自然,能撑多久,是多久。”

  老夫人言罢,眼泪已盈满了眼眶,“除此之外,我已经想不到办法了。”

  齐夏泪如雨下,“奶奶,我知道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告诉他真相,我不会再逼他,不会再刺激他……”

  就算,就算阿城和苏希雅和好,就算他向她求婚,就算他们要结婚,她也不会再阻止了,因为,她不想让他再受苦,五年来,他受的苦已经够多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