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章 她想杀他

   朱雀毫不畏惧,唇边勾起一抹冷笑,“怎么?不敢了?”

  北堂深的声音冷得刺骨,“我北堂深,还没有不敢做的事情!”

  “那就跟我来!”

  顶楼。

  夜风吹拂,星光闪烁,两道挺拔的身影矗立在栏杆边,冷厉对望。

  “啪”朱雀扔过去一罐啤酒,北堂深随手一抓,“彭”地一声拉开拉环。

  “我陪你!”朱雀也打开了一罐啤酒,终身一跃,坐上了两米高的高台上。

  北堂深也跳了上去,坐到她身边,两人默不作声,仰头咕噜咕噜喝酒,很快,一罐酒喝完,空罐扔到楼顶发出咣当咣当的响声。

  “再来!”朱雀从背后摸出一罐啤酒,递到他面前,他一边接过啤酒,一边用眼角余光扫过,看到她背后堆着两题易拉罐。

  两罐啤酒喝下去,他的脸色如常,冷冷地说道,“这样喝酒,太无趣,不如,我们比赛,看谁喝得多。”

  朱雀的脸上毫无表情,“比赛有输赢,你打算拿什么做赌注?”

  北堂深犀利的视线紧紧将她笼罩着,“自由,如果你赢了,我还你自由。”

  朱雀唇角勾了勾,“好,如果你赢了,我这一辈子,都为你卖命!”她和北堂深签订的合约,只是二十年,而她现在,是拿一身的自由来做赌注。

  两双冷漠无情的视线交织在一起,他们狠狠地碰了一下酒罐,预示着赌约成立,比赛开始。

  一罐又一罐啤酒灌下腹中,一个又一个空罐被扔到楼顶,他们两人坐在高台上,就像两部机器,机械地重复着灌酒的动作,星光倾洒在他们身上,滋生出寂寞而哀伤的情愫。

  不知道喝了多久,朱雀眼神已经开始朦胧,啤酒都已经升到了嗓子眼,她捂着嘴,打了个酒嗝,略带醉意地说道,“你当初为什么不杀我?”

  她知道这个男人爱齐夏入骨,她绑架伤害齐夏,没料到他竟然会留自己一条命。

  北堂深眼神也已朦胧,喝了一口酒,淡淡道,“我和你有协议。”

  她冷笑,“协议?对于你这种男人来说,协议有用么?”

  他不是那种会遵守协议的人,在日本的时候,她已经见识过他的狠辣手段。

  他转头看她,星光下,她绝美的脸上,带着淡然的冷笑,双眸却又带了几分醉意,冷艳中透着妩媚,不得不承认,她很美。

  “你就当我重视人才好了。”

  她红润的唇勾了勾,目光投向璀璨的城市夜景,淡淡道,“我不会感激你,有时候,失去自由,比死还难受。”

  “我知道,我并不需要你的感激。”他亦望着远方,那里是港口,灯火辉煌,引领着出海的船舶返航,可是他心里那一盏指引的明灯,已经熄灭了。

  他爱她五年,她终不属于他。

  心中的悲凉无处可诉,只能化作惆怅合着啤酒,一起灌入心田,苦涩得让他眼中闪烁出玻璃破碎一样的东西。

  手中的酒罐不知何时又空了,就跟他的心一样。

  良久。

  夜风拂过,带来城市的喧嚣,汽笛的鸣叫。

  两具身躯躺在高台上,一动不动。

  突然,一双漆黑的眼眸睁开了,阴冷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她转头看向身旁的人,他双眼闭着,眉头紧蹙着,浑身散发着浓烈的酒气。

  朱雀轻声叫着他,“北堂深?”

  他不耐烦地皱了皱眉,转了个身,刚好背对着她。

  她修长的手指缓缓下滑,伸向了自己的小腿,从小皮靴里面抽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她望着他宽阔的后背,匕首高高地举了起来,就是这个男人,毁了她的自由,毁了她的骄傲,还用她至亲至爱的林院长逼迫他,如果杀了他,她就可以重获自由,就可以和林院长团聚了。

  凛冽的杀气砰然膨胀,蓄势待发!

  她的手高高举起,重重刺下,可是在最后关头,她控制住了自己,她疯了,真的疯了,杀了他,她又怎么逃出山口组的追杀,又怎么从日本救出林院长?

  酒劲上来,她差点做出追悔莫及的事情。

  颓然地放下匕首,悄然将匕首放回自己的靴子里面。然后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安静地躺在他的身侧。

  北堂深骤然转过身来,双眸犹如寒冰,哪里还有一分喝醉的样子,他冷冷地说道,“为什么不动手?”

  朱雀后背冒出了冷汗,原来,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喝醉,而是装的,他一定也不相信自己的忠诚度,所以借机试探。

  “为什么不动手?”他冷漠地盯着她,就像是要看穿她的五脏六腑。

  她嘴唇动了动,淡淡道,“如果我杀了你,我也不会有命。虽然我痛恨没有自由,但是有重要的人值得让我放弃自由。”

  “你离死亡只有半秒钟。”

  他右手动了动,她这才看清楚,原来他握着一把很小的手枪,如果她刺杀的动作不停止,那么,他的子弹就会毫不犹豫地穿透她的心脏。

  她眼眸沉了沉,“以后我不会再这么傻了。”

  他看了她一眼,从高台上坐了起来,“你酒量不错。”

  她唇角勾了勾,“你的酒量也不错。”

  “我们打了个平手。”

  “所以,赌约作废。”

  他伸出右掌,竖立在半空,她也伸出右掌,两人重重地击了一次掌。。

  *

  齐夏从后花园出来,回到客厅,简单处理了一下手臂上的烫伤,还好,不是很严重。

  有仆人上前,“少奶奶,老夫人请您今晚暂时住在客房。二楼的客房我已经收拾好了,您有什么需要的,随时叫我。”

  “好,我知道了,麻烦你了。”阿城现在不记得她,她也没办法回房休息。

  望声得立。她的客房安排在二楼最尽头的房间,回房之前,她去了小宝的房间,刚好小翼也在,她把赫连城的情况大致的说了一下,两个小家伙也惊呆了。

  小翼摸着下巴,老成地叹了口气,“爹地的记忆怎么就回到五年前了呢?而且,记忆还是在苏希雅出国之前!”

  小宝鼓着腮帮,一脸的深恶痛绝,“老爹居然要见苏希雅,他会对她说什么?该不会是求婚吧?”

  小翼皱眉,“不会吧,谁会大半夜的求婚啊!”

  齐夏嘴角抽了抽,赫连城第一次跟她求婚,就是大半夜啊!难道他真的要向苏希雅求婚?

  不管他们母子三人有何担忧,苏希雅都如约而至。

  齐夏站在楼梯口,看着她款款上楼,就如从烟雨江南画卷中走出的女子。一颦一笑中,淡淡的忧伤流露出来,恰到好处地让人觉得怜惜。

  她似乎清瘦了一些,眉眼间带着淡淡的愁绪,显得容貌越发清丽雅致。她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长发简单地披散在肩头,垂头间露出一小截白希的脖颈,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她走近齐夏面前,浅淡地笑,“恭喜你了。”

  齐夏微笑,“谢谢。”

  她优雅地抚了抚耳边的长发,“我先上楼看奶奶,一会儿去城的房间。”

  齐夏笑容依旧,“好。”

  她上楼去了,不知道老夫人跟她说了什么,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样子她才下楼,听到她的脚步声,齐夏便推门而出,特意站在走廊里等她。

  苏希雅唇角勾了勾,笑容有些刺眼,“我知道城的房间在哪里,不劳烦你带我过去。”

  齐夏淡淡道,“我是他老婆,这是对待客人的基本礼貌,苏小姐,请吧。”

  苏希雅眼眸动了动,唇边的笑意渐渐冷去。

  赫连城还没有睡,他换了一身正装,看起来英俊无比,齐夏敲门而入的时候,他正坐在沙发上看书,抬头看到走进来的两人,眼中立刻涌起了笑意,“希雅。”

  苏希雅上前,亲热地与他拥抱,“城,我好想你。”

  赫连城将她抱紧,“我也很想你。”

  齐夏垂着眼眸,用力掐着自己的掌心,使劲咬着牙齿,否则她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扑上去抽打那两个人!

  他们两人亲昵了片刻,赫连城猛地抬头看到齐夏还站在一旁,不悦地皱起眉头,“你怎么还在这里?出去!”

  苏希雅趴在他的怀中,下巴微抬地望向齐夏,唇边勾着讥诮的弧度。

  齐夏用力咬了一下舌尖,微微一笑,“好,我现在就出去。阿城,你可要陪客人好好聊聊。”

  赫连城眉头一蹙,这个女人,什么意思?!

  齐夏出门的时候,顺手将手中捏着的一枚小小的窃听器放进了古董花瓶里。这还是小翼贡献给她的,说是用这个东西,就能偷听到苏希雅和赫连城到底会说些什么了……小家伙自动招认,说是以前曾经这么干过……

  苏希雅依靠在赫连城怀中,他有多久没有抱过她了?她不由伸出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腰,或许,他的记忆回到五年前,是老天给她机会,让她重新来过!

  赫连城抚摸着她的长发,“希雅,你怎么瘦了?”

  苏希雅轻笑,“如果我说,是因为想你,想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所以才瘦了下来,你会不会心疼我?”

  “傻瓜,我不是在你身边么?”赫连城将她抱得更紧。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