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九 记忆错乱

   赫连雄知道齐夏在自己儿子心里,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为了跟儿子改善关系,他当然要接纳齐夏,所以对她也是真正的关心。

  这就么一句看似斥责,实者关心的话,让齐夏心里暖了暖,“我知道了,爸爸。”

  赫连雄声音和缓下来,“走吧,先下楼吃饭。”

  饭桌上少了赫连城,所有人心情都有些沉重,没有一个人说话,赫连静视线扫了一圈,笑着说道,“爹地,两年没见,您好像比以前更年轻了。”

  赫连雄笑,“我已经老了,静儿,你打算什么时候到公司帮爹地?”

  赫连静夹了一块红烧鱼放到他的盘子里,扬眉笑,“爹地,公司的事情,您就找大哥和二哥帮忙,我呢,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哦?跟爹地说说,你想做什么?”

  “我想去贫困山区支教。”

  赫连雄差点被呛住,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白锦绣已经皱眉,不悦地说道,“小静,你赶紧给我打消这个念头!”

  “哎呀,你们听我说完嘛!”赫连静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也不会去很久,只是去那些地方看看,了解一下那些贫困学校的情况,然后为他们筹集一些善款。”

  老夫人缓缓道,“做慈善是好事,我也支持,你要捐款给那些学校,我也不会拦着你,但是我不允许你把它当做事业来做。小静,你是我们赫连家的大小姐,你也要懂得为我们家族考虑,你已经任性了这么多年,再也不能任性下去了。我说的话,你好好想一想。”

  赫连静闷闷不乐地说道,“我知道了,奶奶。”

  赫连雄说道,“好了好了,快吃饭,等会菜凉了。”

  齐夏没有胃口,勉强吃了半碗饭,提前离开座位,上楼之后,打了热水,用湿毛巾替赫连城擦拭面部和双手。

  突然,他的手指动了动。

  她激动地握住他的手,叫着他的名字,“阿城,阿城。”

  他的眼皮动了动,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用一种茫然的眼神看着她,就像不认识她一般。

  “阿城,你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她扶着他坐起来,拿了靠枕塞到他背后。

  他看着,问道,“希雅呢?”

  她呼吸骤然一窒,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阿城,你知道我是谁吗?”

  赫连城茫然地看着她,缓缓地摇了摇头,固执地问,“希雅呢?”

  “阿城,你怎么了?我是齐夏啊!”齐夏激动地抓着他的手,“你是不是还在生气,所以假装不认识我?老公,别生气,我可以解释的,深哥他来找我,我跟他说,我只当他是哥哥,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

  她语无伦次地解释着,他却将她的手推开,冷漠地看着她,“我要见希雅。”

  齐夏忍不住哭了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

  赫连静推门进来,第一眼看到赫连城坐在床头,惊喜地说道,“大哥,你醒了!咦,齐夏,你怎么坐在地上?没事吧?”

  齐夏偷偷擦去眼泪,从地上站了起来,背对着她说道,“我没事,小静,你大哥醒了,麻烦你通知一下奶奶和爸妈,免得他们担心。”

  赫连静听出她的声音还带着哭腔,诧异地挑了挑眉,没有多说什么,关门去通知家里人。

  沉寂。

  一片沉寂。

  齐夏肩膀微微抖动着,慢慢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赫连城冷漠地盯着她,执着地提着自己的要求,“我要见希雅,你打电话给她,让她来见我。”

  她扶着他的肩膀,“阿城,我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你走开,我不认识你。”他再一次将她推开,由于力道太大,她差点撞到床头柜上,手臂扫过,放在上面的水杯咣当滚到地上,滚烫的茶水全部洒到了地毯上。

  老夫人推门而入,刚好看到这一幕,皱了皱眉,“怎么了,这是?”

  齐夏连忙道,“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到了水杯。”她捂着手臂,那里被茶水烫到,很快就发红了,火烧火燎的疼。

  她捡起茶杯,侧着身子站在一旁,手依旧捂着手臂,赫连静看了一眼地毯,视线渐渐滑落在她的手臂上,“你是不是烫到了?”

  齐夏笑了笑,“没有。”

  赫连静没再说话,将注意力放到了自家大哥身上。

  老夫人上前,坐到赫连城的床边,柔声问道,“阿城,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白锦绣也站了过去。

  赫连城皱了皱眉,“我没事了,奶奶,这个女人是谁,她为什么在我们家里?”他犀利的眼神转向了齐夏。

  齐夏心里一颤。

  老夫人等人皆一脸错愕,呆愣了两秒钟,老夫人试探着说道,“阿城,你还记不记得,你结婚了?”

  赫连城眉头皱得更紧,“我还没有向希雅求婚,怎么会跟她结婚呢?”

  齐夏脸色苍白,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她的脑中冒了出来。

  老夫人和白锦绣脑海里同样冒出了这个想法,只是仍旧不敢相信。

  老夫人顿了顿,又道,“阿城,你告诉奶奶,今年是公元多少年?”

  “二零零七年。”

  赫连静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老夫人和白锦绣对视了一眼,重重地叹了口气,果然如此,阿城的记忆回到了五年前。

  猜想得到证实,齐夏浑身的力气就像被抽走了一般,要不是靠着床头柜而站,她肯定会支撑不住倒下去。

  “奶奶,我要见希雅。”赫连城表情严肃,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老夫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将目光转向了齐夏,其中暗含的意思很明显。

  齐夏勉强笑了笑,说道,“奶奶,既然阿城想见苏小姐,我们就请苏小姐过来一趟吧。”

  老夫人“嗯”了一声,唤来仆人,拿来电话,她亲自给苏家打电话,是苏夫人接听的。

  寒暄了两句,老夫人说道,“蕙兰啊,希雅在吗?”

  “阿姨,希雅在楼上休息,您有事吗?”

  “这个——”老夫人有些难以启齿,阿城突然娶了齐夏,也没有给苏家什么交代,两家这段时间也一直没有往来,突然打电话请苏希雅上门探望阿城,怎么看都有些突兀。

  “阿姨,您有什么事就直说吧,能帮上忙的,我们肯定帮。”

  “蕙兰啊,是这样的,阿城生病了,想见一见希雅,你看能不能请希雅过来一趟?”

  苏夫人沉默了片刻,“阿姨,希雅因为阿城结婚的事情,现在还在伤心,我担心她……”

  老夫人叹了口气,“我知道,要是不行,就算了,就不难为你们了。”

  “这样吧,阿姨,我先问问希雅,看看她的意思。”

  过了十多分钟,苏夫人打来电话,说是苏希雅愿意过来探望赫连城,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到达。

  “奶奶,妈,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已经没事了。”赫连城似乎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赫连静,好奇地问道,“小静,你怎么回来了?学校放假了?”

  赫连静嘴角抽了抽,除了苦笑,她已经不知道该作何表情了。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你,哎,算了,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先上楼了。”

  老夫人她们三人离开了。

  赫连城将目光投到齐夏身上,“你到底是谁?家里请来的新佣人?”

  齐夏很佩服自己,居然在这个时候,还能挤出一丝笑容来,“如果我说,我是你老婆,你相信吗?”

  赫连城英俊的脸一下子黑了,冷冷道,“出去!”

  “阿城,你听我说——”

  “滚出去!”他冲着她怒吼,根本不听她的解释。

  “好,我滚。”她眼中蒙上一层水雾,决然转身,走出了他的房间。

  走廊里空荡荡的,她突然不知道该去哪里。

  她下楼,径直走出客厅,走到葡萄架下。

  坐在藤椅上,望着漫天繁星,突然间觉得好累好累。

  宁静的夜晚,凉风拂来阵阵花香。

  和位了让。不知坐了多久,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赫连城求婚时的场景,想起他的承诺,心中的烦闷哀伤统统消散了,她忽地站了起来,自己为自己鼓劲,阿城只不过是再度失去了记忆而已,没有什么可怕的,她一定会让他想起她的!

  武馆。

  北堂深穿着一身白色的柔道服,在偌大的场地中央,就像发狂的雄狮一般,将冲上来的一个个对手,狠狠地摔在地板上。

  武馆里面哀嚎声一片。

  江岛双手背在背后,面容冷酷地站在门口的位置,隐隐担忧,老大控制不住情绪,将自己也给摔了出去。

  “上,接着来!”北堂深浑身被汗水打湿,摆出格斗的架势。

  躺在地上哀嚎的小弟们泪流满面,“老大,我们已经不行了,再陪你练下去,我们就废了啊啊啊ㄒ0ㄒ”

  朱雀穿着一身黑色劲装,将她的身材勾勒得完美惹火,她双手抱着肩膀,冷眼看着馆内狂暴的某人,淡淡道,“北堂深,你若是真的想要发泄,就跟我去喝酒,保证你喝醉了,什么都忘记了。”

  北堂深猛然转头,阴狠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她,眼中跳动着嗜血的光芒。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