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 赫连静

   整理好行李,赫连城陪着齐夏,带小宝小翼去幼稚园报名,两个小家伙荣升幼稚园大班,两人都穿着白色小西服,梳着一样的发型,骄傲地扬着下巴,走进教室的时候,引起不少小女孩的欢呼声。

  小孩子们坐在教室前面,家长坐在后面,班主任老师讲了一些开学事宜和注意事项,教学助理给学生发了新课本,然后大家就可以抱着书本回家了,明天正式开课。

  回到老宅,管家说老夫人和夫人已经回来了,正在楼上休息,静小姐没有跟她们一起回来,据说在回来的路上接到了一通电话,就匆匆下车,拦了一辆出租车,不知道去了哪里。

  赫连城向齐夏解释,“小静就是这样,做事风风火火,想一出是一出,等她回来,我介绍你们认识,你会喜欢她的。”

  “好。”齐夏笑了笑,“我们现在上楼,去看看奶奶跟妈妈吧。”

  赫连城低头看了看她的腹部,“先换一双鞋,走了这么久,你应该累了。”她脚上的高跟鞋虽然鞋跟不高,但是总归没有平底鞋舒服。

  “好。”。

  齐夏回房换了一双鞋,也换了一条粉色的长裙,毕竟他们还在新婚期,如果穿得太过素雅老年人可能不会喜欢。

  赫连城握着她的手,敲响了老夫人房间的门。

  老太爷躺在藤椅上,眼睛微微闭着,老夫人坐在他的旁边,戴着老花镜,捧着一本书,轻声朗读着普希金的诗歌。

  阳光安静地从窗户照射进来,铺洒在地板上,窗台边的青花瓷瓶里,两朵红玫瑰静悄悄地绽放,岁月宁静而优雅。

  齐夏和赫连城,谁都没有出声打破这一切。

  “……冬天的严寒很快很快,要把树林和田野造访;熊熊的炉火很快就要把,烟雾腾腾的小屋照亮;我呀看不见这迷人的少女,独自在家里暗暗的悲伤,像一只关在笼子里的黄雀,只把我的娜塔莎怀想。和把娜塔莎不断回想……”

  老夫人柔和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哀伤,或许也在缅怀逝去的岁月。

  朗读完了这首诗,她合上了书,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人,淡淡道,“回来啦。”

  “奶奶,我和夏夏来看看您。”赫连城揽着齐夏的腰,走到老夫人面前。

  “坐下吧。”老夫人神色始终有些淡然,似乎并没有将齐夏放在眼里。

  齐夏初为人媳妇,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和婆家的长辈相处,想了想,笑着说道,“奶奶,您和爷爷中午想吃点什么,我来做。”

  老夫人淡淡道,“你是赫连家的媳妇,不是家里的佣人。厨房的事情,不劳你操心。”

  齐夏抿唇笑,“奶奶,家里的事情我有很多地方都不懂,您可不要嫌弃我,我会尽快学习,不会让您失望的。”

  老夫人这才抬眼看她,犀利的眼眸,根本不似一个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应该有的,语气也很冷漠,“我们还没有喝到媳妇茶,你就不算是赫连家正式的媳妇,等你们举行了婚礼,再敬媳妇茶,现在,你去看看你婆婆,我累了。”

  “是,奶奶。”

  走出老夫人的房间,齐夏脸上还保持着坦然的笑容,赫连城却心疼不已,虽然奶奶没有过多苛责她,但是言行举止中透露出来的不喜,却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他握了握她的手,温暖的力道让她觉得安心,她偏头,回给他一个灿烂的微笑,“阿城,我们去妈妈房间吧。”

  白锦绣坐在美人榻上,穿着一件水墨旗袍,气质淡雅高贵,她的五官极美,画着淡淡的妆容,就像从水墨画里面走出来的江南美人,一点都看不出她已经是做奶奶的人。

  赫连城微笑,“妈,夏夏来看看您。”

  齐夏随着他叫了一声“妈”。

  她优雅的凤眸微微一挑,淡淡道,“站在门口做什么?还不过来坐。”

  赫连城揽着齐夏的腰,坐到她的对面,“妈,小静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欢两家引。谈起自己的宝贝女儿,白锦绣脸上有了一丝笑意,“静丫头接了一个电话,说是以前的朋友想要见她,那小没良心的就抛下我跟你奶奶,一个人跑了。看样子,晚上才会回来。”

  赫连城笑,“两年多没见,不知道小静变成了什么样子,她倒是潇洒,一个人把非洲欧洲转了个遍。”

  白锦绣语气带着埋怨,眼中却含着笑意,“谁说不是呢,小小的姑娘家,也不知哪里那么大的胆子,竟然跑去非洲,还去了沙漠和热带雨林,她在回来的路上讲起旅途里面的危险,吓得我和你奶奶心都快停止跳动了。”

  齐夏听他们谈论,对赫连静很感兴趣,笑着说道,“妈,我倒是很佩服小静,她一个人走过那么多地方,一定是一个又顽强又特别的女孩,我现在啊,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她了。”

  白锦绣笑容顿了顿,语气倒还和缓,“你们这些年轻人,就知道追求刺激,哪里知道我们这些当父母的,在家里有多担心?”

  赫连城笑了笑,“妈,您这里不是有小静的相册么,能不能让我跟夏夏看看?”

  白锦绣摇了摇铃,唤来一名仆人,“小陈,你去我卧房里,把静小姐的相册取过来。”

  两分钟不到,仆人拿着一本厚厚的水晶相册,“太太,相册取来了。”

  “放着吧。”白锦绣示意仆人退下,朝对面的两人挥了挥手,“你们坐到我身边来。”

  赫连城和齐夏一左一右地坐到了她身边,她翻开水晶相册,第一张照片,是一张全家福,第二张才是赫连静的个人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二十岁出头的样子,穿着一身硬朗的黑色小西装,傲然挺坐在马背上,她留着一头帅气的短发,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脚蹬一双精致铮亮的马靴,显得英姿飒爽,潇洒非常。

  齐夏几乎是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

  白锦绣唇边带着柔和的笑意,“小静从小就是男孩子性格。”

  照片翻动,这一张,应该是赫连静在过生日的时候拍摄的,她穿着白色的纱裙,面对着漂亮的大蛋糕,唇角噙着微笑,微闭着眼,双手交握着放在下巴边,似乎在许愿。

  “这是静丫头过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拍的,过完这个生日,她就去英国留学了。”每翻到一张照片,白锦绣都用柔和的声音讲述着照片拍摄的背景。

  齐夏突然好感动,也有些伤感,如果她的妈妈现在还活着,会不会也喜欢翻动自己的旧照片,回忆过去的事情?

  “妈,我好羡慕静妹妹,她有您这么疼她的母亲。”

  白锦绣怔了怔,抬头看着齐夏,她笑容诚挚,眼中似乎还闪烁着泪光,略一沉思,便想起她的身世……

  这个世界上,或许母爱都是想通的吧,白锦绣看着她,心里的坚冰慢慢地开始融化。

  眼前这个女孩,很小就失去了母亲,现在又是自己儿子最爱的女人,自己这个当母亲的,何不尝试着接纳她呢?

  心里开始产生这种想法,白锦绣面上没什么表情,语气淡淡道,“以后,我也是你的母亲。”

  “谢谢妈。”齐夏眼中蒙着一层水光,笑容却很灿烂,指着她新翻开的一张照片,“妈,这一张照片,又是什么来历啊?”

  这张照片,还是目前为止,赫连静的第一张完整正面照,齐夏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看清楚她的长相。

  她的五官和白锦绣有一点相似,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精致的下巴,大笑时露出雪白的牙齿,眉宇间透着一股子英气,和苏希雅的高贵优雅不同,也不似苏星辰的甜美可爱,她是英气逼人的,率直而明朗。

  照片上,她和豆豆并排坐在草地上,豆豆拖着长舌头舔着她的脸,她一手搂着豆豆的脑袋,绽放着灿烂的笑容。

  白锦绣语带埋怨,“这张啊,是两年前拍的,之后她就说要去环游世界,离家出走了。”

  齐夏诧异,“小静居然离家出走?”

  “可不是么,当时把她奶奶和我气得不行。”

  赫连城见她们聊得这么开心,心里高兴,静静地坐在一旁,也不插话,任由他们婆媳两人闲聊。

  另一边,她们现在闲聊的对象赫连静,已经站在苏星辰的病房门口了。

  她穿着破洞的牛仔裤和白色的骷髅头T恤,酒红色的长发被烫成了大波浪,梳成丸子头固定在头顶,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整个人精神焕发,充满了朝气。

  她向着苏星辰飞奔过去,“星辰,我回来了,你还好吗?”

  苏星辰怔怔地看着她扑到自己身上,不敢置信地问,“你,你是小静?”

  “对啊!”赫连静俏皮地眨眼,“怎么,认不出我了?”

  “你的皮肤怎么变得这么黑?”没想到从小一起长大的赫连静居然变得连她都快不认识了。

  “晒的啊,我在非洲的时候,天天顶着烈日,没有晒成跟煤炭一样,我已经算是幸运了。”赫连静咧开嘴笑,对自己的肤色一点都不在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