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 赫连城晕倒(加更求月票!)

   “唔……唔……”齐夏用力推动他的胸膛。

  北堂深将她搂得更紧,沉冷的视线里不含一丝谷欠望,目光越过她的头,望向站在庄园门口的赫连城,在他跑向汽车的那一刻,按下车窗按钮,玻璃缓缓上升,彻底挡住了赫连城的视线。

  齐夏猛地一口咬在北堂深的唇瓣上。

  北堂深骤然放开她,一脚踩上了油门,迈巴、赫绝尘而去,赫连城跑过来,却扑了个空。

  齐夏眼中涌起了泪水,“深哥,你太过分了!”

  “我过分?五年了,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北堂深冰冷的视线紧盯着前方的马路,他的情绪很激动,脚下加快了速度。

  齐夏脸色惨白,一手护着腹部,一手紧紧抓住安全带,声音有些颤抖,“深哥,你不要开那么快……”

  北堂深对她的话充耳未闻,激动地怒吼着,“齐夏,我爱你,我他妈爱你五年了!你怎么可以无视我的心意,转而投入其他男人怀里?!”

  齐夏惊愕地看着这个狂暴如狮子一样的男人,他说他爱她?她还以为他也只是将她当妹妹……

  她惊愕的表情,让他更加愤怒了,脚下猛地踩了刹车,轮胎和水泥地摩擦发出“吱——”刺耳尖锐的声音。

  他扶着她的肩膀,冲着她怒吼,“你这个笨蛋,如果不是爱你,我为什么要陪你到中国?”

  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她是笨蛋,她是白痴,她还以为如心说他爱她,只是八卦只是遐想,没想到是真的!

  “深哥,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大哥……”

  北堂深心狠狠一痛,他握着她的手臂,越收越紧,“大哥?仅仅是大哥?”

  “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他僵硬地握着她的手,就是石雕一般,仿佛没有了生命。

  狭窄的空间里,空气沉闷得让人窒息。

  彻视里钮。她的心揪痛着,握住了他的手,一点一点地从自己手臂上拿了下来,眼泪刷地流了下来,“深哥,忘记我吧,你会找到更好的女孩。”

  她抓住了车把手,“咔嚓”一声,车门打开了,就如同他心碎的声音。

  她转身要走,他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眼神阴沉沉的如同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空。

  “齐夏,从你走出这辆车开始,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他在赌博,拿他自己做赌注。

  她怔住,她永远不会忘记,五年前,在她身处险境的时候,他犹如天神一般降临,将她从灾难中拯救出来,为什么他们会走到这一步?为什么她必须做出选择?

  泪水掉得更凶,过了许久许久,她哽咽着,一字一顿地说道,“深哥,不管以后怎样,我都会一直记得你,一直感激你,你永远是我的大哥。”

  大哥,他只是她的大哥!

  他抓着她的手臂,不肯放开,“齐夏,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赫连城值得你这么对他吗?”

  赫连城何德何能,竟然让不婚主义的她踏入婚姻的坟墓,竟然让她义无反顾到如此地步!

  她泪流满面,摇着头,“我不知道,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后悔……”是赫连城让她明白了什么是爱,是赫连城让她鼓起勇气踏入婚姻,他们说好要一起面对的,她不能弃他不顾。

  马路上车很少,放眼望去,只有他们两个人僵持在路边,他拽着她的手臂,她僵立在门口,他的脸色越来越冷,眼眸中似乎还有水晶一样的东西破碎开来,她的心一阵阵抽痛着,却忍住了,没有说任何话。

  良久,有一辆车飞速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呼啸的风掀起她裙裾的一角。

  他缓缓放开她的手。

  她后退了一步。

  车门砰地一声撞上。

  迈巴、赫疾驰而去,转眼就消失在视线里。

  齐夏蹲在地上,放声痛哭。

  老宅建在半山腰,现在她站在山脚下,想要拦车上去,半天都没有经过一辆,她拿出手机,犹豫着要不要让赫连城来接她,可是她又担心阿城误会她,哎。

  怎么办?如果走上去,还有几公里路呢!

  想了想,还是决定让赫连城来接她,她想,只要她解释清楚,他一定会相信她的。

  拨打赫连的手机,半天都没有人接听,她不死心,多拨了两次,终于接听了,她心里一喜,说道,“阿城,你能不能来接我一下,我现在在山下脚。”

  电话那边顿了顿,传来老夫人冷冰冰的声音,“你怎么做人家老婆的,丈夫晕倒了,你还在外面逍遥!”

  齐夏激动地说道,“阿城晕倒了?他怎么样了?”

  老夫人怒气冲冲地说道,“你还知道关心他!”。

  “奶奶,我——”

  话还没说完,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忙音。

  齐夏心急如焚,她不知道赫连城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晕倒!但是听老夫人怒气冲天的样子,他的情况一定很严重,她不敢再多想,提着裙裾就往山上跑。

  还好她穿着平底鞋,跑起来还不算太累,只是顾虑到肚子里的宝宝,速度不敢太快。

  跑了将近十分钟,远远看到一辆汽车驶了过来,由远及近,直到停在她面前。

  一张陌生的脸从窗户里伸了出来,“少奶奶,老夫人让我来接您。”

  齐夏说了一声“谢谢”,急匆匆上车。

  汽车开进了庄园里面,她匆忙下车,走到客厅,正好看到管家送许晔下楼,她连忙上前询问,“许医生,阿城怎么样了?”

  许晔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在他刚才开车赶往赫连家的时候,他看到这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在路边拉拉扯扯,虽然有些事情,他作为外人并不方便多说,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替阿城说几句话。

  “齐夏,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我想提醒你,阿城很爱你,甚至在用自己的生命爱你,请你珍惜他。他现在还没有苏醒,你可以上楼去看看他。”

  齐夏愣了愣,不太明白他这几句意有所指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听说阿城还没有醒,很担忧,“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晕倒?”

  “这件事情,我不方便说,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齐夏回到房间,老夫人、白锦绣还有赫连静,她们三个人都在,据管家说,三个孩子被劝回了自己房间。

  老夫人看到她,目光一冷,“你刚才去了哪里?”

  齐夏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赫连城,回答道,“有个朋友来看我,我们在山脚下聊了一会儿。”

  “什么样的朋友,一定要把你叫出家门聊天?”老夫人声色厉荏,她刚才听大门口的保安汇报说,曾看到齐夏出门,并且坐进了路边停靠的一辆汽车。

  齐夏手指紧紧地握了起来,“是北堂深,他从日本回来,听说我结婚了,特意来看我,我怕引起误会,所以没有将他请进来。”

  老夫人怒道,“你知不知道,阿城就是晕倒在大门口的,他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所以怒火攻心,才会昏厥,你说,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齐夏心里好难受,她望着昏睡中的赫连城,他一定是误会了,所以才会这么生气……

  “我在问你话!”老夫人用力地跺了跺拐杖。

  “我们什么也没做……”齐夏鼻腔辣得难受,她觉得自己现在好没有自尊,垂着眼眸,忍着泪水。

  白锦绣脸色很难看,她刚对齐夏有了改观,没想到就发生了这种事。

  赫连静的目光在齐夏身上溜了一圈,抱住老夫人的胳膊,柔声劝说道,“奶奶,别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等大哥苏醒了,一切不都清楚了吗?奶奶,您也累了,我扶您回房休息,好不好?”

  老夫人叹了口气,心疼地望了一眼赫连城,说道,“管家,好好照顾大少爷。”说完,在赫连静的搀扶下,走出了房间,看都没看齐夏一眼。

  关门声从背后传来,屋里只剩下她和赫连城,她咬着唇,将眼泪逼了回去,坐到赫连城的床边。

  他的英挺的眉头微微蹙着,薄唇紧抿着,似乎很痛苦。

  她心疼地握住了他的手,趴在他的耳边,低语,“阿城,我好担心,你快点醒来,好不好?如果你误会了,我会解释的,我跟深哥已经说清楚了……”

  她低声说了很多话,将她和北堂深刚才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可是他还是沉睡着,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

  她一直陪在他身边,期间三个小家伙来过一趟,很快又被仆人哄走了,赫连静也来过,只是安静地站在她身后,没有说过一句话。

  傍晚,赫连雄从公司回来,听说儿子晕倒了,疾步上楼探望。

  齐夏礼貌地叫他“爸爸”,他“嗯”了一声,说道,“你也累了,先下楼吃晚饭,歇一会儿。”

  她抿了抿唇,“我不饿,我在这里陪阿城。”

  赫连雄脸色语气沉了沉,“你不饿,肚子里的宝宝也会饿,阿城就算醒着,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听话,下楼吃饭。”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