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七 北堂深回来了

   赫连静漂亮的眉头一蹙,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她还是不要先给齐夏定罪,等她将事情理清楚之后再说。

  她上下打量了齐夏几眼,淡淡道,“你应该知道我的名字了,我就不做自我介绍了,我先进去了。”

  齐夏看着她款步离去的背影,眼眸暗了暗,赫连静并不喜欢自己,看来她在这个家里,地位还很尴尬。

  赫连城坐在沙发上,给陆子皓打电话,交待一些事情,一道倩影向他飞奔而来,“大哥,我回来了!”

  他匆匆结束通话,将飞扑过来的赫连静抱住,眼中涌满了笑意,“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

  赫连静小女孩一般,在他怀中撒着娇,“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大哥,有没有想我?”

  赫连城用手指戳着她的额头,眼中带着宠溺,“想,想你这个没良心的丫头,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啊啊,大哥,我想死你了!”赫连静猛地抱住他的脖子,灿烂地笑。

  “好了,还跟小孩子一样。”赫连城摸了摸她的头发,“奶奶和妈都在楼上,快去看看她们吧。”

  “好!我先上去了!”赫连静在他脸上响亮地亲了一下,就像兔子一样咚咚地往楼上跑。

  赫连城无奈地笑,眼中满是宠溺,要问哪家的大家闺秀最不计形象,答案一定是他们赫连家。

  虽然上午在机场刚见过面,老夫人和白锦绣看到赫连静还是笑得合不拢嘴,抱着她好一阵亲热。

  激动过后,赫连静看到小乖安静地坐在小小的布艺沙发上,扑闪着一双水晶一般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自己。

  赫连静也惊奇地看着小乖,问老夫人,“奶奶,这个小姑娘好可爱,是谁家的孩子?”

  老夫人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你看我,一高兴,就忘记介绍了,小静啊,这是你大哥的女儿,名叫小乖。”老夫人摸了摸小乖的头,慈祥地笑道,“乖乖,这是你的静姑姑。”。

  “静姑姑好。”小乖眨巴眨巴大眼睛,大方地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好可爱啊!”赫连静蹲到她面前,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柔嫩的脸颊,温柔地笑,“你叫小乖,今年几岁了?”

  小乖被她揉得小脸都变形了,一点都不恼怒,细声细气地回答,“我今年四岁半了。”

  “哇,好可爱,来,让静姑姑亲一口。”赫连家终于又多了一位小公主了,呜呜,好高兴!赫连静在小乖柔嫩的脸颊上亲了亲。

  小乖咯咯地笑,“静姑姑,你好漂亮。”

  “哟,小家伙,嘴巴真甜。”赫连静眉开眼笑,忍不住又揉了揉她的脸颊,她苍白得不正常的小脸,都被揉红了。

  老夫人无奈地摇头,“静丫头,还不敢进放开小乖,她身体不好,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赫连静一听,连忙松开手,仔细打量,小乖皮肤白得不正常,小小的身子也有些瘦弱,心疼地问道,“乖乖怎么了?”

  白锦绣重重地咳嗽了一下,赫连静立刻意识到不能在孩子面前谈及,赶紧岔开了话题。

  小乖身体不好,很快就疲倦了,睡着之后,老夫人让仆人将她送回了房间。这才对赫连静说起小乖的病情,赫连静半晌才回过神来,眼眶红红的,“小乖好可怜啊,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就受了那么多苦!”

  赫连静从小就有同情心,是走在大街上看到别人乞讨,一定会给钱的那种人,白锦绣怎么会不了解她,无奈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别难过了,好在齐夏现在已经怀了孕,等她生下宝宝,就可以救乖乖了。”

  “齐夏怀孕了?”赫连静心里一紧,心想自己幸好没有轻举妄动,要是为了替星辰出气,害得齐夏有个三长两短,大哥还不恨死自己啊!而且还会间接害死小乖,那自己的罪孽就深重了!

  “是啊,已经有三个多月了。”

  赫连静定了定心,漂亮的眉蹙了蹙,说道,“妈咪,小翼的亲生母亲是齐夏,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不是说,小翼的生母抛弃小翼和我大哥,跟别人私奔的时候,出车祸去世了吗?”

  白锦绣为难地看了看老夫人,当年是老夫人为了掩盖真相,编造了这么一出谎言,骗过了阿城和小翼,还有小静,现在她也不知道应不应该解释。

  老夫人当然知道儿媳妇在为难什么,咳嗽了一下,说道,“这件事比较复杂,当年你在英国留学,我们不想让你担心,所以并没有告诉你真相。”

  老夫人将齐夏的经历简单讲述了一遍,不过,这当中也隐瞒了一些真相,是与赫连城有关的。

  赫连静听完,半晌,说道,“我突然挺佩服齐夏的。”

  白锦绣没好气地戳了戳她的额头,“佩服她什么?偷种?还是闹得自己声名狼藉?你可给我规矩点儿!”

  “妈咪,你听我说完嘛!”赫连静抱着她的胳膊,“你想啊,齐夏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小乖还得了那种病,她顶着多大的压力啊,就我哥那副臭脾气,对于不喜欢的人接近自己,他会做出什么事,说出什么话,您还不清楚?齐夏一定受了不少委屈!”

  白锦绣虽然心里不舒坦,不过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唇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她把小宝和小乖教得还是挺好的。”

  老夫人心里的疙瘩也在慢慢消减,叹了口气,说道,“他们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我就希望咱们这一大家子,平平安安,和和乐乐的。”

  赫连静一手抱着白锦绣,一手抱着老夫人,笑道,“奶奶,您就不要操心了,我们家啊,肯定会好好的!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前几天我跟二哥通电话,他说他和以前的同学,创办了一家高新科技公司,现在已经正式运转了。二哥现在也很努力呢!”

  白锦绣神情淡淡的,对于赫连璧这个私生子她是没有多少感情的,老夫人以前不待见赫连璧,多半原因就是因为他放荡不羁,现在他肯好好做事,她心里也有些欣慰,连连点头说好。

  她们三人在楼上正聊得开心,赫连城与齐夏将睡着的老太爷送了上来,于是聊天的阵营又增加了两个人。

  齐夏坐在一旁,听赫连静聊着周游世界时发生的趣事,思绪不由飘远了,想到她刚出国时的迷茫,想到了北堂深,还有远在意大利的义父……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打破了和谐的氛围。

  齐夏连忙拿起手机,抱歉地笑,“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她按了接听键,疾步出门。

  赫连城眼眸沉了沉,他方才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怀疑是北堂深打来的电话。

  齐夏疾步走到空无一人的阳台上,对着手机轻声叫道,“深哥。”

  耳边传来北堂深冷冰冰的声音,“我要见你。”

  她咬了咬唇,“什么时候?”

  “现在。”他的语气霸道不容反驳。

  她顿了顿,问道,“我们在哪里见面?”

  他冷声道,“我去老宅那边接你。”

  “不用了,”她慌忙道,“我出去吧,你说一个地方。”

  “你就这么担心被赫连家的人发现我和你的关系?”北堂深的汽车,此时就停靠在赫连老宅外面的马路上,他眼中怒意汹涌,死死地盯着窗户外面那栋豪华的庄园。

  “不是的,我只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深哥,对不起。”她心里充满了愧疚。

  他顿了顿,努力抑制着满腔怒火,“我现在就在别墅外面,你出来吧。”

  看不先做。“深哥——”她话还没说完,他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愣愣地看着手中的手机,无奈地抚了抚额,转身往楼下走。

  赫连城从墙壁后面闪身而出,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晦暗如海。

  “管家,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我在花园里。”齐夏出门前,跟管家交待了几句。

  “好的。”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靠在马路边。

  齐夏打开车门,坐到副驾位置。

  驾驶位置,北堂深面无表情,深邃的眼中风暴涌动,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她勉强笑,“深哥,日本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北堂深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硬邦邦地开口,“为什么要跟他结婚?”

  她垂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低声道,“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赫连城发现小宝和小乖的身份了,他也知道了五年前发生的事情……”

  他怒气冲冲地打断她的话,“所以你就将自己送给他?”

  她苦涩地笑,“不是的,我想,我喜欢上他了。”

  北堂深突然抓住她的双肩,逼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夏夏,你看着我,你不要被他一时的冲动蒙蔽了!”

  她摇头,“不是的,深哥,我想我是真的喜欢……”

  他骤然低头吻上了她的唇瓣,堵住了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那几个字。

  赫连城站在庄园门口,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浑身立刻迸发出冷厉的气息,黑沉沉的眼眸怒意肆虐。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