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 你就是我大哥娶回的女人?

   赫连静不想耽搁功夫,和平解决之后,从咖啡馆出来,急匆匆地往马路上走,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小姐,你就打算穿成这样离开?”

  赫连静转身一看,正是她刚才在咖啡馆撞上的那个男人,她皱了皱眉,对他这种搭讪的方式并不是很喜欢,“你还有事吗?”

  林逸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变脸的女孩,觉得有些好笑,看来自己的一番好心,被她误会了。

  他温和笑了笑,“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刚好买了一条裙子,原本打算送给我母亲,虽然年龄上有点不太适合,不过,总比你穿着弄脏的衣服要好一点。”

  赫连静低头,这才注意到那块橙黄色的东西,已经变得非常显眼,并且,位置很尴尬……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就麻烦你了。”

  林逸笑,“还是借用一下咖啡馆的洗手间吧,你先过去,我去车里取衣服,很快回来。”

  赫连静陈恳地道谢。

  她借用洗手间,换上了林逸拿给她的裙子,裙子上的吊牌都还在,看了一眼价格,五位数,她默默地记在了心里。

  裙子颜色很素雅,穿上之后,还挺合身,她把扎的丸子头放了下来,酒红色的卷发披散在肩膀上。

  林逸在大厅里等她,看到她出来,温和地笑,“很适合你。”她刚开始的打扮就像不良少女,现在活脱脱一名大家闺秀。

  “谢谢,我叫赫连静,你怎么称呼?”赫连静大方地伸出手。

  他礼貌地握了握她的手,“林逸。”

  “林逸,麻烦你留一张名片给我,改天我会把裙子的钱付给你。”

  林逸笑,“不用了,既然相遇,也算是一种缘分。”

  她瞪眼,“你还是给我吧,我赫连静可不会白白收人家的东西。”

  “那好吧,这是我的名片。”林逸笑了笑,将自己的名片递给她。

  “好了,我现在有了你的电话,会联系你的,今天谢谢你了。我赶时间,改日再答谢你。”赫连静将名片收好,笑着与他道别。

  赫连静,林逸唇边勾起一抹笑意,如果他记得没错,阿璧有个妹妹,就叫赫连静,会是她吗?

  赫连静坐上出租,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思考赫连非烟所说的话,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么齐夏这个女人也太不简单了,先是将北堂深握在手里,现在又攀上了她的哥哥。

  苏希雅也不是什么好人,外表高雅如女神,其实心狠手辣,真是恶心到极致。

  午饭时间,老夫人的视线一一扫过自己的三个小曾孙,心情有些复杂。赫连家的饭桌上,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多小孩。

  三个小家伙挨着坐,齐夏坐在小乖的旁边,方便照顾她。

  菜上齐了,仆人给每个人盛了米饭,大家都等着老夫人开动。

  老夫人道,“大家都吃饭吧。”

  小乖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奶声奶气地叫着每一位长辈,“曾爷爷、曾奶奶吃饭,奶奶吃饭,爹地、妈咪吃饭,哥哥、翼哥哥吃饭,小乖也要吃饭。”

  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乖,瞧我们乖乖小嘴巴多甜呐。乖乖,坐到曾奶奶这里来,好不好?”

  小乖抬头看齐夏,齐夏对她点了点头,她笑米米地说道,“好,我要坐到曾奶奶身边。”

  齐夏将她抱到老夫人身边,老夫人摸了摸她的头,慈祥地笑,“乖乖,想吃什么,曾奶奶夹给你。”

  小乖乖巧地说道,“我不要曾奶奶夹,曾奶奶累,我可以自己夹,我还可以帮曾奶奶夹菜。”

  “哟,这才多大个人,就知道心疼曾奶奶了。”老夫人笑眯了眼,将这个柔柔嫩嫩的小家伙,疼到了骨子里,心里忍不住怜惜,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怎么就患了那么可怕的病呢!

  小乖不仅乖巧可爱,还很孝顺,看到老夫人筷子伸向哪盘菜的次数比较多,她就伸长了胳膊帮老夫人夹菜,把老夫人哄得直夸她懂事。

  老太爷坐在轮椅上,沉默不语地吃着饭,仆人给他喂什么,他就吃什么,眼神涣散,谁跟他说话,他都没反应,只有老夫人跟他说话的时候,他会抬一抬眼皮,但也只是看她一眼,便又低下头去。

  齐夏听赫连城说过,老太爷患了阿尔茨海默病,丧失了语言功能,只能简单地说几个字,记忆混乱,经常会认错人,或者是完全记不得。

  因为有三个孩子的存在,饭桌上的气氛还算融洽,齐夏也松了一口气,饭后,仆人要推老太爷到后花园转转。

  齐夏主动提出由她陪老太爷,三个小孩也自告奋勇地跟着去,赫连城当然不放心让小乖一起,老夫人笑着摸了摸小乖的头,说道,“乖乖,你留下来陪曾奶奶,好不好?”

  “好。”小乖乖巧地点头。

  老夫人将她抱到自己腿上,“来,曾奶奶给你讲故事。”

  齐夏推着老太爷到了凉亭里,拿了蒲扇替他打扇,他现在精神还不错,伸手指着葡萄架,咿咿呀呀,断断续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小宝眨了眨眼,“老妈,曾爷爷是不是想吃葡萄了?”

  小翼敲了敲他的额头,“笨蛋,曾爷爷是想去葡萄架下面,他以前就喜欢待在葡萄架下面。”。

  “哦,原来是这样啊。”齐夏还在猜测老太爷的意思呢,没想到儿子给了他答案,她弯腰,笑着说道,“爷爷,您坐好,我们现在就去葡萄架那边。”

  “啊啊……”老太爷点了点头,看来小翼猜对了。

  推着老太爷到了葡萄架下,他果然安静下来了,歪着头,好像要睡觉了。齐夏吩咐仆人取一条毯子过来。

  拿了毯子给老太爷盖在身上,齐夏缓缓地摇着蒲扇,轻声跟孩子们说话,“小翼,小宝,曾爷爷睡着了,你们回房休息去吧。”

  “老妈,我们在这里陪你。”

  齐夏眨了眨眼,“要不然这样吧,你们拿棋盘过来,在这里下棋。”

  小翼唇角勾了勾,“小宝,我们下五子棋好了。”

  两个小家伙,果真跑回去取了棋盘过来,铺在石桌上,开始厮杀起来。

  凉风吹过,葡萄叶哗啦啦作响,九月的阳光少了几分毒辣,多了几分和煦,细碎的光点透过层层叠叠的葡萄叶照射在青石板路上,宁静而安详。

  齐夏摇着蒲扇,时不时抬头看一眼下棋的孩子们,眼眸里带着浓浓的笑意。

  咚咚的脚步声突然传来。

  齐夏侧头,看到一抹俏丽的身影由远及近地走来。

  来人身材高挑,酒红色的长头发,气质高雅的素色长裙,脚上穿着一双帆布鞋,鼻梁上架着一副茶色太阳镜,行动举止间透着爽朗的气质。

  齐夏暗暗揣测,她应该就是赫连静了。

  刚匆往开。小翼也听到了脚步声,抬头一看,小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从石凳子上跳了下去,飞奔过去,“静姑姑。”

  “翼宝贝,你都长了这么高了!”赫连静笑逐颜开地将小翼抱了起来,响亮地在他脸颊上亲了好几口。

  “静姑姑,你怎么才回来啊,我想死你了。”

  “哟,翼宝贝突然转性了,不是以前的小老头样了。”赫连静笑着调侃,她以前每次和家人通电话,妈咪都抱怨,说是小翼太过老成,现在可好了,有了小孩子应该有的模样。

  “静姑姑,你不要笑话我了。”

  “我这是高兴,可不是笑话。”

  赫连静抱着小翼走到齐夏他们这边,然后将小翼放了下来,摘下脸上的太阳镜,蹲下身抱住睡着的老太爷,在他脸颊上亲了亲,低声道,“爷爷,您的小静回来了。”

  老太爷睡得很沉。

  赫连静替他拉了拉毯子,站起了身,视线落在了齐夏身上。

  齐夏微微一笑,伸出右手,“小静,你好,我是齐夏。”

  赫连静并没有握住她的手,而是意味深长地盯着她,“你就是我大哥娶回来的女人?”

  齐夏收回手,笑容不变,“是。”

  赫连静挑了挑眉,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我哥选老婆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一个不如一个。”

  齐夏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没有说什么。

  小宝蹭地从石凳子上跳了下来,不满地说道,“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翼也有些不高兴,“静姑姑,你是不是对我妈咪有什么误会?”

  “小翼,你怎么叫她妈咪?”

  赫连静扫了一眼小宝,他气鼓鼓的样子,很可爱,跟小翼有得一拼,仔细看,他们眉眼还有些相似。

  小翼双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因为她本来就是我的妈咪啊!”

  赫连静诧异地瞪大眼,“等等,你妈咪不是已经去世了吗?”

  也不能怪赫连静,她经常全世界的蹦跶,家人想要联络她都不容易,更没有将小翼的生母就是齐夏这件事告诉她,有关小翼生母的信息,她知道的并不比赫连城知道的多。

  “那这个孩子——”赫连静指了指小宝。

  “他是我亲生弟弟啊!”小翼又摊了摊手,“所以,静姑姑,你一定是对我妈咪有什么误会。”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