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五 诬陷齐夏

   “星辰,你怎么回事?脸上怎么裹着纱布啊?”赫连静在回家的途中接到苏星辰的电话,听说她在住院,立刻抛下家人赶了过来。

  苏星辰眼中涌起了泪水,“小静,我毁容了。”

  “毁容?不是吧,这么严重!”赫连静抽了纸巾,小心翼翼地替她擦拭,“星辰,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星辰呜呜地抽泣,哭得很伤心,边哭边摇头,就是不说话,急得赫连静直跳脚,又心疼,“好了好了,星辰,你别哭了,你一哭,我的心就乱了。”

  赫连静小的时候经常和苏星辰、赫连非烟一起玩耍,她们两个都是娇娇女,每次她们一哭鼻子,她就拿她们没辙,不管对方提出什么条件,她都会依从,就为这事,她没少被大哥二哥骂,都骂她是猪头来着……

  “呜呜”苏星辰听她这么一说,哭得更带劲了,往死里哭,让她的心越乱越好。

  赫连静手足无措,像小时候一样,柔声哄劝,“乖啦,别哭了,有什么问题你说出来,咱们慢慢解决,好不好?”

  苏星辰看时机差不多了,哽咽地说道,“小静,我是被强酸毁容的,就算做整容手术,也没有办法恢复以前的容貌了。”

  赫连静心疼不已,“你的脸怎么会被泼强酸的?是谁要害你?”

  苏星辰抽泣着,“我不能说……”

  赫连静都快急死了,“怎么不能说了?难道对方权势滔天,连你们苏家都拿他没办法不成?”

  苏星辰眼泪汪汪地看着她,“不是,小静,我只是不想破坏你们家庭的和谐。”

  赫连静不解地拧眉,“怎么和我家扯上关系了?”

  苏星辰捂着嘴哭,不愿再多说。

  “哎呀,你真是要急死我!”赫连静又抽了纸巾给她,“星辰,算我求你,你快告诉我吧!”

  她摇着头,硬是不松口。

  赫连静看她哭得这么伤心,心里也难受,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可是却暗暗下定决心,她要查出事情真相。

  又安慰了苏星辰许久,她才停止哭泣,擦了擦眼角,说道,“小静,本来你回国,我挺开心的,我不是故意要哭的,你别放在心上。”

  赫连静拍了拍她的肩膀,“傻瓜,说什么呢,我们是好朋友,怎么会介意那些事情。”

  苏星辰笑了笑,“谢谢你,小静。等我的脸好一点,我和你,还有非烟,我们三个人一起聚一聚。”。

  “嗯,一定!你好好养伤,不要多想。”赫连静经她一提醒,立刻有了想法,既然她不愿意说,那她就问非烟好了,非烟和星辰关系那么好,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静,你刚回来,还是多陪陪爷爷奶奶他们吧,你一下飞机就来看我,我已经很感动了。”

  “又说傻话了不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当然要关心你。”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苏星辰催促赫连静赶紧回家陪家人,赫连静想着还有话要问赫连非烟,也就没有多待。

  她出了医院,就给赫连非烟打了一通电话,那丫头刚好就在附近,正打算过来看望苏星辰,于是两人一合计,在医院周围的咖啡馆见面。

  赫连非烟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裙子,手里抱着一束鲜花,头上戴着一顶草帽,显得清新亮丽。

  坐在咖啡馆里的赫连静,一眼就认出了她,挥着手叫她,“非烟,我在这里!”

  “天啊,小静,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赫连非烟惊讶得不行,当年小静的皮肤比她和星辰的都要白希,没想到如今变成了小麦色。

  “哎呀,在非洲晒的啦,”赫连静毫不在意地挥挥手,招呼她坐下,将提前点好的饮料推到她面前,扬眉笑道,“这是你最爱喝的椰子汁,我没有记错吧。”

  “恩恩,没想到你还记得,小静,我们已经两年没见了耶。”赫连非烟吸了一口椰子汁,捧着脸,很伤感,“等你回来,都有些物是人非了,星辰如今变成那个样子,哎……”

  赫连静脸上的笑容敛去,很严肃地问道,“非烟,星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赫连非烟惊讶地眨了眨眼,“她没有告诉你吗?”

  “她不愿意告诉我,你快告诉我吧!”

  她为难地蹙起柳眉,“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星辰她可能不想让你知道。”

  赫连静身体前倾,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非烟,我们都是星辰的朋友,应该关心她,对不对?”

  “对……”

  “那我想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也是理所当然的,是不是?”

  “是……”

  “那你快告诉我吧!”

  “……”赫连非烟咬着唇,犹豫了半晌,英勇就义般地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跟星辰说,是我告诉你的。”

  “你放心,我不会出卖你的。”

  赫连非烟想了想,说道,“其实,这件事跟你大嫂有关。”

  “我大嫂?”赫连静恍然大悟,“你说的是齐夏?”

  “对啊!”

  “这怎么跟她扯上关系了?”

  赫连非烟皱了皱眉,“事情很复杂啦,你等我想想,该怎么跟你说。”

  整理了一下思路,她接着说道,“小静,星辰一直喜欢你大哥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啊,我以前不是还撮合过他们两个么!”

  赫连非烟叹气,“问题就出在这里,星辰喜欢大堂兄,但是大堂兄却和苏希雅订了婚,按照这个线路发展,也不会出什么事情,结果齐夏突然冒出来了!她故意接近大堂兄,苏希雅就产生了危机感,竟然买通凶手,绑架齐夏,然后将她拐卖到了偏远山村,听说,还给她注射了毒品……”地接苏重。

  她顿了顿,喝了一口饮料,继续说道,“齐夏之前也有个未婚夫,叫北堂深,听说很厉害,他最后把齐夏救了回来,调查她被绑架的事情。”她故意停顿了下来,“你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这简直比小说和电视都精彩,赫连静正听得起劲,她突然停了下来,于是没好气地拍了拍她的额头,“别卖关子了,快讲!”

  “苏希雅啊,这个女人真不简单,她把所有的事情,都诬赖到了星辰身上,于是星辰就被北堂深报复了!”

  赫连静一惊,“是北堂深毁了星辰的容貌?”

  “不是,北堂深找了几个牛郎,把星辰侮辱了,还给她拍摄了视频,给她注射了毒品,想要彻底毁掉星辰。”

  赫连静一脸惊愕,她为苏星辰心疼,呆愣了半晌,问道,“后来呢?”

  “后来,有关星辰的丑闻铺天盖地,她精神崩溃了,逃出戒毒所,拿了强酸,打算找苏希雅报复,没想到齐夏夺过了她手中的强酸,毁掉了星辰的容貌。”

  赫连静又心痛,又愤怒,“星辰她怎么那么傻啊!还有,齐夏既然毁了星辰的容貌,为什么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

  赫连非烟叹了口气,“你忘了,我刚才说过,北堂深很有能耐,他给齐夏洗白了,警察局认定齐夏是正当防卫,而星辰才是那个故意伤人的人,所以等星辰出院之后,就会立刻被关进监牢。”

  赫连静在外闯荡,也算是见多识广,可是当阴谋陷害就发生在身边的时候,她还是震惊了,她没有想到,在她从小珍视的朋友身上,发生了这么多悲惨的事情。

  她气苏星辰太傻,居然用强酸报复苏希雅。

  同时她也恨,恨苏希雅将绑架的事情诬陷到苏星辰身上,恨北堂深出手太狠辣,恨齐夏不分是非,毁掉了苏星辰的容貌。

  赫连静阴沉着脸,靠在座椅上,犹如石雕一般。

  “小静,小静,你没事吧?”赫连非烟担忧地在她眼前挥了挥手。

  赫连静声音有些冷,“我没事,非烟,我有一点事,先回去了。”

  她心情不爽,很不爽,大哥到底知不知道齐夏有多恶劣?居然会娶她为妻!

  “非烟,饮料算你请我,我赶时间。”她腾然起身,大步往外走,她要赶紧回去,当着大哥的面,拆穿那个女人的丑陋面目。

  赫连非烟就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对着她的背影叫道,“小静,你是要回去问齐夏吗?你冷静一点啦,你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就算是问她,她也不会承认的。”

  赫连静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箭步离开,由于走得太快,撞了一下刚从外面走进来的男人,她匆匆回头,“不好意思。”

  被撞的男人温和地笑了笑,“没关系。”

  她勉强勾了勾唇,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小心!”

  男人话音未落,只听“砰”的一声,赫连静已经和站在她背后的服务员撞到了一处,服务员手中的托盘砰然落地,杯子里面的冰爽柠檬汁洒了她一身都是。

  白色的T恤变成了橙黄色。

  最尴尬的是,被泼脏的地方,位于她的胸口处。

  帅气的服务员红着脸道歉。

  赫连静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没关系,是我自己走路不小心,这杯柠檬汁多少钱,我赔偿给你。”

  服务员连声说不用了,大堂经理也赶了过来,诚恳地道歉。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