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 砸场子

   齐夏看着他,眼中带着一点惊诧,但更多的是感动,她没有料到他会当着所有媒体,解释他们的事情。

  他顿了顿,接着道,“齐夏是我赫连城合法的妻子,请各位媒体朋友以后不要再捕风捉影,发布一些不切实际的报道。”

  他最后一段话说得有些重,有人觉得被冒犯了,高声质疑道,“赫连先生,既然您说齐小姐和您是恋人关系,为何她又与北堂先生订婚?”

  赫连城面无表情地回答,“我太太和北堂深只是义兄妹,他们的订婚是假订婚,目的是为了引起我的嫉妒之心。”

  没料到堂堂大总裁竟然会这么直白的回答,那位提问的记者愣了愣,紧接着问道,“之前有消息说齐小姐的两个孩子,也是北堂先生的,请问这个消息属实吗?”

  赫连城神色严肃,“当然不是,小宝、小乖和小翼,都是我和我太太所生,赫连家也承认了他们的身份。”

  又有人问道,“赫连先生,我很好奇,为什么齐小姐五年后才出现?”。

  大家都很好奇,齐夏既然给赫连城生了孩子,为何要等五年,才回来找赫连城?

  赫连城脸色沉了沉,这个问题关乎到齐夏和孩子们的**,他并不愿意回答,他正打算开口,拒绝回答,没料到齐夏拿过了麦克风。

  她看了看赫连城,抛给他一个安心的笑容,然后面向媒体,说道,“这个问题,由我来回答吧。五年前我和我先生之间,产生了很大的误会,我远走他乡,生下了孩子,本来不打算再回来,没想到我们的女儿患了重病,我不得不回来向他寻求帮助。”

  她的眼中渐渐泛起了泪光,继续说道,“我爱我的三个孩子,我不希望他们被暴露在公众的视线下,甚至被人嘲笑,所以我选择将事情全部都说清楚,希望诸位朋友看在我这个做母亲的份上,留给孩子们一片宁静的天空,谢谢大家。”

  说完这番话,她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赫连城不顾台下灼灼的视线,揽住了她的肩膀,他脸上展现出的柔情,眼眸里流露出的心疼,都打动了台下的记者们,大家纷纷抓拍着夫妻情深的一幕,台下一片寂静。

  角落里有人“啪啪”拍掌,立刻得到了回应,掌声如雷般响了起来。

  陆子皓代替两位正主,礼貌致谢。

  突然,台下传来一个犀利的男人的声音,“赫连先生,我想请问一下,我们大家都知道,五年前,你和苏希雅小姐就已经是恋人了,为何你又说,你跟齐小姐是恋人?难道齐小姐是第三者,介入了你和苏小姐之间?”

  赫连城抬头看向说话的男人,他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胸前的吊牌上写着,晚报记者梁志平。

  赫连城盯着他,眼神深邃,带着森冷的气息,“五年前,苏小姐去英国发展事业,我们已经和平分手,我太太从来不是什么第三者,请你说话放尊重点!”

  梁志平嗤笑了一声,语气带着嘲讽,“我怎么听说,齐小姐是在酒吧偷了您的种,之后又和北堂先生,私奔到了日本呢?”

  这个人绝对是来搅局的,赫连城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隐藏在记者群里面的阿虎,阿虎得到他的眼神暗示,点了点头,悄然起身,向梁志平身后走去。

  赫连城面不改色,淡淡道,“没想到你比我们这些当事人都清楚当年发生了什么,我是应该夸你无所不知,还是应该感叹你似乎知道得过多了一些。”

  酒吧偷种的事情,没有任何媒体曾经报导过,更没有传出这方面的风声,这个提问的记者如何得知?台下在座的,都不是笨蛋,从赫连城略带嘲讽的话语里就可以揣测出,此人居心不良。

  梁志平怔了怔,还想说什么,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顶在自己腰间,旁边一个穿黑色西装,身材魁梧的男人揽住了自己的肩膀,抱歉地笑道,“不好意思赫连先生,我朋友喝多了,乱说话,我这就带他走。”

  赫连城唇角勾了勾,“请便。”

  “我——”梁志平张了张嘴,话还没说完,一股电流从腰间传来,他立刻瘫软在了阿虎的肩膀上。

  阿虎抱歉地笑,“没想到他醉成这样,各位,打搅了。”

  布料会再。阿虎就这样扶着梁志平,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发布会现场。

  在座的记者,根本没有留意到阿虎电晕梁志平的动作,还以为两人真的是朋友,而那个大放厥词的人也确实是喝多了酒,你想啊,哪个正常的人敢哪影子都没有的事情诬陷到赫连城身上?!

  也有几个人心有怀疑,梁志平醉得太突然了,不过他们并没有时间深想,因为陆子皓已经开口发话,“诸位朋友,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各位所有的开销我们总裁全部承担,接下来,会有礼仪小姐发给大家一些小礼品。”

  漂亮的礼仪小姐提着包装精美的手提袋,按照座位,给每人都发了一袋,有人悄悄翻看,发现里面有一个厚厚的红包,还有一瓶价格昂贵的红酒。

  不愧是赫连家的大少爷,出手这么大方。

  接下来的报道该怎么写,大家都心领神会,还有记者上前祝贺赫连城和齐夏百年好合,赫连城礼貌感谢,一派绅士风范。

  赫连城揽着齐夏的腰,在一片祝福声中,坐上了汽车。

  这家酒店是赫连家的产业,阿虎将梁志平弄出发布会现场之后,走员工通道,将他带出了酒店,扔到了汽车的后备箱里面。

  半个小时之后,阿虎将车在一处别墅前停了下来,他打了一声招呼,立刻有人从别墅出来,将仍在晕迷之中的梁志平扛到了地下室里面。

  阿虎命令手下,“将他弄醒。”

  手下采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一盆冷水泼了下去,梁志平打着哆嗦苏醒过来,茫然地看着眼前矗立的两个男人,“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阿虎一把扯下他胸前的记者证,冷冷道,“我查过,晚报根本就没有一个叫梁志平的记者,你的真名是什么?到底是谁派你来砸场子的?”

  梁志平知道自己冒名顶替的事情败露了,但是他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自然不肯将幕后指使说出来。

  “刚子,把他的嘴给我撬开!”

  阿虎懒得跟他废话,叫了一个小兄弟,让他负责从梁志平嘴里掏信息,用什么手段都可以,只有一条,别把人玩死了。

  交代好之后,阿虎到客厅悠闲地喝茶,这栋别墅从外表看,就跟普通的豪宅没什么两样,根本没有人会想到,这里是A市最神秘的帮派龙帮的聚集地,这栋别墅依山傍水而建,周围也没有其他居民区,所以行事很方便,就算杀了人再弃尸荒野,都没有人会查出来。

  一刻钟后,那个叫刚子的小兄弟屁颠屁颠地跑了上来,“虎哥,那小子说了,联系他的是一个女人,对方给了他五万,让他趁乱挑起事端。”

  阿虎一米八几的个头,身材魁梧,一张国字脸,浓眉皱了起来,“他不是炎帮的人?”

  “不是。”

  “这小子,跟夫人门外抓到的那两个假记者,不是一伙的?”

  “不是,我拿那两个人的照片给他看了,他说不认识他们。”

  阿虎眉头皱得更紧了,看来,想要对付大少爷和夫人的,有两拨人。如果那两个假记者,是教父派来的,梁志平又是谁派来的呢?

  这么大的事,他得赶紧报告给大少爷。

  赫连城接到阿虎的电话的时候,正在齐夏家里,齐夏回房换衣服,他拿了手机到阳台上通话。

  阿虎把审问出来的情况汇报了,赫连城眉头拧了拧,说道,“把梁志平放了,顺藤摸瓜。”

  “明白了,大少爷。那两个假记者怎么办?”

  “把他们也放了,不过,留下点纪念品,想留什么,你们自己看着办,警告他们,如果再敢与我作对,下次留下的,就是性命了!”炎帮的人总是阴魂不散地缠着他和齐夏,他对他们简直是深恶痛绝,不敲山震虎一番怎么行。

  “阿虎,教父的行踪调查得如何?”

  “还没有查出来,兄弟们问过很多人,都没见过教父的真面目,更不知道他的落脚点,要打探他的消息,还要花一点时间。”

  赫连城声音沉冷,“你派两个人,到苏星辰所在的医院去打听,我怀疑他跟苏星辰关系匪浅,如果真是这样,他极有可能在医院出现。”

  “是。”

  结束通话之后,齐夏已经卸了妆,头发披散在背后,换了一条棉质的白色长裙,穿着居家的拖鞋,看起来清爽靓丽。

  他唇角弯了弯,拉她坐到沙发上,“老婆,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奶奶想让我们搬回老宅。”

  她正帮他倒茶,听到这话,动作僵了僵,半晌,笑着回答,“好啊,我现在是你们家的媳妇,是应该回去尽一个做媳妇的孝道。”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