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九 结婚曝光(求月票)

   齐夏唇角弯了弯,从他手中接过领带,他配合地俯身,两人的脸挨得极近,几乎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她修长漂亮的手指在他胸前灵巧地翻转,赫连城望着面前认真的女子,眼中的笑意越发的灿烂,他迅速地低头,飞快地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

  她心虚地低头,孩子们还在客厅里面呢!

  “老婆,我走了。”赫连城摸了摸她的头发,抬头向客厅里三个小家伙挥手,“宝贝们,爹地要去公司了,你们在家乖乖听妈咪的话。”

  “知道了,老爹,你再不走,就要迟到了哦。”小宝坏笑。

  “哎呀,你笨啊,爹地是大BOSS,永远不会有人说他迟到的。”小翼撇嘴。

  “哇哇,爹地好厉害!”小乖星星眼。

  赫连城失笑,有老婆孩子的感觉,真好!

  他去公司之后,齐夏在家里照顾孩子们,由于快要开学了,她督促小翼和小宝将老师留的暑假作业拿出来,她要检查完成情况。

  小翼的作业本非常整洁,字也写得相当漂亮,数学全部都做正确了,外语也没有错误,语文老师只留下了几篇周记和一篇作文,作文题目是《我和我的妈妈》,齐夏想看作文内容,小翼从她手中夺过作业本,小脸上带着一抹不自然的红晕。

  他扬着下巴,“你不能侵犯我的**权。”

  齐夏好笑地挑了挑眉,“我只是想看一下你的作文写得好不好。”

  “哼,反正你不能看。”他在作文里用了那么多溢美之词,被她看到的话,丢人就丢大了!

  她摸了摸他的头,“好吧,不看就不看。”好遗憾,虽然小翼不排斥她,却一直不肯叫他妈咪,她很想知道他会在作文里,怎么谈论她。

  小宝的作业完成情况一团糟,因为他根本就还没有做作业!

  齐夏抚了抚额,“小宝,后天就要开学了诶,你现在还没有做作业,是怎么一个意思?”

  小宝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瞥了一眼小翼那一堆整洁的作业本,不屑地说道,“那些东东对我来说,都是小case啦,我一下午就能做完的。”

  “那好,你现在就开始做,我晚上要检查完成情况,如果没做完的话,我会以你说大话的名义,嘲笑你一个月的!”齐夏扶着他稚嫩的小肩膀,将他按在书桌前面。

  “安啦安啦,我现在就开始做,你们不要在这里打扰我,好吗?”小家伙,脾气超臭的!

  下午,司机王叔又拎来两只大行李箱,一只装的是小翼的衣物,另外一只当然是赫连城的,齐夏将两人的衣物从箱子里取出来,整理到衣柜里,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四点多了。

  笑脸得面。她洗了手,到厨房里做了简单好吃的紫薯球,叫了三个孩子到餐厅里享用,每个人分到的数量都不多,是为了防止他们吃得太饱,就不肯吃晚饭了。

  下午茶时间过后,小宝回到房间继续奋战暑假作业,小翼拿着他的小笔记本坐在地毯上,不知道在鼓捣什么,小乖趴在他身边观看,发出清脆的笑声。

  “翼哥哥,这个好好玩。”

  齐夏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笔记本屏幕,原来是在玩游戏。

  “乖乖要不要玩,我教你。”小翼现在很享受有兄弟姐妹的感觉。

  “好呀,翼哥哥,是不是这样?”

  两个小家伙脑袋挨着脑袋,说着悄悄话,时不时笑出声。

  气氛很温馨,很幸福,只是,他们都不知道,其实已经有危机慢慢向他们靠近。

  *

  医院。

  夜里九点多,高级病房里已经只剩下苏星辰一个人,她无聊地玩着笔记本电脑,她的脸部经过了第二次整容,脸上的纱布还没有拆除,被电脑屏幕发出的光线照着,看起来真有些阴森恐怖的味道。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她还以为是护工,头也没抬,不耐烦地说道,“进来。”

  咔咔清脆的脚步声,来人高大的身躯站立在她的病床前面,苏星辰觉得有些不对劲,抬起头来,眼中溢满惊喜,“干爹,你终于来看我了!”

  来人正是教父,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比他的实际年龄年轻得多,面容英俊,眉宇间透着沉稳和干练,深邃的眼睛里,带着不可察觉的精明。

  他唇角勾了勾,笑容很温和,“宝贝,你妈咪爹地天天在医院守着你,我不方便来看你。”

  “我知道,干爹,我没有怪你。”苏星辰摸了摸被纱布包裹着的脸,自嘲道,“我现在变成丑八怪了,我还担心吓着你呢。”

  教父坐在她的床边,揽住她的肩膀,“宝贝,别瞎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干爹都不会害怕。”

  “那干爹还会疼我吗?”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当然会,傻丫头,别忘了,我是你的干爹!”教父爱怜地揉了揉她的头发,顿了顿,低声问道,“我让人给你送来的解毒剂,有用吗?”

  苏星辰点了点头,“挺管用的,我现在毒瘾发作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么痛苦了。”在她毁容住院后几天,教父就悄悄派人给她送来一瓶解毒剂,说是能压制她体内的毒瘾,让她在毒瘾发作的时候服用。

  “那就好,宝贝,你放心,干爹不会放过那些伤害你的人。”教父犀利的眼中隐藏着森冷的杀气。

  “嗯,我相信干爹。”苏星辰抱着他的胳膊,撒着娇,“干爹,你今天来看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教父面上的笑容敛去,“宝贝,我有两个消息,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苏星辰手指一紧,“还是先听坏消息吧。”

  教父叹了口气,“坏消息就是,你喜欢的那个男人,已经和齐夏结婚了。”

  苏星辰眼泪夺眶而出,教父安慰她,“宝贝,不要难过了,好男人世上多的是,干爹帮你着急十个百个都没问题!”

  苏星辰呜呜哭泣,“其实我早就知道,我没有希望了,我没了清白,又毁了容,他肯定不会要我的,可是我还是好难过,干爹,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城哥哥了……”

  教父拍着她的肩膀,安抚她,“我知道,我都知道,丫头,别哭了,嗯?”

  她擦了擦眼泪,“从小,城哥哥眼里就只有苏希雅,他从来不会多看我几眼,长大了,他又爱上了齐夏……干爹,你说,我哪里比她们差了?”

  “你一点都不差,你比她们都好,是赫连城看不到你的好!丫头,别哭了,干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好不好?”

  她委屈地抽泣着,“好,那你说,有什么好消息。”

  “好消息就是,赫连城和齐夏同居了。”

  “这哪里算是好消息啊!”苏星辰打断他,哭得更伤心了。

  “宝贝,你听我把话说完嘛,”教父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最近一直在暗中监视他们,就想找出破绽,为你报仇,这两天,我终于发现了,赫连老太太不喜欢齐夏,逼迫她离开赫连城,而赫连城却瞒着老太太娶了齐夏,你说,要是这件事情被媒体捅了出来,捅到了老太太那里,是不是会闹翻了天?”

  苏星辰渐渐停止了抽泣,泪水未干的眼中冒出了阴冷的光,“干爹,你说的没错,不光要让老夫人知道,还要让苏希雅知道,苏希雅肯定不会放过齐夏的!”

  “不光如此,还有北堂深,虽然他回了日本,但是我相信他还一直关注着齐夏的事情,等他回到中国,你说他会同意齐夏嫁给赫连城吗?”

  苏星辰咬了咬唇,“那北堂深,会不会对城哥哥不利?”

  教父叹了口气,“宝贝,你已经被他们害得那么惨了,为什么还要惦记那个男人?他们的恩怨,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好了,我们所做的,只是推波助澜。”

  苏星辰咬着牙,纠结了很久,但是当她想到自己现在变得不人不鬼,赫连城已经不可能再爱上自己的时候,她总算是横了横心,点了头。

  教父安慰了她几句,说道,“宝贝,你放心,趁着这次机会,我会让北堂深付出代价。”

  齐夏没有想到,麻烦来得这么快。

  第二天早上,赫连城跟老婆孩子道完别,打算去公司,刚打开房门,眼前就闪过无数道亮光,一群记者围堵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

  “赫连先生,听说你和齐夏小姐结婚了,你们这么快结婚,是不是因为齐小姐怀了你的孩子?”

  “赫连先生,你和苏小姐分手,是不是因为你移情别恋,爱上了齐小姐?齐小姐怀孕,是在你和苏小姐分手之前,还是分手之后?”

  “齐小姐,你不是北堂深的未婚妻吗?为什么突然嫁给赫连先生?北堂先生知道你们结婚的事情吗?”

  “……”

  一个个犀利的问题波涛般涌来,将齐夏打了个措手不及,赫连城沉着冷静,展开手臂拦住上前的记者,护着齐夏,让她退回房间。

  他避开记者的追问,“砰”地一声关上房门,直接从汹涌的记者里面挤了出去。神情冷酷,眼神犀利地扫过那群记者,冷冷道,“我不管你们是哪家报社,哪家杂志,谁敢乱说一句话,我赫连城立刻让他饭碗不保,甚至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记者们愣了愣,赫连家的权势他们都知道,自然不敢硬碰硬,也有几个不怕死的,偷偷将赫连城威胁的话录了下来。

  当然,他们到底是真的不怕死,还是别有居心的人冒充记者,这个就值得深思了。

  赫连城进了电梯,给齐夏打电话,让她不要担心,他会派人处理门外那群记者。很快就有两名穿着黑色西装的冷面男人,堵在齐夏小区楼下,将记者手中的相机都抢了过来,取走了里面的记忆卡。

  楼下闹得沸沸腾腾,居民楼里不少人都听到响动,纷纷探出脑袋看好戏。

  齐夏在家里也很心急,小翼抱着小笔记本,浏览当日的新闻,赫然发现爹地妈咪的事情已经在网上传开了,小脸立刻沉冷下来,事情闹开,曾奶奶那边就瞒不下去了,她一定会找妈咪麻烦的!

  “小翼,怎么了?”齐夏看到小翼黑着脸,盯着电脑屏幕,关切地询问。

  小翼“啪”一下盖住笔记本,说道,“没事,妈咪,我想吃甜品,你做给我好不好?”。

  齐夏一愣,继而开心地笑了起来,将他抱了个满怀,“小翼,你刚才叫我妈咪了!我好高兴!”

  小翼小脸染上一抹红晕,别扭地避开她的视线,他刚才只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没想到,下意识地,就脱口叫了出来……

  “小翼,你再叫我一声,好不好?”她揉着他的脸颊,欢快地逗着他,暂时忘掉了外面的烦心事。

  他一脸黑线,“你,你不要揉我的脸啦……”为什么她跟二叔一样,都喜欢揉自己的脸。

  齐夏笑眯了眼,“如果你再叫我一声,我就不揉了。”

  他哼了一声,鼓起了腮帮,像一只可爱的小包子。

  “叫嘛叫嘛~~”

  “……妈咪……”声音小得可怜,不过齐夏还是听清楚了,在他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一记,“翼宝贝,妈咪好高兴。”

  他纷嫩的脸颊,刷地红了。

  他们母子享受着天伦之乐,外面的世界已经一片混乱。

  苏希雅还做着让赫连城回心转意的美梦,却突然从网络上得知,赫连城和齐夏秘密结婚了!而且赫连城还带着小翼搬到了齐夏家里!

  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仔仔细细将头版头条的新闻看了三遍,最后两眼一翻,差点没气得吐血,居然结婚了!该死的,事情为什么发展得这么快,她现在该怎么办?!

  赫连老宅已经人仰马翻,老夫人气得昏厥了过去,叫来家庭医生急救,老太太醒来第一句话就是让人给赫连城打电话,让他回家。

  赫连城接到仆人的电话的时候,正在去往老宅的路上,他知道事情闹开,他第一个要安抚的,就是老夫人。

  好在,他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场战争的准备。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