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四 哪位老公?

   冷厉的目光如钉子一般,狠狠地钉在邵瑾寒的身上,他额上直冒冷汗,结结巴巴道,“阿城,你,你想起来了?”

  赫连城冷冷道,“就算没有想起来,我也知道了真相,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

  邵瑾寒愁眉苦脸,想要找理由,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出靠谱的理由,心里那个急啊,“这这这,那那那”支支吾吾半天,赫连城也不催促,就用那种冷到骨子里的眼神,紧紧盯着他,让他无所遁形,老天,他邵瑾寒何时这么狼狈过。

  就在邵瑾寒怨天尤人的时候,一个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漂亮女人,一脸怒气的冲了过来,二话不说,竟然“啪”的一巴掌甩在了赫连城的脸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光赫连城被打傻了,邵瑾寒也惊呆了。

  赫连城率先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女人还欲打来的巴掌,怒道,“叶如心,你发什么疯?”

  叶如心怒道,“我发疯?我那一巴掌,是替夏夏打的!赫连城,你还是不是男人,竟然动手打夏夏!”

  赫连城一口怒气哽在嗓子眼,“我什么时候打她了?”

  “你没打她,那她手背上的伤痕是怎么回事?”

  赫连城脑子飞快的闪过什么东西,脸色变了变,是了,下午她要拉他,被他挥开了手臂……愧疚和心疼一下子涌进他的心里,他并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气愤,出手没了轻重。

  叶如心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已经想起来了,冷冷道,“想起来了?赫连城,我当初真不该帮你,还以为你对夏夏是真心的,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伤害她!北堂深就算是混黑道的,但是他一个手指头都没有动过夏夏!”

  赫连城是天之骄子,何时被人这么教训过,当即拉下了脸,却又没办法解释当时发生的事情,一时憋屈不已,“我对她是真心的,是她欺骗我在先,我……并不是故意打她。”

  邵瑾寒看他们剑拔弩张的样子,连忙道,“叶小姐是吧,你一定就是齐夏的好朋友了,你千万不要误会,阿城是真的喜欢齐夏,他不会故意伤害她的。”

  叶如心并不是胡搅蛮缠的人,看到赫连城内疚的眼神,也就知道他并非故意的,只不过她刚才已经打了人家一巴掌,自然要把气势烘托上去,不然就显得她自己没理了!

  她冷哼了一声,“赫连城,你口口声声说齐夏欺骗你,那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欺骗你?”

  赫连城冷着脸,等着她的答案。

  “你们家老太太,当年利用夏夏姨妈姨父的性命威胁夏夏,说是不把孩子抱给她,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你让夏夏怎么选择?老太太不知道夏夏怀的是三个孩子,抱走了第一个出生的小翼,夏夏好不容易才保住了小宝和小乖。为了救小乖,她不得已回国,原本想向你借种,通过试管婴儿生下孩子,但是你却失去了记忆,根本不相信她说的话,你好好想想,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赫连城脑子轰地一下就炸开了,许多个画面涌了出来,她确实说过,自己女儿生病了,让她帮他,可是他却当她在撒谎,甚至说了很多过分的话侮辱她!

  “救小乖刻不容缓,但是夏夏却得不到你的信任,除了偷种,她还能怎么办?其实她一直很纠结,很痛苦,瞒着以前的事情,就是不想破坏你和苏希雅的感情!”

  叶如心越说越激动,“赫连城,你还不知道吧,就在她接近你的过程中,你们家老太太,还不断地找她麻烦,让她离你远一点,她一个女人,顶着多大的压力,受了多少侮辱,你都知道吗?”

  她几乎是冲着他吼出了最后一句话,眼眶都红了,傲然地扬了扬下巴,维持着自己的骄傲,似乎这样,就维持住了齐夏的自尊。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别以为夏夏除了你,就没人要,北堂深可是追求了她五年了!”

  抛下这段话,叶如心傲然地转身,甩给两个男人一抹俏丽的背影。

  叶如心情绪很激动,步伐匆匆,并没有注意到酒吧大厅角落里,坐着一对男女,男的是她的丈夫林子安,而女的正是白美薇。

  白美薇似乎遇到什么烦心事,喝得醉眼朦胧,而林子安正在抢她的酒杯,劝她少喝一点。。

  赫连城被叶如心那番话震撼住,心里五味杂陈,双拳紧紧握着,深邃的眼眸暗沉如水。

  邵瑾寒忍不住啧啧感叹,“叶如心,这女人虽然凶了点,不过还有点意思!”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也就这气势了!他眼中不由升起几抹欣赏。

  他还在这里唧唧歪歪,赫连城突然拔腿就往外跑。

  “阿城,你去哪里?”邵瑾寒一个激灵,他该不会是要去找齐夏吧,连忙追了出去,叫道,“你喝酒了,不能开车。”

  “你送我!”冷面神终于赏赐给他三个字。

  *

  叶如心回到家,女儿妞妞已经被夏云送了回来,躺在床上睡着了。

  林子安还没有回来。

  她打他电话,他过了许久才接听,声音压得很低,“老婆,我今晚加班,你先睡吧。”

  “嗯,好,那你开车小心点。”叶如心不疑有他,叮嘱了几句才挂断电话。

  林子安侧头看了一眼副驾位置,喝得醉醺醺的白美薇,叹了口气,他居然向如心撒谎了,他几乎是下意识就撒了谎,他安慰自己,他只是不想如心误会。竟汗巴找。

  白美薇窝在座位上,睡得并不是很安稳,皱着柳眉,低声呢喃着,“学长……学长……”

  林子安揉了揉眉,倾身过去替她扣安全带,在起身的时候,她突然抬起头,两人就这么狗血地碰到了一起,而且是嘴巴挨嘴巴。

  柔软的唇瓣触碰到他的,他慌乱地起身,她却突然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灵巧的舌轻轻挑弄着他的唇瓣,滚烫而炽热的气息在两人之间萦绕着,他粗重地喘息,用力将她推开,她睁开迷蒙的双眼,水汪汪的,看起来惹人怜爱极了。

  “学长,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

  林子安心脏在胸腔里猛烈地跳动着,他端正了身体,“美薇,你醉了,我送你回去。”

  “我没醉,我真的喜欢你……”白美薇泫然欲泣,纷嫩的红唇微微嘟起,“就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我搞砸了我爹地安排的相亲,才被我爹地骂……”

  原来,这就是她心情不好,硬拉着他来喝酒的原因。

  林子安叹了口气,“美薇,不要说了,你喝醉了。”他会把这些话都忘记,他不能背叛自己的妻子。

  他想要启动汽车,白美薇突然侧过身,抱住了他的手臂,委屈地说道,“学长,我喜欢你,我不求名分,只想和你在一起。”

  “美薇——”林子安头疼地推开她,“我只当你喝醉了,这些话,以后不要再说了,我不会背叛我老婆。”

  白美薇只是借酒告白,被他严词拒绝,心里难受极了,嘤嘤抽泣起来,他头疼地抽了纸巾递给她,她没有接,转过身面对窗户玻璃,静静地流泪。

  她不明白,她到底哪里不好了,年轻漂亮,又有能力,反观叶如心,虽然很漂亮,但是明显已经步入黄脸婆的行列,她凭什么让林子安对她这么死心塌地?

  白美薇越想越不甘心,咬着牙,暗暗发誓,要俘获林子安的心。

  *

  一路狂飙。

  邵瑾寒将赫连城送到齐夏楼下。

  赫连城已经有些醉了,下车的时候,脚步已经有些踉跄,邵瑾寒要扶他,被他推开了。

  他皱眉,“你回去,我自己上去。”

  “那好吧,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邵瑾寒知道他的脾气,也不再坚持。

  赫连城随意地挥了挥手,转身上楼。

  邵瑾寒并没有立刻离开,坐在驾驶位,目送他进入楼道。

  站在齐夏家门口,赫连城揉了揉眉,努力让自己变得清醒,按响了门铃,门铃响了老半天,一直没有人应答,他有些不耐烦了,掏出手机拨打齐夏的电话。

  手机铃声也响了半天,还是没有人应答。

  他单手撑着墙壁,拨了一遍又一遍。

  突然,电话接通了,传来齐夏迷迷糊糊的声音,“喂,哪位?”

  赫连城淡淡道,“你老公。”

  齐夏睡得迷迷瞪瞪的,被电话吵醒,智商接近于零,抓了抓头发,迷茫地问,“哪位老公?”

  赫连城立刻炸毛了,什么叫哪位老公,她以为她有几位老公呢?

  他恶声恶气地吼,“齐夏,开门!”

  齐夏终于被他这一嗓子吼醒了,鼻子一酸,“你还来干什么?”

  “我——”赫连城老脸红了,他不好意思在电话里承认他心疼她了,他是来认错的,这与他英明神武的光辉形象太不相符了,他咳嗽了一声,“总之,你先开门。”

  她咬着唇,“你回去吧,我不会开门的。”

  说完这句话,她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很快,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到是他打来的,她又挂断了,连续挂了两次,她恼了,直接关机,躺下继续睡觉。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