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不动是傻瓜

   齐夏是抱着忏悔的心而来,但是看到他这副样子,双肩还是忍不住可疑地抖动了起来。

  赫连城倒是坦然,淡淡道,“如果觉得好笑,就不要忍着。”

  “噗嗤——对不起——”齐夏连忙捂住嘴,使劲憋着笑,好不容易才将笑意驱散了。

  “那个,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对芒果过敏。”她讪讪地把食盒放到桌上,“我熬了冰糖银耳汤,特意向你赔罪,我知道你不爱吃甜食,所以放了很少的糖。”

  他看着她将食盒里的银耳汤盛到小碗里,淡淡道,“与你无关,是我自己,发现里面的馅儿是芒果之后,还将它吃光光。”

  齐夏有种被他耍了的感觉,语气也有些不好,“为什么要吃完,你明知道自己过敏的!”

  他淡淡道,“这是你特意为我做的,我不想浪费。”

  齐夏动作登时僵住了,手中的小碗沉甸甸的,她心里五味陈杂,忍不住道,“你疯了!难道我给你砒霜,你也老老实实吞掉?”

  “如果你想让我吞掉,我会。”他笑,虽然脸上布满红疹,齐夏却觉得他俊美得如同往日。

  鼻子一酸,如同呛了辣椒一般难受,齐夏将小碗放到他面前,抓起挎包就走,“我有事,我先走了。”

  刚走出两步,她的手腕就被抓住了,他的声音醇厚而磁性,“齐夏,你来看我,我很开心。”

  “赫连城,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因为内疚,所以才来看你的。”齐夏赶紧撇清关系,生怕他产生什么想法。

  “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很开心。”赫连城靠近她,从背后将她抱住。

  她一惊,剧烈地挣扎,他低声道,“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不动是傻瓜啊!齐夏又急又怒,一边挣扎,一边压低声音道,“赫连城,别胡闹,万一被人看见……你快放开我!”

  他轻笑,“你的意思是,如果不被人看见,我就可以胡闹,是不是?”说话间,他的双手已经移到了她的腹部,双掌轻轻覆盖在上面,虽然感受不到胎儿的动静,心里却柔软一片。

  他和她的宝宝,他好想知道孩子生下来,会是什么模样,长得像她,还是像自己?

  他的手落在她的腹部,她也就不敢乱动,生怕他用力,会伤到宝宝,咬着牙道,“赫连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耻了?快点放开我!”

  他低声道,“不无耻,怎么将你套牢?”

  她身体僵住,沉默了片刻,冷冷道,“赫连城,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我是北堂深的未婚妻,你想搞暧昧,请你找别人!”

  怒意从他心里窜了起来,他的声音变得低沉冰冷,“你就这么想跟北堂深扯上关系?”

  她冷笑,“我本来就是他的未婚妻,不用拉关系!”

  “我知道,你们是假订婚,以后也不要再用这个理由搪塞我,嗯?夏夏?”他突然凑到她耳边,用极为暧昧的姿势,和极为暧昧的语调缓缓说道。

  夏夏,他早就想这样称呼她了。

  齐夏沉默了许久,认真地说道,“赫连城,我们谈谈吧。”

  书房里,他们面向而坐。

  齐夏垂着眼眸,缓缓道,“因为我父母的缘故,我不相信爱情会长长久久,更不相信婚姻会持续一辈子,所以,我是不婚主义者。”

  她的父亲抛弃了她和她母亲,娶了苏慕容,生下苏星辰,而她的母亲也在她小学六年级那年,放火**而亡。

  这就是赫连城了解到的信息,他的眉头微微一蹙,“你父亲的所作所为,并不能代表所有男人,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机会,也给你自己一次机会?”。

  她抬头看他,嘲讽地笑,“你喜欢我什么?在我看来,你对我的喜欢只是一时激情,激情过后,肯定就像苏希雅一样,被你抛弃。”

  赫连城心里腾地窜起怒火,“你怎么知道我对你的喜欢只是一时激情?你又怎么能肯定我和苏希雅分手,就是我的错?就是我喜新厌旧?”

  “那好,我现在给你辩驳的机会。”

  赫连城瞳孔骤然一缩,他不想把苏希雅做的错事四处宣扬,但是同样,他也不想被她误会!斟酌了一下语言,他道,“我曾经也深爱过希雅,不过,她现在变得越来越让我不认识了,她的一些所作所为,伤害了我在乎的人,还摧毁了我对她的信任。”

  齐夏冷笑,“那我恭喜你,很快你就会发现,真正的我和你想象中的,以及表面上看到的,其实并不是同一个人,我也善于伪装,我也会伤害到你在乎的人,到了那个时候,你也会毫不犹豫地抛弃我!”

  赫连城脱口道,“那不一样!”

  她眼神犀利,“哪里不一样?”

  他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意忍住劲。她嘲讽地笑,“你看,你也不确定了,赫连城,你并不能给我长久的爱情和婚姻,先抛开你自己的因素不谈,首先你的家人就不会接纳我。”

  赫连家的人,对她可是怨恨到骨子里了,怎么可能同意他娶她,这个事实,应该让他早点看明白,才会打消他的念头。

  他沉着脸,像是在思索,又像是在生气。

  她起身告辞,他没有挽留,走到书房门口,他突然说道,“齐夏,我现在唯一想要白头偕老的人,是你。”

  她背对着他,心头一颤,有种莫名的情绪将她包围,她却没有回头。

  走出书房,直到走出别墅,房子里都是空荡荡的,没有遇到一个人,也没有看到小翼。

  不知为什么,她的心,也有点空荡荡的。

  齐夏自我反思,这段时间,她和赫连城走得太近了,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么快麻烦就送上门来了。

  第二天,老夫人黑着脸敲响了她家的房门。

  小宝看出情形不对,担心自己老妈吃亏,回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赫连城打电话通风报信,然后潜伏到客厅门口偷听。

  “你昨天和前天都去了阿城的别墅。”老夫人开门见山,“你似乎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齐夏淡淡道,“对不起,这次是我的错,以后不会了。”

  老夫人脸色难看,“齐夏,你知道我要的不是道歉,而是行动。你我当年签订协议,生男孩由赫连家抚养,生女孩由你抱走,是你自己先耍花招,竟然逃到日本,阿城也因为你发生车祸,差点丧了性命……算了,这些陈年往事,我也不想再跟你计较,当年我把小翼抱回赫连家的时候,你就答应过我,不再接近小翼,不再回来打扰阿城的生活,你一再食言,我已经没有办法相信你了!”

  齐夏心里一紧,“赫连城发生车祸,是怎么回事?”

  老夫人冷哼了一声,“还不是因为你不想把孩子送给赫连家,而逃去日本,阿城为了追你,在去机场的路上发生了车祸!”

  齐夏心脏猛地下坠,她没有想到,真的没有想到,赫连城出车祸,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齐夏痛苦地呢喃,“我不是因为不想把孩子给赫连家离开的,我是因为——”

  “我不想知道原因!”老夫人打断她,“我也不会再相信你说的任何话,齐夏,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我要你在这一个月之内,赶紧和北堂深结婚,断了阿城的念想!如果你们不结婚,我就剥夺小翼的继承权,把他送到英国,让他一辈子都不许踏入赫连家的大门,也让你们母子一辈子都见不到面!”

  “你不能这样对待小翼,他也是赫连家的子孙!”

  “我们赫连家需要的是听话、忠实于家族的子孙,而不需要拥有像你这么一个低贱母亲的子孙!”

  齐夏心如刀割,她以为老夫人很疼爱小翼,没想到她还抱有利益之心。

  “如果你乖乖的和北堂深结婚,断绝与阿城的来往,断绝与小翼的来往,小翼就仍是我的宝贝曾孙,拥有家族的绝对继承权!齐夏,作为孩子的母亲,你能给他的只有丑闻和羞辱,你难道就不为他的未来打算打算?”

  老夫人看似语重心长,其实句句践踏着齐夏的自尊,她本来就对小翼充满了愧疚,此时也只能从母亲的角度出发,给他自认为最好的。

  齐夏闭了闭眼,说道,“好,我答应你的条件,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不管赫连城以后与谁结婚,生了几个孩子,你都不能因为偏爱他们而苛待小翼。”

  老夫人冷冷道,“这是自然,如果没有你的存在,小翼将永远是我最疼爱的曾孙。”

  两人的谈判进行到尾声,突然传来急促的门铃声。

  齐夏没料到赫连城会突然出现,他的过敏症状已经消退了,恢复了往日的英俊面容,只是此刻,脸色凝重而焦急。

  他双手扶着她的肩膀,紧张地问道,“你有没有事?”

  老夫人听到声音,从客厅走了过来,冷哼道,“她能有什么事?倒是你,怎么会突然来这里?”她怀疑的目光落在齐夏身上,“是你通知他的?”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