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 苏星辰害小乖(求月票)

   她的哭诉恰到好处地停了下来,老夫人眉头动了动,那也正是她担心的事情。不过,苏希雅做的事情,挑战了她的底线,她不会原谅她。

  白锦绣看到苏希雅哭成泪人儿一样,心里就软了,对老夫人说道,“妈,希雅说得也有道理……”

  老夫人冷冷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希雅,你为什么要害小翼?”

  “奶奶,我不是故意的,您要相信我!小翼那晚和我谈起教父的事情,我很吃惊,我想捂住他的嘴巴,让他不要大声嚷嚷,不料,他使劲挣扎,就这么滚了下去。奶奶,是我对不起小翼,事后,我太害怕了,不敢告诉你们,对不起……”苏希雅捂着嘴巴痛哭。

  老夫人冷眼看着她,“你听到教父的事情,为什么那么惊慌?”

  “因为,因为……”苏希雅露出难以启齿的表情。

  “你不想说就算了,正好,我也累了。”老夫人取过拐棍,做出送客的姿态.

  苏希雅连忙道,“奶奶,您听我说……教父是A市杀手组织的中间人,星辰曾经找他联络杀手,绑架过齐夏,所以我知道教父这个人。”

  老夫人眉头一皱,“绑架齐夏,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苏希雅早就做好了盘算,将朱雀白虎绑架齐夏,以及苏星辰最后成为幕后主使的事情都挑挑拣拣地说了出来,总之,中心思想只有一个,所有的坏事都是苏星辰干的,与她毫无关系。

  老夫人眼神犀利,“小翼说,曾经听到教父跟你通电话,你既然与买凶的事情无关,教父联络你做什么?”

  “奶奶,这件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教父是星辰的干爹,是我拿出证据证明星辰主使了这一切,教父自然也就记恨上了我,他威胁我,让我主动承担星辰犯下的罪行,我没有同意,他就说,要让我好看……”

  听起来合情合理,连白锦绣都开始相信她说的话了。

  老夫人也有些动摇,可是不论如何,她不能原谅苏希雅伤害小翼这件事,就算她说她不是故意的,也给出了很好的理由,但是老夫人是护短到极致的人,她没有办法接受苏希雅因为害怕,所以不在事发后立刻站出来承认错误的行为。

  老夫人顿了顿,说道,“希雅,阿城那里我也劝说过了,他一意孤行,我也拿他没办法,你们两人之间的感情问题,我也不想过问了,由着你们自己处理吧。”

  苏希雅咬着牙,只能应了一声“好。”

  “我累了,上楼休息了,你既然来了,就留下吃午饭吧。”

  “不用了,奶奶,我先回了,你好好休息,白妈咪,我先走了。”

  苏希雅知道一时半会不可能改变她们对自己的看法,很知进退。

  白锦绣对她的态度温和了许多,说道,“希雅,我送你吧。”

  苏希雅连忙道,“白妈咪,不用那么客气。”

  “走吧。”白锦绣对她使了个眼色,暗示她有话要对她说。

  两人相携走出客厅,白锦绣低声道,“希雅,静丫头要回国了,老太太最听静丫头的话,你到时候让静丫头帮你说说好话。”

  苏希雅心中一喜,“谢谢白妈咪,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白锦绣口中所说的静丫头,是赫连城的妹妹赫连静,也是家里唯一的小公主,从小就受到了全家人的宠爱,和赫连翼一样,是老夫人最宠爱的人。

  苏希雅开车出了赫连老宅,心里慢慢有了算计,也不去公司,直接将车开到了苏星辰所在的医院。

  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遗产,有一个成语,叫做“冤家路窄”,苏希雅觉得这个词,简直就是为她和齐夏造出来的。

  苏希雅站在电梯最里面,在电梯关闭的瞬间,齐夏按住了电梯按钮,走了进来,不过齐夏并没有看到她。

  齐夏在七楼出了电梯,苏希雅柳眉拧了拧,眼中闪过一抹算计。

  “姨父,我来看看星辰。”苏希雅推门进去,齐振声正在给苏星辰削水果。

  齐振声连忙让座,“希雅,你来了,你们先聊,我出去一会。”

  苏星辰看到苏希雅,脾气就冲上来了,阴阳怪气地说道,“我亲爱的堂姐,你隔几天就来看我的笑话,不觉得厌烦吗?”

  病房里只剩下她们两人,苏希雅也没有必要装下去,淡淡一笑,“厌烦?我怎么会厌烦呢?反倒是你,星辰,听说你的脾气越来越差了,还气走了好几个护工,你现在这副样子,只会让害你的人更加兴奋。”

  苏星辰冷笑,“害我的人,不就是你么!”

  苏希雅捋了捋头发,灿烂地笑,“冤有头债有主,你就算要报复,也应该认清楚谁是你的对手,实话告诉你,我已经和城分手了,现在齐夏才是最大的赢家,你还想和我斗下去,让她渔翁得利么?”

  苏星辰质问,“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

  苏希雅反问,“你现在已经成了这副模样,我骗你又有什么意义呢?”

  苏星辰气得差点将一口银牙咬碎,头部被纱布包裹,只露出一双充满仇恨的双眼,她冷冷道,“你不要以为我变成这个样子,就拿你没有办法了!”

  苏希雅耸肩,“当然不是,我知道你有一个很厉害的干爹。”她轻笑,“星辰,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你能有什么好消息!”。

  她神秘地笑,“赫连静要回来了,你说算不算好消息?”

  苏星辰眼眸一亮,眼中闪烁着狂热的光芒,赫连静,从小跟她一起长大,她们关系也非常好,至少,在赫连静眼中,是这样的。赫连静在赫连家拥有很高的话语权,如果她肯帮自己……

  苏星辰双手不由握了起来。

  苏希雅将她的反应都看在眼里,轻声笑了笑,“我刚才在住院部七楼看到齐夏了,还真是冤家路窄。”

  “她怎么会在这里?”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苏希雅达到自己的目的,也不再多做停留。

  苏希雅的话,就如石子一般,在苏星辰心里激起千层波,对于齐夏的恨意,在她毁容之后就与日俱增,凡是与她有关的事情,她都要知道!

  苏星辰找借口,将齐振声打发走,然后顶着一脑袋的纱布,乘电梯到七楼。她一个病房一个病房查找,最后在隔离病房外面看到了齐夏,她正在和小乖玩耍,母女两人笑得非常开心。

  苏星辰恨不得立刻冲进去掐死她们。

  傍晚,苏慕容下班来看望苏星辰,苏星辰将齐夏女儿住院的事情,悄悄说给苏慕容听,苏慕容劝她不要轻举妄动,但是苏星辰不死心,她早就打听清楚了,齐夏每晚哄小乖入眠之后,就会离开医院。

  让齐夏痛苦的最好办法,就是伤害她最在乎的人。

  苏星辰整颗心都扭曲了,只要一想到能够报复到齐夏,她就浑身充满了力量。

  晚上八点,赫连城来探望小乖,两人一直留在病房里陪伴小乖。

  在病房外面偷偷观察的苏星辰,内心的仇恨已经积聚到顶峰,奔腾着,狂啸着,寻找一个发泄的出口。

  小乖入眠,赫连城送齐夏回家,走廊上行走着满脑袋裹着纱布的病人,他们也没有在意。

  件是心妈。十二楼,高级病房,苏星辰的护工小王发现苏星辰不见了,找遍了整层楼都没有找到她,急得连忙打电话向苏慕容汇报。

  此时,苏慕容和齐振声刚从医院回到家里,一听说苏星辰不见了,又匆忙开车去医院。

  另一边,苏星辰没有经过任何消毒和保护措施,悄悄进入了小乖的病房。

  进去之后,她拉下了隔离病房的窗帘。

  昏暗的光线下,小乖安静地躺着,已经睡熟了。

  苏星辰冷笑,从病号服口袋里掏出一双白色的手套,套在手上,她缓缓伸出手,拿过旁边的靠枕,覆盖在小乖的脸上,双手狠狠地用力地压在了靠枕上。

  “唔唔……”小乖整张脸都被靠枕捂住了,呼吸难受,睡梦中,双腿乱蹬,双手胡乱地挥舞着,剧烈地挣扎着。

  她弱小的身躯在被子下面痛苦地扭动着,发出痛苦的“唔唔”声,苏星辰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整个人都热血沸腾,复仇的块感冲击着她的大脑,她狞笑着,更加用力地挤压着枕头。

  小乖痛苦的闷哼声越来越小,挣扎的动作也越来越微弱……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一道人影飞一般的扑了过来,一把抓住苏星辰,将她拽得后退了好几步。

  赶来的苏慕容,她一脸怒意,压低声音说道,“你疯了!跟我走!”

  “不,我不走,我要弄死她!”成功就在瞬息之间,她怎么可能放弃。

  “啪”苏慕容猛的一巴掌趴在她的头上,压抑地怒吼,“苏星辰,别胡闹了,跟我走!”

  苏星辰呆住,妈咪竟然打了她!

  苏慕容将小乖脸上的靠枕拿开,随手扔到一旁的椅子上,弯腰探了探小乖的鼻息,赶紧攥住苏星辰的手腕,将她拖出了病房。

  两人就像是被怪物追赶一样,惶急地回到十二楼。

  “星辰,你去了哪里?我和你妈咪都快急死了!”齐振声和苏慕容分头寻找苏星辰的下落,听说苏慕容已经找到她,连忙从上面的楼层赶了回来。

  “老公,星辰睡不着,所以到楼下走了走,瞧你满头大汗的,赶紧去洗洗吧。”苏慕容体贴地拿了一条毛巾递给齐振声,将他推进了浴室。

  房间里只剩下她们母女二人了。

  苏慕容冷冷道,“星辰,你跟我出来!”

  苏星辰知道她生气了,也不敢多说什么,默默地跟着她出了门,到了楼顶的天台。

  “啪”苏慕容照着苏星辰的头就是一巴掌,看似凶狠,却避开了她脸上的伤口。

  “妈咪……”苏星辰摸着头,眼泪汪汪。

  “别叫我妈咪!我没有你这么笨的女儿!”苏慕容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她的鼻子怒道,“苏星辰,你以前还挺有头脑的,现在怎么变成白痴了?你以为捂死齐小乖,就报复了齐夏?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是戴罪之身,要是再多加一条故意杀人罪,我就是天王老子,我也保不住你的性命了!”

  “妈咪,我,我戴了手套,不会留下任何指纹,而且,没有人知道我进了齐小乖的病房,他们肯定会当做医疗事故处理的。”

  “你的脑袋被门夹了?”苏慕容恨不得将她脑袋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你觉得没有人知道你进了齐小乖的病房,那你怎么解释你失踪了一个多小时?我告诉你,等大家知道你和齐夏之间的恩恩怨怨,你就是头号嫌疑犯!”

  苏慕容一听说苏星辰失踪,就怀疑她去了小乖的病房,连她都会产生怀疑,更何况那些警察?

  苏星辰这才恍然醒悟过来,仇恨已经让她失去理智了,连这么简单的漏洞都没有发现。

  “你就祈祷齐小乖不要这么轻易地就死了!”苏慕容恨铁不成钢,“星辰,我知道你恨他们,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又何必急在这一时。”

  苏星辰讷讷道,“妈咪,我错了。”

  “这一次就算了,我刚才摸了齐小乖的鼻息,她还有气。”苏慕容也不再吓唬她,叹了口气,“星辰,你是妈咪唯一的女儿,妈咪一心为你好,肯定不会害你,听妈咪的话,以后改改你的脾气,凡事要沉住气。”

  苏星辰难受地点了点头。

  “好了,回房吧,再晚一点,你爹地又要担心了。”苏慕容放柔了声音。

  母女俩下楼回病房,进了电梯,苏星辰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妈咪,我想我被苏希雅算计了!”

  “怎么回事?”苏慕容精致的柳叶眉微微一蹙。

  苏星辰这才把苏希雅下午探望她的事情说了出来,还说是苏希雅告诉她齐夏在七楼,若不是这样,她不会去七楼查探,也根本不知道小乖住在七楼。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