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 赫连璧出国(谢红包!)

   齐夏看到他手心里的头发,心骤然一紧,涩然道,“她贫血,血气不足,所以脱发比较严重。”

  “就算贫血,脱发也不会严重到这种地步。”他将头发攥在手心,深深地凝视着她,“齐夏,不要再骗我了,小乖到底得了什么病?”

  齐夏咬牙,“贫血。”

  赫连城脸色沉了沉,“你不愿意说没关系,我可以去问医生。”

  “你不是病人家属,没有权利从医生那里获取病人的情况。”

  “我多得是办法,让医生告诉我。”

  她坐在长椅上,双手捂着脸,声音疲惫,“赫连城,你不要逼我。”

  “我没有逼你,我只是想知道真相。”他只是想走进她的生活,更加了解她。

  “可是我不想说,我求你,留给我一点自尊,行不行?”她霍然抬头看他,姣美的容颜,漂亮的眼中,已然蒙上了一层水雾。

  他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她想要自由,他给她自由,她想要自尊,他全她的自尊。但是,他是她看中的女人,就算是走到天涯海角,他也不会再放手!

  他不再进行之前的话题,“你累了,我送你回家。”

  齐夏松了口气,最后看了几眼小乖,乖乖跟他回家。

  赫连城认真开车,专注地盯着前方,淡淡道,“阿璧决定去美国了。”

  齐夏一惊,“去美国?为什么?”

  “他说要去美国创业。”

  赫连璧最后一次告白失败之后,到魅色喝了个烂醉如泥,在家昏睡了一天,最后突然向家人宣布,他要去美国了,他要创业。

  只有赫连城知道真正的原因,他是因为被齐夏拒绝,所以躲到国外去疗伤,至于创业,赫连城持保留态度……

  齐夏一下子沉默了,她猜测赫连璧出国,可能与自己拒绝他有关。

  赫连城将齐夏送回家之后,坐了一会儿,就告辞离开,齐夏送他到门口,他突然说道,“我想摸一下你的肚子。”

  “啊?”

  “让我感受一下宝宝。”他说得一本正经。

  齐夏脸上染上一抹赧然,捉住他伸过来的手,放到自己腹部,轻声道,“还只有三个月,感受不到胎动的。”

  她的腹部微微凸起,他的手覆在上面,有种奇怪的感觉,他表情平静,心里其实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他禁不住激动,那是他的孩子……虽然孩子还没有胎动,但是他却有种血肉相连的感觉。

  他突然将她搂进怀里,沙哑着嗓子说道,“照顾好宝宝。”

  她手足无措,“嗯,我会的。”

  “好了,我走了。”他温柔地抚了抚她的头发,满含温情的目光看了一眼她的腹部。

  他那温情的一眼,让齐夏开始不安,他不会是知道什么了吧?不,不可能的,如果知道宝宝是他的,他肯定不会这么平静,嗯,没错!

  已经十点多了,齐夏还在犹豫,要不要给赫连璧打电话,问一问情况,但毕竟刚拒绝了他,她现在联系他,又有点在他伤口上撒盐的嫌疑……

  赫连城临走前说的话突然浮现在脑海里,“他明天下午四点的飞机,可能几年都不会回来。”

  这次离别之后,将要几年不见……而她一直当赫连璧是很重要的朋友……

  齐夏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拨通了他的电话,电话接通了,那边的人一直沉默着。

  她讪讪张嘴,“狐狸,是我,听说你要去美国了。”

  赫连璧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手背上青筋凸显了出来,声音听起来却云淡风轻,“嗯,是,明天下午四点的飞机。”

  她咬着唇,不知道说什么,好像说什么都担心伤害到他。

  最后,还是他先开口,“夏夏,如果我和北堂深一样,有能力有权势,你会不会和我在一起?”

  齐夏沉默了许久,“狐狸,我当你是好兄弟。”

  “我明白了。”他轻轻笑了一声,她看不到他眼中破碎的亮光。“你明天会来送我吗?”

  “对不起,小乖病了,我要在医院照顾她。狐狸,我祝你一路顺风。”齐夏用尽全身力气说完这句话,心就像是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攫住了,又痛又闷。

  既然不爱,就不要再给他希望。

  A市国际机场。

  午后的阳光很毒辣,透过玻璃窗照射在候机厅的地面上,投下一片片白色的光影。

  赫连家的人都在机场大厅送赫连璧,赫连璧笑着和他们一一道别,他就像是一夜之间成熟了很多,脸上的笑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放荡不羁,而是带了稳重的意味。

  他蹲下身,摸了摸小翼的头,“小翼,二叔走了,以后追女孩子遇到难题,可以随时找我!”

  小翼眼眶红通通的,严肃地鼓着腮帮子,“二叔,下次从美国回来,你要给我带回一个小婶婶,不然我会鄙视你的。”

  “哟呵,小家伙还敢鄙视我,等你长大我这里再说吧。”赫连璧笑着在自己腰间比了比。

  “阿璧,到了美国,好好照顾自己,别再让我和你妈咪操心。”虽然赫连璧纨绔得不成样子,但赫连雄还是最喜欢他,红着眼睛叮嘱。

  “我知道了,爹地,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白锦绣没来。

  赫连城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什么困难,记得找我。”

  赫连璧咧嘴笑,“哥,从小到大,我没少给你惹麻烦,以后我会尽量争取不再给你惹麻烦。”

  临行在即,一向不太喜欢他的老夫人,也说了几句软话,“阿璧,看来,你是真的懂事了,我们也不求你创造多大的事业,只要你在外平平安安,不惹是非,我们也就满足了。有什么困难,就告诉家里人,不管怎样,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

  赫连璧抱了抱她,“谢谢您,奶奶。”

  已经开始登机了,他最想见的那个人还是没有来。

  赫连璧唇角嘲讽地勾了勾,他早就不该抱有任何期望了,不是么?

  五年前,他潇洒地回国,五年后,他伤心地离开。唯一对他不离不弃的,只有手中小小的登机箱。

  他没有大件的行李,拖着小小的登机箱,最后一次看了一眼这座城市,最后一次扫视整个候机大厅,然后冲着家人挥了挥手,扬起灿烂的笑容,踏上了新的人生旅途。

  他的背影消失在一片灿烂的光影里,消失在登机口。

  齐夏躲在机场便利店的货架后面,泪流满面。

  朱雀站在她身后,递给她一张纸巾,淡淡道,“赫连家的人,已经离开了。”

  “好,谢谢。”齐夏接过纸巾,狼狈地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你明明已经来了机场,为什么不去见他?”朱雀用谈论天气的口吻,谈论着这件事情。

  “让他不报期待的离开,他才会开始新的人生,不是么?”齐夏已经整理妥当,只是眼睛稍微有点红。

  朱雀眯了眯眼,“我不明白,或许,他已经不抱希望,要的只是你以朋友的身份替他送别,而他现在,显然很失望。”

  齐夏怔了怔,如果朱雀说的是正确的,那她是不是伤透了赫连璧的心?

  飞机上,赫连璧一坐到座位上,就紧紧捂住自己的脸,肩膀微微地颤抖着,喉咙里传来微弱的哽咽声。

  “先生,您还好吧?”美丽的空姐关切地询问。

  赫连璧保持着这个动作,没有回答,只是肩膀抽动的弧度渐渐变小。

  “先生?”

  空姐又叫了一声,仍旧没有得到回应。她取了纸巾,弯腰递到赫连璧的手指间,柔声道,“先生,不要难过了,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

  她柔软的声音,撞进了赫连璧痛苦不堪的内心,他缓缓取过她手中的纸巾,哑着嗓子说道,“谢谢。”

  “不客气。”空姐甜甜一笑,向下一位乘客走去。

  当他抬头,只看到一抹俏丽的背影。

  下飞机的时候,有空姐站在舱门出口,礼貌地向每一位乘客鞠躬,“先生,请慢走,感谢您乘坐本次航班。”

  赫连璧本来已经跨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摘下墨镜,仔细打量这位空姐,她长得很可爱,圆圆的苹果脸,水灵灵的大眼睛,带着亲切的笑容,“先生,您还有事吗?”

  赫连璧眉毛挑了挑,他认出了她的声音,正是在飞机上安慰他的那位空姐。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天鹅绒的盒子,塞到她手里,“这个送给你。”

  空姐惊诧地瞪圆了眼睛,表情很像某个人,“谢谢您,可是我们有规定,不能收乘客的礼物。”城足以么。

  她想将盒子还给他,他却摆了摆手,“我已经送给你了,你如果不喜欢,就扔了它。”

  他大步离开,留下她怔在原地,又有乘客走了过来,她连忙回过神,礼貌鞠躬,“女士,请慢走,感谢您乘坐本次航班。”

  “多宝,刚才那个人,送给你什么东西,快打开来看看!”有同事目睹了这一幕,等舱室清空之后,凑到她面前八卦。

  “我也不知道。”李多宝很无辜,她完全不明白为什么那个陌生人硬塞给她一件东西。

  “打开看看啊!”同事许青从她手里夺过盒子,打开一看,顿时惊呆了,“好漂亮的手链,这是卡地亚的玫瑰金宝石手链,看这个样子,应该是特别定制的……咦,这后面还有字……‘夏日之星’,什么意思?”

  李多宝精致小巧的鼻子皱了皱,突然想起了什么,“或许是他心爱的人的名字。”

  “心爱之人?”

  “嗯!”李多宝重重地点了点头,“我想起来了,飞机起飞之前,我看到一个男人低着头好像在哭,我拿了纸巾安慰他,那个男人的发型衣着和刚才给我手链的男人,是一模一样的。我想,他有可能是和心爱的人分开,所以才伤心的吧。”。

  赫连璧一头金黄色的碎发,实在是太好辨认了。

  “我的天啊,就因为你安慰了他,他就把这么值钱的手链随手送给了你?”许青好想泪奔,为何这么好的事情没有落在自己身上。

  李多宝可爱的苹果脸垮了下来,“可是我不能收啊,我该怎么还给他啊!”

  许青耸肩,一副“你赚了”的表情,“你可以通过登记名单查出他的身份,可是李多宝小姐,你可别忘了,这趟航班是飞往纽约的,你就算大海捞针也把他捞不出来。”

  “也对霍——”李多宝小脸皱成一团,“不过,就算是很难找,我也要把他找出来。”

  许青夸张地叫,“反正他是自愿送给你的,你收下来就好,干嘛没事找事做。”

  “因为无功不受禄嘛,拿着这个东西,我会睡不着觉的。”李多宝叹了口气,“再说,这是他打算送给心爱之人的,我收了,算是怎么一回事?”她已经打定主意,把手链好好保存着,只要找到那个男人,就还给他。

  赫连璧从机场走出来,纽约正是早晨,这座城市人流匆匆,没有谁会停下脚步多看他一眼,他发誓,他要在一年之内,让这座城市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名字!

  林逸曾经问过他,既然决心发展事业,为什么不留在A市,那是他成长的地方,他还可以得到家族的荫蔽。

  他当时回答林逸,我要像赫连城一样,凭借自己的能力让赫连家的人对我刮目相看,让她对我刮目相看。

  只是他那时并不知道,齐夏不会等他一年。

  *

  苏希雅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她去拜访老夫人,老夫人对她的态度一下子变得不冷不热,一向对她疼爱有加的白锦绣,也对她疏远了起来。

  苏希雅知道,自己的事情败露了。

  一看情形不对,她立刻做出变通,眼泪从眼眶里涌了出来,泫然欲泣地说道,“奶奶,白妈咪,我今天,是专门来道歉的。”

  老夫人淡淡道,“这话从何说起?”

  “奶奶,假装怀孕的事情,我知道是我不对,但是,那是因为我太爱城了。”苏希雅边说边抹泪,楚楚可怜的样子当真美得无可挑剔,“奶奶,您也知道,城对齐夏的态度,我怕他被齐夏抢走,我也担心他因为齐夏的缘故,想起过去的事情,他的头……”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