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 电梯故障

   齐夏点了点头,右手抚了抚腹部,“已经三个月了。”

  他犹如雷击,面色惨白,僵硬地放开她,“孩子是北堂深的?你爱他吗?”

  齐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她想要他死心,就应该顺着他回答,可是她不想再拿北堂深做挡箭牌。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他激动地吼,“你知不知道我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敢向你表白?你难道连一个理由都不愿意给我吗?”

  她抬头看他,昏暗的灯光在她脸上投射下明明灭灭的影子,“我的心,都交给三个孩子了,再也没有多余的精力谈感情的事情。狐狸,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她拿起伞,想要离开。

  他霍然抓住她的手,“真的不可以?”

  “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他一寸一寸地松开她的手,看她撑着伞,在路灯下越走越远,淅淅沥沥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浓密起来,砸落在湖里面,荷花灯一盏盏熄灭,最后只剩下孤零零的一盏在湖水里沉沉浮浮……

  赫连璧颓然地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心情糟糕到了极致,他失败了,难道他真的只能放弃她吗?

  走出老远,齐夏眼中噙着的泪水,才滑落下来。

  她真是傻啊,狐狸喜欢她五年,她却没有看出来,或者说,明明看出来了,却假装不知道,只是因为她贪恋着他的潇洒,贪恋着他给她的温暖……

  一道人影向她靠近,她惊了一跳,猛地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赫连城熟悉的脸庞,他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

  “你怎么在这里?”

  赫连城看着她,英俊的面孔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俊美异常,浑身透着冰冰的凉意,“随便走走。”

  牌惨僵可。要知道从他家到这里,开车需要一个小时,他可真会随便走走。

  两人沉默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她家楼底下,她讷讷开口,“我先上去了。”

  他声音透着冷意,“不请我上去坐坐?”

  “……”从礼貌上来讲,确实应该请他上去坐坐,可是,他们现在的状况,好像很尴尬。

  “我送你上去。”不等她说出反对的话,他已经替她做出了决定。

  他率先进了电梯,按住按钮等她。

  楼层数字跳动着,当数字显示到四的时候,电梯猛地一晃,突然停止不动,灯光也灭了,狭小的空间里一片漆黑。

  电梯出故障了。

  齐夏连忙拿出手机,用微弱的亮光照亮了电梯,赫连城也掏出了手机,一边打求救电话,一边伸手按了电梯内的警铃。

  “别害怕,维修人员很快就会过来。”赫连城结束通话之后,安慰她。

  齐夏苦笑,“我们还真倒霉,长这么大没有遇见过电梯故障,这么巧被我们俩人一起遇到了。”

  赫连城突然抱住她,声音低沉,“知道吗,我很庆幸刚才和你一起走进了电梯。”

  她心尖一颤,“为什么?”

  他抚摸着她的长发,动作温柔得不可思议,“我怎么可能放心留你一个人在这里面?”

  说不感动是假的,她心底就像是堵了一团棉花,闷闷的难受,她甚至忘记要将他推开,喃喃道,“你不应该对我这么好。”

  他苦笑,“我也不想,我知道你是别人的女人,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

  因为控制不住对她的想念,所以他驱车来到她小区外转悠,刚好看到不该看的一幕……

  齐夏很无力,她发现自己惹了一身的感情债。

  “阿璧,是不是向你表白了?”那么多荷花灯,他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就明白了赫连璧的意图。

  她低声“唔”了一声。

  “那你是怎么答复他的?”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抓紧了她的肩膀。

  她笑,“你不是说,我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了么,那我当然只有拒绝他。”

  “看来你还真的很爱北堂深!”赫连城火气一下子就蹿了起来,狭小的空间里充斥着冰冷的气息。

  她轻轻推开他,抿着唇,不再说话。

  气氛一下变得很僵。

  正在这时,有人敲了敲电梯门,“里面的人不要担心,我们会尽快救你们出来的。”

  门外响起叮叮咚咚的声音,是维修人员在用工具撬电梯的门。

  很快,电梯开了一条很小的缝隙,缝隙越来越大,一个脑袋从电梯、门上方探了进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两位,把手递给我,我拉你们上来。”

  齐夏这才知道,电梯停在了四楼和五楼之间,低于楼道口一米五左右。要是平常,齐夏可以很轻松地爬上去,但是现在,她还怀着孩子……

  “上来。”赫连城清楚她的窘境,背对着她蹲在了地上,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她脑海里不由闪过他们在荒岛上,她被蛇咬了之后,他背她的时候的情景。

  他已经不耐烦了,“还愣着做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

  齐夏脸色顿时黑了,什么叫不是第一次了!听起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奇怪的事情好不好……

  她小心翼翼地爬上了他肩膀,他稳稳地,缓缓地站了起来,电梯外面的维修人员伸手抓住了她,将她拉了出去。

  维修人员又伸手,将赫连城拉了出来。

  “谢谢你们啊!”齐夏感激地对两位维修人员道谢。

  维修人员寒暄了几句,接着处理故障问题,齐夏他们则爬楼梯上楼。

  房门刚打开,窝在沙发上玩电脑的小宝头也未抬,懒洋洋道,“老妈,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小宝,别玩了,赫连叔叔来了,快点跟叔叔打招呼。”齐夏拿出一双干净的拖鞋放到赫连城的脚边。

  小宝飞快地抬头,漆黑的眼眸紧紧盯着赫连城,语气有些冲,“赫连城,你来干什么?”

  “小宝,不许这么没礼貌!”齐夏厉声呵斥。

  小宝很少被她这么严厉地大声吼,心里委屈得不行,狠狠地瞪着走进房间的赫连城,“我讨厌你。”他飞快从沙发上跳了下去,抱住小笔记本,往自己房间跑。

  赫连城脸色有些不佳。

  齐夏满是歉疚,“对不起,小宝太任性了,是我没有管教好他。”

  他凉薄的唇动了动,“没事。”

  她连忙请他坐下,“你喜欢喝什么?”

  “茶。”

  他打量着客厅,他虽然来过几次,却从来没有认真打量过,很温馨的布置,让置身在其中的人感觉轻松而舒适。

  他靠在柔软的沙发上面,看着她拿了茶具,动作优雅地烫杯、落茶,茶叶缓缓下沉,叶片缓缓展开,水汽夹着茶香缕缕上升,如云蒸霞蔚。

  她神色恬静,不急不缓地冲茶、倒茶、点茶,茶水缓缓地流入透明的玻璃小茶碗。

  “你懂茶艺。”每当他向她靠近,她就会给他带来新的惊喜。

  “我现在多的是时间,感兴趣,就粗浅地学了一些,让你见笑了。”

  他端起茶杯,闻着茶叶的清香,“不,很好。”他没有说谎,她熟练的姿势,比那些出身豪门,专门学过茶艺的千金小姐们还要标准优雅。

  她轻笑。

  他放下茶碗,看着她,“现在每天毒瘾发作,还难受吗?”

  “已经好了很多,你带来的解毒剂很有效果,我还没有好好谢过你呢。”

  他唇角弯了弯,“你已经欠了我很多个谢字,再少了这一次,也无所谓。”

  她挑眉,“你是在怪我没有报答你吗?”

  他双手环抱肩膀,一副挑衅的神色,“这是你说的,我从来没有说过。”

  齐夏嘴角抽了抽,他确实从来没有说过,他只是很直接地问她如何报答他而已。

  “老妈,老妈——”小宝突然惊慌失措地跑进客厅,“乖乖发烧了!”

  齐夏手中蹭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背不小心撞到了茶碗,滚烫的茶水洒了一桌,也烫伤了她的手背,她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说了一句“失陪”,急匆匆冲到女儿房间。

  赫连城眉头皱了皱,眼中含着担忧,跟着追了上去。

  小乖躺在床上,眼睛紧紧闭着,秀气的眉毛皱在一起,小脸上布满了痛苦,齐夏急忙探了探她额头的体温,烫得吓人,她赶紧拿了外套给小乖套在身上,然后将她抱了起来,对小宝说道,“宝宝,妈咪送乖乖去医院,等我走后,锁好门,早点睡觉,别让我担心。”

  “我知道了,老妈,你赶紧去吧。”

  齐夏又把目光转向一旁的赫连城,“对不起,我女儿生病了,我要送她去医院。”

  “我跟你一起去。”赫连城毫不犹豫地伸出手臂,“你不方便,我来抱孩子。”

  齐夏也不推迟,将孩子送到他怀里,拿了手袋和雨伞,急匆匆出门。

  电梯已经正常运行了,齐夏心里还有些担忧,赫连城已经抱着女儿进了电梯,她也只好跟着走了进去,还好电梯没有再出问题。

  雨还在下。

  赫连城脱下外套包裹在小乖的身上,齐夏将雨伞全部撑在他们头顶,赫连城找到自己的汽车,将小乖放到了后座,“你跟孩子坐后面,方便照顾她。”

  齐夏担心身上的雨水沾染到小乖身上,脱了裙子外面的小外套。

  赫连城调高了温度。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