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 我们是不是曾经认识?

   赫连城唇角勾了起来,眼中带着笑意,一字一顿说道,“好久没听到小翼叫我爹地了。”

  “爹地,爹地……”小翼一遍遍,清晰地叫着他。

  清脆的童声在病房回荡,让老夫人忍不住心酸,跟着抹泪。

  “奶奶——”赫连城对着老夫人勾唇,“我要见齐夏。”

  老夫人抹泪的动作僵住了。

  苏希雅往前一步,挤出一抹微笑,“城,你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先好好休息吧。”

  赫连城并没有看她,视线坚定地胶着在老夫人身上,又说了一遍,“奶奶,我要见齐夏。”

  他的身体确实还很虚弱,只说了这么几句话,就有些气喘了。。

  老夫人看他强忍着痛苦的样子,不忍心拒绝,叹了口气,从病房里走了出来,苏希雅跟了上去,压低声音说道,“奶奶,您真的要叫齐夏过来?”

  老夫人无奈,“希雅,你知道阿城的脾气,如果我不让他看到齐夏,他一定不会配合治疗,他现在的状况……我不得不答应他。”

  “奶奶,您说得对,是我没有思考周全。”苏希雅恨得直咬牙,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容。

  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希雅,委屈你了。”

  “没事的,奶奶,只要城早点好起来,我都无所谓。”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再加上北堂深的特效伤药,齐夏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有些地方结了痂,青紫的地方颜色也淡了许多。

  走出卧室,北堂深围着围裙,正在厨房里面忙碌,高大挺拔的他,戴着印有卡通娃娃的围裙,显得格格不入,她倚着墙壁,噗嗤笑出声。

  “你醒了,伤口还痛不痛?”北堂深拿着锅铲,从厨房里探出脑袋问她,眼中满是疼惜。

  “好了很多了,深哥,你怎么又下厨了,叫点外卖就好了。”每天吃大总裁做的饭,她会有罪恶感的。

  夏没到泪。“外面买的不安全,”北堂深转身又进了厨房,一边翻动着平底锅里面的煎蛋,一边说道,“快到外面去,这里油烟味重。”

  “哦,好……”齐夏抽了抽小鼻子,真香啊,她昨晚没吃饭就睡着了,现在肚子还真是饿呢。

  洗漱完毕,叫两只小家伙起床,小乖从床上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趴到她面前,心疼地说道,“妈咪,伤口还疼不疼?”

  齐夏在她额头上亲了亲,“乖乖别担心,妈咪已经不疼了。”

  小乖眨了眨眼,小手捧着她的脸颊,小嘴凑到她还有些红肿的脸颊上,轻轻吹着,“妈咪,我给你呼呼,呼呼就不痛了。”

  齐夏将女儿柔软的小身体紧紧抱住,“恩恩,一点都不痛了,乖乖的呼呼真管用。”

  叫小宝的时候,他揉着乱糟糟的头发,迷茫着双眼,撅着小屁屁在枕头周围翻了好一阵,摸出一条精致的项链,二话不说,递到齐夏面前。

  “小宝,这是送给我的?”

  小宝眼中朦胧的睡意终于散去了,重重点了点头,小小的包子脸严肃地鼓着,“老妈,以后不管去哪里,都要把这条项链戴上,这样,就算你走到天涯海角,我都可以找到你。”

  他昨晚思考了大半夜,才想出这么个注意。

  “额,这么神奇,你不会是在项链里安装了全球定位系统吧?”齐夏笑着打趣,从儿子手里接过项链,仔细观察。

  应该是铂金的,低调的奢华,坠子是一颗路路通绿白色猫眼石,看起来漂亮又优雅。

  “差不多,这个猫眼石是空心的,我在里面放了一个非常小的追踪器,老妈,头低一下下,我帮你戴上。”如果再有不怕死的绑架老妈,他可以在第一时间搜索到她的位置。

  齐夏低了低头,好奇地问道,“你哪里来的项链?”

  小宝嘿嘿笑,“从深叔叔那里要来的啊,反正这也是深叔叔准备好,打算送给你的,我就小小地改装了一下。”

  他胖乎乎的小手指在她颈后灵巧地动了动,扣好了项链,突然凑到她受伤的脸颊边,迅速地亲了一下,扭着脸,一副不自在的神色,“现在还痛不痛?”

  齐夏揉了揉他的头发,笑道,“本来还很痛,你亲了一下,就不痛了。所以,宝贝儿子,你再亲一下?”

  “才不要呢!”小宝别别扭扭地从她怀里逃脱,小小的耳朵染了淡淡的粉色。

  母子俩从卧室出来,北堂深正从厨房里端着早餐,他一眼看到齐夏脖子上的项链,眼中涌起笑意,唇角弯了弯,“早餐好了,小宝和小乖快点洗漱哦。”

  “好~”两个柔嫩的声音一起应答,笑眯了眼,有妈咪,有深叔叔,感觉好好哦。

  吃完饭,北堂深去公司,齐夏留在家里,她正想打电话给赫连璧,问问赫连城的情况,突然接到老夫人的电话,听说赫连城醒了,她很高兴。当听到赫连城要见她,她愣住了,犹豫了一下,说道,“老夫人,会不会不太方便?”

  老夫人语气不是很好,“如果不是阿城现在的情况不太好,我也不会让你见他!既然决定让你见他,你就过来吧!”

  齐夏眉心一皱,心里窜起了火气,努力压制了下去,淡淡道,“我知道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会到医院。”

  齐夏换了一条长袖过膝的裙子,以便遮住手臂上和大腿上的伤痕,身上的伤痕好遮挡,但是脸上的就太显眼了。她用卷发器把头发烫卷,使劲把头发往前面弄,遮住了还有些红肿的脸颊。

  她把两个孩子送到了叶如心那里代为照顾,然后赶到了医院。

  苏希雅也在,她看齐夏的眼神森冷无比。

  老夫人沉着脸,“既然来了,就进去吧。你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齐夏也不想多说什么,点了点头,推开了病房的门。

  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在房间中央投射下阴影,齐夏安静地站在赫连城的床前,看着他苍白的容颜,心一阵阵地疼。

  赫连城也看着她,虽然她极力遮掩,但他还是看到了她受伤的脸颊,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她一定也是伤痕累累……其中还有一些伤痕,是他造成的。

  她哑着嗓子,“对不起,要不是被我连累,你也不会变成这副样子。”

  他闭了闭眼,疲惫地微笑,“这不是你的错。”算起来,是他连累了她,他当初要是做得干净一点,也不会发生老莫这件事。

  他招了招手,她走得更近一些。

  他轻声道,“身上的伤,还痛不痛?”他停顿了一下,脸上泛起淡淡的粉色,“我……有没有伤到你肚子里的孩子?”

  齐夏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脸上也烫了起来,不自在地垂下眼眸,“没,没事的,孩子很好……”

  他满怀歉疚,低声道,“对不起,差点伤了你。”

  齐夏鼻子一酸,眼泪溃不成军,“……你吓死我了……你差点把自己撞死,知不知道?”

  他勾了勾唇,“我不想伤害你。”

  如果不是最后关头,他清醒了一瞬间,他真的不敢想会造成怎样可怕的后果。

  齐夏心里一窒,咬着唇,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谢谢你……”

  他的眼中泛起温柔的笑意。

  她试图说一些开心的事情,“小翼开口说话了,你昏迷的时候,他扑在你身上,哭得很伤心。”

  他低低地笑,“我知道。若不是因为他的哭声,我可能还在昏睡。”

  他脸色苍白,明显是强撑着跟她说话,她勾了勾唇,说道,“赫连先生,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赫连城突然抓住她的手腕,“叫我赫连城。”相较于礼貌的称呼,他更愿意听到她气急败坏时那种连名带姓的称呼,反而有种熟悉的亲近感。

  她想挣扎,又怕牵扯到他的伤口,只好任由他握着。

  他漆黑是眼眸紧盯着她,包含了许多她无法看懂的东西。

  她妥协了,“赫连城,放开我。”要是被老夫人和苏希雅看见,她又说不清楚了。

  他缓缓松开手。

  “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她走到门口,还没有打开房门,他疲惫无力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齐夏,我们是不是曾经认识?”

  她伸出的手僵住,背对着他,“为什么这么问?”

  说了这么多话,他已经很累了,缓了缓气息,“在我昏迷的时候,我做了很多梦,梦里有你,还有我,我们似乎很熟悉,梦境也很真实,就像是曾经发生过一样……”

  她的手指掐进了掌心,“你梦见了什么?”

  “我不记得了……”他其实还记得唯一的一个场景,他抱着她,走在密林里,大雨瓢泼,她就靠在他的胸膛上,像柔弱的小猫一样……他甚至还清晰的记得那时的心情,失而复得的惊喜,担忧,还有浓得化不开的疼惜……

  她闭了闭眼睛,淡淡道,“不,我们以前不认识,在‘易而思’发布会上,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他缓缓道,“我还记得,你当时三番四次接近我,说有事情要我帮忙,还说不是故意回来打扰我,说话的语气很像是和老熟人。”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