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 爹地,对不起

   北堂深眼神阴鸷犀利,“就凭我有这个实力!”

  赫连璧脸色刷地一下白了,这句话直接戳向他的软肋,他只是赫连家的私生子,除了在赫连集团挂了虚职,根本没有实力与他争夺夏夏。

  他的双手握成拳,牙齿紧咬着,修长的狐狸眼中,弥漫着愤怒,羞辱和恨意,最后,所有的复杂情绪都化作无力,他的声音低沉又沙哑,“她伤得重不重?”

  北堂深面无表情地回答,“不算重,已经上过药了,当然,是我亲手帮她擦的。”

  赫连璧暴怒,挥拳就往他脸上揍,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臂,压低声音道,“赫连璧,孩子们都在,我不想跟你胡闹!”

  北堂深猛地一把甩开他的手臂,“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赫连璧愤怒地一拳砸在了墙壁上,手背上擦出了血也毫不在意。

  他疯狂地驾驶着兰博基尼,满腹的复杂情绪无从发泄,最后一身杀气地冲进了魅色。。

  他一杯一杯喝着闷酒,不少美女上前搭讪,他犀利的眼刀子刷刷向人射去,冷漠地吐出一个“滚”字,众女泪奔而去。

  赫连璧浑身散发出强大的怨气和怒气,方圆三米内没有人再靠近,却又一个不怕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懒懒道,“我说,二少爷,今儿这是怎么了?我这酒吧的地板上,可是碎了满地的芳心呐。”

  赫连璧一把挥开邵瑾寒的爪子,一双狐狸眼带着三分醉意,“邵瑾寒,我做人是不是很失败?”

  邵瑾寒脸上吊儿郎当的笑容僵了僵,“哟,遭受打击了?怎么突然谈论这么沉重的话题?”

  “你别跟我嬉皮笑脸的,我要听实话。”赫连璧又端起一杯酒,猛地仰头灌了下去。

  邵瑾寒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你可是万千女人追捧的对象,要是这都算是做人失败,那让别人还怎么活?”

  赫连璧苦笑,“别人追捧又怎样?唯独她不稀罕。”

  邵瑾寒知道他说的是齐夏,揉了揉眉,“她已经是北堂深的人了,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赫连璧又喝了一杯,神智已经开始迷乱,他哈哈大笑,“她不是,他们只是假订婚!不过,我还是没有机会……”

  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朦胧的醉眼里面透着难言的哀伤,“谁让我这么没用呢,我一出生就注定是一个失败的人……”他的出生不被家人祝福,他的出生存在只会让家族蒙羞。

  “阿璧……”邵瑾寒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脸上表情严肃而认真,“如果你真的爱她,就再努力一次。”

  赫连璧强忍着哽咽的颤音,“如果失败了呢?”

  “如果失败了……”邵瑾寒有些头疼,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棘手的问题,顿了顿,说道,“如果失败了,或许你应该放手。”

  赫连璧趴在吧台上,竭力压抑着强烈的奔腾的情绪,他本想和她从朋友做起,让她慢慢地爱上自己,可是,自从有了北堂深的存在,他的形象就显得那么渺小,他怕,怕有一天,她再也看不到自己……

  “你好好想想吧……”邵瑾寒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

  *

  等北堂深端着香喷喷的海鲜粥敲响齐夏房门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或许是太累,她睡得很沉,北堂深敲了两声,没有人应,扭了扭门把手,被反锁上了,无奈之下,他只能任由她空着肚子入睡。

  小宝和小乖坐在饭厅里,表面上在乖乖吃饭,实际上都竖起了耳朵听那边的动静,看到北堂深端着碗回来,小宝咬牙切齿地说道,“深叔叔,你要让伤害老妈的人付出代价!”

  北堂深摸了摸他的头,“我会的。快吃饭,待会儿冷了。”

  医院,高级病房。

  赫连城躺在一堆仪器和管子之间,头部用纱布包裹着,面色苍白,英挺的眉头紧蹙着,凉薄的唇瓣紧抿着,显得很是脆弱。

  白锦绣坐在他的病床边,老夫人抱着小翼,也坐在一边,三人眼中都流露出担忧之色。

  苏希雅敲了敲门,走了进来,焦急地说道,“奶奶,白妈咪,城怎么样了?”

  老夫人叹了口气,“已经脱离危险,暂时还没有苏醒。”老夫人还不知道苏希雅假怀孕的事情,对她态度如常。

  “城怎么会受伤的?”苏希雅一脸心疼之色。

  老夫人还没有说话,白锦绣已经冷冷地哼了一声,“还不是与齐夏那个女人有关,她和小翼被绑架,阿城为了救他们,才受了伤。”

  言语中,对齐夏的厌恶情绪非常强烈,甚至没有考虑到这句话,其实也会伤到小翼。小翼本来就内疚,听了这话,小身躯一僵,拳头不由握了起来。

  老夫人敏锐地感知到他的情绪变化,将他抱得更紧了一些,沉声道,“锦绣,这件事也怪不得齐夏和小翼,要怪就怪那些绑匪太可恶,竟敢把主意打到我们赫连家的头上!”

  苏希雅又惊又怒,她没有料到那伙笨蛋,居然把赫连城引了过去,她明明已经暗示过他们,北堂深才是齐夏背后的靠山!

  她将掌心掐了又掐,才把心头怒火压制下去,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小翼也被绑架了?小翼没事吧?”

  她弯腰,想要摸小翼的头,在她的手掌落在他头顶的那一刻,小翼尖叫了起来,对她又打又踢。

  老夫人连声安抚,“别激动,翼宝贝,没事的,曾奶奶在这里——”

  苏希雅后退了几步,脸色有点难看。

  白锦绣安慰她,“希雅,你别介意,小翼是受了惊吓。”

  “没事的,白妈咪,是我自己不好,明知道小翼看到我情绪会比较激动,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关心他。”苏希雅勉强笑了笑。

  白锦绣叹了口气,秀雅的眉微微皱了起来。

  躺在病床上的赫连城,嘴唇突然动了动,老夫人激动地倾身过去,还以为他就要苏醒,却听到他闭住双眼,低声呢喃,“齐夏……小翼……齐夏……”

  苏希雅脸色瞬间惨白,他都昏迷了,还心心念念着那个女人!

  老夫人和白锦绣脸色也变得难看。

  “齐夏……小翼……”他痛苦地皱着眉,反复叫着他们的名字,似乎被噩梦缠绕,手指还激动地伸展开来,又突然握紧。

  小翼挣扎着从老夫人的怀中爬了出来,他挪动着身躯,爬到赫连城的枕边,伸出小手,抚摸着他冰凉的脸颊,轻声说道,“爹地,我是小翼,爹地,求求你快点醒过来。”

  老夫人等人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小翼说话了!

  最震惊的还是苏希雅,她开始心慌了,万一小翼把她推他下楼的事情说出来,不光是城讨厌她,整个赫连家都不会再接受她!

  小翼的轻语,真的有作用,赫连城呢喃的声音渐渐消去,他的手指也不再紧张地卷曲,而是平静地舒展开了,只是他的眉头还微微皱着,似乎还有挂心的事情。成刷一争。

  “爹地,对不起!”小翼趴在他的旁边,小小的身体紧挨着他,小脑袋在他的手臂上蹭了蹭,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却忍住了,没有往下落。

  老夫人抹了抹眼角,靠近一些,将他们父子俩轻轻地抱了抱。

  苏希雅心情一直忐忑,好在,自从小翼说了那两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张过嘴,她的心又慢慢地平复了下来。

  到了晚上,赫连城还是没有苏醒,老夫人要留下等他清醒,赫连雄白锦绣等人好说歹说才劝服了她,苏希雅执意要留下陪护,只是她这个千金小姐很多事不会做,又请了一名高级看护。

  在医院睡了一晚,苏希雅浑身酸疼,向看护叮嘱了几句,她开车回家洗澡换衣服,等她再回到医院的时候,老夫人和小翼已经过来了。

  老夫人和颜悦色地说道,“希雅,昨晚辛苦你了。”

  那名看护很懂事,把昨晚苏希雅照顾赫连城的事情放大到无数倍,讲给了老夫人听。

  苏希雅浅笑,“奶奶,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刚才回家换衣服,顺便让厨房给城炖了汤,等他醒来,就会送过来。”

  老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

  “小翼,早上好。”苏希雅离开两步远的距离,笑着跟小翼打招呼。

  小翼双眼直直地盯着赫连城,当她不存在。

  老夫人无奈地说道,“小翼除了昨晚在阿城身边,说了几句话,回家之后,他又不肯说话了。”这算是解释他为什么不理她。

  苏希雅知道小翼没有把自己的事情说出去,心中狂喜,眼眸动了动,刚想说什么,突然听到老夫人惊喜的声音,“阿城,你醒了!”

  小翼欣喜地扑了上去,抱住他的手臂,很小心地避开了他的伤口。

  赫连城脸色很差,唇上毫无血色,眼神有点暗淡,手指轻轻动了动,缓缓抬起,落在小翼的小脸上,用沙哑的嗓子叫了一声,“小翼……”

  “爹地……”忍了许久的泪水,再也忍不下去,啪嗒啪嗒掉落下来,小翼扑到他怀中,哭成了泪人儿。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