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 尴尬的伤痕

   肚子越来越疼,她深深地呼吸,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坐在地板上,还不忘轻声安慰着小翼。

  咚咚的脚步声,杂乱又焦急。

  齐夏抬眼看向门口,北堂深高大的身躯疾步跑了过来,空荡荡的工厂里面,一地的狼藉他都没有看见,心里眼里,只剩下齐夏一个人。

  他狂奔而来,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夏夏,不要怕,我带你回家。”

  水族馆里,她突然失踪,电话里,听到赫连城中了药要欺辱她,他又急又怒,恨不得立刻飞到她身边。

  看到她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他的心都要碎了。

  他的心脏狂乱地跳动着,连她都感受到了,她忍着痛,轻拍着他的后背,努力绽放出笑容,“深哥,医生呢?让医生帮忙看看赫连城,他中毒很深。另外,我的肚子有点痛。”

  北堂深赶紧将手臂放松一些,担心压到她的肚子,狂吼,“医生,医生——”

  很快,一名医生和护士,连同四名手下抬着担架急急忙忙跑了进来。

  北堂深让医生先给齐夏救治,齐夏拒绝了,让他先看赫连城的情况,好在医生知道她的情况,直接让护士拿了针药给她注射。赫连城这边比较复杂,医生给他现场洗了胃,注射了强心针,又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再送他们去医院。

  北堂深先把齐夏抱上车,又抱了小翼上去,小翼执意要守在赫连城的身边,齐夏身上裹了一条毯子,将他小小的身躯抱在自己的怀里,他也没有反抗,没有挣扎,任由她抱着,怔怔地看着躺在担架上,毫无生气的赫连城。

  赶到医院,北堂深不顾她的反对,将她打横抱起,一路疾走到了妇产科,幸好她情绪控制得当,又及时做了急救,孩子并没有危险。

  赫连城被推到了急救室,医生说他不光是药物中毒,还有严重的颅损伤,齐夏脑中不由浮现他撞上石柱子时的情形,石头与头颅清晰的碰撞声,不断地在耳边回响,他满脸血污的模样,犹在眼前,她的心一阵阵酸疼,抓着北堂深的手臂,声音打着颤,“深哥,他会不会死?”。

  “不会的,他不会死。”北堂深看到她这副样子,心疼无比,为什么不是自己第一个找到她,为什么不是自己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保护她?

  自从来了医院,小翼就像恢复了以前冷漠的表情,他挺直着腰背坐在长椅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急救室的大门。

  “夏夏,你也累了,我先送你回去。”北堂深轻轻拍抚着她的后背,柔声哄着她。

  “不用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她将视线落在小翼身上,轻声道,“深哥,你还是通知一下赫连家的人吧。”

  她的面色苍白,头发凌乱,脸颊肿得老高,嘴唇裂开了,沾染了血迹,而且还差点流了产,根本不像没有事的样子,他的心一阵阵地抽疼,双眼里融着浓浓的疼惜,他握着她的手,“别担心,我会处理,我先让流星送你回家,我留在这里陪小翼等他的家人。”

  齐夏抬头看了看急救室的灯光,又看了看直挺挺坐在长椅上的小翼,说道,“深哥,我想留下。借用一下电话,我给叶子他们报个平安。”

  北堂深还想劝她,她却将手掌直直地伸出来,放在他的面前,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模样,“深哥,不要再劝我了,给我手机。”

  北堂深叹了口气,将手机放到了她的掌心。

  齐夏给叶如心打了电话,得知她已经将孩子们送回了家,还在自己家里陪着小宝和小乖,叶如心在电话那边喊了一声,小宝小乖立刻跑过来,围着手机叫“妈咪”,她又跟他们说了几句,才结束了通话。

  十分钟过后,赫连家的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赫连雄走在最前面,老夫人拄着拐棍,白锦绣扶着她的手臂,两人面色焦急地走在第二排,赫连璧神情淡然,走在最末。

  “北堂先生,我儿子怎么样了?”赫连雄神色焦急,也没有过多的寒暄。

  空在上身。北堂深站了起来,“医生正在急救。”

  老夫人眼眶红红的,把小翼抱了起来,爱怜地摸了摸他的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阿城会伤得这么重?”

  北堂深淡淡道,“夏夏和小翼被人绑架了,赫连先生是第一个赶到的,他制服了歹徒,自己也受了伤。”

  老夫人听完这话,神色变了变,看向齐夏的眼中带了一些不满,却也碍于北堂深的面子,并没有发作。

  白锦绣却忍不住了,冲着齐夏厉声道,“齐夏,又是你,你把阿城害得还不够,一定要害死他才甘心是不是?”

  赫连璧过来之后,注意力一直放在齐夏身上,她脸上伤得很重,身上披着赫连城的外套,不知道有没有受伤,他注意到她一直坐在椅子上,连他们过来,她都没有起身,猜测她现在一定很疲惫,或者,是因为身上的伤,所以没办法起来应付。心情复杂无比,也很心疼。

  他听到白锦绣的呵斥,立刻忍不住反驳,“大妈,你这话说得也太没道理了,哥救齐夏,是他自愿的,而且小翼也被绑架了,难道大哥就应该眼睁睁的看着小翼受伤害?”

  白锦绣被他这话一激,忍不住脱口道,“小翼,那小翼也是她的——”

  “好了!”老夫人一口打断她的话,冷厉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突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不对,自己差点就把话说漏了!

  “在医院里吵吵嚷嚷的,像什么样子。”老夫人又瞪了一眼赫连璧,视线淡淡的扫过齐夏,其中不乏警告的意味。

  齐夏神色淡淡的,似乎对他们的争吵充耳未闻,她早就料到,会是这种下场,所以她一点都不惊愕,也不在意。

  北堂深却不想她受委屈,握了握她的手,沉声道,“具体的事情是怎样,等赫连先生醒过来之后,你们自然会知道,现在责备夏夏,不是太过分了么?”

  白锦绣神色冷淡,毫无愧色。

  老夫人低头轻抚着小翼,似乎没听见。

  赫连雄咳嗽了一下,站出来打圆场,“北堂先生说得对,是我们操之过急了。”

  北堂深冷冷地哼了一声,也不再多说。

  一行人坐在走廊,又等了十多分钟,医生从急救室里面走了出来,说是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情况有些严重,有关头颅损伤还得做脑部检查。

  除了赫连璧,赫连家其他三人脸色都变得异常难看,老夫人连忙打断了医生的话,似乎不想让医生在齐夏他们面前多谈论赫连城的病情。

  齐夏垂了垂眸,知道是自己离开的时候了,她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也没有多看小翼一眼,在北堂深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北堂深忽然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不顾赫连璧杀死人的目光,也不顾其他人诧异的视线,大摇大摆将她抱进了汽车。

  到了小区,北堂深把她抱出了汽车,又抱着她上楼,要是平常,她一定会拒绝,但是现在,她伸出手臂环住了他的脖子,牙齿咬着下唇,修眉微微蹙着,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北堂深心里一紧,怀疑她身上也受了伤。

  回家之后,叶如心还在家里陪伴孩子们,见她伤成这样,忍不住眼泪汪汪,两个小孩更是急得不行,小乖都心疼得哭了,小宝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将害他妈咪的人千刀万剐。

  齐夏柔声安慰着孩子们,北堂深进浴室放了热水,出来后跟叶如心说道,“如心,麻烦你帮夏夏清洗一下。”

  齐夏想到自己身上的伤口,立刻红了脸,“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叶如心故作轻松,“害什么羞啊,我又不是没看过,大学的时候,我还帮你搓过背呢!”不顾她的反对,强制性地将她扶进了浴室。

  叶如心伸手,齐夏连忙按住她的手,“叶子,我自己脱。”

  轻轻脱下身上的外套,露出她破烂不堪的连衣裙,叶如心眼眸骤然一缩,她看到了她手臂上青紫的一块。

  连衣裙褪去,身上的擦伤不计其数,叶如心眼眶一热,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叶子,你出去吧,我自己可以的。”齐夏尴尬地夹紧了双腿,她刚才脱衣服的时候就注意到自己腿间,有严重的擦伤了……

  她欲盖弥彰的做法,反而让叶如心注意到了她的腿间,靠近腿根部的那一片擦伤,让她很容易就猜测到发生了什么事。

  叶如心眼中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她咬了咬唇,一言不发,扶齐夏坐进浴缸,打湿了毛巾,擦拭着她的身体,动作轻柔得就像羽毛一样。

  齐夏知道她心中所想,伸出手,轻轻地握住她的,轻声道,“叶子,其实,他并没有伤害我……他服了那么多的兴奋剂和催情药,为了不伤害我,他宁愿用脑袋撞在柱子上。”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哽咽了……那一刻,带给她的震撼,连现在回想起来都惊心动魄。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