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 可怕的独占欲

   豆豆泪流满面的在地上滚来滚去,身躯看似庞大,却灵巧无比,很小心地没有撞到小翼,否则以它那块头,很有可能直接将小翼撞飞了。

  “嘭”撞倒了椅子,哗啦撞翻了书堆,豆豆在满地的书本里激动地滚来滚去,毛甩得到处都是。

  以前小翼最喜欢逗它满地打滚了。

  赫连璧仔细观察小翼的反应。

  他的眼睛似乎动了动。

  赫连璧连忙冲着豆豆做了个手势,豆豆一个翻滚滚到了小翼的眼前,眼泪汪汪地蹭着他的脸,满满都是讨好之意。

  小翼眼睛又动了动,他缓缓地伸出小手,轻轻地抚摸着豆豆毛乎乎的脸。

  “嗷嗷——”豆豆激动地嚎了一嗓子,引吭高歌,欢快地蹭着他的手背。

  赫连璧跟豆豆一样激动,抱住豆豆的大脑袋狠狠地亲了一口,两眼冒着喜悦的光芒,“豆豆,好样的,咱们小翼可就交给你了!你得负责把他给我治好!”

  守在门口的管家,洒泪狂奔,老夫人,小少爷的病情又有好转了!

  *

  齐夏回家的路上,已经做出了重大决定,她要参加自闭症康复治疗师培训班,学习相关知识,以帮助小翼早日康复。她现在已经辞职,有很多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等北堂深回家之后,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他沉默了半晌,表示支持她的决定。

  哄孩子们睡觉之后,北堂深还没有离开,齐夏犹豫了一下,说道,“深哥,我今天遇见赫连璧了,他说他曾经找过我,还曾打过我的电话,但是我一次都不知道……”

  她没有再说下去,但是看他的眼神,已经充满了疑问。

  北堂深面色平静,毫无波澜,“是我让人阻拦了他,你的手机,也是我把他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为什么?”齐夏不明白,赫连璧并不是坏人,没有必要这么防备着他。

  “因为我担心他把你拐走,他可是有名的花花公子。”他的神色不像开玩笑。

  齐夏脸色黑了黑,“深哥,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有分辨能力,也有理智,你担心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她开始怀疑以前在日本的时候,自己那些爱慕者突然消失是不是也是他搞的鬼……

  他摸了摸她的头,唇角弯了弯,“傻丫头,你也可以理解为我吃醋了……”

  “深哥……”齐夏很无力,“不要再做这种幼稚的事情了,好不好?”

  他笑,“好,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不能和赫连璧单独出去。”

  她黑线,“赫连璧是好人,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他唇边笑容更胜,“你还是可以理解为我在吃醋……”

  齐夏想挠墙,深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胡搅蛮缠了啊啊?

  她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那你怎么不防着赫连城?”

  北堂深眼眸一紧,赫连城和她连孩子都生了,他如何不知赫连城才是最有威胁力的那一个,不过在她被绑架的时候,他需要赫连城的帮助,根本没有办法将赫连城摒弃在他们两人之外……

  而其他人嘛,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他甚至在思考,要不要把邵瑾寒也纳入黑名单之内……

  可怕的独占欲……

  他淡淡地笑,言不由衷,“因为我知道你不想和赫连城有牵连,所以他不足畏惧。”

  好吧,一言中的,齐夏乖乖闭了嘴。

  送走北堂深,已经十点多,齐夏到孩子们房间看了看,两个小家伙都睡得很熟,她笑了笑,轻轻关上房门。

  回到自己房间,她拨通了赫连璧的电话,“狐狸,是我,齐夏。”

  赫连璧正在酒吧喝酒,旁边有美女过来搭讪,他毫不客气把人家推开,接起了电话。

  听到她吞吞吐吐的声音,就可以想象到她此刻犹豫不决的样子,他双眼微微一眯,“你是不是想问小翼的病情?”

  齐夏“唔”了一声,用脚尖踢着地面,“你今天带大狗过去,是为了让它陪伴小翼吧?他现在情况怎样了?”

  他心里充满怨气,要不是为了小翼,她还不会主动联系他!

  虽然心里不爽,他还是将小翼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下,包括他开始对外界有了感知,主动触摸豆豆的事情。

  齐夏开心极了。

  她忐忑地说,“狐狸,我想见见小翼,你有没有办法?”

  赫连璧语气缓和了一些,“你也知道,我奶奶把小翼当成宝贝一样,护得紧紧的,你想要接近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讪笑,“我也知道,就当我没有问过吧。”

  赫连璧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

  齐夏轻声道,“狐狸,之前很久没有联系你,是因为我也发生了一些事情,并不是故意不理你的,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笨蛋!”赫连璧低声骂了一句,他才不是为了这个生气,他是气她毫无音讯,害得他担心了那么久!好不容易见面了,她还牵着她和北堂深的儿子!

  她小小声讨好他,“你骂吧,骂完之后记得原谅我。”

  赫连璧又气又好笑,想象她露出小心翼翼讨好的表情,心就软了,咳嗽了一下,故作凶狠吼她,“你和北堂深订婚,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不嫁人吗?为什么要嫁给他?还是说你只是不想嫁给我?”

  他噼里啪啦吼了一大堆,齐夏苦恼地揉了揉耳朵,“好吧,我坦白,其实这是一场误会,深哥的求婚只是做戏。”

  “所以说,你们并没有订婚?”赫连璧狂喜,蹭地站了起来,吓得正要靠近她的美女一个哆嗦。

  “对哇,我只告诉你,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齐夏挖了挖耳朵。

  “为何?”赫连璧大大的不满,难道她想跟北堂深假戏真做?

  齐夏想用手指戳他的脑袋,“你笨啊,要是被你们家的人知道我其实没有未婚夫,肯定又会认为我想勾搭你哥,订婚的身份,是我的保护伞啊!”

  赫连璧细长的双眼眯了眯,不耐烦地将贴上身的搭讪美女推开,“好吧,这个理由还算正当,但是我警告你,不许跟北堂深假戏真做!”就算假戏真做,那也是跟自己!

  “好。”她不会跟任何人假戏真做。

  听着他气急败坏的声音,她觉得很温暖,总算,她没有失去他这个朋友。

  他沉默了一瞬,终于问了出来,“夏夏,小宝和小乖,真的如报纸所说,是北堂深的孩子吗?”

  她握了握手机,“狐狸,孩子的父亲是谁,很重要吗?”

  “很重要,我也非常想知道。”他在她的生活里缺失了五年,他已经觉得追不上她的步调了,更何况突然多出两个孩子……

  她轻声道,“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

  他沉默了很久,久到齐夏误以为他已经挂掉了电话,他突然开口说道,“你不想说就算了,最后一个问题,你爱孩子的父亲吗?”

  她认真想了想,说道,“不爱。”赫连城很好,她对他只有歉意,没有爱意。

  赫连璧如释重负,缓缓吐出一口气,只要不爱就好,至少他还有机会。

  翌日,齐夏准时送小宝到赫连老宅。

  她又被管家挡在了楼下,干坐在客厅里等待儿子,她手里拿着杂志,实际上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赫连老宅独立的别墅前面,是一片宽阔的草坪和花园,透过窗户,她看到有仆人在花园里锄草捉虫,还有仆人在葡萄架下,用喷头给那只叫豆豆的藏獒洗澡。

  “嗷嗷——”藏獒庞大的身躯突然跳了起来,扑棱扑棱甩着一身长毛,甩得那个可怜的小女仆一身水。

  齐夏无语,她看得清清楚楚,那个小女仆给豆豆洗澡就像给仇人洗澡一样,狠狠地洗刷它的长毛,它不生气才怪呢!看来,她并没有照顾宠物的经验。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帮她一把好了。齐夏看了看那个站在客厅里,眼观鼻鼻观口的女仆,跟她打了声招呼,然后走出了客厅。

  枝繁叶茂的葡萄挡住了夏日的阳光,齐夏走到手忙脚乱的小女仆身边,友善地笑了笑,“你不要这么用力,它会不高兴的。”

  处比小里。小女仆大概十七八岁,浑身都被豆豆甩出的水珠弄湿了,她不好意思地抚了抚头发,“老夫人让我洗干净一点,所以我……”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来帮它洗。”齐夏揉了揉豆豆湿漉漉的大脑袋,它没有像其他的藏獒一样露出凶狠的表情,而是很自然地享受她的抚摸。

  “这,这怎么好意思,您是客人!齐小姐,您还是回客厅吧!”

  “没关系,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齐夏顺手取过放在地上的梳子,轻轻梳理着豆豆纠结成一团的毛发。

  小女仆腼腆地笑,“我叫叶柳,齐小姐,你叫我小柳就好了。”

  齐夏一边给豆豆梳理毛发,一边说道,“小柳,在给宠物洗澡之前,可以用梳子给它梳理一下毛发,把毛球和毛结去掉,也可以把它身上的脏东西捡走。”

  梳理完毛发,齐夏又让她拿来棉棒,塞到豆豆的耳朵里,以免水流进它的耳朵导致中耳炎。

  “眼睛上也可以涂抹上眼药膏防止进水和感染。”齐夏用手指轻柔地涂抹着眼药膏,每做一步,她就解释一遍这么做的目的。

  叶柳不住地点头,脸上流露出敬佩之色,“齐小姐,你懂得这么多,是不是养过宠物?”

  齐夏倒了专门的宠物浴液在手掌心,揉出泡沫之后再涂抹在豆豆的身上,笑道,“我以前在日本的时候养过一只雪纳瑞,不过回国之后,就没有再养了。”事实上,她不光给狗洗过澡,还给马洗过澡。

  “哇,好厉害!”小女孩真单纯,看着她的眼睛都闪着敬佩的光芒。

  就这么一个教,一个学,两人很快就熟络起来,齐夏旁敲侧击地知道了不少有关小翼的事情,知道他跟小宝一样是天才儿童,小小年纪就是围棋高手,知道他不苟言笑,像小大人一般,唯一像孩子的地方就是他喜欢吃甜食,还知道他不喜欢苏希雅,不希望她做自己的妈咪……

  小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齐小姐,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我刚来不久,而且一直在厨房帮忙。”

  齐夏笑,“我知道,我只是好奇,你放心,我不会把这些事告诉别人的。”

  “嗯!”小柳笑呵呵地点头。

  齐夏拍了拍洗干净的豆豆,“豆豆,走出浴盆,把身上的水甩一甩。”

  豆豆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优雅地迈出了浴盆,齐夏连忙拉着小柳后退,以防被它甩出的水波及到。

  结果这个豆豆就像故意的一样,愣是跑到她们身边,扑棱扑棱地甩水,齐夏忙不迭地避让,一脚踩在了台阶上,刚好小柳也在避让,从前面撞了过来,她身体一个不稳,往后倒去。

  “齐小姐——”小柳慌忙拉她。

  但是手还差了一点点。。

  眼看就要倒地,齐夏已经做好了用双手后撑保护腹部的准备,但是预料中的坠地并没有发生,一阵迅疾的脚步声过后,她被一双结实的手臂扶住了腰部。

  虽然只有两级台阶,但是突然踩滑摔倒,还是有些心跳加速,齐夏在来人的手臂里缓了两秒钟,赶紧站直了身体。

  “谢谢!”她转身道谢,看到的是赫连城黑沉沉的俊脸。

  他冷冷地看着她,冷硬的唇角紧绷着,像是在生气……

  她愣了愣,有些手足无措,“谢谢你,能不能先放开我……”他的双手还放在她的腰部,随着她的转身,他们的姿势显得暧昧至极。

  他深邃的眼眸,寒意肆虐,“不是怀孕了么?怎么这么不小心?”

  “对不起——”她下意识的道歉,又迅速反应过来不对劲,他在危急时刻救她,她道谢很正常,为什么她要向他道歉?!

  “大少爷,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小心撞到齐小姐的,您千万不要怪齐小姐!”小柳慌张地道歉。

  赫连城看都没有看她,一瞬不瞬地盯着齐夏,“你一直都是这么让北堂深操心的么?”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