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 请她帮忙(加更)

   仆人连忙搬来椅子放到老夫人身边,老夫人坐下,双目注视着抱着头部尖叫的赫连翼,一遍一遍柔声哄着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翼终于安静下来,他重新拿起画笔,在画布上涂抹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老夫人忍着剧烈的心疼,笑着称赞他,“翼宝贝真厉害,画出的画好看极了!”

  小翼小小的身躯就像雕塑一样矗立着,没有任何反应。

  “我们走吧,不要打扰翼宝贝。”老夫人在心里叹了口气,在仆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走出小翼的房间,苏希雅跟着老夫人到了客厅,老夫人让人替她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处理。

  苏希雅一脸歉疚,“奶奶,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那晚没有抓住小翼,他也不会滚下楼梯,发生这种事。”

  老夫人叹了口气,“这怨不得你,希雅,刚才小翼怎么突然就犯病了?”

  苏希雅越加歉疚,“我本来想和小翼沟通沟通,看能不能唤起他的注意,没想到当我指着画夸他的时候,他突然尖叫起来……”

  老夫人疑惑地说道,“小翼只有在别人触碰他的时候,才会情绪激动,你确定没有触碰到他?”

  “真的没有,我只是碰了碰他的画,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奶奶,对不起……”

  老夫人愁眉不展,“难道是小翼的病情又加重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苏希雅说道,“奶奶,我咨询了一些医生朋友,他们说,最好是把小翼送到康复中心,他们有专门的人员提供康复训练,会对小翼有帮助的。”

  老夫人也明白这是不错的方法,可是小翼身份特殊,她担心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思索了半晌,说道,“不如,还是请心理治疗师到家里来治疗小翼吧。”

  晚上赫连城从公司回来,老夫人把自己的想法提了一下,赫连城当然不会反对,不过他拒绝了苏希雅介绍的心理治疗师,在真相没有搞清楚之前,他对她已经有了戒备心理。

  斟酌了片刻,他说道,“奶奶,以后还是不要让希雅接近小翼了。”

  “为什么这么说?”老夫人眼眸犀利地闪了一下,心中有所怀疑。

  他淡淡道,“小翼见到她,情绪太过激动,我只是为了小翼着想,并没有其他意思。”

  在楼梯上听到的小翼那番话,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他不想冤枉好人,在内心深处,他希望小翼说的话是假的,更希望苏希雅和小翼发生意外没有任何关联。

  事实上赫连城也咨询了不少专家的意见,还联系了一名顶尖的心理治疗师。

  心理治疗师名叫林逸,三十岁左右,彬彬有礼,性情温和,每天到赫连老宅,对赫连翼进行一个小时的心理治疗。

  林逸建议家长每天保持固定的时间,和孩子单独交流,就算他没有任何反应,也要坚持和他说说话,或者是做一些事情,培养他对外界的认知。

  林逸说,“缺乏交往能力是自闭症儿童的最大障碍,家长应创设一切机会,放手让孩子去接触身边可以接触的人,小少爷在幼稚园里有不少的伙伴,可以请他们到家里做客,还可以在家里养些小动物,让小少爷在养育动物的过程中,减轻交往的恐惧,提高交往能力。”

  看了一眼独自坐在角落里的儿子,赫连城满满都是心疼,他突然意识到儿子很独孤,从小缺乏母爱,也没有同龄的玩伴,虽然年龄幼小,却已经养成克制沉稳的性格,连喜怒哀乐都不会流露在面上。

  思考了许久,赫连城拨通了齐夏的电话。

  此时的齐夏,已经做好了交接工作,北堂深也已经订好了四人飞往意大利的飞机票,她正在家里收拾行李,突然接到赫连城的电话。

  她看了一眼在客厅里玩耍的孩子们,回到自己房间里,按了接听键,“你好,赫连先生。”

  赫连城顿了顿,说道,“齐夏,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他的声音很陈恳,齐夏甚至能想象到他认真的表情,“说说看,如果能帮,我一定义不容辞。”

  什头尖上。他的声音低了下来,带着不易察觉的沉重,“我的儿子,前几天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齐夏蹭地站了起来,激动地脱口问道,“他、他有没有事?”。

  赫连城揉了揉眉,“他伤得不重,不过,醒来之后,患上了自闭症,医生说是因为他受到刺激,造成脑细胞功能失调……”

  “自闭症?”齐夏颓然地坐到沙发上,心神未定的面容仍有几丝仓惶,“能治愈吗?”

  “有治愈的可能。”赫连城保守地说出医生的看法,“据心理治疗师的意思,最好是让小翼多接触身边的人,所以我想请小宝和小乖到家里陪陪他。”

  齐夏扶着额头,纠结无比,小翼得了自闭症,她很担心,很想去陪陪他,帮助他走出自己的世界。可是她一直保护着小宝和小乖远离赫连家的视线,如果真的带他们去赫连家,会不会引起怀疑?而且以小乖现在的情况,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危险,她不敢把女儿送到赫连家……

  手心手背都是肉,该怎么取舍?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犹豫了好久,才沙哑着嗓子,问道,“可不可以找其他孩子?”

  他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小翼没有朋友,如果你不愿意,我不勉强。”

  电话挂断了。

  齐夏捧着手机,心痛得无以复加,“没有朋友”这四个字一遍遍在她的脑海里回响着,她几乎可以想象到小翼该是多么的孤单,没有兄弟姐妹,没有玩伴,没有妈咪的疼爱……即使受伤了,也用冷漠的表情武装着自己,他明明才四岁而已!

  她用力咬着自己的拳头,流下了心痛的泪水。

  “咚咚”的敲门声传来,她连忙擦干眼泪,对着镜子挤出一个微笑。

  打开门,她愣了愣,“深哥,你怎么来了?”

  北堂深一眼就看出她的眼眶红红的,皱了皱眉,“发生了什么事?”

  她将他请进门,“我没事,倒是你,怎么没去公司?”

  北堂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公司里面的事情已经交代好了,我来看看你行李准备得如何。”他深邃的黑眸落在她的脸上,带着不容置喙的霸道,“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齐夏知道拗不过他,索性将赫连城打电话的事情说了出来,包括自己的左右为难。

  北堂深也没料到临走时会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情,眸色沉了沉,倒了一杯茶,放到她面前。

  “夏夏,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愧对那个孩子,想要补偿他,但是你现在怀了孕,正是关键时刻,我不希望你再出什么意外。”

  “我知道,小乖还等着我平安的生下宝宝。”齐夏抚摸着自己的腹部,苦笑了一下,“可是,小翼也是我的孩子,我真的做不到在这个时候对他放任不理。”

  北堂深眼中闪过一抹无奈,他其实也有私心,想带着她离开这里,不再和赫连城搅合在一起,可是命运总是这么捉弄人。

  他眼眸暗了暗,“夏夏,其实你已经做了决定了,是不是?”

  齐夏靠在沙发上,单手撑着额头,看起来有些疲惫,“深哥,我想留下来,帮小翼治好自闭症……”她对着他笑了笑,“苏星辰已经进了监狱,我想,不会有人再害我了。”

  北堂深摇头,这丫头还是太单纯了,她不知道苏星辰背后还有靠山,不然单单凭她自己,怎么可能策划那么大的阴谋?不过,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既然她已经做了决定,那他就只有支持她。

  他拧了拧眉,说道,“小乖身体不好,还是不要让她过去赫连家了,我跟小宝谈谈吧。”

  小宝和赫连翼是死对头,要说服他像探望亲密朋友一样探望小翼,那也是难事一件。

  果然,北堂深刚提起这件事,小家伙就跟炮仗似的,一点就着,不满地在床上蹦跶着,“不行不行不行,我凭什么要帮他?我要去罗马,我要去看干爷爷,我不要留在这里!老妈也不能留在这里!”在这里老妈老是遇到危险,他才不要为了赫连翼那个讨厌鬼让老妈冒险呢!

  北堂深呼噜了一把他的脑袋,“小宝,别闹了,我知道你担心你妈咪,我会保护好她的。”

  小宝撅着嘴,嘴上都能挂油壶了,“那乖乖怎么办?”

  “乖乖也留在国内,等小翼病好了,我们再去意大利。”

  小宝不以为然,自闭症诶,这是三两天能好的吗?看来他们短时间内是别想离开这里了。不过,赫连翼那个讨厌鬼,怎么会患上这种病?自闭?自大还差不多!

  “小宝乖乖听话,不要让你妈咪为难。”

  “那好吧,我要申明,我才不是为了那个讨厌鬼留下来的,我是为了妈咪!”

  “知道了,你最疼你妈咪!”北堂深好笑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客厅里,齐夏回拨了赫连城的电话,她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道,“赫连先生,你觉得什么时间比较方便,我会把小宝送到赫连家。”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