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取消婚礼(求月票)

   苏希雅表面上似乎已经吓傻,其实早就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她抢在赫连城之前,奋不顾身地往楼下扑,惊慌失措地叫着,“小翼,小翼——”

  一个黑影蓦地闪过。

  她快,赫连城比她更快,急速狂奔试图抓住那个滚得越来越快的小团子,却怎么也抓不住,赫连城干脆扑身上前,奋力往下滚动,在那小小的一团落地的瞬间,他双脚一蹬,匍匐在地,用自己的身体垫在了儿子身下。

  在赫连翼砸在他后背的瞬间,他双手迅速放到背后将他护住,然后将他抱到了自己身前。

  “小翼,小翼!”赫连城低沉的声音充满焦虑,他猛地抬头看着呆愣住的苏希雅,“愣着做什么,快叫救护车啊!”

  这还是苏希雅第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火,她用指甲掐了掐自己的掌心,快步跑到座机那边。

  儿子紧紧闭着双眼,小脸惨白,毫无血色,额头上还撞出了血,赫连城心疼不已,将他从地上抱起来,平稳地放到沙发上。

  客厅里发生这么大的动静,老夫人等人终于被惊动了,纷纷下楼,看到赫连翼毫无意识地躺在那里,顿时惊得差点昏厥过去。

  老夫人在白锦绣的搀扶下,颤抖着靠近,“这,这是怎么回事?小翼他怎么样?”

  小翼昏迷不醒,赫连城已经面无血色,声音低沉地说道,“小翼从楼梯上滚了下去,额头受了伤,现在要等检查过后,才知道是否严重。”

  老夫人身体颤了颤,白锦绣连忙扶住她,安慰道,“妈,您别急,小翼一定会没事的。”

  救护车很快赶了过来,赫连城跟着上了救护车,司机开车送老夫人、白锦绣和苏希雅三人随后赶到医院。

  医生刚从急救室出来,赫连家的人就焦急地围了上去,老夫人急巴巴地问道,“医生,小翼怎么样了?”

  “老夫人,孙少爷伤势并不严重,只是轻微的脑震荡,很快就会醒过来。”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老夫人双手合十不停地呢喃。

  赫连城脸色松了松,“医生,辛苦你了。”

  “大少爷言重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医生离开之后,赫连城等人走进病房看望赫连翼。

  看到儿子面色惨白,安静的躺在床上,英气的眉头微微蹙着,赫连城心里就难受得紧。

  老夫人更是落下泪来,握住他的小手,不管家人怎么劝说,她都执意要陪在小翼身边,等他醒过来。

  苏希雅站在赫连翼的病床边,适时的柔声安慰,白锦绣略带暖意的说道,“阿城,你和希雅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你们还有得辛苦的,今晚我和老夫人留在医院就可以了。”

  赫连城双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声音平静地说道,“婚礼先取消吧。”

  “什么?”白锦绣惊得睁大了双眼,“阿城,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苏希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美目,望着赫连城,等待他的解释。

  赫连城的视线平静地扫过在场所有人,淡淡道,“妈,您没有听错,我想取消婚礼。希雅,我先送你回家。”

  说完,他转身欲走,苏希雅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声音颤抖着,“城,为什么?为什么要取消婚礼?就因为小翼受伤吗?”

  赫连城蓦地转身,深邃犀利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她,薄唇紧抿着,似乎在克制着什么。过了半晌,他才用冰冷如铁的声音说道,“没错,小翼受伤了,作为他的父亲,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抛弃他。”

  苏希雅抓着他手臂的手渐渐用力,她漂亮的双眸中蒙上了一层水雾,她咬着唇,楚楚可怜,“城,我们推迟婚礼,不要取消,好不好?等小翼痊愈了,我们再举行婚礼,好不好?”

  她是那么的委曲求全,连白锦绣都看不过去了,“阿城,希雅说得没错,突然取消婚礼,你让大家怎么看我们赫连家?要不就推迟吧。”

  老夫人也开口了,“阿城,好端端的,为何要取消婚礼?”

  赫连城脸色阴沉,眸子里涌动着复杂的情绪,他始终没有说出理由,而是推开了苏希雅的手,冷漠地说道,“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

  不再多说一句,径直转身。

  苏希雅勉强笑了笑,向老夫人和白锦绣告别。

  走出医院,赫连城已经坐在汽车里面等她了。

  他没有像以往一样,替她打开车门,她自己开门,坐了上去。

  他冷着脸,一言不发,启动汽车。

  车窗外,夜景绚烂。

  她看着他完美的侧脸,“城,为什么要取消婚礼,我想知道原因!”

  “吱——”随着尖锐的刹车声,赫连城猛地将车停靠在了马路边,紧抿的薄唇预示着他已经隐忍到极致,他包含森森冷意的双眼紧盯着她。

  “小翼滚下楼,并不是意外,对不对?”

  她心里一紧,脸上却露出错愕的神情,“城,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小翼是不小心滚下楼的!”

  他眼神沉痛,“你还在骗我!我听到了你和小翼的谈话,是不是因为小翼知道你和教父联络,所以你才狠心地对他下手?”

  “城,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我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吗?我喜欢小翼,我想当他的妈咪,我怎么会那么对待他!”苏希雅眼泪汪汪的控诉,“城,原来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你一定觉得北堂深是对的,我才是买凶害齐夏的幕后主使对不对?”

  她泫然欲泣的模样,让他有了瞬间的心软,但是只要想到儿子说的那句话,以及他滚落楼梯的惊险时刻,他就没有办法不怀疑。

  “希雅,婚礼先取消吧,我需要冷静冷静,仔细想清楚。”他看着她,一字一顿道,“小翼对我很重要,我希望跟我结婚的女人,是真心对他好。”

  苏希雅凄惨地笑,“我明白了,在你的心里,儿子永远是最重要的,对不对?不管我怎么做,你都不会相信我!六年的感情,在你的心里,到底算什么?”。

  赫连城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很用力,缓缓道,“我爱你,也爱小翼。”

  到底是不是希雅故意将他推下楼,等小翼醒来,一切就会真相大白。

  在儿子滚落楼梯的瞬间,他的心跳都快停止了,儿子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作为父亲,他已经不称职了,他不能再自私下去,他要让儿子健康快乐的成长。儿子一直不喜欢希雅,他知道,却故意忽略,以至于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他是时候考虑清楚了。

  晟昊集团总裁赫连城取消婚礼,成为爆炸性的新闻,但是很快就被另外一个新闻压过了风头,那就是苏星辰入室绑架威胁,同时还故意伤人用强酸泼人,最后落得个毁容的下场。

  齐夏不知道北堂深用了什么手段,将苏星辰绑架威胁里奥的事情也翻了出来,将她送进了监狱,当然,流星让她毁容,被定义成了正当防卫。

  齐夏也看到赫连城取消婚礼的消息,虽然当事人没有指名原因,但是她猜测是因为苏希雅手背受伤,不能按期举行,也没有往其他方面多想。

  当天,她向总监提出了离职,总监很震惊,找她谈了很久的话,得知她是为了给女儿治病,最后不得不同意了她的离职申请。

  另一边,北堂深已经准备好了出国的手续,也部署好了公司的事情,就等着齐夏做好工作交接,两人就带着放暑假的孩子们去罗马。

  齐夏向叶如心说明了情况,又带着孩子们去了姨妈家,跟姨妈告别。

  奔步她过。犹豫了好久,她才说出口,“姨妈,我打算带孩子们去意大利,大概要九个多月才会回国。”

  “怎么突然想去意大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特意隐瞒,夏云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对小乖的病情也不知情,还以为她只是普通的贫血症。

  齐夏笑了笑,“没有,姨妈,我以前不是告诉过您,我在意大利认了一位义父么?他老人家身体不太好,想念孩子们,所以我带孩子们去陪他住一段时间。”

  夏云拍了拍额头,“瞧我着记性,我记起来了,他身体怎么样?要不要紧?”

  “义父他是老毛病了,不要紧,但是需要安心静养,他没什么亲人,所以我想去照顾他一段时间。”面对善良的姨妈,齐夏说谎的时候,总有些愧疚。

  “原来是这样,那你去吧,我和你姨父身体都还硬朗,你不要操心。”夏云慈祥地笑着,对她的举动很是支持,“以前听你说,你在意大利的时候,人家帮过你很多,现在过去陪陪他也是应该的。”

  “姨妈,谢谢你。”齐夏惭愧地抱住她,她笑呵呵地拍着齐夏的后背,“说什么谢不谢的,跟姨妈还见外呢?记得时常跟姨妈打电话,报个平安,小乖的身体也要注意了……夏夏,你们什么时候走?”

  “一个礼拜之后,等公司的事情交接完就走。”

  齐夏准备着出国事宜,却不知道她再也走不了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