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 毁容 (加更一千)

   说完,苏星辰从腰间摸出一把手枪,将枪口对准了齐夏的头部,冷笑说道,“齐夏,替我向你已经去世的践人老妈问好!”

  齐夏盯着黑洞洞的枪口,后背紧张得出了汗,脸上努力保持冷静,“苏星辰,你杀了我,等着你的将是几十年的监牢生活,你想在牢房里过一辈子吗?”

  苏星辰眼神几近疯狂,“我已经豁出去了,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齐夏,你放心,你不会孤单的,苏希雅很快就会下去陪你!”

  她扭曲而残忍地笑着,缓缓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巨响。

  房门被人踢开了,一个黑色的身影闪电似的抱住了齐夏,像头捕食的猎豹,带着她迅速回旋,躲开了苏星辰的枪口。

  枪口里射出来的不是子弹,而是一股液体。液体沾染到墙壁上,墙上立刻兹兹地冒着白泡。

  就在齐夏心脏猛跳的时候,黑影已经将她放开,迅疾如风的身形扑向了苏星辰,他的动作快捷而凶猛,电光火石之间,黑影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两人在抢夺手枪的过程中,扳机被扣动了,黑影将枪口一抬,对准了苏星辰的脸部。

  枪里的液体精准地喷洒在她的脸上,她扔掉手枪,双手捂着脸颊凄厉的惨叫起来,她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冒烟、腐烂……

  这胆战心惊的一幕,就发生在短短的十几秒钟之内。

  齐夏和苏希雅这才知道,原来她用的不是真手枪,而是装满了强酸的水枪。

  苏星辰双手颤抖地捂着自己的脸颊,凄厉地哀嚎着,跌跌撞撞地冲出更衣室。

  黑影并没有追出去,转过身来面对齐夏,是流星,他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但眼中却带着担忧,“齐小姐,你没事吧?”

  “谢谢你,我没事。”齐夏扫了一眼苏星辰方才站立的地方,地板上还残留着强酸,心里不由一阵后怕。

  苏希雅双腿软了一下,扶着梳妆桌站稳,她知道,如果苏星辰得逞,射中了齐夏,那么,她就是第二个。

  “希雅,你有没有事?”赫连城从电话里听出不对劲,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他的头发有点凌乱,神情急切。

  “城,我没事,”苏希雅咬着唇,眼中噙着泪水,似乎被吓得不轻,“不过,婚纱毁掉了。”

  她方才用来遮挡强酸的婚纱,已经被强酸腐蚀得破烂不堪,上面全是小洞。

  “你没事就好!”赫连城提到嗓子眼的心脏回到胸膛,将她紧紧抱住,视线一扫,这才发现齐夏和流星的存在,齐夏同样一身狼狈,甚至于,连她身上的小外套也被腐蚀了几个小洞,露出里面的吊带。

  赫连城身体猛的一僵,想要放开苏希雅,却被她抱得更紧。

  齐夏淡淡笑了笑,“赫连先生,苏小姐,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她和流星坦然自若地走出了更衣室。

  “齐小姐——”

  流星突然叫了她一声。

  她诧异地回头,一件西装外套已经披在了她的肩膀上,流星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遮住了他眼中的神色,淡淡道,“你的衣服破了。”

  齐夏囧了一下,她差点忘记自己的外套被强酸腐蚀掉了。

  “谢谢。”

  “不客气。”

  齐夏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有些想笑,转念想到逃跑的苏星辰,心情又沉重起来,“流星,苏星辰逃跑了,我担心她还是不死心。”

  流星面无表情,“齐小姐,不用担心,等待苏星辰的将是牢狱之灾。”

  齐夏摇头,“苏家势力太大,苏慕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唯一的女儿进监狱,苏星辰犯下的不过是故意伤人罪,再加上伤人未遂,没有真凭实据,她的罪名似乎太好开脱了。”

  流星唇角诡异地勾了勾,“齐小姐,这些你都不用担心,我相信老大会有办法的。”

  齐夏他们二人刚离开,赫连城拥着苏希雅也走出了更衣室,苏希雅靠在他的臂弯里,手背上被烧伤的肌肤已经经过简单的处理。赫连城把她送到医院,虽然烧伤面积不大,但是留下伤疤是必定的,而且需要一周多的时间,伤口才会愈合。

  从医院出来,赫连城开车送苏希雅回家,她咬了咬唇,为难地说道,“城,明天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了,可是婚纱被毁,我的手还受了伤,该怎么办才好?”

  赫连城想了想,说道,“婚纱好解决,我找Anson帮忙,至于手上的伤,”他看了一眼她的手背,“戴上白色的手套之后,几乎看不出手背上的纱布了,我们简化婚礼,你就不用辛苦太久。”

  苏希雅侧头,看着他的眼睛,坚定地说道,“婚礼如期照常举行,我没事的,城,我不想我们的婚礼留下遗憾。”

  “好,听你的。”赫连城唇角弯了弯,刚想说些什么,手机突然响了,他挂上耳机,手机里传来老夫人的声音。

  “好的,奶奶,我们今晚就回去。”

  赫连城跟老夫人说了几句,切断了电话,对苏希雅说道,”希雅,奶奶说今天晚上想见见我们,让我们回家一趟。”

  苏希雅笑了笑,“好啊,不过,我受伤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奶奶了,免得她担心。”

  赫连城改变方向,汽车向赫连老宅驶去。

  当他们达到老宅的时候,老夫人跟赫连翼正在客厅里下象棋,一老一小两人凑在一处,老夫人哇哇大叫,“不行不行,翼宝贝,曾奶奶后悔了,不应该走这一步!”

  赫连翼鼓着腮帮,无奈地说道,“曾奶奶,您已经悔了五次棋了!”

  “那就让我再悔一次,翼宝贝,我可是你的曾奶奶,不许计较那么多!”

  赫连翼小脸皱成一团,这个老是悔棋耍赖长不大的老小孩,真的是那个严厉果断的赫连当家主母么?

  赫连城看到老夫人耍赖的样子,儿子苦恼的小脸,唇角忍不住扬了起来,挽着苏希雅的手臂向他们走去,“奶奶,我们回来了。”

  苏希雅微笑,“奶奶,小翼,你们在下棋呀。”

  “爹地,希雅阿姨!”赫连翼从小椅子上站了起来,彬彬有礼地问好。

  老夫人一眼就看到苏希雅裹着纱布的手背,脸上露出关切的神色,“希雅,你的手怎么了?严不严重?快过来让我瞧瞧。”

  “没什么大事,是我不小心蹭到了。”苏希雅松开赫连城的手臂,优雅地走到老夫人身边,坐了下来。

  老夫人抬起她的手腕,小心查看,“哎哟,纱布裹得这么厚,真的没事?会不会影响明天的婚礼?”

  “真的没事,奶奶,你放心,不会影响明天的婚礼。”

  老夫人听说不严重,放下心来,笑呵呵的问道,“今天的彩排顺利吗?快跟奶奶说说。”

  苏希雅和赫连城对视一眼,微笑说道,“挺顺利的,奶奶,您叫我们回来,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把你们叫回来,跟你们说说举行婚礼的时候,该注意的一些事情。”老夫人让他们坐在自己身边,拉拉杂杂的叮嘱了很多细节问题,他们都耐心地听着,时不时还提出疑问,老夫人对他们认真的态度甚为满意。

  晚饭过后,赫连城被老夫人叫到了书房。

  “阿城,其实今天把你们叫回来,是有别的事情。”老夫人坐在藤椅里,眼中流露出一抹哀伤,“小翼今天打电话跟我说,‘曾奶奶,爹地和希雅阿姨结婚了,我可不可以不要叫希雅阿姨妈咪?曾奶奶,等以后爹地和希雅阿姨有了小宝宝,他们还会爱我吗?’”

  赫连城浑身一僵,胸口骤然一紧。

  老夫人抹了抹眼角,“阿城,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不管以后如何,小翼永远是我们赫连家的长孙。”。

  赫连城很难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酸涩,愧疚,心疼,兼而有之。

  他的双拳暗暗地握了起来,又松开,过了好半晌,才说道,“奶奶,我明白,小翼是我的儿子,我不会让他受到丝毫委屈。”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老夫人满意地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希雅手背上的伤是怎么回事?真的是蹭到的?”

  她的目光灼灼,充满了怀疑。

  赫连城知道瞒不过她,将下午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老夫人忍不住扼腕感叹,“真是想不到,星辰这孩子竟然这么狠毒,希雅可是她的堂姐啊!”她有意避开了齐夏。

  赫连城抿了抿唇角,没有说话。

  老夫人似乎被这件事打击到了,疲惫地挥了挥手,“按照风俗,希雅要从娘家出嫁,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送她回去吧,今晚就让小翼留在老宅里。”

  赫连城告别老夫人,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另一边,苏希雅目送赫连城和老夫人上楼之后,提出送赫连翼回房休息,赫连翼让仆人们都退了下去休息,坐在没下完的棋盘旁边,头也未抬的回答,“希雅阿姨,请等一下。”

  苏希雅只好坐在他身边,看他自己跟自己下棋,他小小的脸颊神情认真,时而皱眉,时而勾起唇角,啪啪地移动着棋子。

  就这么过了大概十多分钟,他藏在衣袖下面的感应器突然震动了一下,他若无其事地推开还没有下完的棋子,站了起来,绅士礼貌地微笑,“希雅阿姨,我们可以走了。”

  苏希雅扫了一眼棋盘,“怎么不玩了,不是还没有下完吗?”

  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纷嫩嫩的脸颊一派老成,“无聊,不玩了。”

  “那好,我们上楼吧。”苏希雅嘴角抽了抽,微笑着弯腰,想要牵他的手。

  他乖乖地伸出手,任由她牵着。

  她牵着他上楼梯,拐角的时候,他突然扬起小脸,好奇地问道,“希雅阿姨,教父是谁?”

  苏希雅愣了一下,忽地笑了起来,“小翼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问题?”

  赫连翼神情天真,眨了眨眼,说道,“因为我那晚上听到你和教父聊电话了,我其实知道教父是谁,教父就是A市的杀人组织中间人,希雅阿姨,我说得对吗?”

  他那晚听到“教父”这个称呼,就偷偷查找他的身份,但是没有查出什么信息,后来齐小宝要跟他合作,他就特意问了齐小宝,没想到那家伙手指在电脑上噼里啪啦了一番,就告诉他教父是杀人组织的中间人,害得他对那家伙的资料库眼红了好一阵。

  苏希雅脸色变了,压低了声音,“小翼,你不要乱说,那晚和我通电话的是教堂的神父,我们在讨论婚礼的事情,不是什么教父。”

  “可是我听得很清楚,你叫他教父啊!”赫连翼抬高了嗓音,纷嫩的脸颊带着天真的疑惑,“希雅阿姨,你为什么要跟教父联络呢?难道你要找他帮你杀人吗?”

  他的声音很大,在空荡荡的楼梯间听起来清晰无比,苏希雅心下一慌,下意识捂住了他的嘴巴,“小翼,我怎么会做那种事情,你别瞎说!”

  赫连翼“唔唔”地挣扎着,他用双手掰着她的手,还用脚踢着她的小腿,明亮的双眼定定地看着她,让她有种被看穿的感觉,条件反射地更加用力地捂住了他的嘴巴。

  “唔唔——”他的口鼻被掩,好难受,白嫩的脸颊都涨成了红色,黑溜溜的眼睛涌满了泪水,看起来可怜至极。

  苏希雅却毫无怜爱之意,她恐慌着,怕他将这件事说出去,刚好,现在没有人,不会有人知道她在做什么……

  赫连翼突然一口咬在了她的手掌上,尖利的牙齿让她手掌钻心地疼,她下意识地一把将他推开。几头冷保。

  赫连城从三楼的书房下来,缓步往下走,走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赫连翼大声地说了一句,“希雅阿姨,你为什么要跟教父联络呢?难道你要找他帮你杀人吗?”

  他脚下猛地一顿。

  楼下突然没有了声响。

  他心里一紧,加快步伐往楼下跑,然后,他看到了震惊的一幕,儿子从楼梯上咕噜咕噜地滚了下去,而苏希雅雕塑一般站在楼梯上,似乎已经吓傻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