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 偷听

   教父不理会她嘲讽的口吻,淡淡道,“上次的事情,我也是逼不得已,我可不想得罪三口组的当家。不过,苏小姐,你也厉害得很,得罪了北堂深,却还好好地活着。”他假意不知她将所有的事情推到苏星辰身上。

  藤椅前面的小木桌上放着一壶清茶,苏希雅悠悠地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轻笑道,“我不觉得我们的关系好到可以闲聊天,你找我,有什么事?”

  教父笑了笑,“那我就有话直说了,你上次让朱雀给齐夏注射的毒品,叫什么名字?”

  苏希雅挑眉,“无可奉告。”

  教父淡淡道,“我要知道它的戒毒方法。”

  苏希雅轻笑,“无可奉告。”

  教父声音冷了下来,“你不怕我将我们的对话录音,发给赫连城?我知道,你最怕的不是被北堂深拆穿,而是怕赫连城发现你的本来面目!”

  苏希雅脸色一变,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微笑道,“真的无可奉告,因为它还没有上市,也没有正式的名字。至于戒毒的方法,那我更是无从得知了。”

  教父顿了顿,说道,“我需要一只样品,明天下午三点,游乐广场最大的那颗树下面的长椅上,会有人去取。”

  苏希雅冷冷地勾起了唇角,“教父,我说过我会给吗?”

  教父冷笑,“你可以不给,但是我们今晚的对话,以及你找我交易时的所有对话,赫连城明天都会收到,你意下如何?”

  苏希雅眼中闪烁着阴狠的光芒,“很好,你威胁到我了,不过,我也要提醒你,如果毒品的事情你敢泄露出去,我苏希雅保证,你会死无全尸……”

  月光下,她的笑容诡异得让人战栗,红唇微微启开,一字一顿道,“还包括你在乎的那个人!如果我猜得没错,是因为那个人染上了毒瘾,所以你才需要戒毒药吧?”

  教父声音低沉,“你很阴狠,也很聪明,就冲着这两点,我也不会把毒品的事情泄露出去,说定了,明天下午三点。”

  她笑靥如花,“好,没问题。”

  录音?该死的老狐狸,竟然敢玩阴的!

  她冷笑,北堂深够狠够毒,居然报复到教父身上去了,正好消消她的心头之火!

  擦——

  树枝摩擦的声音。

  “谁?”她迅速转头,眼神犀利地望向盆栽。

  高大的盆栽枝繁叶茂,要是有人藏在后面,刚好合适。

  没有动静。

  她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向着盆栽靠近,走到盆栽面前之后,她迅速转向盆栽后面,空无一物。

  “咚咚咚——”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她背后传来,等她猛然转身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一抹影子闪到了墙壁后面。

  该死的,竟然趁她检查这盆盆栽的时候,绕到了另一盆后面,然后迅速溜掉了!她甚至没有看清楚,那是谁!

  苏希雅愤怒地抓住盆栽的叶子,狠狠地揪了一把。

  她将手中的叶子扔掉,拍了拍手,打算回房想办法找出那个偷听的人,刚走到离盆栽两步远的地方,突然发现地上有个东西。

  弯腰捡了起来,这是一枚小小的纽扣,大概是盆栽树枝从偷听之人身上刮下来的。

  苏希雅得意地扬了扬眉,将纽扣紧紧地攥在了掌心里面。

  椅已想推。“希雅,你怎么还没休息?”走在二楼走廊,苏希雅碰见穿着睡袍的赫连城。

  她走近他,笑道,“陪奶奶聊完天,我去阳台上坐了一会儿,城,你怎么也还没有睡?”

  “我去看看小翼。”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赫连城已经养成了习惯,每晚睡觉前会去儿子房间看看他。

  “我陪你一起。”苏希雅挽着他的手臂,两人走到赫连翼的房间门口,轻轻敲了敲,没人应答,估计小翼是睡着了,赫连城轻轻转动门把手,走了进去。

  借着走廊的光线,苏希雅看到赫连翼安静地躺在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她的视线落在他白色的真丝睡衣上面,目光闪了闪。

  赫连城放轻脚步,走到床前,将赫连翼被子外面的手臂放进了被子里面。

  “他睡着了,我们走吧。”他压低声音,对苏希雅说道。

  苏希雅点了点头,跟着他走出房间。

  房门关上之后,躺在床上的小人儿突然睁开了眼睛,他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他穿着白色的真丝睡衣,衣服最下面的那颗纽扣不见了。

  “讨厌,上哪里去了?”他皱着小小的眉头,赤着脚趴在地上四处寻找,突然,抬起头来,“该不会是掉在阳台上了吧?”

  他苦恼地皱着眉,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去阳台上找找看,穿上鞋子,找出一把小手电,偷偷摸摸溜到阳台上,这里摸摸,那里看看,都没有找到那颗纽扣,该死的,不会被那个讨厌的女人捡到了吧?

  “你是在找这个吗?”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略带笑意的女声。

  赫连翼猛地一惊,回头看到苏希雅笑意盈盈的脸,她手里拿着一颗白色的纽扣。

  他冷着脸,没有说话。

  她亲切地笑,“小翼,我还以为你已经睡着了呢!”

  赫连翼一言不发,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她对着他的背影,轻声说道,“小翼,你刚才,都听到了什么?”

  他蓦地顿住,冷淡地回答,“隔得那么远,什么都没有听到啊。”

  赫连翼没有撒谎,他确实没有听清楚她和教父的谈话,但是他听到了她叫对方的名字“教父”。

  “那就好,来,纽扣还给你,不要再弄丢了哦。”她笑米米的弯腰,将纽扣递给他。

  他接过纽扣,礼貌地说道,“谢谢希雅阿姨,晚安。”

  “晚安。”苏希雅摸了摸他的头。

  她提着的心,放了下来,一个才四岁多的孩子,就算再聪明,也不会从她刚才说的话里面挖掘出什么东西来。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苏希雅回房之后,还是跟教父联系,将交易时间和地点做了改动。

  第二天上午,教父从苏希雅那里获取了毒品样品,通过强大的关系网,他把毒品送进了科研室,进行分析研究以研制戒毒药。

  但是戒毒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苏星辰在解药研制出来之前,都只能接受父母的安排,被秘密送进了戒毒所。

  苏慕容本以为深夜送女儿进入戒毒所,能够避开别人的耳目,没想到第二天,网络上就疯狂地传播着“富家女吸毒玩牛郎大胆4P”的新闻。

  苏慕容急怒交加,忙得焦头烂额,还是没办法禁止越来越汹涌的新闻,苏氏集团的股票也如她预想的那般哗啦啦直掉,最后只好与北堂深谈判。

  北堂深拒不见面,让江岛出面处理,江岛在与苏慕容会谈的时候,很明确的表达了北堂深的意思,视频的事情与他无关,纯属苏星辰的猜测。

  最后,江岛冷笑,“如果苏总拿不出证据证明是我们总裁所为,还请苏总不要随意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苏慕容大怒,但又发作不得,这一切确实都是自己女儿的推测,并没有确切的证据,如果她与对方撕破脸皮,只会闹得自己难堪,遂忍怒而去,但是对齐夏和北堂深的恨意却更加深了。。

  戒毒所,苏星辰的毒瘾发作了。

  身体痛得都不像是她自己的了,她痛苦地哀嚎着,在床上翻滚着,眼睁睁看着医护人员给她注射了药剂,但是却不能起到丝毫作用。

  好痛,痛得她想撞墙,她真的这么做了,力气突然大得惊人,她推开了守在身边的医护人员,猛地一头撞到墙壁上,鲜血顺着她的额头缓缓流了下来,医护人员连忙上前将她双手双脚紧紧抱住,有人拿了绳子将她捆绑住,有人紧急处理她头上的伤口……

  她疯狂地大笑,然后嚎啕大哭,为什么,她明明那么用力了,还是清醒着,身体就像在被人千刀万剐着,痛不欲生……

  “给我,给我,给我——”她浑身颤抖着,祈求着,视线茫然的看着身前晃来晃去的白影,“给我毒品,给我毒品!”

  “苏小姐,你振作一点,很快就会过去的!”有清冷的女声安慰她。

  但是她根本听不进去,脑海里只有“毒品”这两个大字,疯狂地扭动着身体,挣扎着想要弄开捆绑她的绳子,因为剧烈的动作,她额头上刚处理好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了。

  “怎么办?病人情绪太激动了!”

  “给她注射镇定剂。”

  有人在她胳膊上注射了一针,她渐渐安静了下来,沉沉睡去。

  当苏星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窗户外边隐隐有说话的声音。

  由于苏慕容的安排,她住在二楼的特殊病房里,装修豪华,家电齐全,窗外就是一片花园,她觉得窗外说话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烦躁,不悦地皱了皱眉,动了动酸疼的身体,打算下床把窗户关掉,无意间听到自己的名字。

  她倚靠在窗户边,仔细听着楼下两人的谈话,说话的是两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应该和她一样,都是来戒毒的。

  “苏星辰?你是说那个跟牛郎玩4P的富家女?她真的在咱们戒毒所?”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