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 毁了她(月票加更)

   北堂深抿了抿唇,“你确定想知道?”

  她坚定地点了点头,“深哥,我知道你的手段,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很强了。”

  “我就当你是夸奖我了,”他唇角弯了弯,说出的话却冰冷无情,“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昨晚,安排了三个牛郎伺候她,把过程全部拍摄了下来。另外,我还附赠了她一个意外惊喜。”

  齐夏当然知道伺候是什么意思,心里有少许的不忍,但是只要想到她五年前找流氓非礼自己,还拍摄了视频传播到网上让自己有家归不得,那抹不忍也就消散了。

  “意外惊喜,那是什么?”

  北堂深眼中迸射出森森冷意,“毒品,我也要让她体验毒瘾发作时痛不欲生的感觉。”

  齐夏只要想到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北堂深敏锐的感知到了,紧盯着她的双眼,“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可怕?”

  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怕他,唯独她不可以!

  她怔了怔,抱住他的胳膊,喃喃道,“深哥,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是那个温柔体贴,疼我、惜我的深哥。你之所以这么对待苏星辰,是因为她先伤害了我。”

  北堂深将她紧紧抱住,但是很小心地护着她的腹部,他的细致体贴,让她深感窝心。

  她趴在他的怀里,轻声问,“深哥,对于那个视频,你打算怎么做?”

  他抚摸着她的头发,“我知道,齐振声今天去找你了,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齐夏沉默了很久,缓缓道,“我从来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他们总是来逼我,我也不是圣母,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苏星辰,”她垂下眼睑,抚摸着自己的腹部,“她怎么会那么狠心,害我还不够,还要害我的孩子,给我注射毒品,想让我的孩子从一生下来就不正常……”

  说着,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了,闭了闭眼,像是做出重大的决定,“深哥,我要让她知道,伤害我的孩子,是要付出代价的。”

  北堂深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发,柔声道,“我不会放过她,一个小时之前,我已经让人将视频公布在了网上。”

  齐夏错愕的抬头,从他的眼里,她看到的是满目柔情,她终于明白过来,忍不住红了眼眶,喃喃道,“深哥,你好傻,你不想让我内疚,宁愿自己做坏人,你好傻!”

  他唇角弯了弯,“所以,你不用有心理负担,因为是我让人把视频公布出去的,就算面对齐振声,你也不要有负担。”

  齐夏抱住他,忍不住落下泪来。

  苏家。

  当齐振声疲惫地回到家的时候,他看到的是满面怒容的苏慕容和嘤嘤哭泣的苏星辰,苏星辰的右手手腕上还绑着带血的纱布。

  他无奈地坐到沙发上,“最终,我还是没有找到齐夏的家……”在苏慕容的面前,他从来不会用昵称称呼他跟前妻的女儿。

  “已经用不着了!”苏慕容将笔记本电脑翻转了过来,屏幕对着他,厉声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齐振声只看了一眼,身体就僵住了,那是苏星辰的不雅视频,已经在网上疯狂流传开了。

  “现在,不光是星辰丢脸,我们整个苏氏集团都要跟着倒霉!”苏慕容几乎可以想象股票哗啦啦下跌的惨样,扶着额头,痛苦不已。

  苏星辰哭得很伤心,“妈咪,现在该怎么办?”

  苏慕容努力平复着怒气,沉着脸,说道,“老公,帮我把电话拿来,我跟邵琦枫打声招呼。”

  邵家是传媒大亨,在业界很有影响力,她要让他帮忙挡住相关媒体电视报道。

  就在苏慕容打电话给邵琦枫之前,他已经从电视台得到了消息,下令禁掉了这条新闻,苏慕容自然是感激不已。

  苏慕容利用苏家的影响力和人脉,将各个关节都打通了,禁掉了所有的报纸、电视报道,但是网络却不是她一人之力挡得住的,一部分视频被删掉,又有一批冒了出来。

  个心承身。苏星辰切身体验到齐夏当初被人逼入绝境的感觉。

  不过,这还只是开始。

  就在苏慕容忙着托关系处理不雅视频的时候,她的毒瘾发作了。

  “星辰,你怎么了?”等齐振声发现她不对劲,她已经全身颤抖,眼泪鼻涕全部涌了出来。

  很快她就手脚痉、挛,口吐白沫,吓得齐振声连忙拨打医院的急救电话。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将苏星辰载进了医院。

  医生检查过后,说道,“齐太太,齐先生,病人这是毒瘾发作。”

  “毒瘾发作?”苏慕容眼前一黑,差点昏厥过去,齐振声连忙扶住她,焦急地问道,“医生,我女儿从来没有沾染过毒品,怎么会毒瘾发作呢?你是不是搞错了?”

  医生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们已经检查得很仔细了,她胳膊上有两个针孔,应该是注射毒品留下的。”

  齐振声犹如雷击,苏慕容缓缓地恢复过来,分析道,“一定是有人故意给星辰注射了毒品,会不会是昨晚上的事情?说不定,这根本就是齐夏搞的鬼!”。

  齐振声无奈,“老婆,你先不要瞎想了,救治星辰要紧!”

  苏慕容冷哼一声,“你是不是还惦记着你那个女儿?说到底,你还是舍不得她们母女!”

  “我……”齐振声咬了咬牙,说道,“我没有,如果不是因为星辰的事情,我也不会去找齐夏,老婆,我们都结婚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不相信我?”

  苏慕容紧盯着他看了一阵,直看得他心里发憷。

  她忽地皱了皱眉,说道,“算了,现在星辰要紧。”

  夫妻两人回到苏星辰的病房,看着她毒瘾发作痛苦的样子,心如刀割,医生给她注射了压制毒性的药水,但是并没有起多大的作用,齐振声心急如焚,问道,“医生,怎么会这样?”

  医生头上直冒汗,“她体内注射的毒品,药性太强了,医院现有的戒毒药对她不起作用。”

  “那怎么办?”

  “还是把她送进专门的戒毒所吧,说不定他们有办法。”

  苏慕容不想把苏星辰送到戒毒所,如果她染上毒瘾的事情被传了出去,名声只会更差,整个苏家也会蒙羞,但是当她看到女儿遭受毒瘾折磨,那么痛苦的时候,她又硬不下心肠。最后,还是不得不决定将她送到戒毒所。

  半个多小时之后,苏星辰熬了过去,沉沉地睡去。

  当她醒来之后,得知父母要将她送到戒毒所,发疯般地摇头,“不要,我不要去,妈咪,爹地,求求你们,不要送我进去!”

  在她的思维里,戒毒所就跟监狱一样可怕,她不要进去!

  苏慕容握住她的手,“星辰,妈咪也不想送你进去,但是医生说了,你身上的药性太强,他们的戒毒药根本压制不住,送到戒毒所,说不定还有希望。”

  “不,我不要,妈咪,戒毒所好可怕,到处都是吸毒的人,不要送我进去,一定会有办法的!”苏星辰眼中噙着泪水,楚楚可怜地祈求着。

  但是苏慕容已经下定了决心,怎么也劝说不了,苏星辰只好假装同意,等父母离开她的房间之后,她立刻换了电话卡,给干爹打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她嚎啕大哭,把教父急得不行,还以为她在为网上的视频伤心,连身安慰她。

  “宝贝儿,别哭,干爹已经在想办法处理那些视频,你放心,干爹一定帮你出气!”

  苏星辰哭得连说话都说不连贯了,“干爹……我……我完了,我染上毒瘾了!”

  教父大惊,“染上毒瘾了,怎么回事?”

  “呜呜,不知道,可能是昨晚被人注射了毒品,干爹,怎么办?医生说这个毒品药性很厉害,戒毒药都压制不住,我是不是一辈子都要这样了啊?呜呜……”

  “宝贝儿,别急,干爹想办法!”教父脑筋转得极快,知道北堂深这是把星辰当成了伤害齐夏的幕后主使,所以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给星辰注射的毒品,极有可能就是苏希雅当初给齐夏注射的那种。

  教父想,从北堂深那里,他是讨不到好处的,不如从苏希雅那里下手,她既然有毒品,说不定也有戒毒药,就算没有戒毒药,还能从她那里要来毒品样本,赶紧研制戒毒药。

  当苏希雅接到教父的电话的时候,她正在赫连老宅,今晚她跟着赫连城回老宅探望老夫人老太爷,方才和老夫人聊了一会,正打算回房,就接到了一个不显示电话号码的来电。

  她冷笑,教父,你竟然还敢找我!

  她一边按了接听键,一边朝着僻静的阳台走去。

  教父低沉的声音传来,“苏小姐,晚上好。”

  苏希雅没说话,一直走到阳台,阳台很宽阔,摆放着纳凉的藤椅和盆栽,她扫了一眼四周,没人,于是悠闲地靠着藤椅坐下。这时候,她才回答,“教父,你竟然还记得我,我还真是深感荣幸啊!”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