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 抓捕杀手

   北堂深让人调查的事情很快有了结果。

  江岛拿着两张照片进了办公室,“老大,杀手的身份查出来了,男的绰号‘白虎’,擅长易容和逃跑;女的绰号‘朱雀’,稳居A市杀手排行榜第三,朱雀和白虎搭档很多年了,一个负责杀人,一个负责逃跑,从来没有失手过。”

  北堂深拿起桌上的两张照片,白虎一脸络腮胡子遮住了本来面目,只能通过那双阴冷狡猾的眼睛看出此人的精明之处。

  至于朱雀,她实在不像一名杀手,美艳,娇媚,让人眼前一亮,不过,就像罂粟一样,越是迷人就越是危险。

  北堂深唇边勾起一抹冷酷的弧度,声音透着刺骨的冷意,“我要他们所有的资料,包括祖上三代!给你两天时间,找到他们,这一次,我一定要查出幕后主使!”

  北堂深的人在如火如荼地搜索白虎和朱雀的下落,苏星辰也没有闲着,她买通了苏希雅的私家侦探,把齐夏毒瘾发作的偷、拍照借由私家侦探的双手,递给了苏希雅,苏希雅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整垮齐夏的机会,再次借由国外的服务器把照片上传到了网络上。

  照片一出来,北堂深的人就发现了,他们自从上次的视频事件之后,就紧盯着网络,时刻等着幕后黑手露出狐狸尾巴,有了充分的准备,他们不急不躁,在照片流落出去之前就控制了事态,然后反向追踪对方的踪迹。

  两天时间过去了。

  北堂深正在博鳌集团开会。

  江岛突然走到他身边,弯腰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北堂深唇边勾起一抹奇异的笑意,心情极好地站了起来,“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大家都辛苦了。”

  众人受宠若惊,纷纷站起来,“总裁辛苦了!”

  北堂深整理了一下西装外套,箭步往外走,浑身散发出霸气凛然的气势,一路走过,员工们纷纷让开,恭敬地低头。

  江岛紧随其后。

  出了大厦,江岛小跑着到了汽车前,替他打开车门,北堂深一边往里面迈步,一边问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刚带回浅水湾那边的别墅。”

  北堂深拍了拍江岛的肩膀,诡异地笑,“江岛,你做得很好。”

  江岛小心肝忍不住颤了颤,老大的恶魔式微笑开启了……有人要倒霉了……

  浅水湾别墅,是北堂深的另外一处别墅,因为离齐夏家比较远,所以他平时很少住在这里。别墅里没有大群大群的仆人,只有一个聋哑的老人负责打扫卫生,喂喂狗。

  北堂深直接进了地下室,更确切的说是——囚室。

  刚走进地下室,就有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夹杂着腐烂的味道,令人作呕。

  刺眼的灯光下,两具血肉模糊的身体被铁链子捆绑在墙壁上,脸上血迹斑斑,只能通过身材来判断,左边绑着的那个人是个男人,而右边绑着的是一个女人。

  看到北堂深进来,立刻有人推来一把椅子放在距离两人五米远的地方,北堂深一屁股坐下,双手交叉,面无表情地看着被捆绑的两人,冷冷地说道,“白虎,朱雀,很抱歉打断了你们的瓦努阿图之旅,让我们来谈谈你们最近接的一件案子。”

  江岛拿着齐夏的照片走到他们两人面前,给他们一一看过。

  北堂深冷冷道,“你们动了我的女人,我要知道,你们的雇主是谁!”

  白虎吐掉嘴里带血的口香糖,咧开嘴道,“你找错人了,我们根本不认识她!”

  北堂深犀利的视线扫来,“白虎,真名李虎,三十二岁,犯案四十五起,杀人、绑架、盗窃、还要加上拐卖妇女,江岛,告诉我,这样一个罪孽累累的人,会得到怎样的法律制裁?”

  江岛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枪毙。”

  白虎哈哈大笑,“自从选择了这条路,我就没有怕死过。”

  “是吗?”北堂深唇边勾起一抹残酷的弧度,“不知道你远在老家的父母,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想法?”

  白虎血迹斑斑的身体猛地一僵。

  朱雀突然冷笑了一声,“北堂帮主好手段,连我们的老底都查得一清二楚。那你一定知道我们这一行也有规矩,绝不透露雇主的信息!”她带血的脸猛地转向白虎,犀利的眼神瞪视着他。

  白虎咬了咬牙,垂下头,再不说话。

  北堂深霍然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到朱雀的面前,她高傲地与他的目光对视,冷漠而决然,他冷笑,“朱雀,无父无母,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你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缺点。”

  朱雀冷冷地与他对视,“北堂深,我劝你不要在我们身上浪费时间。”

  “不,怎么会是浪费时间呢?”北堂深挥了挥手,江岛拿着一张照片,递到朱雀的面前,她扫了一眼,瞳孔骤然紧缩。

  北堂深不动声色地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面无表情地说道,“她是孤儿院的院长林清秀,今年已经五十四岁了,林院长说,她至今还记得二十五年前,在孤儿院门口捡到一个不满一岁的女婴,她给女婴取了名叫林无忧,就是希望孩子无忧无虑地成长,我说的对么?朱雀,亦或者,林无忧?”

  朱雀冷冷道,“原来北堂帮主还会讲故事,佩服佩服!”

  北堂深捏住她的下巴,阴沉的眼眸透着骇人的寒意,“我的耐心有限,没有时间跟你兜圈子,告诉我雇主是谁,否则,”他冷酷的视线扫过白虎,“他的父母,还有你的林院长,将会先你们一步离开这个世界!”

  朱雀充满仇恨地看着他,咬着牙,不说一句话。

  白虎死气沉沉地垂着头,也不发一言。

  “很好,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江岛!”北堂深猛地甩开朱雀的下巴,用手帕擦拭着手指上的血迹。

  江岛挥了挥手,有人抱着一台笔记本走了进来,打开一个视频文件,一对老年夫妇被捆绑在椅子上,嘴巴里塞着破布条,他们惊恐地盯着镜头。

  镜头往下,他们的小腿上都捆绑着一个小型的定时炸弹,倒计时显示还有一个小时三十二分钟零六秒,计时器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听得白虎心惊胆战,看着屏幕里年迈的父母,眼中涌起痛苦纠结的神色。

  画面一转,视频的主角变成了孤儿院的孩子们,他们欢快地笑着跳着,他们推着孤儿院院长凑到了镜头前面,院长笑容慈祥,“无忧,听说你过得很好,我就放心了……我都说不去打扰你了,你这位朋友非常热情,一定要让我跟着他到你那里去住几天……”

  朱雀缓缓闭了眼,不再看视频。

  北堂深冷漠地开口,“你们还有一个小时三十分钟的思考时间,时间一过,炸弹将爆炸,而林院长也将在离开孤儿院的途中发生意外事故。”

  抛下这句话,北堂深带着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偌大的地下室里,只剩下白虎和朱雀两人,还有笔记本电脑里定时炸弹发出的滴答滴答的声音。

  滴答滴答,一声声敲打在两人的心上。

  北堂深看着监视器里面沉默的两人,身体往后靠,舒适地躺在椅子上。

  江岛犹豫了一下,问道,“老大,这一招有用吗?”

  北堂深冷声道,“他们只要有弱点,就起作用,而家人就是他们的弱点。”在与他们交涉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他们够冷血,却不够无情,他们割舍不掉那份感情。

  “老大,如果他们招供,要如何处置他们?”

  北堂深霸道而煞气的目光落在江岛身上,“你说呢?”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敢动他的女人,必死无疑。

  江岛抹了抹额上的冷汗,深深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

  多照进行。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通过监视器可以看到,白虎越来越浮躁,微胖的身躯扭动着,而朱雀虽然仍旧冷静,但是握紧的双拳已经泄露了她此刻的紧张情绪。

  还有十分钟,还有五分钟,白虎终于忍不下去,侧头看向朱雀,“朱雀,我们认栽吧——”

  朱雀一脸的血迹,早已看不出脸色,她紧紧咬着嘴唇,直到感受到血腥的味道,还是不肯松口。。

  还有三分钟,两分钟,视频里面响起了哗啦啦的声音,原来,白虎的父母因为经受不住惊吓,吓得失禁了。

  白虎双肩颤抖起来,放声大叫,“北堂深,我知道你在,你给我滚出来,我说,我全都说!你快放了我爸妈!”

  滴答滴答,计时器的声音还在响着,一分钟,五十秒……白虎濒临崩溃,歇斯底里地大声吼叫,“北堂深,放了我爸妈,放了他们!我求你,就当我求你了!”

  三十秒,二十秒,十秒……

  画面突然一转,林院长告别孩子们,带着行李走出了孤儿院,不远处,一辆无照汽车向着她的方向急速地行驶而来……

  朱雀惊恐地瞪大了双眼,疯狂地叫了起来,“我说,我说,快停下,停下!”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