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 恶整苏希雅

   “大婶?”苏希雅额头青筋都跳动了起来,该死的,这个贱女人生出来的小贱种,竟然敢奚落她,她还在这里装什么好人,赶紧走开,让他们这对亲兄弟打个你死我活好了!

  没错,就是这样!

  苏希雅冷笑着勾了勾唇,退后一步,将战场留给两个小家伙,但是为了不让别人议论她不负责任,她假惺惺地叫着,“小翼,小宝,不要打架,打架是不对的!”

  赫连翼和小宝看到她那副虚伪的样子,同时翻白眼。

  “你为什么学我?”

  “你为什么学我?”

  两个小家伙同时大叫,又同时伸出右手抓住对方的衣领。

  两人很快厮打在一起,小乖急得在一旁大叫,“哥哥,翼哥哥,你们不要再打了!”

  苏希雅做出一副想要上前拉架,又不敢的样子。

  赫连翼冷哼一声,趁着她不留意,一脚踹到她的小腿上,痛得她“嗳哟”惊叫。

  小宝将赫连翼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挑了挑眉,没想到这家伙跟自己一样都讨厌苏希雅那个坏女人啊!

  小宝也不甘落后,悄悄地对准苏希雅的另外一条腿,狠狠地踢了出去。

  苏希雅再次尖叫,痛得捂着双腿,退后两步,弯下腰查看伤势。

  小宝嘿嘿歼笑,赫连翼诧异地看着他,他挑衅地努努嘴,压低声音,“你是不是也讨厌她?”

  赫连翼点了点头,小宝露出小恶魔的笑容,小声说道,“你推我,往她面前推!”

  赫连翼视线一扫,迅速反应过来,突然大吼道,“齐小宝,你这个讨厌鬼,去死吧!”他双臂猛地用力,将小宝往苏希雅面前推了过去。

  “啊——”小宝嘴里惊呼着,利用赫连翼的推动力,快速地狠狠地向苏希雅撞去。

  苏希雅此刻正弯腰查看伤势,听到一声尖叫,抬头看时,一团黑影猛地朝着自己撞来,还没来得及闪避,她已经被黑影重重撞到地上,咔嚓,她听到手腕扭到的声音。剧痛从手腕处传来,痛得她眉头都皱了起来。

  “哎呀,大婶,真是不好意思!”小宝扭着屁股在她肚子上碾了几下,才依依不舍地跳到一边,露出忐忑不安的神色,“大婶,你没事吧?我拉你起来啊!”

  “走开!”苏希雅厌恶地将他推开。

  虽然幼稚园里面的人散得差不多了,但是他们这边这么大的动静,还是惊动了几个过路的人,一名老师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这位女士,你没事吧?”

  苏希雅连忙调整了一下表情,露出柔弱无助的表情,“我的手好痛,大概是扭到了,请问,医务室在哪里?”

  女老师同情地将她扶了起来,说道,“我带你过去吧,孩子们怎么办?”

  “我们留在这里!”小宝和赫连翼异口同声的说道,然后同时将目光投射到小乖身上,她眨了眨大眼,乖巧地说道,“我也留在这里。”

  “好吧,你们不要乱动,老师很快就把你们的妈咪送回来!”

  这一次,三个孩子异口同声,“老师,她不是我们的妈咪。”

  老师尴尬地笑了笑。

  苏希雅也笑了笑,“老师,我是他们的监护人,我们先去医务室吧。”该死的,她的手已经痛死了!还有,腿也很痛!

  “好的,好的。”老师扶着一瘸一拐的苏希雅,往医务室走去。

  她们一离开,赫连翼和小宝就恨恨地转身,不理睬对方。。

  小乖大眼睛眨了眨,嘻嘻笑道,“哥哥,翼哥哥,我刚刚看到了,你们是故意打伤那个阿姨的。”

  小宝气呼呼地扭头看她,“小乖,你忘记答应我什么了?不许叫除我之外的人哥哥!”

  小乖可爱地吐了吐舌头,“对不起嘛,人家忘记了,那我叫他什么?赫连翼吗?”

  “反正不许叫他哥哥!”小宝气哼哼地说道。

  赫连翼冷着脸,看着小乖,“不许说出去!”笑人出没。

  “人家才不会乱说话!”小乖拌了个鬼脸,“哥哥不喜欢的人,我也不喜欢!”

  小宝欣慰地摸了摸她的头。

  “哥哥,你出了好多汗。”小乖从随身背着的小包包里面掏出干净的手帕,细心地擦拭着他脸上的汗珠,纷嫩嫩的脸颊上带着甜美的笑容,“哥哥,你现在好像小花猫哦。”

  “不许取笑我!”小宝做出凶狠的样子,张牙舞爪。

  小乖一点都不怕他,反而咯咯地笑了起来。

  “幼稚!”赫连翼冷哼了一声,眼神里却抑制不住对他们的羡慕,他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朋友,从来不知道跟同龄人亲近会是什么感觉。

  “翼哥哥,哦不对,赫连翼,你也出汗了,我帮你擦……”还没等赫连翼反对,一个小小的身影已经站在他面前,伸出手臂,认真地擦拭着他脸上的汗水。

  “小乖,不许你帮他擦!”小宝气急败坏地捉住小乖的手臂,但是一点都没有用力,他怕伤到她。

  小乖翻白眼,“哎哟,哥哥,你很幼稚诶,人家只是帮他擦擦汗而已!”

  “啊啊,擦汗是很严重的行为了,不许不许,我坚决不允许!”

  “好了啦,不擦就不擦!”小乖无语,把手帕塞到赫连翼手里,“赫连翼,你自己擦吧。”

  赫连翼呆呆地拿着手帕,看着小宝气急败坏地把小乖牵走了,离自己远远的。心里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小乖双手托着小脸,眼巴巴地问,“哥哥,妈咪怎么还没有回来?深叔叔说来接我们,一直也没有出现……”

  小宝心里担忧,脸上却带着安抚的笑容,摸摸她的头,“没事啦,妈咪很快就会回来。深叔叔,有可能是被事情耽搁啦。”

  小乖闷闷地“哦”了一声,“坐在这里,好无聊哦。”

  “怎么会无聊呢?哥哥讲笑话给你听。”小宝笑嘻嘻地拌了个鬼脸。

  “好呀好呀!”小乖拍着肉呼呼的手掌,眼珠子转了转,突然望着赫连翼,说道,“赫连翼,我哥哥讲笑话可好听了,你也过来听啊!”

  “我才不听呢!”赫连翼臭屁地扭开脸,耳朵却悄悄地竖了起来……

  此时的齐夏已经被赫连城带到了一家距离幼稚园最近的私人会所里面,他用外套将她头脸全部裹了起来,将她抱了进去,之后就打电话,通知了北堂深。

  所以北堂深还没来得及进幼稚园,就调转车头,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私人会所。

  痛苦的狂潮一bobo袭来,齐夏不住地哀嚎,幸好房间隔音设施很好。

  他们两人压制住了她的双手和双腿,又用软毛巾塞到了她的嘴里,心急如焚地等待毒瘾过去。

  半个小时之后,煎熬总算过去了。

  齐夏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过了好几分钟,她才缓过神来,转头看赫连城,“赫连城,谢谢你。”

  赫连城英俊的面孔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扑朔迷离,仿佛幽灵一般,俊美异常,却又邪气冰冷,他嘴唇动了动,“我只是不想让你吓到我儿子。”

  齐夏咧嘴笑,这个男人,明明心地很好,却偏偏要装出一副冷漠的样子。

  北堂深心里不悦,上前一步,挡在齐夏面前,“夏夏,你先清理一下,然后我们去幼稚园接孩子。”

  “好。”齐夏在他的搀扶下起床,浴室里哗啦啦的传来水声。

  北堂深冷眼看着赫连城,赫连城也冷眼看着他。

  “为什么让她一个人在外面?”赫连城深邃冰冷的眼里闪着怒火,“你明知道她随时可能有危险!”

  北堂深握了握拳,沉冷着脸,“今天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对,以后再也不会了。”他以为他能在她毒瘾发作之前赶回来陪她,却没有料到人算不如天算。

  赫连城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声音沉了沉,“明天,我会带着解毒剂一起过来。”

  北堂深一口打断他,“不必了,日本那边已经将解毒剂空运了过来,今天晚上就会到。”

  赫连城冷笑,“我以为,双重保障会更加保险。”

  他的话摆明了对他的不信任。

  北堂深脸色一沉,浑身气温急剧零下。

  最后还是北堂深不情不愿地妥协了,虽然向情敌妥协有损颜面,但为了齐夏的安危着想,还是双重保险更可靠。

  等他们回到幼稚园的时候,苏希雅已经由高雅女神变成了伤号……手腕上裹着厚厚的纱布,小腿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

  见到赫连城,苏希雅立刻扑了过去,抽抽噎噎起来。

  赫连城皱着眉,“怎么受伤了?严不严重?”

  赫连翼偷偷撇嘴,真能装!

  这边苏希雅哭哭啼啼,齐夏不想凑到她面前给她找不痛快,直接和北堂深领着孩子们回家。

  齐夏那番不舒服的说辞能够骗过小乖,却骗不过小宝,晚上,小宝鼓着腮帮子,吭哧吭哧爬上了她的床,严肃地说道,“老妈,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游园会的时候,你为什么会突然不舒服?”

  齐夏摸摸他的头,说道,“儿子,我确实有事情瞒着你,不过,是好事。”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