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 毒瘾发作

   北堂深心里一惊,连忙放开孩子们,弯腰将她抱了起来,对担忧的孩子们说道,“没事,你们妈咪今天赶了很久的路,她只是有点累了,我送她回房间休息,你们乖乖在客厅玩。”

  “恩恩,好~”小家伙们点着头,挥舞着小手,“妈咪,晚安~”

  齐夏双手紧紧抱住北堂深的腰部,忍住体内的骚、动,挤出笑容,“宝贝们,晚安。”

  进了房间,北堂深反锁了房门,将齐夏轻轻放到床上,她的额头已经被冷汗打湿了,浑身不住地颤抖着。。

  北堂深眼中满是疼惜,紧紧抓住她的双手,防止她伤害到自己,“夏夏,不要怕,我在这里,我会一直陪着你。”

  齐夏好难受,她知道,她真的染上毒瘾了,而现在,她的毒瘾犯了。

  身体里,就像有无数的小虫吞噬着她的血肉,又痒又难受,她不受控制地扭动着身体,想要将体内疯狂啃食的谷欠望赶走,但是理智又告诉她,这样做对孩子不利,她痛苦地摇着头,颤抖着说道,“深哥……我好难受……拿绳子来……绑我!”

  北堂深眼眸骤然紧缩,闪烁着痛苦的光芒,咬了咬牙,他霍然起身,哑着嗓子说道,“夏夏,坚持一下,我去拿绳子!”

  齐夏艰难地点了点头。

  北堂深走出房间,到客厅里找绳子,还好,这个时候孩子们都已经回房间休息了,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常,他沉着脸翻动着物品,急切地找着绳子,最后在一个柜子里面找到一捆绳子。

  他箭步往齐夏的房间走,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他面色一沉,大步流星地走到门口,透过视频,看到赫连城站在门外,他皱了皱眉,赫连城怎么会来这里?

  北堂深打开门,脸绷得紧紧的,“你怎么来了?”

  赫连城就像没有感受到他的坏脾气,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绳子,面色平静地说道,“我有个朋友是化学教授,可以帮忙化验毒品的成分。”

  赫连城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想起了这件事,最后犹豫了半晌,他调转车头,来到了这里。

  北堂深马上反应过来,小铁盒里面的毒品,到底是哪种类型的,如果能够分析出来,说不定能找出克制的方法。

  “跟我来。”北堂深抛下三个字,领着赫连城来到齐夏门前,压低声音说道,“铁盒放在夏夏的卧房里,她犯病了,你等在门口。”夏夏现在的样子,一定不希望被别人看到。

  北堂深打开门走了进去,在他关门的瞬间,赫连城伸手抵住了房门,“我可以帮你。”

  北堂深阴沉地盯着赫连城,赫连城也毫不避退地盯着北堂深,谁也不让步,最后还是床上的人痛苦地申银让北堂深改变了注意,他侧了侧身,赫连城立刻闪身而入。

  赫连城看清楚床上的人,胸口立刻抽痛了一下,齐夏为了不惊动孩子们,死死地咬着自己的拳头,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断断续续的申银声,她的身体蜷缩在一起,脸色惨白如纸,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滑落下来。

  北堂深痛苦地闭了闭眼,对赫连城说道,“你帮我把她的双手拿出来。”

  赫连城脸色变白,他弯腰,将她咬在嘴里的拳头掏了出来,拳头上面布满了牙印,血迹斑斑。

  赫连城的眼眶一热,将她两只手腕并排放在一处,北堂深用绳子将她的双手绑了起来,又将她的双脚绑了起来。

  齐夏狠狠咬住嘴唇忍受噬骨疼痛,她的身体不住颤抖,犹如风中残叶。她的头痛欲裂,眼泪鼻涕布满面颊,那副痛苦又狼狈的样子,让两个冷酷无情的大男人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你看着她,我去拿毛巾。”北堂深抛下一句话,忍着心痛走出门,到了洗手间,他狠狠一拳头砸在冰冷的大理石洗漱台上,眼中迸发出阴狠的光芒,他绝对不会放过伤害夏夏的人!

  “好难受……好难受……”齐夏整个精神都快崩溃了,她的双目茫然无神,全身战栗,蜷缩在床上,衣服凌乱,长发被汗水打湿了,缠绕在一起。

  赫连城颤抖着伸出手,将她汗湿的头发弄到耳后,掰开她的嘴巴,防止她咬伤到自己。

  这个时候,北堂深拿着干净的毛巾回来了,他小心地将毛巾塞到她的口中,她痛苦的呜咽,就像是受伤的小兽在哀泣。

  齐夏承受着煎熬,同样,北堂深和赫连城也承受着煎熬。

  着对忧玩。半个小时过去了,她颤抖的身体慢慢地恢复了平静,眼神也不再空洞,渐渐有了神采。

  北堂深稍微松了口气,将她口中的毛巾取了出来。

  赫连城身体紧绷,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等松了口气,发现肌肉都酸疼了。他解开了她手腕和腿上的绳子。

  齐夏缓了很久,开口说话时,声音已经沙哑,“我熬过去了吗?”

  北堂深心骤然一痛,用毛巾擦拭着她脸上的汗水,“嗯,熬过去了,夏夏,你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姑娘。”

  他的话不假,有很多男人都扛不住毒瘾,忍不住再次吸毒,而她咬着牙,硬生生地熬了过去。

  齐夏想笑,但是嘴唇上的伤口,牵扯得很痛,笑容显得有些扭曲。

  赫连城看着她这副样子,面色阴沉沉的,目光很深邃,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齐夏视线转到他身上,牵了牵唇角,“赫连先生,你也在。”

  赫连城薄唇抿了抿,“你没事就好,我先走了。”

  “我送你。”北堂深摸了摸齐夏的头,“你休息一下,我马上回来。”

  齐夏点了点头,看着赫连城,说道,“谢谢你来看我。”

  赫连城没有回答,但眼神却闪了闪。

  北堂深和赫连城两人,进了电梯,电梯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北堂深把一个药剂瓶递给他,说道,“有了结果,立刻告诉我。”

  赫连城“嗯”了一声,将药剂瓶放到外套口袋里,沉默了片刻,说道,“目前看来,齐夏的毒瘾是每天犯一次,为了她着想,我建议把她送到专业的戒毒所。”

  “不行!”北堂深一口拒绝了,“我不能让她远离我的视线,况且,一旦进了戒毒所,她染上毒瘾的事情就瞒不住了,那会毁了她的!”

  赫连城犀利的眼神看着他,“那你就忍心看着她每次毒瘾发作痛苦的样子?在专业的戒毒所,她可以得到专业的控制和保护。更何况,你想让她的孩子们都发现她染上毒瘾的事?”

  北堂深眉头蹙了起来,“我可以把她送到我的别墅,请专业人员来帮助她!”

  赫连城嘲讽地勾了勾唇,“说到底,你还是自私地想要将她控制在身边!”

  北堂深冷冰冰地回敬他,“我是她的未婚夫,我有权利也有责任照顾她!”

  两大商业巨头蹲在电梯里文质彬彬地吵架,电梯的门突然打开了,走进来一个路人甲,差点被里面零下的温度冻死,更差点被两人凌厉的视线射成马蜂窝。

  悦耳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僵硬的气氛。

  赫连城接听,“希雅。”

  苏希雅担忧的声音传来,“城,你不是说今晚回A市么?怎么还没到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我很快回来。”

  赫连城说完就结束了通话。

  北堂深眉毛一挑,露出获胜者的高傲神情,“赫连先生,恭喜你,听说你和苏小姐就要结婚了。”

  “谢谢!”赫连城快要把牙齿咬碎了。

  电梯里有了旁观者,所有话题戛然而止,电梯到了一楼,北堂深礼貌地点了点头,“再见。”

  赫连城也点了点头。

  等北堂深上了楼,齐夏已经在浴室里面洗澡,脱下衣服,齐夏怔住了,手腕和腿上都是绳子的绑痕,膝盖上还有擦破的痕迹,不是很疼,却提醒了她犯毒瘾时非人的折磨。

  她一直是坚强的人,从来没有有过轻生的念头,但是就在刚才被毒瘾折磨的时候,她快要忍不住了,现在回想起来,她浑身都冰冷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那么可怕的念头……

  她不知道她还能坚持多久……

  “夏夏,你还好吧?”北堂深许久没见她出来,担忧地敲着浴室的门。

  “我没事,我很好。”齐夏抹去眼角的泪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齐夏,加油,为了乖乖和肚子里的宝宝,你要加油,知道么?

  第二天,赫连城的教授朋友就传来了研究结果,药剂瓶里面的毒品是市面上还不存在的毒品,它的药性比海洛因要强上三倍,只要注射两次就会染上毒瘾,最可怕的是,沾染上毒瘾的人,每隔二十四小时就会犯瘾,想要戒掉它,必须熬过一个月的。

  北堂深不想让赫连城知道齐夏怀孕的事情,所以又背着他找了专家咨询毒品对孕妇的影响,专家表示毒品会对孩子造成一定影响,有可能会影响到孩子的大脑发育,但如果吸毒次数少,也不一定……

  齐夏忐忑不安地做了孕检,林子安说孩子还太小,有些影响还看不出来,所以,他也没办法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