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咬死你

   “知道啦,知道啦,我们家的男子汉才不会哭咧。”齐夏很给他面子。

  小宝破涕为笑,“老妈,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明天就会回来,照顾好乖乖,知道吗?”

  “恩恩,我知道了,老妈,你赶紧回来,我和乖乖的节目还要你帮我们编排呐。”

  “好,妈咪知道了,时间不早了,赶紧睡觉吧,要是明天早上起不来赖床,小心保姆阿姨打你的小屁屁。”

  “哇咧,我才没有赖过床,明明天天赖床的都是老妈你耶”

  “臭小鬼,不要在你深叔叔面前揭我老底啦。”

  “嗯哼,深叔叔才不会在乎呢,反正你的丑样子深叔叔都看到过。”

  母子俩又斗了一会嘴,齐夏才依依不舍地挂断电话,把手机递给北堂深,北堂深唇角弯弯的,声音很温柔,“宝宝说得对,你的丑样子,我都看过,但是我一点都不介意。”

  齐夏翻白眼,“深哥,你再糗我,我会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哦。”

  北堂深摸摸她的头,“不糗你了,不然你找个地缝钻进去,我还得受累把你找回来。”

  他们在房间里聊天,赫连城去找了王富贵谈判。

  王富贵虽然很伤心,但是在英子的劝解下,他也看开了,人家的亲人都找来了,他还能怎么办,只能同意他们带走她。

  谈妥之后,赫连城给了王富贵一笔钱,这笔钱的数目,足够他买好几个媳妇。王富贵惊愕的看着那笔钱,哆嗦了好久,才吐出几个字,“这钱,俺不能要,俺只要属于俺的那份钱。”

  听完英子的翻译,赫连城眼中迅速划过一抹赞赏,说道,“可以,我给你属于你的那份钱,再给你一份工作。”他的建筑公司,正缺少这样老实正直的员工。

  英子激动的把他的话用方言跟王富贵说了一遍,王富贵愣了愣,然后结结实实地鞠了个躬。

  赫连城把视线转到了英子身上,“你叫英子?”

  觉宝涕排。英子猛点头。。

  赫连城问道,“读过书吗?”

  英子脸红了红,“读过,高中还没有毕业。”

  “想不想读大学?”

  英子惊喜地说道,“我真的可以吗?”

  赫连城递给她一张名片,“你到了A市,可以来找我,我帮你安排,不过,要先读高二,凭你的能力参加高考。读书期间,所有的费用都由我负担,条件就是,你毕业之后,到我的公司为我工作,有问题吗?”

  英子激动得眼里冒出泪花,“没问题,没问题,谢谢您,赫连先生。”

  赫连城脸上没什么表情,“不用谢我,我只是在做长期投资,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赫连先生,我一定会好好努力,不会让您失望的!”

  英子满心激动,把家里最好的房间腾了出来,铺好干净的床单和被子,忐忑不安地请赫连城住在里面。

  赫连城虽然是富家公子,但并不是纨绔子弟,连山洞荒岛都睡过,当然不会在乎简陋,淡淡地点了点头。

  另一边,王富贵也给北堂深准备了一间房,北堂深让自己的四个手下住了过去,自己跟齐夏挤在一张床上。

  齐夏虽然有点尴尬,但是顾忌到人多床少这个实际情况,也不好说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齐夏就醒了,北堂深早已经不在身边。

  齐夏想起,她昨晚跟他说了自己和英子的协议,让他帮忙处理一下,或许,他处理这件事去了。

  等她洗漱完毕,北堂深回来了,脸色有点不好看。

  齐夏问道,“深哥,怎么了?”

  北堂深冷哼了一声,“让赫连城抢先了。”

  “啊?”

  他脸色臭臭的,“赫连城昨晚已经处理好了,他给王富贵安排了工作,还说要资助英子上学。”说到这里,他突然挑了挑眉,“不过,赫连城不知道英子的父亲病了,所以我答应帮英子的父亲看病!”

  他的表情,好像抢到了糖果的孩子,得意洋洋,齐夏忍不住笑出声。

  吃完早饭,他们出发离开,英子和王富贵出来送他们,方婆婆没有出现,估计是不想看到齐夏这个儿媳妇突然飞走了。

  英子拉住齐夏的手,依依不舍,齐夏笑道,“英子,等你到了A市,记得来找我。”

  “嗯,齐主编,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不要再叫我齐主编,叫我齐夏。”齐夏报了一串数字,说道,“这是我的电话号码,随时欢迎你打给我。”

  英子笑得很开心,“好,齐夏。”

  齐夏上了北堂深的汽车,刚要出发,王富贵抱着一个小铁箱突然冲了过来,说道,“药,药!”

  齐夏看到他手中的铁箱,刚想说自己没有病,不需要那些东西了,但是转念又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难受,于是将铁箱接了过来,笑道,“谢谢你。”

  王富贵咧开嘴笑,挥了挥手。

  汽车绝尘而去。

  北堂深看着怀抱铁箱的齐夏,心里很不是滋味,犹豫了很久,他还是问出口,“夏夏,你知道这是什么药么?”

  齐夏摇了摇头,也不瞒他,将自己身体的变化,和注射药水之后的奇妙感受全都告诉了他,他突然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眼神暗沉深邃,就像狂风暴雨来临前的大海。

  她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地强烈,“深哥,你是不是知道这是什么?”

  北堂深握紧她的手,一言不发,但是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深哥,我想知道真相。”

  北堂深扶着她的肩膀,“夏夏,在我说之前,答应我,就算是为了孩子着想,你也要冷静。”

  “我会的,我能够承受。”

  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是毒品。”

  毒品两个字,狠狠地敲打在齐夏的胸口,但是她努力地提醒自己,不要激动,要冷静,要冷静!

  她紧紧握着拳,首要担心的,还是孩子,“深哥,听说吸毒的人,生下的孩子是畸形儿,我已经至少注射了两次毒品,会不会,也生下畸形儿?”

  北堂深将她抱紧,“不,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经过十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他们一行人总算是回到了A市,刚进市区,赫连城就与他们分开了。

  分开之前,齐夏微笑着向他道谢,他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

  齐夏看着赫连城开车进入另一条车道,上了北堂深的车,“深哥,我们也回去吧。”

  回到家,已经是傍晚,北堂深已经通知人把小宝和小乖从幼稚园里面接了回来,两个小家伙一见到他们,立刻欢呼着扑了过来。

  齐夏抱着小乖亲了又亲,揉着小宝的脸颊,小宝嘟着脸,乖乖任她揉,昨天晚上他已经和她通过电话,纾解了情绪,这会儿看到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包子脸上带着粉扑扑的颜色。

  好一番亲热,齐夏才将两个小家伙搂到怀里,窝在沙发上,北堂深坐到她身边,很自然地揽住了她的肩膀,问两只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小乖柔声细语地讲着有趣的事情,齐夏配合地哈哈大笑,气氛好不温馨。

  齐夏摸了摸小宝的头,问道,“乖儿子,再过三天就是游园会了,从明天开始,老妈帮你们排练节目。”

  “好耶,妈咪好棒!”

  齐夏得意扬眉,“那是,你们妈咪我,那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小宝一脸黑线,小乖捂着小嘴偷笑。

  “喂喂,你们那是什么表情,不相信吗?”齐夏转头问北堂深,“深哥,你说说看,我是不是人才!”她偷偷对他呲牙,露出一副“你要是不替我说话就死定了”的表情。

  北堂深笑,“宝贝们,你们的妈咪不但是人才,还是天才——的妈咪!”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小宝。

  小宝心领神会,咧开嘴笑。

  齐夏眉开眼笑,得意地拍了拍北堂深的肩膀表示赞赏,但是下一秒,她的眉头一竖,怀疑地看着他,“深哥,你是在跟我玩文字游戏吗?什么叫天才的妈咪?说到底,你夸的还是小宝诶!”

  北堂深摸了摸她的头,“你明白就好。”

  齐夏磨牙,“洗白白脖子,等我咬死你!”

  北堂深大笑,果真将脖子伸了过来,“来吧,我已经洗过了。”

  齐夏眨了眨眼,突然抱住他的脖子,张口咬了下去。

  “嘶——夏夏,你还真咬啊!”北堂深痛得脸都扭曲了。

  “哇哇哇——少儿不宜诶!”小宝赶紧捂住了小乖的眼睛,笑得贼兮兮的,“妈咪,你不要在未成年人面前做出这么血腥暴力的事情,会给我们幼小的心灵留下阴影的。”

  齐夏抬起头,意犹未尽的摸了摸唇角,“好吧,深哥,看在孩子们的面上,今天就放过你了。”

  北堂深脸部肌肉抽搐了,摸着脖子上的牙印,“我需不需要去医院打狂犬疫苗?”

  “你敢!”齐夏凶狠地磨牙,琢磨着再咬一次。

  一家人正闹的起劲,齐夏突然用双手抱住了肩膀,脸色变得难看,声音有点颤抖,“深哥,我累了,麻烦你送我回房间。”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