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 注射毒品

   齐夏抱住她,“英子,辛苦你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我会帮你改变家里的状况。”

  英子点着头,“我知道,我相信你。齐主编,你再跟我讲讲大学里面的事情,好不好,我很好奇。”

  “好啊!”齐夏笑了笑,跟她讲起大学时候的生活,她认真听着,眼睛里流露出羡慕又憧憬的光芒。

  不知过了多久,齐夏开始觉得难受,昨天下午发生的情况,再次发生了,她浑身又痒又疼,咬着牙想要控制,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身体开始颤抖起来,手脚不停地哆嗦,就像发了羊癫疯的病人。

  英子吓了一跳,“齐主编,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我好难受——”齐夏痛苦地申银,眼睛、鼻子又开始分泌着液体。

  好难受,难受得想要撞墙,她十个手指紧紧扣在床板上,防止自己四处乱滚伤害到孩子。

  “齐主编,你别吓我啊,你到底是怎么了?”英子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手足无措,只能帮她压制住她的身体,不要乱动。

  “英,英子,找,找绳子,把我,把我绑起来!”齐夏已经坚持不住了,视线开始模糊,但是脑子还算清醒,她要保护孩子,只有绑住了自己的双手和双脚,自己才不会乱动。

  英子被她痛苦的声音一震,突然想起二叔那里还有药,连忙说道,“你别急,齐主编,我马上去找我二叔!”

  “不,不要,不要打针!”齐夏又急又痛,她的病来得奇怪,那种针药更加奇怪,在没有确定针药对孩子没害之前,她不能再注射了。

  英子急得哭了起来,“齐主编,你不要再逞强了,你现在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你等一下,我马上叫我二叔……”

  “不……不要……”齐夏伸出手,想要拉她,但是她却挣开了她的手,箭步跑向门边,用力地敲打着房门。

  “二叔,二叔快开开门啊,二婶犯病了,二叔!二叔!”

  王富贵听到英子的叫喊声,连衣服都来不及穿,直接裸着上身,提着小铁箱就跑了过来。

  咣当一下打开门锁,发现齐夏痛得面无人色,先是吓了一跳,然后赶紧打开小铁盒,急得抓耳挠腮,“英,英子,二叔不会弄!”

  “我来!”英子咬了咬牙,她其实也没给人打过针,但是好歹看护士给自己爹打过针。

  拿过注射器,将药剂吸进针筒,压出里面的空气,她走到齐夏面前,抬起她的胳膊,想要给她注射。

  齐夏痛苦地摇着头,“不……不要……”

  英子咬着牙,“齐主编,不要怕,很快就好了!”说着,她抬着她的胳膊,将注射器缓缓地压了下去。

  里面的液体,慢慢地输入到齐夏的身体里面,她渐渐地平静下来。

  英子长长地舒出一口气,一颗心刚放回到肚子里面,齐夏突然开始哈哈大笑,她闭着眼,脸上带着欢乐的表情,笑得很大声,嘴里还叫着“飞啊,飞啊……”

  “齐主编,你怎么了,没事吧?”英子赶紧放下注射器,上前摇晃着她的胳膊。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下一秒,房门就被人踢开了,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箭步走了进来,他们身后还跟着好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王富贵吓了一跳,随手抄起地上的小马扎拦在他们面前,“你们,你们是谁?”

  英子先是惊愕了一下,后来反应过来,用普通话问道,“你们是齐主编的朋友吗?”

  北堂深点了点头,“我今天接到了你的电话,她是不是在这里,我听到了她的笑声!”

  “是的,齐主编就在那里!”英子连忙把王富贵拉了过来,指了指床,说道,“我叔叔不是坏人,请你们不要为难他。”

  看到齐夏的那一刹那,北堂深已经没有心情应付任何人,他只是点了点头,跨步走到了床前,赫连城几乎与他同一时刻,站到了床边。

  出家的真。北堂深想也没想,直接将齐夏抱在了怀里,“夏夏,我来接你了!”

  齐夏咯咯地笑了起来,眼神迷离,就像是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手指着屋顶,喃喃自语,“花,好多花……”

  北堂深一惊,“夏夏,你怎么了?你看看我!”

  赫连城本来已经落入胸膛的心,一下子吊了起来,脸色变得很难看,犀利的眼神迅速落到王富贵和英子身上,“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看到他们两人的样子,王富贵也猜测到他们是齐夏的亲人,颓丧极了,再加上他听不懂普通话,只能干瞪眼。英子连忙解释道,“我们没有做什么,齐主编刚才犯病了,我给她注射了药水,没想到她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赫连城眼中迸射出森冷的寒意,走近几步逼视英子,“什么犯病,齐夏根本就没有病,你们给她注射的是什么药水?”

  英子被他强大的气场吓得退了两步,战战兢兢地拿起铁箱里面的药剂瓶,说道,“就是这个……这个是人伢子留下来的,说是在齐主编犯病的时候,就给她注射……”

  赫连城拿起药剂瓶,仔细看了看,没有看出什么蛛丝马迹,但是心里已经隐约有了猜测。

  北堂深哄了半天不见齐夏好转,也将注意力转到了这边,赫连城将药剂瓶递给他,面色阴沉得骇人,“希望你跟我猜的,不是一样。”

  北堂深看了看药剂瓶,又看了看齐夏的反应,脸色变得跟他的一样难看,半晌,挤出了两个字,“毒品。”

  两人相顾无言,眼神布满煞气。

  齐夏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两人的视线一致转向她,眼中都泛起怜惜,只是,赫连城忍住了,北堂深却毫无顾忌地抓住了齐夏的手,防止她伤害到自己。

  王富贵眼巴巴的看着这边,想要上前去,被北堂深带来的人拦住了,英子连忙拉住他,“二叔,他们都是二婶,哦不,都是齐主编的朋友,咱们……还是先出去吧!”

  王富贵唉声叹气,一边往外走,一边回头看齐夏,英子索性拽住他的胳膊,将他拖了出去。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齐夏慢慢地清醒过来,她睁开双眼,看到的是满面担忧的北堂深,目光缓缓向上,是面无表情的赫连城。

  她轻声道,“深哥,赫连先生。”

  她对他们两人的亲密程度,从称呼里立刻能分辨出来,赫连城心里有些不舒服。

  北堂深将她拥入怀中,“夏夏,你没事就好。”

  赫连城看着他们,觉得很刺眼,转身,走出房间。

  走到院子里,苏希雅打来了电话,“阿城,你怎么不在家?我原本打算跟你一起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的。”

  苏希雅只要一想到齐夏被卖到了穷山沟,还染上了毒瘾,甚至还会生下畸形的孩子,她就兴奋得想要跳起来。心情实在是好极了,所以想找赫连城一起庆祝,没想到去了他的别墅,却扑了个空。

  赫连城揉了揉眉,轻声道,“我临时出差,到了外地,因为走得急,所以没有通知你。”

  “没关系啦,那你早点休息吧,别太累了。”苏希雅心情好,自然也就很好说话。

  “好,你也早点休息。”

  赫连城挂断电话,站在小小的院子里面,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到底是谁要害齐夏,还让她沾染上了毒瘾?他用手捏着眉心,毒瘾啊,该怎么让她戒掉才好。

  房间里,齐夏靠在枕头上,柔弱无力,她浅浅地笑,“深哥,你来得真快,英子中午刚给你打过电话,你晚上就到了。”

  北堂深抚摸着她的头发,一向坚毅的男人,眼眶竟然红了起来,“对不起,夏夏,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齐夏摇了摇头,“深哥,不怪你,是我自己失去了警惕性,深哥,我想回家,我想念孩子们了,我还想念姨妈他们,知道我失踪,他们一定会很着急的。”

  北堂深忍不住在她头顶吻了吻,“你先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家。放心,我撒了谎,说你出差去了,你公司那边,我也撒了谎,说你生病了,给你请了假。”

  齐夏笑,“深哥,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办法。”

  “夏夏,怕吗?”北堂深摸着她的脸,她精致的小脸,清瘦了好多,显得下巴更尖了。“不怕,我知道我会逃出去,我也知道,深哥会想办法救我。”

  北堂深将她拥入怀中,恨不得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成为自己的一部分,这样就再也不用担心她会离开自己了。

  “深哥,我想给孩子们打个电话。”

  “嗯,好。”北堂深将自己的手机放到她手中。

  电话一拨就通,是小宝的声音,急切地传了过来,“深叔叔,有妈咪的消息了吗?”

  齐夏忍不住笑,“宝宝,我是妈咪,听到你的声音,真好啊。”

  小宝“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哭得肝肠寸断,这还是自他懂事之后,齐夏第一次听到他哭得这么伤心,心疼得不得了,柔声安慰了他好久,他才抽抽搭搭的停止哭泣,别别扭扭地说道,“老妈,刚才不是我在哭,是电视里的小屁孩在哭。”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