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 深哥怒打赫连城

   经理恐慌地弯着腰,“是,是,我绝对不会透露出去半个字!”

  “很好,管好酒店员工的嘴巴,否则,我会让这座酒店变成废墟。”北堂深神色冷漠。

  经理猛点头,在他示意之后,吓得落荒而逃。

  最后,大堂里只剩下北堂深和流星两个人,流星仍旧弯着腰,北堂深突然捏住他的手腕,只听到“咔嚓”一声,他的手腕骨头被折断了,左手软软地耷拉着,他脸色神色如常,说道,“谢谢老大手下留情。”

  北堂深冷冷道,“通知所有人,全城搜索!另外,严防夏夏失踪的被消息泄露出去!”

  “是!”流星恭敬地鞠躬。

  北堂深回到齐夏住的公寓,已经是深夜,还以为孩子们已经睡了,没想到两个小家伙窝在沙发上,看着动画片,等着他们。

  “深叔叔——”小乖高兴地叫了起来,“你们回来了!咿,妈咪呢?”

  北堂深换了鞋,走到沙发边坐下,柔声道,“你们妈咪临时有事,要出差一趟,过几天就会回来。”

  “啊?”小乖失望地垮着小脸,“妈咪怎么都不告诉我们,坏妈咪!”

  小宝黑黑的眼珠子,一瞬不瞬地看着北堂深,突然,咧嘴一笑,摸了摸妹妹的头发,“小乖,妈咪也不是故意的,不要怪她啦。时间不早咯,你该睡觉了,哥哥带你进房间好不好。”

  “恩恩!”小乖伸出小小的手掌放在哥哥的手心里面,对着北堂深挥了挥手,“深叔叔,晚安。”

  北堂深弯下腰,在她脸颊上亲了亲,“晚安。”

  过了一会儿,小宝从小乖的房间里面出来,跳上沙发,蹭到北堂深旁边,哼哼唧唧地说道,“深叔叔,现在可以告诉我实话了吧,老妈到底去了哪里?”

  北堂深认真而严肃地看着他,“小宝,你妈咪确实是有点事,去外地出差了。”

  “相信你才怪,老妈从来不会无故失踪,就算是临时出差,她也会打电话告诉我们她的行踪。”小宝一副“你就扯吧”的表情。

  北堂深揉了揉眉,孩子太聪明了,就是麻烦。

  他拍了拍他稚嫩的肩膀,“其实,你妈咪遇到一点麻烦,她被绑架了。”

  “什么?”小宝惊得跳了起来,哇哇直叫,“到底是谁这么大胆?不对,不对,这个不是重点!老妈有没有危险?有没有绑匪的线索?”

  “小宝,你不要着急,我们正在调查,相信我,很快就会有你妈咪的消息,我一定不会让她受到伤害!”北堂深扶着他的肩膀,严肃地说道。

  小宝雪白的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小小的脸颊皱着一团,努力想要冷静,可是,他毕竟是个四岁的孩子,最亲的人被绑架,他怎么能不担心,眼眶都红了,眼泪啪嗒啪嗒直掉,呜呜地哭了起来。

  “深叔叔,你说,妈咪会不会有危险……我好怕……”

  北堂深将他抱进怀里,声音很轻,却很坚定,“不会,我绝对不会让你妈咪有危险。”

  虽然在孩子面前,斩钉截铁的保证,可是经过一晚上,手下还是没有调查出什么有用的信息,齐夏的手机信号也追查不到,北堂深表面冷静,实则心急如焚。

  书房里,北堂深脸色阴沉,“流星,夏夏昨晚都跟谁接触过?”

  流星骨折的手腕已经被绑扎了起来,他将齐夏昨晚接触过的人,以及细节,全部都说了一遍。

  听说齐夏在失踪前,追着一个小女孩,撞见了赫连城,北堂深眉头蹙了起来,“那个小女孩,很可能就是对方故意安排的,为的是降低夏夏的警惕性,引诱她跳入陷阱。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子?”

  流星点了点头,接过江岛递过来的纸和笔,寥寥几笔,在纸上勾勒出一幅小女孩的画像。

  北堂深挥了挥手,“江岛,吩咐下去,让所有人搜查这个小女孩的下落。”

  一名手下急匆匆的敲门,走了进来,“老大,兄弟们询问了酒店所有工作人员,有目击者说,看到过一名保洁员推着装垃圾的推车走出了酒店。”

  北堂深精神一震,“派人查探酒店片区所有的垃圾车,去垃圾回收站打探打探!”

  手下领命而去。

  流星犹豫了一下,说道,“老大,或许可以问问赫连城,齐小姐在失踪之前,遇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他,当时,那个小女孩还抓住了他的裤子,冲着他笑,好像认识他的样子……”

  话还没有说完,北堂深已经像闪电一样,急速从他面前闪过,转瞬消失在门口。

  北堂深的心狂跳起来,是赫连城下手的吗?他就要和苏希雅结婚了,因为发现了齐夏怀了孕,所以要处理掉她?

  晟昊集团,会议室门口,琳达焦急地阻拦着气势汹汹的北堂深,“北堂先生,您不能进去,总裁正在开会!”

  北堂深猛地一用力,将她推开,长腿一踢,会议室的门砰地一声打开了,他就如同黑面雷神一样矗立在会议室的门口。

  在场开会的人,都将目光转到了他的身上,愣怔,震撼,不解,各色眼光交织在一起。

  琳达哭丧着脸,不停地道歉,“对不起总裁,我,我拦不住他!”

  赫连城冷漠地看着北堂深,“北堂先生,你最好是有合理的解释。”

  “这就是我的解释!”北堂深突然冲了过来,挥舞着拳头,重重地砸向他的脸。

  幸好赫连城灵活躲开,才避免了鼻梁骨断裂的命运,只可惜他的笔记本电脑却没有躲过这场横祸,“咣当”一声巨响,被他的拳风扫到了地上。

  众人面面相觑,继而,迅速反应过来,在赫连城一句“今天的会议先开到这里”,他们立刻做鸟兽散状,一涌而出。

  会议室里面,只剩下北堂深和赫连城两个人。

  北堂深再次挥出拳头,怒火滔天,“赫连城,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这么伤害夏夏?!”

  赫连城快速抓住他的拳头,眼中也迸发出怒火,“北堂深,你这是什么意思?”

  “还在装傻?”北堂深一击不中,抬腿扫向他的下盘。

  赫连城单腿架住他的攻击,两人势均力敌,过了十多招,会议室里面的椅子乒乒乓乓被打翻在地,狼狈不堪。

  两人的手臂架在一处,杀气凛凛的视线交织在一处,兹兹冒着火花,他们脸上都受了伤,头发也都乱了,但是气势却凌厉霸道,恶狠狠地瞪着对方。

  北堂深咬着牙,“赫连城,快承认吧,是你绑架了夏夏!”

  赫连城沉着脸,“北堂深,你把话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北堂深冷笑,“你还在装傻!昨晚,夏夏被人从慈善酒会上绑架了,除了你,A市还有谁可以做得这么神不知鬼不觉?一定是你,觉得她威胁到了你和苏希雅的婚姻,所以对她下了狠手!”

  赫连城心猛地一跳,眼中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齐夏,她被绑架了?”逃好酒后。

  北堂深手下用力,双臂紧紧抵在他的脖子上,怒道,“你别以为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我就会相信你!”

  赫连城顶住脖子间的压力,猛地一用力,将他的手臂推到他的面前,冷冷道,“不管你相信与否,这件事不是我做的,与其有时间逼我认罪,还不如赶紧派人找出她的下落!”

  北堂深恨得眼眶都红了,里面涌动着杀气,“你以为我不想找出她的下落,但,该死的,没有丝毫线索!”

  “放开我,我可以帮你!”赫连城紧盯着他的眼睛,“我再说一次,她被绑架,与我无关!”

  “那个孩子怎么回事?”

  “哪个孩子?”

  “昨晚,夏夏追着一个小女孩,进了洗手间,之后就被人绑架了。很明显,小女孩是诱饵,我的人看到小女孩抓着你的裤腿不放,还对着你微笑,你还要作何狡辩?”

  赫连城额上的青筋跳了跳,忍不住爆粗口,“我他妈怎么知道那孩子为什么抓着我的裤腿不放!该死的,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与绑架无关!”

  北堂深紧盯着他的双眼,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谎言,但是他还不能完全信任他,他缓缓收回手臂,说道,“二十四小时之内,帮我找出线索!否则,我会当你是幕后黑手,毫不手软!”

  赫连城没好气地甩开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冷冷说道,“给你十分钟时间,把事情经过叙述一遍,还有,现在的侦查情况,都告诉我。”

  北堂深脸色黑了黑,忍着怒火,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赫连城眉头蹙了起来,突然问道,“有没有让人查过出市的关卡?绑匪也有可能已经离开A市。”

  北堂深目光一紧,没错,他们的关注点一直放在市内,却忽略了出市这个可能性,他立刻通知了江岛,扩大了搜查范围。。

  赫连城摇了摇头,“这件事,如果有警方的介入会更方便,全靠黑道势力,要是闹大了,你们会惹上麻烦。”

  “不,一旦警方介入,很可能打草惊蛇,万一惹怒了绑匪,他们会对夏夏不利!”

  北堂深为了齐夏的安危,甘愿以身犯险,赫连城不由多看了他两眼。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