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 改变命运

   总监的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第二天就通知齐夏,慈善款的事情搞定了,集团同意以杂志社的名义捐赠给学校五十万元人民币,不过这个活动,集团指名由齐夏负责,齐夏知道,这其实也是集团考察她能力的时候。

  齐夏提前跟玉堂小学唯一的老师宁封联系上了,宁封年纪并不大,是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但是常年沉重的工作,让他看起来像四十岁的人。

  齐夏跟他提起专访的事情,他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握着齐夏的手不停地道谢。

  “齐主编,真是太感谢您了,我代表我们学校七十三个孩子感谢您!”

  “宁老师,您别客气,我们杂志社也需要您和孩子们的帮忙,专访需要的艺术作品,就需要你们多费心,艺术品,可以是画作,也可以是雕塑,题材和范围由你们发挥,只要突出‘艺术和时尚’这个主题就可以了。”

  “明白明白,我一定会用心的。”

  齐夏和宁封约好了专访时间,到时候杂志社会派出拍摄人员和采访人员到学校进行采访。

  齐夏特意将专访的时间,定在小乖出院的第二天,也就是这周六,这样,她就不会因为工作,错过接女儿回家了。

  接孩子回家的那天,医生把齐夏和北堂深请到办公室,叮嘱了很多注意事项,还建议说,以孩子现在的身体状况,她已经不适合继续在幼稚园读书,最好是接回家修养。

  回到家里,齐夏给乖乖洗完澡,她立刻就跑到小宝的房间里,和哥哥腻歪在一起,两只小家伙这几天都没有机会长时间相处,一见面,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咯咯咯的笑声,不时地从房间里传到客厅。

  听着笑声,齐夏很心安,窝在沙发里,不想动弹。

  北堂深洗好水果,切好,端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已经靠在缩在沙发里睡着了。

  他知道她这段时间太累了,在医院、公司、家里三个地方来回奔波,晚上睡觉又经常做噩梦……

  他舍不得吵醒她,弯腰,双手从她的腰背穿了过去,小心地将她抱了起来,放到她的床上。

  齐夏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醒来还有些茫然,以为自己在医院,突然看到两颗毛茸茸的脑袋从自己床边冒了出来,吓了一跳。

  “哈哈哈哈,妈咪,你呆呆的表情好可爱。”小乖拌着鬼脸跳了起来,哇啦哇啦吐着小舌头。

  “完了,老妈被我们吓傻了。”小宝摸着小小的下巴,一脸惋惜的表情。

  “你们两个坏家伙,竟敢嘲笑我,看我的无敌动感光波!”齐夏伸出手臂,学着蜡笔小新的动作“biubiu”的发出动感光波,两只小家伙很配合地扑倒在床上,一动不动地撞死。

  “你们两个,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还敢不敢欺负妈咪?”齐夏扑过去,一把搂过他们,在他们脸颊上左边一下,右边一下亲了两口。

  “不敢了不敢了~”

  北堂深在厨房里就听到他们三人的笑声,冷俊的脸上,也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冷硬的唇角勾着,将准备好的早餐一一端到餐桌上,然后敲响了房门,“深叔叔的爱心早餐准备好了,小家伙们,可以开饭了!”

  “哦~懒虫妈咪快点起床,不然早餐都被我们吃光光了~”

  两只小家伙跑向饭厅,北堂深双手抱肩看着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的齐夏,哭笑不得,“夏夏,你今天不是要去山区采访吗?还不起床?”

  齐夏这才恍然清醒,“哇哇”大叫着从床上跳了下来,“我只当今天是周六,差点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北堂深无奈地摇摇头,眼中带着宠溺和温柔,“不要着急,我今天没什么事,打算陪你一起去山区。”

  齐夏冲到浴室,一边洗漱,一边含含糊糊地说道,“还是不要了吧,我要跟同事一起去,如果你也一起,多尴尬啊。”

  等她从浴室里出来,北堂深说道,“有什么尴尬的,你别忘了,我是你名义上的未婚夫。”说到底,他不放心她一个人去。

  不管齐夏怎么说怎么劝,北堂深都不听。

  最后北堂深直接用暴力解决问题,将喋喋不休的齐夏扛起来,扔到了自己的宾利车里面~~(╯﹏╰)b风驰电骋的驶了出去。

  将车停在公司楼下,打了个电话,负责拍摄的摄像师丁浩背着他的相机就下来了,冷不丁看到一辆宾利,愣了一下,开玩笑道,“主编,咱们今天出任务的车,可真是豪华啊!”

  齐夏笑道,“别瞎说,这是我朋友的车,介绍一下,我朋友,北堂深,深哥,这是我的同事,摄像师丁浩。”

  北堂深的名号,那是如雷贯耳啊,丁浩笑呵呵地伸出手,“北堂先生,很荣幸很能够见到你,你对我们主编,可真是好到没话说。”

  北堂深礼貌性地握了握他的手,神色淡淡的,“见笑了,希望你不要介意我陪着夏夏一起。”

  “哪里哪里,北堂先生太见外了。”

  齐夏坐在北堂深身边,丁浩坐后座,北堂深在外人面前是一副冷傲孤高的表情,看起来很不好接近,但是面对齐夏,却是呵护备至,关爱有加,丁浩忍不住感慨万千,以前有个绯闻男友赫连二少,现在又有个未婚夫北堂总裁,主编的桃花不光旺盛,还非常有品质啊!也情定由。

  玉堂小学位于偏僻的山区,交通也不是很便利,山路坑坑洼洼,走得极其艰难,一大早出发,直到下午,他们才到达目的地。

  学校很简陋,一排老旧的瓦房矗立在面前,房前是一片小小的操场,操场正中是旗杆,上面飘扬着鲜艳的五星红旗。

  齐夏没料到学校会这么大张旗鼓地欢迎他们,所有的孩子分成两排站在操场上,手里拿着野花编织成的花环,大声叫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宁封激动地一一握住他们三人的手,“欢迎三位,我们玉堂小学简陋了一些,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三位见谅。”

  “宁老师太客气了,宁老师,这是我们杂志社的摄像师丁浩,这是我朋友北堂深,我们想先参观一下学校,拍摄一些照片,让更多的人了解学校,可以吗?”

  “当然可以,三位,这边请。”

  宁封带着他们三人参观了学校的教室,七十三名学生,六个年级,却只有三间教室,教室里的课桌各式各样,都是学生们从自己家里带来的。据宁封介绍说,每间教室坐两个年级的学生,他每天分时段给不同年级的学生上课。

  学生的食堂,是一间低矮的瓦房,里面是土灶,上面有两口大大的铁锅,学生们每天的饭菜都是宁封亲手为他们烹饪出来的。

  还有两间房是学生的宿舍,家里住得远的孩子就住在学校,每周回家一次。

  宁封自己也住在学校,他的办公室兼卧室非常小,小到只放了一张床、一张办公桌、一张椅子和一只衣柜。

  看完这些,齐夏的心情很沉重,眼眶都湿了。她虽然也是苦孩子出身,但是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简陋的学校。

  丁浩眼睛也红红的。

  就连冷漠的北堂深都有些动容。

  齐夏诚挚地说道,“宁老师,我很佩服您,孩子们有您这样的师长,是他们的幸运!”。

  “齐主编,您过奖了,其实我也是城里人,在城里工作了一段时间,看多了虚与委蛇,尔虞我诈,觉得人生枯燥没有意义,有一天,我背着包走到了这里,看到了这些孩子们,他们虽然贫穷,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追逐梦想。所以,我留了下来。其实,也是这些孩子们改变了我,应该说,我很幸运遇到他们。”

  齐夏很感动,她决定要给宁封做一个人物专访,让更多人关注他的事迹。

  宁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齐主编,孩子们已经做好了您说的那件艺术品,您看,现在是不是去看看?”

  “好啊,请您带路吧。”

  宁封带着他们来到了学校后面的小院子,看到院子里摆放的东西,他们三人立刻就震惊了。

  院子里,整齐地摆放着十二个用手工编织成的动物,它们就跟真实的动物一般大小,最小的是老鼠,最大的是牛,这些动物按照十二生肖的顺序依次排开,栩栩如生地站在这个狭窄的院子里。

  宁封介绍说,“这是十二生肖,全部用柳树条编制而成,柳树条都是孩子们在河边采摘回来的,这些动物,也是他们亲手编织出来的。”

  丁浩一边疯狂地按着快门,一边啧啧赞叹,“这太不可思议了,主编,你看着头牛,它就跟活的一样,这些孩子们还那么小,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手艺?”

  宁封脸上露出自豪的笑容,“因为在这片土地生活的人,祖祖辈辈都靠着编织手艺过活,孩子们也从小就开始学习这项技艺。”

  齐夏震惊着,感动着,“三天时间,要编织出十二生肖,一定不容易。”

  宁封说道,“孩子们说,一定不能给学校丢脸,给家乡丢脸,就算不吃饭不睡觉也要完成任务。”

  齐夏眼中闪着泪花,坚定地说道,“宁老师,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做好这次专访,让更多的人看到玉堂小学的现状,让学校得到社会的帮助,让孩子们能够专心读书!”

  “齐主编,有您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您是我们玉堂小学的大恩人!”宁封红着眼眶向齐夏鞠躬。

  齐夏连忙扶住他,“宁老师,您这就折煞我了……我们还想采访几个孩子,麻烦您安排一下。”

  接受采访的是两个学习成绩最好,家境却最差的孩子,他们特意换了干净的衣服,洗了脸,梳了头发,面对镜头,僵硬地坐着,一动也不敢动。窗外,趴了一群的孩子围观,好奇地看着,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你们不要紧张,”齐夏安慰着他们,想让他们放轻松,没想到他们更紧张了。

  她换了种方式,笑着说道,“我也有两个孩子,他们今年不到五岁,刚读幼儿园,前两天他们老师教了他们一首儿歌,我唱给你们听啊……”

  北堂深深邃的视线落在她身上,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丁浩苦着脸,想要捂住耳朵,可惜没有第三和第四只手。

  “池塘边的榕树下,知了在深深叫着夏天……”她的声音很柔软,也很清亮,唱起了大家耳熟能详的《童年》。

  丁浩瞪大了眼,不一样,和KTV的鬼哭狼嚎不一样,主编唱得优美动听,音准音调都很棒。

  齐夏唱得很陶醉,似乎深陷其中,就在大家都被她带动了情绪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笑着说道,“有会唱的人吗?能跟我一起唱吗?”

  这首歌宁封曾经教过孩子们,所以他们都会唱,不由自主地跟着她唱了起来,接受采访的两个孩子也跟着唱了起来。

  一首歌唱完,孩子们都露出了笑脸,紧张情绪也都消散了,丁浩朝着齐夏竖起了大拇指。

  采访得来的信息,让人潸然泪下。

  这两个孩子,一个是单亲家庭,从小没了父亲,母亲靠着卖草药供他生活、读书,他每天都要走十几公里山路上学,只为了能在放学的时候回家帮母亲采摘草药。

  另外一个孩子,家里有三个妹妹,她是最大的女孩,年初父母就不让她读书了,她跪在地上求了一天一夜,最后父母终于同意让她读书,但是学费和生活费都要自理,因为家里已经穷得没钱支付了,她每周末都要去镇上捡破烂、当街乞讨,挣学费和生活费。

  齐夏有好几次控制不住情绪,梗咽了嗓子,宁封说得对,这些孩子们拥有坚强的灵魂,不管面临多大的灾难,他们始终顽强,而自己,也应该向他们学习!

  采访结束,齐夏心情很沉重,回程的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现在的人,大家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悲惨的那一个,其实只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比自己更悲惨的人。

  齐夏决定,要改变玉堂小学孩子们的命运。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