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 赫连城要结婚了

   “别怕,有我在。”北堂深一眼就看到她衣服上染上了一片血色,眼眸骤然一紧,坐到她身边,拍着她的肩膀,安抚她。

  突然,急救室的门打开了,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齐夏紧张地扑了上去。

  北堂深紧走上前,站在齐夏身边。

  叶如心和两个孩子也赶紧凑了上来。

  医生视线在齐夏和北堂深身上来回几圈,不满地说道,“你们这些做父母的,也太粗心大意了,孩子得了这种病,怎么还能让她在外面瞎跑受伤呢?这一次算是捡回一条命!下一次,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医生,谢谢你,谢谢你!”齐夏哭了出来。

  北堂深揽住她的肩膀,不着痕迹地紧了紧,问道,“医生,我们现在能进去看病人了么?”

  “你们先消一下毒再进去,以免让病人感染。刘护士,你帮病人家属准备一下。”再生障碍性贫血引起并发症的几率比较大,不得不留意防范。

  “好的,谢谢医生。”

  医生离开,齐夏一行人跟着刘护士去消毒,齐振声咬了咬牙,也眼巴巴地跟了上去。

  北堂深看了齐振声一眼,“夏夏,这位是?”

  齐夏冷冷地看着齐振声,看陌生人一般,“他叫齐振声。”

  北堂深不太理解,叶如心咳嗽了一下,解释道,“他是夏夏的爸爸,不过,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她。”

  齐振声一张老脸红了个通透。

  齐夏冷冷道,“齐振声,这里不欢迎,请你离开。”

  北堂深揽着她的肩,试图劝解她,“夏夏,不要这样,你爸爸,也是担心小乖。”

  叶眸然张。“他不是我的爸爸。”齐夏冷漠地推开北堂深的手。

  北堂深看着她绝情的神情,知道不能说服她,如果硬是逼她,反而会讨她的厌烦,说道,“齐先生,小乖已经没事了,请你先离开吧。”

  齐振声哀伤地看了一眼故意扭头不愿意看自己的女儿,苦涩地点了点头,“你一定就是北堂先生,请你好好照顾夏夏,她脾气不好,但是心地很善良,请你一定要给让她幸福。”

  “我会的。”北堂深郑重地说道。

  齐振声带着满腹伤痛离开了,曾经伟岸的身影,现在看起来那么沧桑,可是齐夏,一点都不想同情他。

  “走吧,我们进去吧。”他们消完毒,换上特殊的衣服,走进了小乖的病房。

  小乖安静地躺在一堆仪器和管子之间,苍白憔悴的脸小的让人觉得心疼,睡梦之中,她的小小的眉头还是蹙着的。

  齐夏心疼地抚上了她的额头。

  北堂深扶着她坐下,轻声道,“夏夏,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他很清楚的记得,刚才医生说“孩子得了这种病”,小乖到底是得了什么病,会严重到需要进隔离病房?

  叶如心知道他们有话要谈,招呼孩子们跟自己避了出去。时间也不早了,她挂念着林子安,给他打了个电话,得知他还在医院加班,简单说了自己这边的情况,林子安让她留在医院里,他待会儿来接她们母女俩。

  病房里,齐夏眉眼低垂,掩住眼中的悲伤,说道,“深哥,我不是有意瞒着你,只是不想让你跟着一起担心。”

  北堂深扶住她的肩膀,逼迫她抬起头看着他,“你现在这样,我就不担心了么?告诉我,你到底瞒着我什么?”

  齐夏知道瞒不住了,缓缓说道,“深哥,你还记得在日本,有一天我带着孩子们去体检,你临时有事,没有一起跟我们去医院的事情吗?”

  北堂深点了点头,“从医院回来,你说孩子们都很健康。”

  她苦笑,“其实不是的,小乖被检查出来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症,这是一种骨髓造血功能衰竭症,主要表现为骨髓造血功能低下、全血细胞减少和贫血、出血、感染征候群。小乖患的,属于重症型。当时,医生说,小乖还有一年的时间,现在,应该只剩下十个月零四天。”

  北堂深浑身一震,惊愕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女孩,他不敢相信,今天早晨还赖在她怀中撒娇的小可爱居然患了这么可怕的病。

  他喃喃道,“可是,她看起来很正常。”

  “她皮肤白得不正常,很轻易就会发烧,皮肤破了口子会流血不止,她不能快跑,因为会心悸,会头晕,会乏力……我把药放在装维生素的瓶子里,骗她是维生素,吃了会快快长个子,每次带她去医院检查,都会骗她是去医院玩耍,而那些检查仪器,就是玩游戏的机器……每次我上班,都会胆战心惊,怕她发生意外……”齐夏捂着脸,痛苦地诉说着。

  北堂深蓦然将她抱住,紧紧搂在怀里,“你这个傻瓜,为什么不告诉我,一个人承担了这么多?”

  “因为我害怕,我不想让你担心……深哥,我好怕,怕来不及救乖乖,她就是我的命啊,我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她!”齐夏在他怀中抽泣着。

  “一定会找到办法的!”

  “只有一个办法,”她从他怀里抬起头,脸上满是泪水,“那就是怀一个和她有血缘关系的孩子,用孩子的肚脐血救她。”

  北堂深浑身一僵,大脑快速的闪过什么,“所以,你会和赫连城……”

  “是的,这就是原因……”齐夏擦去脸上的泪水,露出诡异的笑容,“深哥,我已经成功了,我怀孕了。”

  就如同被雷劈中,北堂深脸上的血色瞬间褪了个干净,身体僵直着,一动不动。

  她眼神狂热,“我终于可以救乖乖了。”

  北堂深抓着她的手腕,后背一阵阵发冷。

  不应该计较的,他爱她,也爱孩子们,明知道她是迫不得已,为什么还要计较?

  可是,他的心该死地抽痛着,痛得他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就是这个女人,她有点傻,故作坚强,总是用笑容掩饰自己的悲伤,那么瘦弱的肩膀,怎么能承担千钧重担?

  他紧紧抱着她,梗着嗓子,一字一顿,说道,“孩子生下来,我就当他是我的骨肉,绝对不会亏待他。”

  齐夏趴在他的怀里,哭得更大声。

  在医院,是一片悲情气氛,而在赫连老宅,却是喜气洋洋。

  晚餐的时候,赫连城公布了自己的打算,他要和苏希雅结婚了,具体的日子由两家人商量后再决定。

  除了赫连翼,所有人都持支持态度,特别是赫连老夫人,高兴地直叫好,“你们的爱情马拉松终于有了结果,我们大家都替你们高兴,你爷爷也非常高兴!”

  说着,老夫人侧身拍了拍旁边赫连老太爷的手背,“老头子,阿城要娶媳妇儿了,你高不高兴?”。

  老太爷眼神带着一点迷茫,但是看到老夫人笑得这么开心,他也呵呵地笑了起来,直点头,“高兴,高兴。”

  赫连璧端起酒杯,意味深长地笑,“哥,希雅,祝贺你们。”

  “谢谢。”赫连城和苏希雅也端起了酒杯,两人相视而笑。

  赫连翼心里非常不爽,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两只小拳头紧紧攥着,垂着头看着自己面前的餐盘,对周围的声音充耳不闻。

  啊啊啊,明明他把讨厌女人放在酒瓶里的春、药换成了安眠药,他们怎么还是发生关系了?

  不行,他不能让这个女人成为他的妈咪!他一定要想办法破坏!

  ……

  齐振声回到家,已经将近十点。

  客厅里空空的,黑黑的,没有人为他留灯。

  卧室的灯还亮着,妻子还没睡,但此刻,他却不想见她,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属于他的书房。

  从秘密抽屉里取出前妻和女儿的照片,不由得老泪纵横,手指颤抖地抚摸着前妻的面庞,心底的愧疚如同潮水一样将他紧紧包裹。

  照片中的女儿,稚嫩的脸颊带着天真无忧的笑容,他泪眼朦胧地低语,“夏夏,爸爸真是该死,是爸爸对不起你们母女俩……”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齐振声慌忙摸去脸上的泪水,将照片压在厚厚的书本下面,清了清嗓子,“进来。”

  苏星辰手中端着一只白色的小碗,推门而入,“爹地,我来给您送宵夜。”

  齐振声勉强笑了笑,“是星辰啊,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呢?”

  苏星辰将小碗放到他的面前,嘟着嘴撒娇,“爹地,您没回家,女儿哪里睡得着啊?您今天忙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妈咪很担心您呢。”

  “在画室里指导学生画画,一不留神,就错过了时间,是爹地不好,让你们担心了。”

  “哦,是这样啊……爹地,我先回房了,您也早点休息。”

  苏星辰一进门就发现他眼眶红红的,明显是哭过,知道他有事情瞒着她,她的视线敏锐的扫过书桌,发现发黄的照片一角从书本下面露了出来,脑中迅速闪过齐振声秘密珍藏的那两张照片!

  他这么伤心,又晚归,会不会和齐夏有关?

  苏星辰心头有了疑惑,便多长了个心眼,开始留意起他的一举一动。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