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 齐夏订婚了

   坐上汽车,齐夏掏出手机给赫连璧发了个短信,“狐狸,谢谢你来接我,不过我今晚有事,不能和你一起走。”

  赫连璧刚看完短信,看到一辆宾利从面前开了过去,驾驶室里坐着的正是齐夏和北堂深,立刻发飙了,那倒霉的手机承载了他的怒火,被扔出了车窗外,被后面驶过的车辆碾得粉碎。

  北堂深带她去的是五星级的大饭店。

  脚下铺着红地毯,两边摆满了空运过来的进口玫瑰,头顶上悬挂着一盏巨大的心形水晶吊带,一位英俊的钢琴师弹奏着优美浪漫的音乐。

  一名穿着燕尾服的英俊侍应生领着他们两人,在大厅里面,唯一的那张餐桌坐下,齐夏看了看周围,好奇的说道,“奇怪,怎么都没有人……”

  北堂深笑而不语,因为他已经将整个酒店包了下来,他不想被人打扰。

  醇美的红酒缓缓倒入晶莹剔透的水晶酒杯,北堂深端起酒杯,眉眼间洋溢着宠溺的笑意。

  齐夏也端起酒杯,笑着与他碰了碰杯。

  他们吃的是法国菜,菜一道道的上,很费时间,齐夏单手撑着头,笑道,“深哥,这里很漂亮,没想到你还这么浪漫。”看惯了他的硬汉形象,突然看到他浪漫的一面,好惊奇。

  北堂深故意皱了皱眉,“怎么?我在你的眼里,一直都是古板僵化的人么?”。

  齐夏调皮地笑,“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很明显,你就是这个意思。”北堂深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温柔而宠溺。

  终于到了最后时刻,侍应生端上来最后一道菜,揭开盖子,是一个红色的天鹅绒盒子。

  北堂深打开盒子,一颗巨大的钻石戒指,晃得人眼花,他单膝跪在齐夏面前,深情地注视着她,“夏夏,请你嫁给我,我一定会让你幸福。”

  齐夏太过震惊,虽然北堂深一直对她很好,甚至连叶如心也开玩笑说他在追求她,但是她一直把他放在兄长的位置,从来没有思考过这方面的事情。

  她哆嗦了一下,慌张的站起来,动作太过猛烈,差点撞翻了椅子,她慌乱地说,“对不起,深哥,我不能要……”

  北堂深浑身一僵,但他并没有放弃,而是自顾自地牵起齐夏的手,直接将那枚钻戒套在了她的中指上。

  “深哥,你不要这样!”齐夏想要抽回手,但是被他握得紧紧的。

  北堂深很坦然的拉起她的手,放到唇边落下轻柔的一吻,“夏夏,我给你考虑的时间,在这期间,戒指都由你帮我保管。”

  刻你接正。“深哥——”齐夏想要将戒指从手上拔下来,被他紧紧抓住了手指。

  “夏夏,不要急着做出决定。”他的声音仍旧温柔,面色也很冷静,但是浑身充满了压迫力。

  齐夏很无力。

  北堂深当她默许,笑意盈盈地揽着她的腰,走出了酒店。

  他们刚一走出来,一群记者就围了过来,无数闪光灯拼命闪烁,将两人亲密的模样拍摄了下来。

  “北堂先生,听说您在五星级酒店向齐小姐求婚了,这是真的吗?”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齐夏猛地反应过来,她不敢置信地望向了北堂深。

  北堂深没有回答,一手扣紧了她的腰,防止她做出什么举动,一手握着她的手,微微抬起,以实际行动说话,眼尖的记者们立刻发现了齐夏手指上的大钻戒,相机对准了她的手咔嚓咔嚓一通狂拍。

  齐夏第一个反应就是摘下钻戒,北堂深突然将她的身体翻转,对着她的嘴唇,用力地吻了下去。

  嗷嗷嗷,太劲爆了!

  记者们快速按着快门,没想到丑闻缠身的时尚杂志主编,这么快就逮住了一个钻石王老五!

  齐夏抬起手臂,向他的脸颊打去,但是被他迅速抓在了手中,眼中飞快闪过一抹受伤,突然将她拦腰抱起,他身边的助手立刻将记者们分开一条路,北堂深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将齐夏扛到了宾利车里面。

  记者们都傻眼了,但很快又反应了过来,只当这是情侣们之间的小情趣,激动得难以名状。

  北堂深的助手对记者们说道,“今天的事情,请大家属实报道,所有的费用,都由我们总裁出。”他眼中寒光一闪,突然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想大家都很清楚,谁要敢乱说话,他可能这辈子都不能再拿相机。”

  在场的人都被助手杀气腾腾的话吓到了,狂点头。

  传言,北堂深有黑道背景,看来,所言非虚啊!

  宾利车里,北堂深刚把齐夏放下来,她那一巴掌就挥舞了过来,这一次,他并没有闪避,而是任由她的巴掌落在了脸上。

  啪的一声,很是响亮。

  看着他脸上刺眼的红印,齐夏愣了愣,愤怒的情绪里,又多了一抹心疼。

  她干脆躲在离他最远的地方,扭过头,不理他,眼睛里涌起的泪水被她硬生生地逼了下去,眼眶看起来红红的,就像兔子一样。

  北堂深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启动汽车,过了十多分钟,将车停靠在马路边。

  她还是不理他,瘦弱的肩膀缩在一起,紧挨着车门,用后脑勺面对他,沉默地宣泄着她的伤心和愤怒。

  “还在生我的气?”北堂深倾身过去,伸出手想要摸她的头,被她躲开了。

  他后背靠在椅背上,心,有些难受。

  最初,他只是想帮她从丑闻里走出来,但是后来,他就有了私心,想借着这次机会,试探她对他的感情。

  最终,他还是失败了。

  那么,就要换一个方向,他隐瞒了自己的私心,说道,“夏夏,我只是想帮你,不想让你受委屈。”齐夏还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不回头,也没有说话。

  北堂深无奈地抚了抚额,全盘承认,“媒体那边,是我让人放出了消息,只不过想让他们见证我的求婚。”

  齐夏肩膀微微抖动了起来,竭力维持声音冷淡,“所以,你什么都不告诉我,让我像个傻瓜一样站在所有记者的面前?所以,你不顾我的意愿,在他们面前强吻了我,让我跑都跑不掉?”

  “你听我讲完好么?”他拉住她的手臂,“夏夏,我之所以瞒着你,是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同意做这场戏。”

  “做戏?”她终于肯回头面对他。

  “没错,做戏。”北堂深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冷静的表情,“我只是让媒体误认为我们是情侣关系。”

  齐夏脱口而出,“所以,你是利用你的身份地位,将我从泥沼里面拉出来?”

  北堂深神情暗了暗,抬起她的手腕,看着她手指上的钻戒,“如果你不喜欢它,可以摘下它。”

  齐夏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说得很过分,但是她还在气头上,根本不能控制自己。咬了咬唇,将手指上的钻戒摘了下来,放到他的掌心里,说道,“深哥,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只是这种方式,我有点不能接受。”

  握紧戒指,北堂深眼中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弯了弯唇角,“我明白,是我做得过分了。如果你不愿意,我让他们不要乱写。”

  “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就顺其自然吧。”反正她也不打算结婚,背上一个订婚的名头也没有什么损失。

  知道他不是真的要求婚,她心里反而松了口气,说道,“深哥,不管怎样,我还是要谢谢你。对外,我先占着你未婚妻的名号,等你有了喜欢的人,我再把这个位置还给她,好不好?”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北堂深像往常一样揉了揉她的头发,开着玩笑,“如果你想一直占据着这个位置,我也没有意见。”

  她也笑了起来,“可是我怕深嫂有意见!”

  “孩子们那里,我会去解释。”北堂深笑了笑,岔开话题,他怕逼得太紧,她反而逃得更远。

  第二天早上,到处都流传着博鳌集团总裁北堂深和神秘女子订婚的消息,报纸的头版头条赫然印着北堂深和齐夏“深情”拥吻的照片,还有他抱着她离开的背影,甚至有媒体杜撰了一篇有关两人的,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

  所有报道,都没有提到齐夏之前的那场丑闻,反而盛赞着她漂亮有气质,所以才能把钻石王老五拿下!

  当苏星辰看到这些报纸的时候,将家里的古董花瓶摔碎了。

  浑身冒出的怒火,差点将整栋别墅点燃!

  视频事件开始的时候,她就等着看好戏,心里别提多美了,原来恨齐夏的不止她一个人,她以为借着视频事件背后的主使人,可以将齐夏搞得身败名裂,没想到那个主使人那么无能,短短一夜之间,视频就全部消失了,所有媒体也都跟忘记了这件事一样!

  这也就罢了,更气人的是,那个博鳌集团的老总,居然脑子抽风向齐夏求婚,一举挽回了她的名声!

  啊啊啊,气死了,齐夏不过是低贱女人生的孽种,到底为什么具有这么大的魅力,让那么多人都喜欢她,保护她?!

  苏星辰美丽的脸扭曲得可怕,把房里的东西一通乱砸,吓得进屋查看情况的仆人直哆嗦。

  那副畏畏缩缩,低贱的样子,一看就讨厌,苏星辰冲着仆人大吼大叫,“看什么看,还不给我滚出去!”

  “是……是……”仆人惊慌地跑掉了,生怕慢一步就被她扔来的花瓶砸个头破血流。

  砸得累了,苏星辰终于停了下来,看着镜子里凌乱的自己,皱了皱眉,换了衣服,整理好头发,对着镜子露出灿烂的笑,她又是天真可爱的公主了。

  她歪了歪头,露伤脑筋的表情,“哎,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等着别人毁灭她是不可能了,我还是自己动手吧。”

  她换了一张电话卡,那是一个包括她的家人都不知道的电话号码,她在联络人里面找到一个名字,按了拨号键,“干爹,我想让你帮我办件事。”

  另一边,苏希雅也看到了报纸,和苏星辰不一样,她没有怒,反而笑了起来。

  这个北堂深,看来对齐夏是一片痴心呐,要是他能将她绑住,倒也不错。

  不过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一个跨洋电话让她眼中升起了冷意,她用流利的英语说道,“我们已经钱货两清,你自己技不如人,被人捉到马脚,我凭什么要为你的无能买单?我警告你,如果说出我们的交易,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她眼中迸发出杀意,冷哼了一声,“你可以试试看!”不等对方再回话,她砰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什么黑客界的王者,简直就是饭桶!

  苏希雅咬着银牙,差点将办公桌上的资料揉碎,拧了拧眉,稍作平复,她拨通了一个电话,笑意盈盈地用英语说道,“达令,帮我杀一个人。”

  ……

  赫连城刚下飞机,就看到机场大厅的大屏幕上巨幅的照片,北堂深深情地拥抱着齐夏,她手指上戴着一颗大的吓死人的大钻戒,画面一转,变成了他们“热情”拥吻的画面。

  订婚了?!

  十天前,她还跟他在魅色的VIP包厢里缠绵,转眼居然就订婚了!!!!!

  一向沉稳的赫连总裁当场就发飙了,指着大屏幕,冲着陆子皓低吼,“这是怎么回事?”

  陆子皓抹汗,他怎么知道,他也很好奇的好吧。

  “立刻查清楚!”怒气冲冲的赫连总裁把外套往可怜的陆子皓怀中一抛,命令道。

  陆子皓手忙脚乱的接过外套,赶紧跑去报刊亭买了一份报纸,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可怜见的,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

  “总裁,这是今天的报纸。”

  赫连城冷着脸从他手中接过报纸,灼灼的视线,简直是一目十行,很快就看完了上面的报道,五星级大酒店求婚,当众热吻,充满爱意地拥抱娇妻回汽车,还有可歌可泣的跨越国界的爱情故事……

  赫连城暴怒,当场将报纸揉成一团,扔到了垃圾桶里!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