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 好难堪

   赫连城伸手挡住他的拳头,脸上冰冷一片,冷着嗓音说道,“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不需要你多管闲事!”

  “像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得到她!”

  两人的手臂架到了一起,他们的势均力敌,硬碰硬地对峙着,一个冷酷霸道,一个狠辣绝情,用眼神厮杀着对方,强大的气势笼罩在他们两人身上,闻讯赶来的邵瑾寒看到他们厮杀的场面,示意保镖退下。

  邵瑾寒缓缓走到两人身边,说道,“两位,有什么事坐下来慢慢谈,这副样子,吓到齐夏可就不好了。”

  赫连城和北堂深同时侧头,看向了床上的齐夏。

  齐夏刚醒来就发现他们在打架,躲在被子里,用被子将头紧紧地蒙着,她没想到会被深哥看到这一幕,她好难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只好像鸵鸟一样,躲了起来。

  北堂深怒火更加蓬勃,恨不得将赫连城生吞活剥,“夏夏,是不是这个混蛋逼迫你的?你放心,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

  齐夏恨不得找块豆腐把自己撞死,她咬了咬牙,将被子从头上拉开,清晰地吐出几个字,“深哥,放开他。”

  “夏夏?”北堂深不敢置信地看着齐夏。

  齐夏坚定的迎着他愤怒的目光,重复了一次,“深哥,放开他。”

  “砰”的一声巨响,北堂深一拳头砸在了赫连城身边的玻璃桌上,桌上瞬间裂开一道裂缝,北堂深恶狠狠地瞪着赫连城,似是要瞪出一个洞来才放心,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个这我敌。赫连城面无表情地整理着被北堂深抓乱的衣服,即便如此,他的动作也是高傲而尊贵的,没有丝毫狼狈的痕迹。他看着齐夏,淡淡道,“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齐夏慌忙道,“不用了,让我们忘记昨晚发生的事情吧!”

  赫连城深深地看了她一样,从容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齐夏和北堂深两个人。

  齐夏立刻感受到了强大的低气压,就像大山一样,压得她几乎不能呼吸,她缩了缩脖子,干巴巴地说道,“深哥,你能不能出去一下。”

  北堂深薄薄的唇紧紧抿着,眼眸深沉得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空,骇人的阴冷。

  她怯怯地,又叫了一声,“深哥……”

  北堂深身体僵了僵,握了握拳,努力克制住怒火,尽量平静的说道,“好,我就在外面,有事叫我。”

  浴室里,齐夏看到镜子里自己满身的狼藉,特别是脖子上的青紫痕迹,哭丧着脸,快要哭出来。

  磨磨蹭蹭清洗完,她裹着浴袍走出浴室,发现床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套洋装,然后,她听到北堂深敲门的声音,“夏夏,我让人买了一套衣服,就放在床上,你试试看。”

  “嗯,谢谢你,深哥。”

  齐夏换上洋装,穿在她身上非常合身,就像是专门为她设计的一样。

  不过,脖子上的痕迹很明显,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她尴尬地别扭地拉开门,几乎不敢看等在门口的北堂深。

  北堂深视线落在她脖子上的痕迹上,瞳孔骤然一缩,脸上顿时刮起冰冷的风暴,他握着拳头,强忍住满腔怒火,脱下身上的外套,轻轻地披在了她的肩膀上,勉强遮住了那些刺眼的痕迹。

  “走吧,我们回家。”北堂深就像平时一样,想要牵她的手,被她轻轻避开了。

  北堂深的手,失落地落在半空。

  齐夏是因为内疚,所以避免与他接触,北堂深却误会了,还以为是赫连城伤害得她特别深,让她没有安全感……

  北堂深心骤然一痛。

  除了心痛,还有对赫连城的刻骨恨意。

  北堂深体贴地替她打开车门,她笑了笑,安静地坐在车厢里,缩在最远的角落里。

  若是以前,她一定会陪他坐在驾驶室,她会跟他聊天,笑得明朗……看着反常的她,北堂深心中除了加深了对赫连城的恨意,还多了对自己的苛责,如果他早一点发现她失踪,如果他早一点找到她,她就不会被赫连城伤害了……

  回到家,宝宝和乖乖已经去了幼稚园,北堂深把她送回房间,“今天就不要去上班了,我替你请了假。”

  她揉着手指,“我没事,我今天要审稿,不能缺席。”

  “那我让你的助理把稿子发到你的邮箱,你在家里同样可以审。”

  北堂深态度强硬,齐夏拗不过他,只好点头同意,北堂深果然让莉莉丝把稿子发到了她的邮箱里,还跟人事部打电话请了假。

  齐夏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一个问题,北堂深替她请假,同事们不会产生什么不好的遐想吧?

  不过,现在不是担心这个时候,她还有更麻烦的事情要处理。

  她捧着北堂深倒给她的热水,踌躇了一回,说道,“深哥,昨晚的事情……”

  北堂深截断她的话,不想她回忆起不好的事情,“昨晚的事情不要再提了,你先休息,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齐夏连忙抓住他的手臂,急声道,“深哥,你答应我,不能伤害赫连城。”她知道他的手段,他一定不会放过赫连城!

  就像冷风过境一样,北堂深眼中迅速聚起森森寒意,“你维护他?”

  “不是的,深哥,你刚来中国,不要轻易挑起纷争,你知道的,赫连家在A市有些势力,答应我,不要跟他们起冲突,好不好?”

  他眼中带着不明的情绪,“我答应你,不会伤害他。”但是他也不会放过他!

  齐夏松开他的手臂,勉强笑了笑,“那你早去早回,我等你一起吃午饭。”

  “好。”他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北堂深走进电梯,与江岛通着电话,“江岛,帮我查一下赫连城的老底,两天之内,我要知道他所有的生意伙伴和竞争对手。”

  挂断电话,北堂深唇边勾起阴狠毒辣的笑意,他只是答应夏夏不伤害赫连城,却没有说过不摧毁他的事业。像他那种骄傲的男人,只要摧毁他的事业,等于就是毁了他的自尊,会比直接伤害他来得更有效。

  博鳌地产,这家因为豆腐渣工程事件频临破产的企业,一夜之间突然壮大起来,传说这家公司背后有意大利和日本两大财阀集团的注资,从董事长到高管,统统换血,人事变动非常大,现任董事长是个日本人,名叫北堂深。

  博鳌地产不光投资房地产,还开始向游戏行业和服装行业进军,收购了几家比较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

  博鳌地产并旗下的子公司、分公司,正式更名为博鳌集团,由北堂深任集团总裁。

  从此,博鳌集团成为晟昊集团最大的竞争对手。

  北堂深这个名字,立刻风靡了大街小巷,成为媒体的新宠,名媛淑女们最新追逐的对象,他和赫连城一起,并列A市女性最想嫁的男人榜首。

  赫连城办公室。

  助理陆子皓将厚厚一叠与北堂深有关的资料放在赫连城的办公桌上,说道,“短短一周之内,北堂深就造了这么大的势,总裁,这个男人不简单呐。”

  赫连城眸光一闪,冷冷道,“他是日本三口组的当家,又是意大利黑手党教父托马克的义子,怎么会简单!”

  陆子皓额头冒出冷汗,他收集的资料都是北堂深洗白之后的,根本不知道他还有黑道背景。

  “总裁,一直跟我们合作的下游厂商反应说,博鳌集团给他们更高的利润,我看他们有些蠢蠢欲动。”

  赫连城“啪”地将资料抛到办公桌上,浑身散发出迫人的气息,“那伙人都是唯利是图的商人,眼里只有利益,也只有丰厚的利益才能把他们捆绑住,他们有想法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总裁,如果合作厂商背弃我们,改和博鳌集团合作,那么我们会遭受到一笔不小的损失。”

  赫连城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面,凝眉沉吟,“子皓,我们不是正在考虑推出新一代的产品么,正好以此为契机,更换存储模式和新型的包装材料,”他唇边勾起一抹凉薄的弧度,“不是他们背弃我们,而是我们要更新换代,抛弃他们。”

  北堂深,你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

  就在赫连城忙着应付北堂深的时候,苏希雅提着一个精致的食盒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希雅,你怎么来了?”赫连城开完会回来看到她,愣了愣,拉了拉脖子上的领带,说道,“等了很久了?”

  “没有,我也刚来。”苏希雅站到他面前,温柔地替他解开领带,说道,“好几天没见,难道你不想我?”

  赫连城看着她,“你知道我这几天很忙。”

  她莞尔一笑,“我不过是开玩笑,知道你忙起来就忘记吃饭,所以我亲手熬了汤给你。”

  她拉着他坐到沙发上,挨个把饭盒撤下来放在他面前,有他最爱吃的红烧排骨,人参鸡汤,素炒青菜,还有一小盒水果沙拉。

  菜色看起来很有吸引力,赫连城挨个尝了一遍,喝了半碗汤,眼中带着柔和的笑意,“希雅,辛苦你了。”

  “不要跟我客气,你喜欢吃,我就开心了。”苏希雅眉眼含笑,叉了水果喂到他嘴边。

  赫连城笑着张开嘴,她将水果放到他的口中,目光专注又深情地注视着他,“城,忘记我那晚说过的话,我们好好在一起,好不好?”

  他脑中突然蹦出齐夏曾经说过的话,“我觉得苏希雅也挺不容易的,她那么爱你”。

  赫连城伸手握住她的手,微微一笑,“今天我们一起去幼稚园接小翼,出去吃晚餐,你想吃什么?法国菜?还是意大利菜?”

  苏希雅靠到他怀中,温柔地说道,“还是问问小翼的意见吧。”

  他抚着她的头发,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送走苏希雅,赫连城胸口有些闷。

  坐在办公桌前,文件上的字一个也看不进去,脑海里不停地蹦出齐夏的脸。

  他说过,他会给她一个交待,但是他却有一周没有联系过她了,她会不会认为他是吃干抹净就抛弃的人?

  但是,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承诺?赫连城无奈地捏了捏眉心,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齐夏办公室的电话。

  “喂,我是齐夏,您哪位?”

  “赫连城。”

  齐夏手抖了抖,声音还算平静,“赫连先生,找我有事?”

  赫连城顿了顿,“我这一周比较忙碌……”算是解释他这一周,为什么没有联络她。

  齐夏扶额,“所以呢?”

  “如果你有时间,我们可以谈谈那晚的事情。”

  “不必了!”齐夏赶紧打断他,“赫连先生,那晚我们都喝醉了,就当是发生了一场误会,让我们都忘记它!”

  赫连城眉头皱了起来,他是敢作敢当的人,“如果我记得没错,那晚是我主动的。”。

  齐夏头疼,揉着太阳穴,“赫连先生,虽然是你主动的,但是我并没有拒绝,所以说到底,我们还是两厢情愿,就跟上次一样,让我们不约而同地忘掉它,不好么?”

  赫连城有些烦躁,她说得并没错,但是他却潜意识的觉得在酒吧的这次和在旅馆的那次有着本质的区别,在旅馆,他意识不清,在酒吧,他是有清晰辨别能力的……所以?

  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

  齐夏如果知道赫连城这个在商场上杀伐果断的人也会纠结,也会茫然,那她肯定会好好地嘲笑他一番。不幸的是,她看不到他眉头皱在一起的样子。

  电话那端久久没有回应,齐夏挑了挑眉,说道,“赫连先生,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我就不奉陪了,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再见。”

  不等他回答,她就挂断了电话,动作果断利落,毫不犹豫。

  赫连城气得脸都绿了。

  赫连城还没有找到机会与她好好谈谈,就因为美国最大的合作厂商突然提出毁约,不得不赶赴美国,与他们谈判。

  也就是在这期间,齐夏再次丑闻缠身,变成了公众人物。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