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 你帮我洗,好不好?

   美好的触感,让赫连城就像触电一般,迅速地缩回了手,掩饰般的尴尬的咳嗽了一下。

  醉意朦胧的她,根本没有在意他袭胸的动作,气喘吁吁地说道,“这是我的,你不要跟我抢……”

  他无奈地说道,“好,我不抢,你就抱着它睡觉好了。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家。”

  她就像受惊的小兽,往墙角缩了缩,“我不要回家,深哥会担心的,宝贝们会担心的……”

  “你还知道他们会担心!”赫连城恨不得把她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为什么她会醉得这么奇特,说她不明白,她又清醒得很,说她清醒,她又迷糊透顶!

  突然,他的眼眸骤然一缩,“等等,深哥是谁?”

  “北堂深啊,嘻嘻……”

  “就是那个在幼稚园外摸你的头的男人?”

  她茫然,“不知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赫连城咬牙,“……”

  “嘻嘻,不要皱着眉头……”她傻笑,把手指伸到他的脸上,试图揉开他眉间的褶皱,“你看,我有一大卡车的烦心事,我都没有皱眉头,只要喝酒,就能解决掉所有的烦心事……”

  赫连城:她是没有皱眉头,她只是抱着他哇哇大哭而已。

  她很讲义气地把酒瓶塞给他,“给你喝!”

  赫连城赶紧抢走酒瓶,放到酒架上,她不满地嘟着嘴,“我让你喝,你不喝!”

  “我不想喝,”赫连城扶住她踉跄的身体,“既然不想回去,就在这里住一晚上,去洗澡。”

  “你帮我洗!”她抱住他,身体在他身上不安分地蹭着,“深哥,你帮我洗,好不好?”

  赫连城积攒的怒气蹭地一下就暴发出来了,抓住她的手腕,恶狠狠地说道,“该死的女人,你看清楚点,我到底是谁?”

  她咯咯地笑,“深哥……”

  “笨蛋,你要气死我是不是?”赫连城猛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扛到肩膀上,箭步走到浴室里,砰地一下,将她扔到了浴缸里,打开了花洒,用凉水冲刷着她的肌肤,“有没有清醒一点?看看我是谁?”

  “深哥,你好凶……呜呜……”她可怜巴巴地缩在浴缸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控诉着他的残忍。

  “真是气死我了!”赫连城额头青筋跳动着,一把将她从浴缸里拽了起来,吻住了她娇嫩的唇,狠狠地啃咬着,吸吮着,发泄着他的怒火。

  她无力地推拒着他的胸膛,双手被他狠狠抓住,反扣到了背后。

  他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深深地吻,惩罚着她,直到她难受地发出“唔唔”的声音,他才放开她,黑沉的眼眸紧盯着她带着迷蒙的眼眸,声音粗哑地问道,“女人,现在知道我是谁了么?”

  “深哥……”她委屈地嘟囔,“你咬疼我了……”

  深哥深哥,难道她的心里就只有北堂深?

  赫连城既愤怒,又嫉妒,看着她因为他粗鲁的动作变得红肿的唇瓣,他竟然有将她狠狠压在身、下惩罚一番的冲动。

  “该死的!”他咒骂了一声,将她甩开,扔在浴缸里,摔门而去。

  疾步走到大厅,坐在吧台边,心里的怒火还是不可遏制。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那只小野猫挠你了?”邵瑾寒坐到他身边,示意调酒师倒了一杯酒,放到赫连城面前。

  “别提她!”赫连城烦躁地喝了一口酒,冷冷道。

  “难道是被我猜中了?”邵瑾寒单手撑着头,懒洋洋地笑,“她倒是个很有趣的女人,也只有她敢这么对你。”

  赫连城沉着脸喝完酒杯里的酒,调酒师立刻又倒了一杯给他。

  邵瑾寒看到他这副烦闷的样子,难得发了一回善心,不再打趣他,岔开话题,“你和希雅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邵瑾寒不知道,此时此刻,这个话题让赫连城更烦闷,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冷淡地抛下几个字,“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邵瑾寒耸了耸肩,“那好吧,你一个人静一静,不过,别喝太多,待会儿我叫人帮你开车。”

  赫连城点了点头。

  修长的手指,端起了酒杯,一杯见底,又倒了一杯。

  希雅,他们已经有一周没有联络过了,他也在认真思考她曾经说过的话,他到底想得到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但是他的头脑还算清醒,他觉得应该回去看看齐夏那个笨蛋,万一她把自己淹死在了浴缸里面怎么办?

  VIP包厢的浴室里面,齐夏靠着浴缸边缘,睡着了。

  她的衣襟被她拉开,露出一片春色,湿透的衣服包裹在她身上,几乎起不到什么遮蔽的作用,反而勾勒得她的曲线越发迷人。

  她的脸上,睡容安详,还带着舒心的微笑,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

  他就像着了魔一般,伸出手指,在她的脸上摩挲着,从她光洁的额头,滑到性感的红唇,轻轻地抚摸着。

  睡梦中的她被打扰,发出不耐烦的闷哼声,脸颊在他的手背上蹭了蹭。

  他低低地笑,“瑾寒说的没错,你真的很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

  他的手臂从她的腰间穿过,低声说着,“这里睡着不舒服,我带你回床上。”

  齐夏就是在那一刻醒过来的。

  只是她假装没有睡醒,闭着眼,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酒精迷醉过后,她变得异常清醒。

  抱着她的是赫连城,她的机会又来了!

  她激动得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假装缓缓醒过来,仍旧装出醉意朦胧的样子,抱住他的脖子,喃喃道,“赫连城……”

  赫连城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人,唇角弯了弯,“你终于知道我是谁了。”

  齐夏将他抱紧,轻声说道,“赫连城,你真好。”

  他当她酒劲还没过,不与她计较,将她放到床前,她身上湿哒哒的衣服立刻打湿了脚下的地毯,

  “站稳了,我帮你拿毛巾。”

  他其实也醉了,走路都在摇晃,可是头脑还算清醒,拿了毛巾,让她自己擦拭,她嘟着嘴,可怜巴巴地说道,“不要嘛,人家要你帮忙擦。”

  发出这么嗲的声音,齐夏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赫连城已经被她折腾得习惯了,无奈地叹了口气,果真动手替她擦拭起来。

  齐夏像木偶一样,任由他动手脱掉自己湿漉漉的衣服,用整块浴巾把自己包裹在里面。

  “赫连城,你为什么还没有结婚?”她偏着头,好奇地问。

  赫连城眉头皱了起来,头脑开始有些眩晕,“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我觉得苏希雅也挺不容易的,她那么爱你……”齐夏只是觉得自己偷种,害得赫连城背叛苏希雅,有些良心不安,所以想做出一些弥补。

  赫连城酒劲也上来了,不知不觉说出心中所想,“我爱她,也想过跟她结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越来越觉得疲惫,我们之间,好像少了点什么。”

  “呵,男人都一个德性,厌倦了,就会抛弃。”

  “我不是!”。

  “你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

  她脸上嘲讽的笑容刺痛了他的双眼,他想堵住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于是,他突然将她拉入怀中,吻上了她的唇。

  美好的味道,让他沉沦其中,深深不可自拔,最初的目的已经变了,他享受着吻她的感觉。

  不知道是谁先抚摸上了对方的身体,他们缠绵着滚到了床上,赫连城虽然已经醉了,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突然很想放纵一次,没有强迫自己压制。

  他觉得很奇怪,每次和希雅在一起,动情的时候,他会在最后关头克制住,没办法要她,为什么他会自然而然地深入地拥有齐夏?

  就像两个孤独的灵魂,完美的契合在一起,他们喘息着,申银着,整个室内弥漫着暧昧的气息。

  这一次,赫连城先醒过来。

  他的怀里躺着全身赤果果的齐夏,他揉了揉眉,有些头疼。

  昨晚的事情,他记得很清楚,是他主动的。

  睡饰尬抢。就在赫连城头疼不已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人大力地撞开了,一个气势汹汹的男人闯了进来,他的身后是阻拦不及的保镖。

  赫连城迅速扯过被子盖住齐夏,看着闯进来的人,眸子里燃烧着灼灼怒火,“把他弄出去!”

  北堂深看到床上那一幕,暴跳如雷,箭步往前冲,保镖们听到赫连城的吩咐,不要命地扑上去阻拦北堂深,接过被他几拳头揍趴下了。

  赫连城也没有闲着,迅速穿好衣服,抬腿挡住北堂深致命的一击,北堂深一击不中,再度出拳,凌厉的拳风袭来,短短几分钟,两人就过了数十招。

  “赫连城,你这个混蛋,我要你的命!”北堂深恨得咬牙切齿,双眼血红,狂暴而嗜血,招招狠辣致命。

  赫连城第一次碰到这么强劲的对手,丝毫不敢大意,抿着唇,眼中透着沉冷的光,“你和齐夏是什么关系?”

  “你不配知道!”北堂深一拳挥向他的鼻梁骨,“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你已经伤得夏夏这么深了,怎么还忍心伤害她?”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