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 孩子是谁的?

   齐夏将女儿紧紧抱着,嗓音有些低沉,“因为外婆已经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这里只是纪念她的地方。”

  小乖还是不明白,但是看到妈咪很伤心的样子,她就没再追问了。

  齐夏走到了一方黑色墓碑前面,墓碑上刻着“慈母夏玲之墓”几个大字,上面还有一张小小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子温柔浅笑着。

  齐夏将百合花放到墓碑前面,双唇抿起柔和的幅度,“妈妈,我带孩子们来看您了。”

  她拉着小乖和小宝跪在墓碑面前,轻声说道,“小宝,小乖,这就是你们的外婆,叫外婆。”。

  “外婆~”脆生生的声音在宁静的空气里飘散。

  “妈妈,我现在才来看您,您会不会怪我?”齐夏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眼中氤氲着水雾,她有很多很多话想对母亲说,但是又不能在孩子们面前说出口,最后,只能化作苦涩的笑容,“妈妈,对不起,我做了很多错事,没有脸来见您。”

  “妈妈,我今天看到齐振声了,他居然不知道您已经不在了……妈妈,我把他大骂了一顿,但是我自己也好难过……”

  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妈妈,我真的好想您……”

  她永远也忘不了小升初考试发榜单的那一天,她满心欢喜的跑回家向妈妈报告好消息,但是跑到巷子里,看到的却是自家的房子被火舌吞噬的一幕,她疯狂地哭喊着要冲进火场,被邻居叔叔拦住了,最后哭晕在了叔叔的怀里。

  而她的母亲,就这么葬身在了火海里,尸骨无存。

  邻居都说是妈妈自己放的火,因为她受不了被丈夫抛弃,受不了艰苦生活的折磨。

  “妈妈……您为什么不等到我长大成人,不等到我好好孝敬您?”她扶着墓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妈咪,你不要哭了,妈咪……乖乖好怕……”女儿粉雕玉琢的小脸上也挂满了泪水,却用她软绵绵的小手帮妈咪擦拭着泪水。

  看着眼前懂事的女儿,齐夏拼命咬着牙,抑制着心底的悲伤,将女儿紧紧抱在了怀里,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折磨她,女儿才这么小,就要忍受着病痛的折磨?

  一只小手在她后背上轻轻抚摸着,安慰着她,“老妈,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齐夏泪眼婆娑的抬起头,看到的是儿子坚强的面庞,明明那么稚嫩的脸颊,却写满了勇敢和坚韧,她缓缓地勾唇,露出一抹微笑,“好,我们家的小男孩长成男子汉了!”

  在孩子面前,她应该要勇敢的,可是她却暴露出自己柔弱的一面。情绪渐渐平复下来,她摸了摸孩子们的头,轻声道,“宝宝,乖乖,跟外婆道别,我们下次再来看她。”

  小乖凑近墓碑,用纷嫩的脸颊在照片上蹭了蹭,小小声地说道,“外婆,你要乖乖的哦,我们还会来看你的。”

  小宝挺胸抬头的站着,一脸肃穆地说道,“外婆,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妈咪和小乖的。”

  “妈妈,请您保佑乖乖,让她一直这么健康快乐的生活下去,也请您保佑宝宝,让他平安幸福地生活下去。”

  道别之后,齐夏顶着红肿的眼睛,带着孩子们离开了墓园,在他们的身影远去之后,一道俏丽的身影从另外的一方墓碑前面站了起来,手中拿着一只录音笔,笑容甜美,却显得有些诡异,“我的好姐姐,没想到你会带给我这么大的惊喜,真是谢谢你了。”

  苏星辰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向墓园外走去,“喂,希雅姐,我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哟,和齐夏有关,你想不想知道?”

  “什么事?”

  “你知道齐小宝和齐小乖吗?”

  “他们不是齐夏表哥的孩子么?”

  苏星辰灿烂地笑,“不对哦,他们其实是齐夏的孩子,我亲耳听到他们叫齐夏妈咪了。”

  电话那边的苏希雅浑身一震,脑海里突然窜出来一个很可怕的想法,声音干干的,“孩子的父亲是谁?”

  苏星辰耸了耸肩膀,“谁知道呢,说不定还是城哥哥呢!”

  面很的一。听筒里一片寂静,几秒钟之后,苏星辰听到了砰的一声,然后彻底安静了。

  她唇边的笑容越绽越灿烂,她哼着小调,举起双手欢快地转着圈,“啦啦啦……”

  回到家之后,苏星辰发现父母都不在家,仆人说,“小姐,先生住院了,太太在医院陪他,太太还说让小姐不要担心,先生只是急火攻心,并不是很严重。”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苏星辰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上了楼,进了自己的房间。

  白希修长的手指把玩着录音笔,秀气的眉头微微拢了拢,单手托着腮,烦恼地说道,“录音笔啊录音笔,我应该把你交给谁呢?”

  “给赫连奶奶?不行不行,奶奶一定会觉得我是搬弄是非的人,会讨厌我的……交给媒体?不行不行,万一那两个小贱种是城哥哥的孩子,那不就让城哥哥知道真相了吗?有了,还是交给希雅姐姐吧,让她去烦恼好了!”她打了个响指,用资料袋装好,让仆人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了苏希雅的办公室。

  苏希雅从英国回来之后,就回到了家族企业,担任策划部总监的职位,明面上她只是策划部的总监,但是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她是未来的一把手,就连董事会的人,对她也是恭敬有加。但是苏希雅从来不摆架子,对谁都是和颜悦色的。

  但是助理觉得今天的苏希雅有点奇怪,连着两次失手打碎了水杯。

  第一次是在接了一个私人电话之后,第二次是在收到一个资料袋之后。

  苏希雅迅速收敛了怒意和恨意,播出了一个电话,“帮我做一件事。”

  很快,录音笔上的录音就被制作成了光碟,被匿名邮寄到了赫连老夫人的手中,连指纹都没有留下一枚。

  赫连老夫人听完光碟里面的东西,脸色大变,最后吩咐司机取车,她要出门一趟。

  齐夏跟孩子们吃完晚饭,到小区里面遛弯,一辆黑色轿车驶到她面前,老夫人冷着一张脸走了出来。

  “齐夏,我要和你谈一谈。”

  小区里面遛弯的邻居好奇的看了过来。

  齐夏苦笑,“老夫人,请跟我上楼。”

  把孩子们赶回自己的房间,她泡了一杯茶放在老夫人面前,“老夫人,有什么话,您可以说了。”

  老夫人开门见山,“齐小宝、齐小乖,他们是不是你的孩子?”

  齐夏思索着她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脸上带着平静的笑,“他们是不是我的孩子,老夫人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老夫人冷笑,“我之前得到的消息,说他们是你的侄儿,但是,就在今天,我听说他们其实是你的亲生孩子。”

  齐夏手中动作一顿,端起茶杯,缓缓喝了一口,说道,“不瞒老夫人,他们确实是我的孩子。”

  “好你个齐夏,暗度陈仓的鬼把戏玩了一次又一次,真是诡计多端,狡猾如狐!”老夫人将茶杯重重地往茶几上一放,砰地溅起水花,厉色道,“他们是不是阿城的孩子?”

  齐夏嘲讽地笑,“他们是不是赫连城的孩子,老夫人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当初我还在产房,你们就抓走了我的姨妈姨父逼迫我,从我身边抢走了小翼,我当时生了几个孩子,您难道不比我更清楚?”

  “枉我当年看走了眼,还想撮合你和阿城,没料到你挺着大肚子就逃到了日本……算了,往事我也不想提了,你既然否认他们是阿城的孩子,那你告诉我,他们的生身父亲是谁?”

  齐夏咬着牙,沉默着。

  老夫人咄咄逼人,“说,他们的父亲到底是谁?”

  “是我。”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传了过来。

  老夫人侧头看了过去,看到的是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英俊的五官,身上穿着白色的睡袍,睡袍微微敞开,露出结实的胸膛,他的双手环抱着肩膀,深邃的眼神,透着危险的神色。

  老夫人皱了皱眉,“你是谁?”

  齐夏大吃一惊,“深哥!”

  北堂深迈着挺拔的步伐走过来,坐到齐夏身边,自然而然地搂过肩膀,霸道地宣布,“我是齐夏的男人,北堂深。”

  齐夏嘴角抽了抽,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

  老夫人怀疑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移动,最后将探究的目光落在北堂深身上,“你姓北堂,北堂鹤一是你什么人?”

  北堂深淡淡道,“家父。”

  老夫人沉默了一瞬,缓缓道,“年轻人,你说你是齐夏的男人,那两个孩子也是你的种?”

  “您的耳力很好,记忆力也不错。”北堂深语气里透着淡淡的嘲讽。

  老夫人脸色一沉,“年轻人,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嚣张。”

  北堂深面上毫无波澜,但是语气却加重了,“我的女人和孩子自然由我来保护,谁敢动他们一根毫毛,就算是拿整个三口组来抗争,我也在所不惜。”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