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 往心口上刺刀

   当齐夏找到齐小宝的时候,他正用白嫩的小手弹着手中的支票,洋洋得意的笑容挂在可爱的脸颊上。

  齐夏没好气的在他头上敲了敲,“齐小宝,你这个小财迷,也太明目张胆了!”

  小宝小小的脸蛋顿时皱成一团,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攥着支票,“老妈,你下手也太重了,我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你的亲生儿子。”

  齐夏眉眼一竖,“怎么,除了明目张胆,你还敢六亲不认了?你这个不孝子,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喂喂,我哪里不孝了,老妈你不要乱按罪名好不好!我就是因为太孝顺了,所以才敲诈赫连城的!”哼哼,竟然敢抛弃老妈,跟着别的女人生儿子,我就让他出出血!

  哦,对了,他突然拍了拍自己的小脑袋,都怪老妈突然出差,害他都差点忘记偷种这回事了!

  “好了,不跟你磨叽了,这一次的事情,就算了,以后不要再跟赫连城有什么纠葛。”齐夏手掌一伸,说道,“支票拿来。”

  “为什么?这是我辛辛苦苦挣来的诶!”小宝赶紧把支票塞到自己的口袋里,就跟藏宝贝一样,捂得严严实实的。

  “当然是还给赫连城!”

  “不要,宁死不屈!”

  “齐小宝!”

  “叫我的名字也没用,我听不见!”齐小宝捂着耳朵跑开了。

  齐夏扶额。

  最后她还是没能说服儿子把支票交出来,晚上趁儿子睡着,她从他的秘密小金库里面翻出了支票,想着找机会还给赫连城。

  第二天一大早,小宝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自己的小金库,发现支票不见了,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和凌乱的睡衣,把齐夏的房门敲得咚咚咚的响。

  齐夏顶着一双睡意朦胧的眼睛开了门,他立刻双手叉腰,愤怒的抗议,“老妈,你竟然私自翻动我的小金库,我要控告你!”

  “小鬼,你再胡闹,小心我武力镇、压你!”齐夏起床气很重,黑着脸看着闹腾个没完的儿子,“不就是十万块钱嘛,你一年的股票赚的都不止这个数目,这么小心眼儿做什么,小心个子长不高!”

  妈得笑团。小宝气得咬着小唇瓣直瞪眼,“这不是钱的问题,是男人的尊严问题!”

  齐夏困得很,直接无视他,重新趴到了床上,气得他哇哇直叫,最后还是小乖出面,才哄好了他。

  天文馆旁边是美术馆,齐夏带着孩子们从天文馆下来,就看到美术馆那边涌出来一大群人,有几个学生摸样的女生叽叽喳喳的讨论。

  “听说齐老师这次开办画展,是他老婆在他背后支持他!”

  “这还用说嘛,他老婆那是苏氏集团的千金小姐,有钱有势,开画展开不是很轻松的事情!”

  “嘘,你们别说得这么大声,小心被别人听到。”

  “怕什么啊,反正大家都知道。”

  齐夏面无表情,牵着孩子们的手,静静地从她们身边走过。

  “妈咪,我好渴。”小乖走着走着停了下来,摇了摇齐夏的手臂。

  齐夏看了看四周,前方二十米的样子有一家麦当劳,于是说道,“乖乖,再坚持一会儿,我们去麦当劳里面歇息。”

  小乖听话地说道,“恩恩~妈咪,我们走吧~”

  齐夏牵着孩子们打算继续往前走,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夏夏!”

  齐夏身体僵住,这个声音不算熟悉,但也不算陌生,还是在五年前听过一次,但是她却深刻的记住了。

  她不想回头,她的手握住了两个孩子小小的手掌,抓得很用力。

  “妈咪,你抓疼我了。”小乖眼泪汪汪的控诉。

  “对不起,宝贝。”齐夏连忙松开手。

  齐振声已经追了过来。

  和五年前一样,他还是穿着高级西装,头发梳理得纹丝不乱,不一样的是,他的头上已经有了白发,脸上已经多了几条皱纹,他的脸上带着震惊和不敢置信的神色,眼中似乎蒙着水雾。

  “夏夏,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他原本挺直的脊背已经有了微驼的倾向,眼中闪烁着激动又痛苦的光芒。

  “可是,齐先生,我一点都不愿意见到你,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齐夏每次只要一想到他,心里就抽搐的痛,她为母亲不值,就在母亲去世的当天,还对他念念不忘!

  齐振声被女儿的话打击到,踉跄地退了一步。

  齐小乖好奇地看着齐振声,这个爷爷好奇怪哦,为什么挡在妈咪面前。

  齐小宝纯净的眼中满是带着探究,这个爷爷和妈咪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妈咪见到他,会这么痛苦,而且很讨厌他的样子。

  “齐先生,请你让开,我们要离开了。”齐夏面无表情地说道。

  齐振声舍不得让开,自从五年前见过她一面之后,他再也没有见到他,他怕他这次再让开,就永远也见不到她了,就算是多跟她说几句话也好……

  他呐呐的开口,“夏夏,这两个孩子很可爱,也长得很像你,你结婚了吗?丈夫对你好不好?”

  “他们是我的侄儿。”齐夏冷冷的解释,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齐先生,我没有跟你叙旧的兴趣,请你让开。”

  他厚着脸皮,“夏夏,你现在住在哪里,电话是多少,我想去看看你。”

  她一口回绝,“不必了,你会打扰我现在的生活。”

  她已经没有耐心再跟他纠缠下去,拉着两个孩子,直接从他身边绕了过去,齐振声不死心地抓住她的手臂,“夏夏,爸爸不奢望得到你的原谅,但是至少让爸爸知道你和你妈妈过得好不好!”

  “妈妈,妈妈——”齐夏再也维持不了冷静,甩开他的手臂,怒吼道,“不要跟我提妈妈,她已经死了,是被你害死的,你还有什么资格提她?!齐振声,我恨你,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吼完之后,齐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拉着两个孩子就走,头也不回。

  齐振声踉跄着倒退了两步,脸色变得惨白。

  死了,死了……

  夏玲怎么会死的?怎么会?

  “不,我不相信,你一定是骗我的,夏夏,不要诅咒你妈妈,你妈妈一定活得好好的!”齐振声发疯一般冲上去扭住齐夏的手臂。

  “走开!”

  “不,不会的,她不会死的……”齐振声遭受到巨大打击,眼神涣散,口中喃喃自语。

  “妈妈已经死了,是被你害死的!”齐夏看到他这副样子,觉得很解气,恶狠狠地再度在他的伤口上刺上一刀,但是这一刀,同样也刺在了自己的伤口上,心痛得难以自抑。

  “不是的……”齐振声脸色惨白的抱着头,蹲在地上,低声呜咽着,“不是的……”

  泪水不知不觉的涌了出来,齐夏倔强的摸了摸脸,绝情地带着孩子走掉了。

  齐振声抱着头痛哭,周围的行人好奇地观望着,围观着,但是没有一个人上前询问。

  人群里,有个抱着鲜花的女孩静静地站在那里,刚才那一幕全被她看到了眼里,又站着看了几秒钟,她抬手将鲜花扔到了垃圾桶里,嘴角不屑地撇了撇,她这个爹地,还真是无能啊,在大街上哭,她才不要上前去跟着丢人。

  苏星辰向着齐夏离开的方向走去,手机响了,是画展负责人打来的,“苏小姐,您知道齐先生在哪里么?我打他电话一直没人接。”

  苏星辰甜甜一笑,“不知道呢,我本来要去祝贺爹地成功开办画展的,但是路上堵车了,所以还没到美术馆哦。”

  “好的,那麻烦你了,苏小姐,我再试着联络齐先生看看。”

  “没关系。”她笑着道了一声,“再见。”然后收了手机,抬头刚好看到齐夏带着两个孩子进了麦当劳。

  麦当劳里,齐夏给小乖和小宝点了饮料和食物,找了位置坐下。神情有些郁郁。

  小乖抱着橙汁小口小口地吸着,小宝端坐在椅子上,好奇地问道,“老妈,刚才那个老爷爷是我们的外公吗?”

  齐夏握着饮料的手僵了僵,脸色很难看,“宝宝,不要提他,我不想谈起他。”

  “哦,我知道了。”小宝乖乖的闭了嘴,拿起一个汉堡包递给她,“妈咪,不要伤心啦,吃东西。”

  齐夏勉强笑了笑,摸了摸儿子的头,“我不饿,你们吃,吃完之后我带你们去看外婆。”

  “外婆?”小乖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是妈咪的妈咪吗?”

  “嗯,妈咪带你们去看她,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齐夏带着孩子们刚走出麦当劳,苏星辰也跟着走了出来,开着法拉利跟在了他们身后,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既不会被他们发现,又不会跟丢。

  白色的宝马开进了郊区的墓园。几分钟后,一辆法拉利在宝马车后面停了下来。

  小乖手中抱着一束百合花,齐夏抱着小乖,牵着小宝走进墓园,一方方小小的墓碑树立着,看起来阴森森的,小乖抱着她的脖子,柔柔地问,“妈咪,为什么外婆住在这里,这里看起来好可怕。”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