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势不两立

   他离开之后,齐夏身体紧靠在沙发上,长舒了一口气,要是他选择杀她灭口,她肯定就葬身在这里了。

  接下来的一周,齐夏直接飞去国外出差,先是米兰,然后是巴黎,因为有时差,总是在半夜给孩子们打电话问早安,半点有关赫连城的事情都不关心。

  赫连城却突然觉得时间一下子变得漫长了起来。

  尽管工作忙得要命,每天也会准时回家陪儿子吃饭,偶尔还要陪苏希雅,促进她和儿子之间的感情,可是到了晚上,躺在床上休息,他还是觉得不够充实,不知道因为什么。

  这天,赫连城和一个客户在魅色喝酒,他们刚签了一份大单,客户请他喝酒,庆祝合作愉快。

  赫连城看到赫连璧、邵瑾寒两个人凑在一堆,不知道在聊什么,边聊边笑。

  他跟客户交代了两句,就走到了赫连璧他们这边,拉开椅子坐下,“在聊什么这么开心,我在那边都听到你们的笑声了。”

  赫连璧笑得没心没肺,扬起手臂跟他打招呼,“嗨,哥,我们正聊起夏夏呢,说她以前老可爱了,喜欢皱着一张包子脸……”

  赫连城敏锐的察觉不对劲,“以前,你们很早就认识了?”

  “对啊!”赫连璧看起来已经喝醉了,懒懒地趴在桌子上,一双狐狸眼眯成一条细细的线,磁性的声音高高的吊了起来,“五年前就认识了,不光是我,你们——唔唔——”

  邵瑾寒突然伸手捂住赫连璧的嘴巴,嘿嘿笑了两声,“阿城,别听他瞎说,他喝醉了!”

  赫连城皱了皱眉,“你放开他,让他把话说完。”

  邵瑾寒暗中在赫连璧腰间掐了一把,疼得赫连璧抽了两抽,狐狸眼倏地睁开了,不过,酒劲也去了一半。

  “我让你放开他。”

  邵瑾寒不情不愿地收回手,还狠狠地瞪了赫连璧一眼,那一眼的意味特别明显——不许乱说话!

  赫连璧眨了眨眼,不吭声。

  赫连城发话,“阿璧,你继续说。”

  赫连璧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看吧台,突然伸手揽住邵瑾寒的脖子,咧开嘴直笑,“瑾寒,我就说不要瞒着哥,这种事怎么能瞒得住呢,你还不相信,你看,被哥发现了吧……”

  他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赫连城听得直皱眉,“说重点!”

  “重点就是,瑾寒五年前追求过齐夏,但是齐夏不喜欢他,没有接受他的追求!”

  “!!!!”邵瑾寒用眼神表示抗议,他的魅力值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从来没有他拿不下来的女人!

  “!!!!”赫连璧用眼神逼迫他就范,是哥们儿的就帮兄弟这一回!

  邵瑾寒最后还是败下阵来,缩着脖子舔舐伤口,默默地承担下来。

  赫连璧满意地摸了摸他的头,笑得贱兮兮的,“事实证明夏夏还是很有眼光的,她慧眼识珠,看出来我才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邵瑾寒默默流泪,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有这种在人伤口上撒盐的哥们儿!

  赫连城按了按青筋蹦跳的额头,他这个弟弟,还真愁人。

  赫连璧笑米米地摸着自己的下巴,“算起来,伦敦现在应该是喝下午茶的时间,我要赶紧回家跟夏夏煲电话粥了,你们两个千万不要羡慕我~”他扭着被紧身裤紧紧包裹的屁股,甩下傻了眼的两人一扭一摆的走了,惹起一片惊艳的尖叫声。

  不知怎么的,赫连城心情变得奇差,这种感觉有点类似于,你在路上捡了一条小狗,你嫌弃它长得丑,好不容易开始跟它混熟了,开始觉得其实它的丑也可以接受,结果,它却跟着它的前主人跑了!

  最让人烦躁的是,它还不止一个前主人!!!!!!!!

  子是择时。赫连城想咆哮,想挥拳,但是他很快又厌弃自己这种情绪,就这么纠结着,沉着一张脸回到客户那边,搞得客户还以为自己惹毛了他,赶紧叫来两个漂亮的小姐作陪。

  赫连城看着身边的莺莺燕燕,心情越发烦躁,压制着自己,找借口离开了。

  坐在车里,赫连城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按出了一串号码。

  齐夏刚午睡,手机就响了,她眯着眼摸来手机,半梦半醒的问,“你好,哪位?”

  听到她熟悉的声音,赫连城突然清醒过来,该死的,他一定是疯了,果断挂断了电话,发动了汽车。

  回到别墅,卧房的灯亮着。

  他那张宽大的床上,苏希雅千娇百媚的躺在上面,薄薄的毯子刚好盖住她的胸部,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他走近床边,轻轻拉动毯子替她盖住身体,她似乎被惊醒了,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声音带着慵懒的妩媚,“城,你回来了。”

  他扶着她坐了起来,“你过来,怎么不告诉我。”

  她微笑着依偎到他怀中,“傍晚打电话给你,你说要去见客户,我就不想打扰你。”

  “吃晚餐了么?”

  “吃过了,我和小翼一起吃的,他还跟我讲了幼稚园里发生的趣事。”

  他摸了摸她的头,“这是好现象,小翼好像已经开始接纳你了。”

  她纤细的手指在他胸膛上画着圈,暧昧地低语,“那么你呢,打算什么时候全身心的接受我?”

  赫连城捉住她的手指,“别玩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嗯?”他抚摸她的脸颊,在她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起身进了浴室。

  苏希雅从他的外套里摸出手机,翻出通讯记录,看到齐夏的名字,手指紧紧搅在一起,眉眼间全是森森寒意。

  赫连城洗完澡出来,看到床上的人背对着他,蜷缩在一起,他以为她已经睡着了,动作轻柔地躺在她身边,却被她突然抱住了腰。

  她的手抚摸着他的身体,从胸膛往腰间滑去,她的唇吻上了他的,温柔地吸吮着,她在他怀中,妖冶地扭动着腰肢,绽放着妩媚,诱人的呻音,撩拨着他的神经。

  但是,他却没有感觉。深邃的眼眸,一如既往的清冷。

  她的撩拨没有丝毫作用,他冷静得让她觉得冰冷。

  她嘤嘤哭泣,“为什么会这样?城,难道对于你来说,我一点都没有吸引力吗?”

  他捏了捏眉心,“希雅,我已经很累了。”

  “城,我已经越来越绝望了,你知道吗?我们在一起六年,你却从来不曾碰过我,是你不喜欢我,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她看着他,梨花带雨,楚楚可怜,“我很怕,怕自己人老珠黄,更不能博得你的欢心,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给我一个承诺?”

  在外人面前,她是女神,可是在他面前,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卑微的奴仆,一直祈求着主人的宠爱,六年了,她已经没有耐心再忍耐下去,今天,她就要得到一个答案。

  “希雅,你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你知道,我一直爱着你。”赫连城揉了揉额头,有些头疼,“我们先不要谈这些好么?”

  “不,我一定要得到答案。”苏希雅只要一想到他手机里面的通讯记录就淡定不了,上回在马场的时候,他和那个践人明明已经没有了交集,为什么他们突然又恢复了联络?

  赫连城心情本来就不是很好,又被她纠缠着,情绪越发烦躁,虽然面上没什么波澜,但是语气已然加重,“我已经说过,今天不适合谈这个问题。你在这里睡,我去客房。”

  他起身要走,被苏希雅拦住了,“不必了,你不用走,该走的是我,城,我觉得我们应该冷静冷静,仔细地想清楚,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希雅,你是在逼我么?”赫连城脸色沉了下来,他不喜欢被人按着脖子走,就算是喜欢的人也不可以。。

  她背对着他,动作优雅的穿着衣服,穿戴整齐之后,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亲了亲,柔声道,“城,我不是逼你,只是想让你思考清楚,一个月的时间如何?已经足够我们想清楚这段感情。晚安。”

  她挺胸抬头地走出了他的房间,就像是高傲的女王。她走得并不是很快,她以为他会追出来,就像以前吵架的时候那样,可是直到她取了车,还是没有看到的身影。

  驾驶座里,苏希雅脸上的淡然再也维持不下去了,有些懊恼,有些愤怒,还有些伤心,但更多的是仇恨。

  五年前,要不是那个贱女人的出现,搞砸了一切,她早就成了赫连太太,早就生下了赫连家的继承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委曲求全的维持着他们的关系。

  双手用力的握紧方向盘,后视镜里折射出一双充满仇恨和恶毒的眼睛:齐夏,我不管你背后有谁做靠山,总之,我们势不两立!

  此刻,远在伦敦的齐夏刚午睡醒来,揉着乱蓬蓬的头发从被窝里面爬了起来,拍了拍还有些迷糊的大脑,想起睡梦中她接了个没有声音的电话,担心与孩子们有关,连忙翻出通信记录。

  额,赫连城!

  奇怪,他打电话来做什么?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