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骗他进旅馆

   将齐夏放进铺好的被窝,用矿泉水打湿了毛巾,替她擦拭脸上的血迹,手指不经意地滑过她的脸颊,不由自主想起一个多月前在荒岛上发生的事情,他的唇边勾起一抹无奈的弧度,好像她就是他的克星,只要跟她在一起,就会发生倒霉的事情。

  齐夏体温高得不正常,脸色还红通通的,嘴唇也干裂了,赫连城推测她是中暑了,把事先带着的药瓶找了出来,倒好水要给她服药,叫了她十多分钟,她才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你中暑了,把药吃了。”赫连城把枕头支到她的身后,“既然不舒服,为什么不早点说?”

  她怔怔地吃了药,双眼还有些迷茫,就像是没有明白他在说什么。

  赫连城叹了口气,将贴在她脸上的乱发拂到耳后,“这个药过三个小时吃一次,你先休息,我待会儿叫你。”

  在他的搀扶下重新躺下,她这才清醒了一些,眼睛水汪汪的,轻声道,“对不起,我怕你说我拖累你,把我扔下。最终,我还是拖累你了。”

  她的眼神可怜巴巴的,带着祈求和盼望,他忍不住捏了捏眉心,“你先休息,其他的不要多想。”

  她乖乖的“哦”了一声,闭上了双眼。

  赫连城坐在她身边,替她拉好毛毯,背靠着帐篷,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皮重重的,差点睡着,他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背,清醒过来,他在闹表上校对好时间,然后靠着帐篷打瞌睡。

  “啊——”凄厉的惨叫声,赫连城惊得睡意全无。

  “怎么了?”

  “野猪……好多野猪,它们想要杀死我!”齐夏扑倒在赫连城的怀中。

  她全身发抖,虚弱而惊惧,赫连城本来想将她推开,但是看到她那张布满恐慌的脸,他伸出的手缓缓地落在了她的头上,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不用怕,我已经把它宰了,就算再来十头百头,我照样宰了它们。”

  没有回音,原来她又睡着了。

  赫连城轻轻扶着她躺下,探了探她的额头,还有些发烫。

  “齐夏,要不要喝点水?”

  齐夏不耐地翻了个身,睡得沉稳。

  床上空了位置,赫连城索性坐到她身边,靠着休息。

  刚要睡着,身边的齐夏忽地坐了起来,惊叫,“它们又来了,好多好多野猪!”

  “齐夏,你醒醒……”赫连城拉住她的手臂,以防她跌倒。

  “呜呜,好可怕……”齐夏突然投入到他的怀中,抽抽噎噎。

  赫连城皱了皱眉,低头看她,她的双眼紧紧闭着,脸颊上还带着泪水,呼吸有些急促,脸色看起来有些痛苦。

  他摸了摸她的头,“原来是做噩梦。”

  他想扶着她躺下,但是她将他抱得太紧,根本拉不开,“算了,就这么躺着吧。”

  她就这么抱着他,再度沉沉入睡,他也很快睡着了,直到闹表的声音将他吵醒。

  赫连城看了看齐夏,她还没有醒,他轻轻将她摇醒,喂她吃了药。

  这一晚上,赫连城又给她喂了两次药,到了早上醒来,探了探她的温度和脉搏,已经恢复了正常。

  齐夏也醒了过来,她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

  “你昨晚已经道歉过了,如果你赶紧好起来,可以自己走下山,将是对我最好的回报。”赫连城尽量做到温和,仿佛在他们之间从来没有发生任何事,倒了一杯水给她,“你刚发完烧,多喝点水。”

  “谢谢。”齐夏就着他的手,很快就把水喝光了。

  “还要不要?”

  “不用了,谢谢。”

  “你先休息一下。”他放下水杯,转身走出帐篷。

  齐夏躺回床上,一点睡意都没有了,昨晚她中暑是真的,晕倒也是真的,但是发恶梦,其实是她装出来的。

  她突然觉得有些愧疚,她知道赫连城很细心地照顾着她,而且他对她的态度也好转了许多。一切都朝着她预期的方向发展。

  她将毛毯拉上来盖住头部,很小声很小声地说道,“赫连城,对不起。”

  不知过了多久,有脚步声走了进来,她连忙闭上眼装睡,有人拉开了她蒙在头上的毛毯,一只冰凉的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她的睫毛颤了颤。

  她听到赫连城低沉的声音,“我知道你醒了,起来吃点东西。”

  她睁开眼,看到赫连城就坐在她的身边,手中端着一个便当盒子,她连忙坐了起来,他把盒子递给她。

  度拭上边。盒子里面全都是水果,有切成片的苹果,还有梨子和红红的圣女果,鲜艳欲滴的颜色,惹得她的肚子叽里咕噜的叫了起来。

  他咳嗽了一下,“东西都被野猪打翻了,我只找到了这个。”

  “有这些已经很好了。”齐夏拿起一枚圣女果喂到他嘴边,笑得很满足,“给你,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他唇角弯了弯,张开嘴,她将圣女果放进他的口中。

  吃完早餐,收拾好帐篷和行李,赫连城将目光投到齐夏身上,“怎么样?能不能下山?”

  齐夏咧开嘴露出八颗小白牙,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嘿,放心好了,我已经全好了。上山打虎都没问题!”

  “打虎就不必了,”赫连城唇角勾了勾,破天荒地回应她的玩笑话,“如果再遇到野猪,我还指望你跳出来美女救英雄。”

  想起她昨晚英勇的一幕,他唇角翘得更高。

  她羞愧地捂脸,“昨天是因为我中暑了,没有发挥好,否则你也不会成为我的救命恩人了。”

  赫连城摇了摇头,眼中涌起笑意。

  两人往山下走,齐夏略显歉疚,“都是因为我拖累了你,害得你白来一趟,没有找到兰花。”

  赫连城毫不在意,“我本来就没有报希望,只是出来散散心。”

  齐夏走在后面,唇角悄悄勾了起来,其实赫连城这个人,并没有那么讨厌,心地还是不错的。

  一时分神,没有留意脚下,脚下一滑,身体趔趄了一下,赫连城听到响动,迅速回头扶住她,忍不住埋怨,“怎么这么不小心?”

  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他嘴角抽了抽,“小心些!”

  走了两个多小时,总算是下了山,齐夏已经累得呼呼直窜,赫连城还跟没事人一样,开车载着她去了旅游区一家饭店。

  两人酒足饭饱之后,又休息了一会儿,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汽车往市区行驶的时候,齐夏有些心不在焉,一直在心里琢磨着该怎么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

  终于,她发现机会来了。

  透过车窗,她远远看到一家旅馆矗立在马路边上。

  她捂着嘴巴,干呕起来。

  赫连城停下车,“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想吐,可能是吃错东西了。你不要跟过来。”齐夏捂着嘴巴,打开车门,跑了出去,弯腰在马路上夸张地吐啊吐。。

  等她回到车里的时候,脸色苍白难看,赫连城递给她一瓶水漱口,“再坚持两个小时,很快就到市区了。”

  齐夏无力地靠在座位上,“我好难受,已经坚持不到回市区了。”

  他皱眉,“那怎么办?”

  她举起手臂指了指不远处的旅馆,“我想去那里歇息一下,麻烦你把我带到那里,你要是赶时间,就先回市区吧,我不能再耽搁你的时间了,我会自己打车回市区。”

  赫连城捏了捏眉心,现在已经不早了,等她歇够了,差不多到傍晚了,那个时候,很难打车到市区。

  他不是慈善家,也没有那么多好心去同情别人。但是,他还是不能把她放在这里。

  既然知道她是个麻烦,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接手,而不是中途将她抛弃,这是赫连城的原则。

  旅馆里,赫连城穿着浴袍,头发湿漉漉的,靠在沙发椅里打着电话,齐夏敲响了他的房门。

  “有事?”

  她站在门口,脸上透着疲惫,“我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浴室?我房间里的淋浴坏掉了。”

  他点了点头。

  “谢谢。”齐夏经过桌子边的时候,悄悄把手心里捏着的东西放进了他的水杯里。白色的药丸落入水中,迅速化作细小的气泡,消失了。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磨砂的玻璃门模糊了她曼妙的身姿,打完电话的赫连城,看到这一幕,眸色暗了暗,端起桌上的水杯一饮而尽。

  哗啦啦的水声还在继续,他的身体越来越热,喉咙干渴,好想有什么东西来滋润一下,他又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但是远远不能纾解他的饥、渴。

  水声停了,浴室门打开了,齐夏穿着一件低胸的吊带裙走了出来,她雪白的肌肤被热气蒸腾得微微泛红,就像上好的绸缎。她竟然没有穿内衣,完美的胸、型傲然地挺立着,纤细的腰肢轻摆着,漂亮的五官带着几分妩媚,走到了他的面前。

  她的视线不经意地扫过空空的水杯,唇边勾起清浅的笑意,“昨晚为了照顾我,你一定没有休息好,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晚安。”

  她离他只有两步之遥,他能清晰地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薰衣草的清香,那种迷醉的香味似曾相识,似乎在哪里闻到过,他的身体更加热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