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下手太狠

   赫连城眼中泛起不易察觉的笑意,神情依然冷清,“如果你也曾被扔到荒岛上一个月求生,你也会做这些事情。”

  齐夏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能跟我说说这些事情吗?”

  他没有回答。

  她连忙道,“如果不能说就算了。”

  他看着火堆,淡淡道,“其实没什么好说的,这是赫连家族的家规,嫡长子成年之后,需要通过多重考验,才能继承家族的权力。”

  他的身上藏着很多她不知道的秘密,直到现在她才明白,他现在拥有的财富和地位,不是因为他的出生得天独厚,而是因为他拼搏得来的。

  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脱口问道,“那你的儿子,以后也要经过这些考验吗?”

  他倏然盯住她,眼神变得危险而冰冷,“我不管你接近我抱有什么目的,如果威胁到我的儿子,我会让你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两人刚刚缓和的气氛再次僵硬起来,她无奈地笑了笑,“我没有那个意思,相反,我很高兴你这么关心你儿子。”

  他狐疑地看着她,她坦然地迎接着他的视线,清澈的眼眸中不带一点杂质,或许是他想太多了,他浑身冰冷的气息渐渐敛去。看了看洞外,暴雨还在继续,“看来,今晚我们要在这里度过了。”

  夜里,齐夏又开始发烧,浑身发烫,被毒蛇咬过的伤口也开始红肿化脓。

  赫连城眉头蹙了蹙,把已经被火堆烘干的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用布条沾了雨水,搭在她的额头上,替她降温。

  照看了她一夜,直到凌晨,他才熟睡了过去。

  睡梦中的两人,并不知道有一个黑影从游艇某个隐蔽的角落偷偷潜了出来,来到了荒岛上,跟着痕迹找到了山洞,看到山洞里受伤的两人,来人眼中闪过一抹担忧的神色,又顺着原路偷偷潜了回了游艇。

  还在温泉酒店度假的齐小宝同学,一大早就被电话震醒了,耳边传来江岛的声音,“宝少爷,小姐和赫连城都受伤了。”

  “什么?”齐小宝从床上跳了起来,睡意全无,“怎么受伤的?伤得重不重?”

  “小姐脚踝受伤了,好像还感冒了。赫连城左腿受了伤。两人的伤口都做了包扎,看不出是否严重。”

  齐小宝急躁地在床上跳来跳去,“我宣布计划终止,恢复岛上的手机信号!”

  “是,宝少爷。”

  清晨,一丝丝的阳光露出来。赫连老宅,管家一遍又一遍地拨打着赫连城的手机,突然,他激动地大叫起来,“少爷的手机拨通了!”

  “快快,阿虎,赶紧追踪信号,看看他们在哪里?”老夫人激动地说道。

  “明白!”

  “老夫人,龙帮那边传来消息,找到了游艇的位置。”

  阿虎高声报告,“老夫人,少爷的手机信号追踪到了,在距离浅海四百海里的一座荒岛上。”

  “很好,通知阿豹,直升机可以起航了!”老夫人紧张地握紧拐杖,郑重地说道,“阿虎,你跟着直升机一起去,一定要把少爷安全的带回来!”

  大雨过后,大地一片清新。初升的太阳带着一丝暖意,照进了山洞。

  赫连城被刺眼的阳光惊醒,闭了闭眼,再睁开,才看清楚洞内的景象,火堆已经灭了,留下一堆灰烬,整个山洞,除了自己再也没有别人,那个女人,消失不见了。

  该死的,她去了哪里,会不会有危险?

  这个念头一晃而过,他拖着受伤的腿就走出了山洞,雨后的树林土质松软,有了昨天的教训,他更加谨慎,急切却又平稳地走在林中的道路上。

  顺着缓坡走出树林,看到的是广阔的沙滩,她用红漆喷上的“SOS”早就被雨水冲刷得不成样子,停靠在岸边的游艇也不见了。他更加急迫,不顾腿上的伤势,向着沙滩跑去。

  轰轰,在他的上空,一辆直升机飞快的驾驶过来,停着他面前的空地处。

  “少爷,你没事吧。”阿虎和阿豹从直升机上下来,向着他们的方向跑来。

  “没事。”赫连城淡淡的说道,视线扫过曾经停泊游艇的那片海域,朝着直升机的方向走去。“阿虎,你带几个人搜索这座荒岛,其他的人,返航。”

  直升机缓缓上升,速度在空中划过一道白色痕迹。

  赫连城平安返回老宅,老夫人领着全家老老少少等候在大门口,看到他的身影,赫连翼第一个扑了上去,但是在碰到他的瞬间又停了下来,僵立在他面前,“爹地。”

  赫连城主动将他抱了起来,“爹地没事。”

  抱着儿子,脚步有些不稳,走到老夫人面前,“奶奶,让您担心了。”

  老夫人眼眶都红了,“你的左腿怎么受伤了,伤得重不重?”

  “只是一点擦伤,没有大碍。奶奶不要担心。”

  “阿城,你快把小翼放下来,小心你的腿!医生已经在客厅里等着,让他替你看看伤势。”白锦绣也迎了过来,苏希雅就站在她的旁边,眼睛微红,虽然什么也没说,却让人感受到了她的担忧。

  “妈,希雅,让你们担心了。”

  老夫人道,“好了好了,你刚回来也累了,先进去看看伤势,有什么话等会儿再说。”

  许晔替赫连城检查了伤势,小腿擦伤比较严重,好在没有伤到筋骨,他身上还有好几处擦身,不过都不是很严重。

  重新包扎了伤口,赫连城安抚了家人几句,最后跟着苏希雅回到了楼上自己的房间。

  一进门,苏希雅就投入赫连城的怀里,眼中噙着泪水,“城,幸好你没事,否则我也没脸活下去了。”

  “说什么傻话,我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么。”他温柔地替她擦去脸颊上的泪水。

  “要不是我去了游艇,你肯定就不会来,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她咬着唇,满脸内疚。

  “这不是你的错,是我太过大意了。”他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将她搂入怀中。

  “你失踪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咬了咬唇,欲言又止的样子,“你是不是和齐夏在一起?”

  “希雅,我累了,现在不想谈这件事。”他轻描淡写地将这件事揭过去。

  “好,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她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吻了一下,转身离开时,眼中泛起一抹寒意,为什么不谈,是因为坐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了吗?

  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坐在床头联络阿虎,这个时候已经搜索完小岛,正带着人返回赫连老宅。

  “阿虎,发现了什么?”

  “大少爷,荒岛上被暴雨冲刷过,没有留下人为的痕迹,您的手机在距离海滩十米处的浅滩里找到了。”

  “岛上还没有其他人?”

  “没有。”

  “好,我知道了。”

  躺在浴缸里,赫连城眉头蹙了起来,那个女人莫名其妙失踪,是她背后的人带走了她,还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而这个时候,齐夏已经躺在了自己家的床上。

  保姆悉心地照顾着感冒的她,还找来医生帮她处理被蛇咬伤的伤口。

  不知又睡了多久,她睁开了沉重的双眼,茫然又恍惚地扫视了一圈,眼睛终于有了光彩,她回家了!

  可是,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小小的脑袋冒了出来,然后是惊喜的尖叫,“哥哥哥哥,妈咪醒了!”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然后一个小小的身体炮弹一般的冲了进来,“老妈,你还好吧?”

  (⊙o⊙)…

  震惊的表情过后,是暴怒,齐夏单手撑起身体,另一只手揪住了那个趴在她床前的那个小人儿的耳朵,“齐小宝,我告诉你,你摊上大事儿了!”

  “老妈,不用吼那么大事,我听得见!”齐小宝苦着脸掏了掏耳朵,“中气十足,看来你已经恢复了。”

  “妈咪,不要家暴哥哥,哥哥很可怜的哎。”小乖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替哥哥求情。

  就你曾有。“小乖,你根本不知道你哥哥做出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齐夏满肚子苦水没地方倒。

  “我错了~”齐小宝主动承认错误,眨巴着跟妹妹酷似的水汪汪的大眼,“妈咪,我错了,你就饶了我这次吧~妈咪~”

  “小乖,你先回自己的房间。”齐夏态度很坚决,不顾女儿祈求的眼神,让保姆阿姨将她弄回了房间。然后跟儿子算总账。

  “齐小宝,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是不是?仗着你聪明,就把你老妈玩弄于鼓掌之间?你知不知道荒岛上有多危险?要不是赫连城——额,等等——我为什么回来了?赫连城呢?”

  齐夏终于意识到是什么不对劲了!

  “那个,赫连城,他的人应该已经找到岛上了吧。”只要他下令不要干扰岛上的手机信号,要找到他们就轻松很多了。

  “应该?有没有搞错,你知不知道那里有多危险?怎么能把他一个人扔在上面?”她趋于暴走。

  “老妈,你就放心好了,他现在一定没事了!”小宝翻白眼,“你以为赫连家的人是吃素的?就在你们失踪的这两天,他们的人都快把A市翻了个底朝天,要不是深叔叔的人帮我挡着,他们早就找过去了。”

  “还有啊,老妈,如果我把他也弄回来,那不是明摆着承认失踪的事情是我干的吗?我才没有那么笨咧。”他做事的原则是,不留下任何证据。

  他说得也有道理,齐夏想到自己的目的,也渐渐冷静下来,“这次是我们运气好,才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以后不许你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知道啦~”他无辜地眨着眼,“妈咪,既然这样,那可不可以不要惩罚我?”

  “当然不行!”她凶狠地瞪了他一眼,将他啪地一下翻过身,压在自己的膝盖上,哗地扒下裤子,手掌噼噼啪啪的拍打在他的屁股上。

  齐小宝哇哇地叫了起来。。

  打屁股真是大人威慑孩子的最可怕体罚手段,没有之一。

  齐小宝深深觉得身心两方面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挨打过后,他撅着小屁屁藏在被窝里不出来,齐夏柔声哄劝了半天,要替他上药,都被他拒之门外了,她没法,只好委托保姆阿姨替他上药。

  上完药之后,保姆心有戚戚然,“齐小姐,您下手也太狠了,少爷屁股都红了。”

  怀着满腔的后悔和心疼,她特意煲了儿子喜欢的汤,送到他的床头,摸着被子里缩在一起的那小小的一团,柔声道,“宝宝,妈咪不应该下这么重的手,是妈咪不好。妈咪知道你很聪明,但如果赫连家的人查出是我们母子设下了这个局,他们会轻易放过我们吗?妈咪只是不想让你陷入危险之中,你和乖乖都是妈咪最重要的人,妈咪不想让你们受到伤害。或许,是妈咪错了,妈咪一开始就不应该把你卷入借种这件事来。”

  被子里那小小的一团动了动,软软的手抱住了她的腰,她听到儿子闷闷的声音,“妈咪,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事情了。”

  “真是妈咪的乖宝贝,妈咪熬了你最喜欢的汤,快出来趁热喝。”她将他从被子里掏了出来,笑米米的舀了一勺汤送到他面前,“来,妈咪喂你。”

  “恩恩”他开心地笑,一双大眼弯成漂亮的月牙。

  母子俩依靠在一起,满室温馨的气氛。

  齐夏失踪两天回到公司,大家都关心地询问她的身体不是好些了,她笑着感谢大家的关心,再次感叹儿子的细致,他两天前就替她向公司人事部请了病假。

  “安妮,你这个选题不错,周五给我稿件。”

  “丁浩,散会之后,把巴黎时装发布会的照片发给我。”

  “珍妮弗,这一期杂志的封面人物访谈做好了吗?”

  例会上,齐夏正做着部署工作,突然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她毫不犹豫的掐断电话,然后继续开会。

  会议结束回到办公室,她拨了过去,“你好,我是齐夏,请问刚才是您找我吗?”

  对面传来男人磁性的声音,“我是赫连城。”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