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老实点儿,别动(月票加更)

   齐夏也感觉到不对劲,连忙抱住旁边的大树,两人下滑的趋势渐渐止住了,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哗啦一声巨响,脚下的土石竟然坍塌了。

  赫连城脚下猛地悬空,身体急速地往下面坠去,电光火石之间,他骤然松开了抱着齐夏的双手。

  “赫连城!”齐夏由于双手抱着树干,当赫连城放开她的时候,她就挂在了原地,眼前的景象更加清楚了,他们刚才站立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两米多宽的大洞,而她,正抱着洞边的大树,脚稍微动一下,碎石块和土块就噼里啪啦地往洞里掉。

  “赫连城,赫连城!”齐夏看着脚边的大洞,惊慌地叫着他的名字,心里涌起了前所未有的恐慌,“赫连城,你怎么样,你别吓我啊!”

  “我没事……”平静的声音从洞里传了出来,齐夏几乎能想象到他冷着脸的样子。

  她紧咬着唇瓣,努力平复情绪,“你不要着急,我马上想办法把你弄出来。你能看到洞有多深吗?”

  洞里面黑漆漆的,空气潮湿,还带着一股腐烂的味道,赫连城依靠在洞壁上,右手捂着左腿的小腿外侧,仰头只能看到一道很小的光亮,他缓缓开口,“洞深五米以上。”

  五米,上哪里找绳子?

  赫连城淡淡的声音再次传来,“游艇的仓库里面有绳子,不过,海边已经涨潮了,你等到潮水落了再回去。”

  “你在下面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齐夏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担忧地问道。

  “还可以支撑。”他避开了另外一个问题,“你先去山洞里面避雨。”

  “你等着,我一定会拉你上来的。”

  好几分钟都没有听到回答,齐夏有些着急,又叫了两声,“赫连城,你怎样?”

  又沉寂了几秒,她才听到他的回答,“给我一把匕首。”

  “好,我贴着西边的洞壁扔下来给你,你小心一点。”齐夏贴着洞壁将匕首扔了下去。“你先休息一下,我马上回来。”

  虽然他说能够支撑,但是齐夏还是很担心,她并没有去山洞避雨,而是冒着雨,拖着受伤的腿,在附近找藤蔓,她打算将藤蔓连在一起,然后将他拉出来。

  此时,赫连城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从衬衫上撕下一根布条缠在自己的左小腿上,但是空气里还是弥散着血腥味。

  洞里有“丝丝”的声音,有东西顺着洞壁滑到了他的身边,他知道那是什么。而且不止一条。

  就在匕首掉下的瞬间,一条蛇向他飞扑了过来。

  他迅捷地躲闪,同时抽出了匕首,猛地一挥,毒蛇断成了两截落到了地上。

  浓烈的血腥味充斥在空气里,更多的“丝丝”的声音响起,在封闭而且潮湿的洞穴里,让人毛骨悚然。

  他阴鸷的双眸紧紧盯着黑暗中那些蠢蠢欲动的生物,通过头顶虚弱的光线,他能勉强看到有黑影又向他扑了过来。

  匕首快速的舞动着,脚下蛇的尸体在增多,空气里的血腥味也越加浓烈。他的左腿伤口崩裂了,有更多的液体流了出来,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眼神紧盯着四周。

  突然,一条两根手指粗细的藤蔓从头顶掉了下来,他听到齐夏急迫的声音,“赫连城,你看到藤蔓了吗?抓住它!放心,我另外一头缠在了大树上,一定能够承受你的重量的。”

  他又解决掉一条蛇,低低地说了一声“好”,单手抓住了藤蔓,左手还是拿着匕首,防止突然有危险的生物窜出来,他一步步地往上攀爬。

  齐夏站在大树旁边,焦急地等待着。

  赫连城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抬头看着洞口,光亮增多了,大概还有两米的样子,他加紧了步伐,就在这时,他听到“咔嚓”一声脆响。

  该死的,藤蔓支撑不住了!齐夏看到了两根藤蔓的连接处出现了裂口。

  根本来不及多想,她飞身扑了上去,双手紧紧抓住了藤蔓的连接处,急切地叫着,“赫连城,快,藤蔓要断了!”

  赫连城眸光一凛,双手握住了藤蔓,加快了速度。。

  巨大的拖力从藤蔓的那端传来,齐夏双腿勾住大树,刚才采藤蔓时被拉伤的手掌传来火辣辣的痛,咬着牙死死支撑着。

  不能松手,一松手就前功尽弃了!她紧紧捉住藤蔓的手,早已经伤痕累累,红色的勒痕交错在两只手掌上,皮肤已经损破,渗出血丝来。

  “哗啦”松散的洞口又有碎石跌落,挨着大树这一片很快就要坍塌下去了,她胸部以前的位置都被拉到了洞口处,她能看到赫连城已经爬到了距离洞口一米的位置。

  她美丽的脸庞因痛苦而显得有些扭曲,手上的伤口已经崩裂,鲜血流淌了出来,甚至还有血迹顺着藤蔓落到了赫连城的脸上。

  他眸色更深,一手抓着藤蔓,一手抓住洞壁的土块,尽量减轻对藤蔓的拉力。

  终于,他脚下猛地一蹬,扑到了洞口处。

  齐夏拉住他的双臂,两人一起用力,终于回到了安全地带。

  “你的脚——”

  “你的手——”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僵住,再同时开口,“我没事——”

  尴尬的沉默了。

  过了几秒钟,赫连城淡淡道,“先去山洞。”他伸手要提背包,被齐夏抢先一步提到手里,“我来吧。”

  赫连城视线落在她鲜血淋漓的双手上,沉默地伸出手。

  齐夏拗不过他,将背包递给了他。

  两人就这么互相搀扶着,走进了山洞。

  山洞大概有十平米的样子,很干燥,地上铺着软软的枯叶,赫连城警惕地扫视了一遍山洞,没有发现什么危险的生物,才将背包放到地上。

  好在背包是防水的,里面的东西一点都没有弄湿,赫连城将纱布和药膏取了出来,向她伸出手来,“手给我。”

  “哦”她乖乖伸出手。

  他将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膝盖上,将药膏涂抹在棉棒上,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她的伤口,他垂着眼眸,看不出他此刻的神情,“疼不疼?”

  齐夏突然觉得这一幕有些相似,五年前,在巴厘岛受伤,他也为她擦过药,恍惚的瞬间,他又问了一遍,“伤口疼不疼?”

  她回过神来,“疼。”

  他抬头看着她,眼中寒意肆虐,“为什么不听我的话,等雨停了回游艇取绳子?”

  他的眼神好可怕,就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她缩了缩手,小声说道,“我怕你在洞里有危险,而且,雨这么大,你在洞里一直被雨淋,对身体不好。”

  赫连城怒不可遏,一股极寒的风暴彻底释放,怒斥着低着头的某人,“这么大的雨,你上哪里找藤蔓?万一再遇到悬崖、山洞怎么办?”幸亏没发生什么大事……

  去趋渐体。该死的,为什么他要这么担心她?!

  赫连城对自己没来由的愤怒感觉到难以理解,同时也很厌恶,他突然将棉棒塞到她的手里,黑着一张脸,“你自己擦!”

  齐夏还以为他是因为自己不听他的话而生气,一边擦拭伤口,一边小心翼翼地打量他,“别生气了,我这不是没事嘛,而且,你也没事了……嘿……嘿”

  她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手下动作一顿,她“嘶”地倒吸了一口气,呜,戳到伤口了。

  “真是笨到家了,上药都毛手毛脚!”赫连城实在看不下去,抢过她手中的棉棒,上完药之后,又用纱布将她的双手包扎了起来。

  “不要沾水,不要用力。”他像个医生,详细地叮嘱。

  她只有点头的份,最后自告奋勇地看着他的左腿,“你的腿伤的重不重?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我没事。”他挪动左腿,避开她的触碰。

  “老实点儿,别动。”她在他的大腿上拍了一巴掌,“现在我是医生,一切听我的。”

  她小心地将他的裤子掀了起来,腿上只是粗略的绑了一条布条,白色布条被染成了红色,还有血水缓缓地往外冒。

  她愣愣的看着他的伤口,一种难受的情绪不断的涌往她喉咙,最后变成了怒火喷涌而出,“你是白痴吗?伤得这么重,还说没事!”

  歇斯底里的吼声在山洞里久久不息,齐夏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如此愤怒,她紧盯着眼前的男人,似乎想找出答案,没想到竟然看到他的唇边缓缓勾起一抹笑意。

  嗷,天啊,她快疯了,“你还有心情笑?你一定是疯了,没摔残你真是幸运!”她翻了个白眼,替他重新包扎了伤口。

  幸好他准备齐全,背包里面还有水和食物,只不过食物是冷冻食品,需要加热食用。

  赫连城将洞里的树叶都集中到了一堆,找出打火机点燃,洞里立刻变得暖和起来。

  方才太紧张没有在意,现在一放松下来,齐夏就感觉到湿衣服裹在身上很冷了,她坐到了火堆旁边,开始烘烤身上的衣服,而赫连城将食物架在了木棍上加热。

  “赫连城,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有一身好武艺,最重要的是还有野外生存技能,简直是居家旅行之必备啊。”齐夏吃着热腾腾的食物,拍着他的马屁。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