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齐夏惊恐地摇着头,嘴里发出“呜呜”的无助而绝望的声音。紧握的拳头骨节泛白,指甲狠狠掐入掌心的肉里。

  突然“轰隆”一声响,废弃工厂的大门被人踢开了,只见一个伟岸挺拔,丰神俊朗的男人站在门口,浑身透着俾睨天下的气势。他的身后,跟着两个穿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

  “艹,你他妈是谁啊,敢跟老子们作对!”短暂的愣怔过后,流氓们一拥而上。只有虎哥,还保持着原本的姿势,打算一鼓作气。

  北堂深迅速掏出一把枪对准虎哥,只听“砰”的一声,虎哥突然停止动作,直挺挺的压在齐夏身上一动不动,冲血的双眼满是惊恐,额头上一个血窟窿,咕咕冒着鲜血。

  周围爆发出惊叫声,“砰砰砰”,又是几声枪响,其他三人瞬间悄无声息的扑倒在了地上,一枪毙命。

  血,好多血!

  鲜血喷涌而出,浓浓的血腥味弥散在空气里,齐夏惊恐的双眼被鲜血映得通红,喉咙像是被棉花堵住,发不出一点声音,只是张着嘴不住颤抖。

  “你们转过身去!”北堂深快速交待部下,飞速奔到齐夏身边,一脚踢飞她身上的尸体,飞快脱下外套裹在她身上,低声安慰,“齐夏,不要怕,已经过去了,什么都过去了!”

  男人,可怕的男人!

  被吓傻的齐夏发疯般推搡抱着她的人,脑中只有一个想法,男人是可怕的禽兽!

  她瑟缩着躲避他的触碰,厉声尖叫,“滚开,滚开,不要碰我!”

  “齐夏,是我,我是北堂深,你看看我,我不会伤害你!”北堂深蹙眉看着缩作一团的齐夏,她头发散乱,脸上布满伤口,鲜血横流,第一次,他的心里有种针扎般的疼痛。

  “滚开,滚开,不要碰我。”齐夏缩在角落里,双眼毫无焦距。

  “齐夏,都过去了,不要怕……”北堂深小心翼翼地向她靠近,但是极度的恐惧,让她失去了理智,陷入了自己的世界,怎么劝都不起作用。

  每当他靠近,她就发了疯似的尖叫踢打,北堂深担心她伤害到自己,只好停了下来。拧了拧眉,他从怀中掏出一把打火机大小的麻醉枪,冲着她的手臂打了一枪,她终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北堂深弯腰将她抱了起来,吩咐仍旧背对他的两名下属,“服部,你负责把那四个人的尸体处理掉。三井,叫医生到别墅。

  工厂外停着一辆悍马,北堂深抱着齐夏坐在后排,看着怀中人满脸的伤口,眉头不由蹙了起来,他没有料到今天会接到齐夏的电话,要不是他刚好在中国,听到电话这边不对劲,跟随她的信号一路找来,那么,他不敢相信她还会受到什么残酷的对待。

  经过医生一番检查,北堂深才知道齐夏已经怀孕了,他竟然觉得有一点遗憾和惋惜,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赫连城的吧。上一次在巴厘岛的时候,他就发现他们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因为她的刻意保护,肚子里的孩子很安全,但是她自己却伤得很重,脸上有五道很深的刀口,只有做整容手术才能恢复以前的容貌。身上也有多处踢上,后背伤得最重,布满了青紫的伤痕,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

  神握骨个。齐夏昏迷了两天才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间里,第一反应就是摸自己的腹部,感觉到手掌下微微的隆起,她才松了口气。

  脸!她倏然摸向自己的面部,脸上缠绕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想起那天的情景,她的心凉了半截,自己这是毁容了吧!

  挣扎着坐起,想要找一面镜子,看看情况,房间门突然开了,北堂深走了进来,眼中带着惊喜,“医生说你今天回醒,你果然醒了,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北堂深?是你救了我?”

  “嗯,你运气不错,我刚好在中国,接到你的电话之后,我立刻追踪出了你的具体位置。”北堂深支了一个靠枕到她背后。

  “谢谢你。”齐夏由衷感激,犹豫了一下,说道,“北堂深,我能不能再请你帮一个忙?”

  “说来听听。”

  “我想离开中国,你能不能帮我?”。

  北堂深眼神一变,“为什么要离开?”

  齐夏扯了扯嘴角,“看来你还不知道,我现在可是A市的名人,铺天盖地的负面新闻,已经影响到我和家人的正常生活了。只有我离开,媒体才会淡忘我的事情,我的家人才能恢复正常的生活。”

  还有一个原因,她没有说出来,虎哥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是齐夏不相信他是因为“看上”自己才绑架自己,很有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北堂深能救她一次,不能救她第二次,她只有离开,才安全,才能保住孩子。

  北堂深拧了拧眉,“你为什么不找赫连城,以他的能力,一定可以帮你解决问题。”

  齐夏将他的拧眉自然而然理解为“为难”,勉强笑了笑,“这件事说来话长,总之,是我对不起他,我没有资格找他帮忙,他也没有义务帮我。如果你很为难,就当我没有提过,我们之间也两清了。”

  北堂深没有立刻回答,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我可以帮你,你想去哪个国家?”

  “随便哪里,只要离开这里就好。”齐夏语气里满是疲惫。

  北堂深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那就去日本吧,明天我就安排。”

  “好,我想给我家人打个电话。”

  北堂深将电话递给她,然后退了出去。

  齐夏取过桌子上的镜子,镜子里的自己,被纱布包裹得只剩下鼻子眼睛和嘴巴,心立刻沉入谷底,她真的毁容了吧。

  过了好几分钟,她才缓过神来,打起精神拨通了姨妈家里的电话。

  家里已经乱成一锅粥,四处打探她的下落,还报了警,听姨妈说,赫连家的人也知道了她失踪的事情,动用了许多渠道寻找她的下落。

  最后,姨妈说,“赫连城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其实也很担心你,就在你失踪的这两天,他已经动用关系,封锁了所有的负面新闻。”

  齐夏不想跟家人说她现在的处境,她已经名声扫地,还毁了容,更加不能连累到家人。不想让他们担心,只好撒谎,“姨妈,我现在住在朋友家里,过两天,我想到日本进修,对不起姨妈,我一直都很任性,对不起……”

  鼻子一酸,眼泪滑落了下来,电话里姨妈也低声抽泣起来,最后,姨妈说道,“去吧,去散散心也好,什么时候想家了,就回来看看。”

  “姨妈……对不起……”齐夏眼泪掉得更凶,哭得眼睛都红肿了。

  挂断电话没多久,叶如心的电话就打来了,估计是从姨妈那里得知她联系方式的,叶如心劈头就把她骂了一顿,奇怪的是,齐夏一点都不觉得生气,反而流着眼泪笑了出来,就算她被全世界的人唾弃,至少她还有家人和朋友,一直在关心着她。

  北堂深办理好了出国手续,次日下午三点的飞机。

  齐夏担心被赫连家的人查出蛛丝马迹,所以出发日期连家人和叶如心都没有告诉。

  郊区的路上两辆汽车面向而来,黑色的悍马向着市区驶去,而银色的宾利则向着半山腰的别墅区驶去。悍马车里面,齐夏头上还裹着纱布,透过车窗,望着外面的风景,当悍马与宾利擦身而过的时候,她捕捉到宾利驾驶室里,那个熟悉的身影,她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那是赫连城!

  赫连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一片是别墅区,北堂深在这里拥有一座别墅,她这些天就住在那里,难道赫连城是冲着自己来的吗?

  不不,这个想法太荒唐了!赫连城怎么可能知道自己住在哪里?

  齐夏摇摇头,抛开这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她能顺利离开中国。

  悍马进入市区,直奔机场,而宾利车里的赫连城到了别墅区扑了个空,立刻调转车头往市区行驶,他戴上蓝牙耳机,联络陆子皓,“立刻赶往机场,拦住他们。”

  该死的女人,难道不知道他很担心么,居然不跟他联络,要不是他从夏云那里打听消息,他还不知道她竟然要出国,去日本进修!很好!

  要不是通过消息网打听,他甚至不知道北堂深来了中国,而且,那个该死的女人,还是跟着北堂深一起离开!

  赫连城心里很不爽!非常不爽!脸色铁青着,恨不得把汽车开出飞机的速度,在盘山的马路上狂飙着,这才能稍微发泄出他内心的不满!

  有电话进来了,赫连城冷着脸问,“哪位?”

  “赫连城,我是齐夏。”此刻的齐夏,站在机场的大厅里,北堂深在登机口等着她。

  “赫连城,对不起,这些麻烦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要离开了,我祝福你跟苏希雅小姐幸福,你放心,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的生活中打扰你们。”齐夏不等他开口,说完这些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喂,女人,你敢离开试试!”赫连城气急败坏的大叫,但是已经晚了,耳机里只剩下“嘟嘟”的忙音。

  “该死的,被我逮住,你就死定了!”赫连城愤怒地扯掉耳机,就在这时,迎面一辆货车急速驶来,两车迎面相撞,发出“彭”的一声巨响。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