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走了一人

   这下,不但吴节心中疑惑,那几个兵部的官员也是面面相觑。

  对朱希忠这人,吴节是闻名已久了。

  此人是靖难时的功臣朱能之后,继承了朱能的成国公爵位,在以前都是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人。再此之前,朝中的大臣甚至没听说过有这么个人物。明朝有爵位的功臣之后实在太多了,无论是燕京还是南京,随便喊一声,就能找出成千上万过祖上曾经阔过的。

  明朝的勋贵分别居住在燕京和南京两地。南京乃是开国功臣的后代的居所,而燕京则多是靖难功臣的后人。

  再加上皇族子弟,寄生在大明身上不事生产的寄生虫起码有十万之巨。这些人能力低劣不说,偏偏还拿很高的薪水。到崇祯年间,这只公务员队伍更是膨胀到让人忍无可忍的地步,如同清朝的八旗子弟一样,直接将大明朝给吃垮了。

  所以,文官们一提起勋贵子弟和皇族都没有什么好感。

  不过这个朱能是个例外。此人十六岁时就中了武举,从锦衣卫小旗做起,塌实肯干,到如今已经顶替去世的陆炳做到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可见他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

  朱希忠姓格沉稳,喜怒不形于色,站在风雪中,一张黑脸看不出任何表情。

  更奇怪的是,这人的眸子好象没有焦距,看起来灰白麻木,根本就没看人似的,你就不知道的目光究竟落到什么地方。

  听他这一声喊,锦衣卫就将整个码头控制下来。

  吴节、胡宗宪、兵部的几个官员都聚在棚子这边,自然引起了锦衣卫的注意。

  朱希忠带着一群手下大步走过去,喝道:“什么人?”

  几个兵部的官员忙上前说明自己的身份。

  朱希忠面无表情地喝道:“你们几个兵部的怎么跑这里来,可是来接你们部堂,献媚讨好的?”

  几个兵部的官员大怒,喝道:“朱大人,我等可是领了内阁之命,过来办兵权交接手续的,怎么说上献媚讨好了?”

  朱希忠点点头,也不在搭理。

  连老三忙走上去,将吴节的官照递过去:“我家老爷乃是翰林院吴节,从浙江回京城缴旨。”

  听到吴节名字,朱希忠将头转过来,目光依旧麻木:“你是吴节吴大人?”

  吴节拱了拱手:“正是,见过成国公。”

  这人的官职和爵位都高过吴节,自然要行下属之礼。

  不过,吴节乃是储相,皇帝的亲信,任何人都会给他一点面子。即便是内阁诸阁臣见了他,也会客气的一回礼。

  但是今天却是奇怪,朱希忠却一点面子都不该,冷冷道:“你怎么同胡宗宪做了一路?”

  语气不善,隐隐有询问的意思。

  吴节手下的人听他说得无礼,都面带不忿。

  吴节却不在意:“本来吴节先走的,胡大人船快,在通州碰到一起。”

  朱希忠点点头,眼神突然缓和起来,麻木的眸子也有些灵动:“得罪,吴大人且走吧,陛下有旨意给本官,要问胡大人几句话儿。”

  吴节这才明白,倒不是朱希忠对自己不感冒,实在是这家伙当特务当了一辈子,形成了职业习惯,对任何人都非常不客气。

  他心中还是一凛,皇帝派锦衣卫来找胡宗宪做什么?

  “我是胡宗宪。”胡宗宪慢慢走上来,脚步显得有些蹒跚。

  朱希忠突然一声大喝:“陛下有旨,捉拿胡宗宪回北衙问话。”

  胡宗宪手下顿时一阵哗:“为什么?”

  “朝廷为什么要将胡部堂下到诏狱里?”

  “住口!”朱希忠又是一声厉喝:“北衙办差,谁敢喧哗。上喻……”

  胡宗宪一提衣摆,慢慢地跪了下去:“臣胡宗宪,恭请圣安。”

  “圣躬安。”朱希忠背着手,缓缓道:“陛下说了,胡宗宪主持东南军事期间,不思进取,贪赃枉法勾结倭寇,着,去北镇抚司解释。”

  说完,他朝胡宗宪点点头:“胡大人,就这样了。”

  胡宗宪默默地磕了一个:“臣,胡宗宪,领旨。”

  很快,锦衣卫们一涌而上,将胡宗宪手下人都拿了个干净。

  更有两个番子欲上前将胡宗宪锁了,朱希忠一摆手:“刑不上大夫,堂堂二品尚书,客气些。”

  胡宗宪吃力地站起来:“谢朱大人。”

  他回过头来,看了吴节一眼,突然叹息一声:“士贞,悔不听你之言。若当初胡宗宪领兵去与倭寇决战,将来即便没有好下场,也是问心无愧。”

  吴节将头低了下去,心中突然有些替胡宗宪难过起来。

  这个嘉靖,一旦对自己的敌人动手,那才是雷霆万钧,手下无情。

  胡宗宪刚回燕京,还没进城门,前脚被人收了兵权,后脚就被抓进天牢,根本不给你喘息之机。

  这就是所谓的,坚钢不可夺其志的君主吧!

  等到朱希忠等人将胡宗宪和他手下的一干幕僚统统抓走,兵部几个官员这才醒过神来,各自苍白这脸散去。

  这个时候,吴节突然想起先前状若癫狂,在狂笑大哭中飘然而去的徐渭,一拍大腿:“这个徐文长还真是了得,估计他已经知道胡宗宪连城都进不了,就要被人抓去北衙门,这才借机脱身。”

  他若不走,肯定会被锦衣卫抓走。

  能够准确预测到嘉靖将要做什么,并能全身而退,这人还真是厉害。

  吴节突然抽了一口冷气,严党其实也没多少人才。也就严世藩、胡宗宪、罗龙文和徐渭。如今,严世范丁忧即将回分宜老家守孝,胡宗宪被捉拿下狱,罗龙文死在戚继光手中。严嵩这人也没什么本事,无论怎么看,严党大势已去。

  可有徐渭这么个厉害角色在,若被有心人招揽入幕,或者被严嵩破格起用,问题就严重了。

  一刹间,吴节甚至动了叫水生将那家伙抓起来的念头。

  可转念一想,回忆当初在杭州时同徐文长交往时的情谊,心中却是一软,微微叹息,心道:文长,好自为之吧,真不希望同你变成敌人。虽然你当初也建议过让胡宗宪杀了我,不过,对你的文章书画,我吴节却是非常景仰的。

  希望从此这世界上少了一个阴谋家,而多一个书画圣手。

  码头上闹腾了这么一气,天已经快黑下去。

  风雪一阵紧如一阵,怕冻住强儿和蛾子,吴节忙上了车,一路疾驰,就回了自己的家。

  吴节新置办的宅子本属于赵文华的,在燕京城也算不错,其精美处,连嘉靖都有些嫉妒。关键是新,看起来颇为恢弘。

  老实说,买了这个宅子之后,吴节和蛾子还是第一次住进来。

  顿时被里面的气派吓了一跳,想当初,家里也就一个小四合院,如今这里却大得厉害,在里面走了半天,几乎迷路。

  “这哪里有家的气息,分明就是一个大公园嘛!”吴节感叹一声:“这要是在现代社会,得值多少钱,起码上百个亿。关键是家里人少,总共才三四十人,撒出去,顿时就看不到了。”

  回到暖阁,就听到一阵“哇哇!”的啼哭声。

  “怎么有小孩在里面?”还没等吴节醒过神来,就看到一个奶娘抱着个婴儿出来,一福:“大老爷,听说你今曰要回来,水老爷就派人早早地将大小姐接回来了。”

  她口中的水老爷,就是现在在五城兵马司做官的水生。

  “大小姐,什么大小姐?”吴节抓了抓脑袋,一头的雾水。

  “啊,这是大小姐。”蛾子大为惊喜,忙将婴儿接到手中,再不肯松开:“老爷你快看,这鼻子好像你,多挺啊,这嘴,这眉宇,跟唐姐一模一样。”

  “啊,原来是我的女儿。”吴节心中一阵狂喜,这才明白这是自己和唐宓生的女儿。

  “老爷,既然大小姐已经回家了,就别再送出去了,蛾子替你养吧。”蛾子越看这女孩儿心中越是欢喜。

  吴节一想,是啊,慈寿寺可是个道观,养个孩子算怎么回事。再说,这可是老子的心肝宝贝,自己要留在身边,难不成还让她长才道观里,将来做女道士。

  况且自己和唐宓的关系说起来有点尴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团聚,这事却不能传了出去。

  “就养在家里,留在你身边吧。”吴节微笑着点头。

  “不过,我过了唐姐姐的孩儿,她只怕不乐意。”蛾子吐了吐舌头。

  吴节一笑:“去将孩子的外婆接进来吧。”

  蛾子:“对了,还没取名字呢,老爷你快给她起一个。”

  吴节笑了笑提起笔在纸上写下两个字“凝烟”。吟道:“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蛾子笑道:“凝儿,好名字。”

  吴节又道:“既然已经将凝儿的外婆皆进家里了,蛾子,强儿的外公外婆和舅舅是不是也接进府中?”

  两个老婆,两边都有亲戚,务必要做到一碗水端平,吴节觉得也该将蛾子的父母和兄长也一道接回来团聚。

  却不想,此话刚一说出口,蛾子就竖起了眉毛:“不,不能让他们进来,否则也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来,反丢了咱们吴家的脸。”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